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房子的过程暴露自己的人心

修去对钱财利益的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最近几年,陆续存了十几万块钱,原本是想做真相资料用的,因一直没机会,便在银行存了定期。十一期间存款到期去续存,从家到银行短短几分钟的路,遇到一位小伙子向我发售房传单,平常我是不会接这种传单的,因为我知道这个城市的房价,以我的经济实力无论如何是买不起的,也不敢奢侈去买。

但那天却“意外”的伸手接了这张传单,并“意外”看到了在离市中心比较远的地方,标价单身公寓八万多,二房一厅二十多万。当时脑子飞速一转:如果这样的价位,首付我能承担的起。随后我便去网上搜我上班附近小户型的二手房信息,这一搜不要紧,一下勾起了我的执著心。看到首付二十万左右就可以买一个三十多平米的一居室,一下就想要买房子了。开始还有些犹豫,因即使这样小房子,首付加税金我还缺近十万。但“顺利”的是,我在短短半个上午解决了十万元的借款。这样,我对房子欲望的心就越来越膨胀了。

接下来看房子,一个好友向我推荐我上班附近的小区,她曾经在这儿住过。并介绍了一个收费便宜的私人房产中介(与朋友很熟)给我,过程中,对我心性的考验接踵而来。

看房子的过程暴露自己的人心

第一天看完房和中介去附近的餐厅吃饭,大家聊房子,聊社会现象。期间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跟她讲真相,一方面,正念叫我告诉她真相,救度她。另一方面,人心又怕如果将来我买了这里的房子,她知道了到处说,对我不利;也怕朋友知道我到处跟人讲,生气说我。正犹豫不决中,中介把话提到了法轮功,但所说全是诽谤之词,出于维护法的本能,我告诉她真相,并清除她对大法不好的思想。但因为维护自己的心太强,思想不纯,她不仅不接受,还说我思想走偏了。

晚上回来的路上,非常沮丧:知道自己没做好,维护自己的心太强,没有为众生付出一切的心,对不起师父。

又想起几天前,当我就买房一事征求一位要好同修的意见时,同修没有明确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他自己这些年从来不把钱存银行,都是时刻准备着拿来证实法。他们当地同修的条件普遍不怎么好,他自己光打印机都不知道送出去多少个了。当时看到他的信,我很惭愧,我问自己现在能不能为大法付出一切?我发现心里竟然是痛。我居然因为对这个房子的过于执著而怕失去这些钱财,我回答同修时说:如果要我现在拿出全部的钱,我做不到,我可能最多能拿出来三分之二。之所以剩余三分之一,是因为怕家人知道了吵我,有对家人的情及由此引起的怕心。

这几年也意识到保护自己的心越来越强了,对金钱、物质的执著越来越强了。想想当年自己在得法才一年多时,拖着被家人打的满身伤痕、连走路都困难的身体独自去北京证实法,一些随身物品都没带,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会面临什么样的事情,那时即使是刀山火海也会跳下去,当时怎样的义无反顾,而现在怎么全没有了呢?

又想那个中介为什么说我思想走偏了?想来想去,才明白,原来是我有维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怕她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所以在跟她讲真相时,不是直接的正面讲,而是绕着圈子讲中共的邪恶。从边缘上讲,她不理解,认为我们在搞政治。当时我的心确实走偏了。

想来还是对房子执著、对人世的心太强了。法理上明白,但在当时真要让我放下这个买房子的钱,我还真心疼。第二天下班又去看房,走在路上,一直想着师父,我问自己:我能不能放下一切救度众生?那一刻我非常坚定:我能为救度众生放下一切!不管这个房子能不能买成,我今天都要放下自我,跟这个中介讲真相,救度她。也许,这是她千万年的等待!

