是谁扼杀了他们生的希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据悉,二零一一年十月,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脑科医院又发生一起病人跳楼事件,病人从五楼跳下,据说被抬走时已无抢救价值。前两年,该院也发生过病人跳楼身亡的事故,那人只有三十多岁,只因无钱治病从重症监护室跳楼自杀,令人惋惜。

其实,各地因无钱治病而自杀的都不少。现在医院的医疗费普通百姓根本承受不起,得个感冒去医院点滴就要几百上千元。若得了重病,住到重症监护室,每天医疗费五、六千元,住院二十天就要十余万元,一般家庭根本无力承担。而很多病又无法治愈,最终只能落得人财两空。所以有些人就选择了自杀这种极端方式。蝼蚁尚且惜命,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然而是谁扼杀了他们生的希望?

追本溯源,现在人们被中共几十年来灌输了“无神论”、“一切向钱看”等等种种变异思想,使世风日下,道德急速下滑。人们心中的白衣天使变成了白狼:“缝肛门”事件、红包送错肚里留纱布事件等等层出不穷。中共挑起的一次次群众斗群众的政治运动,使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互相伤害,落井下石,坑、蒙、拐、骗、偷横行,使人精神紧张,心力交瘁。环境恶化、空气污染、水污染、毒奶粉、地沟油、毒大米、假药、假烟、假酒等,都在危害着人们的身体健康,造成癌症村、艾滋村及一系列心脑血管等流行病的发生。医院早已人满为患。是谁剥夺了人们的健康?是中共。

人们不去想根本原因或知道原因也在消极承受着。没得病的暗自庆幸自己的幸运,得了重病的就得想方设法治病吧,而现在的医疗水平有限,对各种疑难病都无能为力,医院在将病人的钱财榨干后就将人推出门外。

然而,却有许多医院治不了的危重病人得到了神奇康复。仅举几例: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九日,《中国经济时报》以《我站起来了!》为题报道河北邯郸家庭妇女谢秀芬在瘫痪十六年以后因炼法轮功恢复了行走能力。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演唱及录制过上千首歌曲,曾被评为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一九八三年,三十九岁的关贵敏歌唱事业正达高峰,却意外发现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为了治病,他休养一年,四处求医,找偏方,并尝试各种气功,但都未见好转。一九九六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关贵敏开始学炼法轮功,一年左右,身体痊愈了。

'汪志远'
汪志远

汪志远先生曾在美国哈佛医学院工作,却身患世界五大绝症之一的“渐冻人”病,无药可医,但是参加法轮大法学习班的第一天时就全身舒畅,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现象,如体内滚滚热流涌动,莫名地持续流泪,一路上多次找厕所大量小便等;修炼三个月的时间,身体状况完全恢复正常,一度六克的血色素(不到正常男子的一半)也都正常了(而人的血细胞周期需要一百二十天),体重从一百一十多斤恢复到了一百五十多斤。《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听说此事来采访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汪志远正在跑步!

还有一位山东大法弟子投书明慧网讲述她见证的奇迹:“前不久的一天下午,丈夫突然呕吐不止,经医院检查确诊为多发性脑梗,要住院半个月。我告诉医生没有医保,不住院。晚上八点回家后,他就开始听法轮功师父讲法录音,第二天学炼五套功法,炼功几天不但脑梗好了,心绞痛也好了,折磨他三十年的顽疾,皮肤病不翼而飞,他的皮肤病是上火得的,痒起来钻心,身上层层疤痕,晚上从来没睡过好觉,衣服一脱就开始挠,没有药能治,修大法一身顽疾不治自愈。亲朋好友无不感叹大法的超常与美好,现在婆婆大姑姐,小姑妹已走入修炼。

“我的一个朋友嫁到韩国,零九年生二胎时,婴儿脑瘫,还有心脏病,婆家给她压力很大,婆婆不搭理她,丈夫不要这个孩子,理由是没有钱治疗,养不了这孩子。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打电话跟我诉苦,我说无论如何你都不能遗弃这孩子,因为是你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你有义务把他带好养大,她说多家医生会诊孩子将来不能自理,即使能活下来对家庭也是个累赘。我告诉她只有一个办法,对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出现奇迹,改变你们的命运。

“后来我女儿去韩国,我给她随身听下载了师父讲法录音,朋友就给孩子放师父的讲法听,逐渐发现孩子的智力与行为很正常,聪明可爱,现在两岁已经上正常孩子幼儿园,孩子的爸爸、爷爷、奶奶都喜欢的不得了。我的朋友非常感激师父,大家都知道脑瘫是世界医学史上攻克不了的难题,听大法不治自愈,真是神奇,不可思议。大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健康的儿子,是大法改变了她的命运。”

这样的事例很多很多。修炼法轮功和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都可以使人达到身心健康,只因中共的迫害和恶毒诬蔑,使很多人即使得了重症也不敢炼法轮功,不敢承认法轮大法好,失去了得救的机会。那么,是谁扼杀了他们生的希望?还是中共。

中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迫害,破坏的是中国的传统道德和社会资源,伤害的是全体中国民众的身心健康。您还能说迫害法轮功与您无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