当天看完房,我跟她讲真相,她没有头天那样多的不当之词,但表现的还是不想听。我不气馁,只要有机会就跟她讲,劝她三退。并对所有看房的人从侧面讲了一会真相,虽然没有直接涉及到法轮功,但所讲内容都是为日后讲真相打下的基础。

晚上回来学法,十一点多的时候,干扰来了。那个中介喝醉酒后打电话给我,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并说以后要我不要跟她讲法轮功了,她不爱听。当时为了让她不要闹,我答应以后不直接跟她讲了,但心里想的是:以后有机会,不直接讲,我会侧面跟你讲,通过我的为人让你改变对大法的看法。她反复说要我不要再跟她提法轮功,我一直用“嗯”敷衍她,突然她冒出一句:跟我走好吗?我一下感到事态的严重了,我明白这句话不是她说的,一定是那些坏的东西在指使她说的,它们想要利用这种形式陷害我,让我在无意中对它们做出承诺。因她头天跟我说过她信佛教的。我岔开话题,并马上盘腿立掌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听筒那边她又说了几句,忽然就匆忙挂了。

第二天电话中我问她,她说她不知道这回事,她头晚喝多了,并向我道歉。然后她开始在我面前大力赞扬我,说我的朋友对我的评价非常高:人很好,很善良,很单纯,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很可信。并说:你朋友说,如果是别人买房,她不会帮助,但因为是你,她总怕你上当受骗,所以才帮助,并主动要借钱给你。后来她又多次提到朋友对我的评价很高。我想,是因为我的念对了,所以师父就安排通过第三者的自述,让她来了解大法弟子的为人,同时为日后的讲真相打个良好的基础。

看房中,本来是想要买个40平米左右的小房子,结果看了几次房后,欲望越来越大,觉的小房子太小了,后来便相中了一个近50平米的房子,装修的非常好,买到后搬進去就能住的。后来又因为这个房子反复和中介通电话,了解房地产市场行情,一会怕买不到这个房;一会儿怕买了之后房子降价,自己亏了;一会又怕不买房子价位升高,后悔。还要算计看中的这个房子太贵,首付出不起,用脑想办法找银行想多贷点款。……。搞的每天心里波动的很厉害。

关于十几天看房子过程的反思

当时我参与的项目正在紧要关头,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还要学法,而我却又忙着看房,时间很紧,特别是被这个房牵动的很厉害,严重时,除了睡觉,整个脑子想的都是房子的事,执著的不得了。每逢这时,我就会感到大脑昏昏沉沉的,好象有什么东西罩着一样。也知道这个状态太不对了,不应该这么执著,可当时怎么也放不下。前前后后看了五次房,持续了近两周,心里反反复复,很累。

有一天突然明白了:不买房了,现在时间很宝贵,我不能在这个事情上耗费太多时间了,更没有理由为解决自己的住宿问题花费这么多大法的资源。当我坚定这一念时,一切的干扰好象都嘎然而止了,心里也轻松起来。再想起花费几十万本应用于证实法的钱去买房子,心痛的很。

那天在地铁上想起过去十多天的心路历程,止不住泪流满面,愧疚的无地自容,我一遍遍问自己:我对师父的信有多少?我对师父的信有多少?我知道,当我跟同修写信说,我最多只能拿出三分之二的存款用于证实法的事情时,我对师父的信就只有三分之二!回首自己十几年的修炼路程,每一步都渗透着师父无数的心血和巨大的付出。师父为众生(包括我)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自己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金钱、工作、常人中的学识等等都是师父恩赐的,没有师父,就没有我,也不会有我那些许的十几万块钱。而今天,我却自私到想要把这些钱据为己有!可这是大法的资源啊!

过程中,我还看到了自己对物质(住房)的执著。深挖自己这一思想的产生,居然是从修炼前“继承”来的。记的当时在北京念书,北京天价房,对一个学生来讲,是无论如何买不起的。所以总是希望将来能有一个自己的房子,安定的住处。后来同屋一位跟其他气功师学气功的学姐说:将来人类会有大灾难,到时候要死很多人,那时候有房无人住。当时我走在北京的大街上,看着到处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心想:那时我就可以有一个自己的房子了。后来学了大法,知道大难中自己会躲过,初期这种念头反而更强了。这些年在迫害中,虽然不再这样想了,但环境一宽松,想要一个房子,想有一个安定的住处的心,又如野草般疯长起来。

放不下对钱的执著。小时候家境很贫穷,生活的困顿及父母对金钱的执著也造就了自己从小到大对金钱的执著,小心眼,不舍得吃,不舍得花,对利益斤斤计较。即使在我月薪一万多的今天,买东西还是要跟人讨价钱,不管能不能讲下价,但习惯上总是要问一下:能不能便宜些?吃了亏还不乐意,骨子里边总想占别人的便宜。这次买房也一样,还没看房呢,就先跟中介讨起价钱来,要人家问房主能不能便宜些。搞的一次中介说:你先看了房再说。工作中,几年来我一直负责大的集团公司的资金调度,经手的是上亿、几十亿、上百亿的资金,但这一点都没能让我心胸开阔、对金钱放下,反而更助长了我遇事脑子快速动钱、算计利益的心。

做事情缺主见。从小我就是一个依赖性强、缺乏主见的人,一直到研究生要毕业时,还不怎么会自己出去买东西。在十几年的被迫害中,虽然独立性越来越强,但遇到问题还是经常缺主见的。如一直到一年前,我还几乎不会自己上街买衣服,总要拉个人陪着,一则怕自己买不好,二则怕买亏了,三则觉的一个人逛街挺怯的。最近一年,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要提高了,同时也觉的拉个人逛挺费时间的,才逐渐的在这方面独立起来。在这次买房子中,做事缺主见又充份的体现出来。如对朋友的依赖,觉的朋友对我很好,也对那个房子很了解,我不止一次的说:朋友同意我买,我就买,她不同意我就不买。“我买房子靠你们了啊。”每次自己说这话时都感觉不对,但还是说。

想一想啊,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所经历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和我的修炼紧密相关的,都是要自己走过去,闯过来的,怎么能把这样大事让常人做主?常人能当得了大法弟子的家吗?我把自己放在了什么位置上?又把师父放在了什么地位?想想惭愧。一个修炼多年的人,居然要让常人当自己的家。深挖这背后,还是对名利情的执著,怕自己买亏了、买贵了。

疑心很重。记的那个晚上,中介喝醉酒打电话给我,闹着说我对她不信任,怀疑她。我当时很奇怪,她怎么说这话,后来找自己发现确实是这样的,当时因为中介前后两次告诉我的价格有出入,先低后高,我就怀疑她想设套骗我。虽然我嘴上没说,可我的语言中带出来的。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很重要,我的一念都对世人产生巨大的影响。我怎么能把别人往坏处想呢?这不是在害人吗?

这期间还遇到另外一件事情,一位好友,在我认识她刚几个月时,她晚上下班被劫匪抢走所有钱财、银行卡,身无分文,第二天中午告诉我,我二话没说当天下午给了她六千块钱,并且不顾繁忙下班后亲自去看她,安慰她。有天我们一起吃饭,我提起买房的事,只说钱不够,从家人、朋友处借了十万。我也没说向她借钱,结果她马上接过我的话说:我现在是没钱借给你。并说起她开支多大。我当时心里就不高兴了:当初你最困难的时候,我主动送钱给你,后来你有钱了,做个头发要近千元,衣服也是几千几千的买,欠我的钱却不急着还,拖了一年多,我没责备你。现在我买房,你月薪二万多,不借我也罢了,连个客气的话都没有,你没钱,哪怕说可以借我几千块钱也行啊,总是你的一点心意啊!何况你真借我,我也不需要呢。心里不开心,但嘴里什么都没说。

后来从法理上悟一悟,才认识到是自己不对了,不能够善意的理解她。她工资高,可是她开支也很大,作为一个公司的高管,她需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形像,再加上她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最近她母亲在这儿住,又生病住院,她还要供房子,还在念高价的MBA班,这些都要花钱,她确实资金紧张,之前也跟我提过多次了。并且这个朋友对大法很有正念,多次在我跟世人讲真相时,她都在旁边帮我,说我人多么好,是不会撒谎的,我是真心为别人好,她周围不少人因此对大法有了正念。而且很关键的一点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是不能够和常人一般对待问题的,帮助别人是不求名、不求报的,我不能够因为自己以前帮助过她,就对她有苛求。想明白后,我忽然乐了。虽然前后只十几分钟时间,但思想的变化却是巨大的。

十几天看房买房的经历,看上去是短暂的,但过程中我却分明经历了一场生死的考验一样,种种的人心全都暴露出来了。虽然最后能够走过来,坦然放下这一切,但也留下了深刻的教训。修炼的人,任何一个人心、执著浮动起来,都是可怕的。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实修自己,达到师父的要求,法的标准,才能够提高上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