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赤峰赵桂春屡遭迫害 不改初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内蒙赤峰法轮功学员赵桂春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事实真相在国际上曝光后,引起了大众的关注。有人为之痛惜,有人为之落泪,也有人问道:她为何遭如此迫害,却不改初衷?

为答复一些人的疑问,我把所知道的一些情况写出来,愿善良的人明白真相,认清中共邪党的本性,远离罪恶,为自己定下美好的未来。

赵桂春三十五岁那年,被中共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那时正值人生最好的年龄。然而中共邪党剥夺了她所有的权利,赵桂春失去了自由,被剥夺了抚养女儿的权利和赡养父母的权利。

二零零零年,赵桂春的女儿仅仅九岁,赵桂春被非法关入监牢后,女儿没人照料,连一日三餐都没有保障,饿一顿饱一顿的,小脸蜡黄,衣服脏兮兮。冰冻的屋子里,时常是一个人守着,又冷又怕。夜晚经常在梦中哭喊着妈妈,脸上流满了泪水。哭醒后的现实,比梦中的还要凄凉、冷酷。小小的孩子,一天一天的盼着,苦等了两年多的时间,终于盼回了妈妈。

可是,赵桂春回家不久,一次成群的恶警就把赵桂春的家团团围住。那天大早,赵桂春的女儿还没来得及上学,就有一帮恶警气势汹汹的破门而入。小女孩被吓得又哭又喊,一边斥责着恶警,一边用纤细的双手和瘦弱的身体拦截着恶警,不让他们靠近她的妈妈。恶警推搡她,辱骂她。

那次,恶警们围困了近一天的时间,赵桂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脱离魔爪,离开了家乡。从此开始了五年的流亡他乡的苦日子,为了生存,辗转辽宁、吉林等地。

五个年头啊,一千八百个日子,赵桂春的双亲及姐妹们,也同样是在泪水与担忧中度过。中共的这些恶警们为了抓捕赵桂春,每次非法搜查完赵桂春的家,随后就到赵桂春的婆家、娘家及其他亲人家,进行大搜查。

赵桂春被迫流亡后,她年迈的父母,时常坐在大门口翘首遥望,盼着女儿能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碰到熟人就打探女儿的下落,口口声声地询问着:“你见到过我的女儿吗?”那揪心的等待,那一次次的失落,怎能不令人心酸?赵桂春的父亲在痛苦与惊吓中离世了,赵桂春匆忙赶到火葬场,只看了一眼父亲的遗容,当晚再次背井离乡。

谁没有父母子女?谁没有亲朋好友?中共邪党活生生的撕裂了原本和谐的一切,却硬是给法轮功修炼者扣上“没有人情”,“不过日子”的大帽子,污蔑、诽谤法轮功学员,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仇恨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

赵桂春善良正直,洒脱利落,遭中共迫害前,生意上颇有一番成就,好端端的人,被中共邪党无端囚困了两年多,期间备受恶警的摧残,穿越了生死才走了过来。她那辛酸经历怎能不引起我们的沉思?

在监狱中,恶警指使多名犯人把赵桂春按倒在地暴力灌食。她们把管子插进她的鼻子,再从嘴里拽出来,再插进去,再拽出来,反复折磨她。赵桂春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在大冬天被拖到野地里长时间冻着。清秀端庄的赵桂春,被迫害得几度生命垂危,两次从魔窟里闯出,都是在生命奄奄一息时,恶警们怕承担责任才把她放回家。

十二年来赵桂春遭受的魔难,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的。那是修炼法轮大法,了悟真理后的无畏。在邪党的残酷迫害下,赵桂春纵是没有了正常的生存环境,也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坚信,因为她明白自己修的是真理大法,真、善、忍在何时何地都是永恒的真理,只有最邪恶的中共才以真、善、忍为敌。一次恶警讥讽她,说:“你一个人能改变社会和国家吗?”赵桂春义正词严的回答:“面对整个国家,我一个人的力量的确很弱,但是只要我的生命存在,我就要让所有的人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学员无罪!”

赵桂春从大法中受益,身体健康了,思想境界提升了,为人处事,时时用真善忍约束自己,深得亲朋好友的钦佩。

赵桂春的父亲过世后,她的母亲来到她家帮助照顾她的女儿。由于整日为女儿担忧,精神折磨击垮了老人。大约在二零零九年,赵桂春的母亲瘫痪在床,需要专人照料。赵桂春为了尽孝,结束流离生活,回到家精心伺候母亲,细心换洗带有屎尿的衣裤、被褥,夜间基本不怎么睡觉,不管多脏多累毫无怨言,减少了兄弟姐妹的很多负担。

赵桂春的母亲在过世前,把一生的积蓄拿出来交给了子女,姐妹们认为赵桂春对母亲尽心尽力,被邪党迫害的生活清苦,还得供女儿上大学,就把老人留下的钱全部给了赵桂春。然而,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中旬,元宝山区恶警冯小虎等人入室抢劫时,抢走了赵桂春的三万五、六千元,与喀啦沁旗公安局国保大长刘振庭等人分赃殆尽。为了威胁和灭口,刘振庭等恶警制造恐怖气氛,到处放风要抓捕赵桂春。亲人也不断受到骚扰,现在赵桂春有家不能归。一个坚信真善忍的好人,竟遭邪党的如此迫害,家庭破碎,亲人遭难。

善良的乡亲们,赵桂春等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是为戳穿中共邪党的谎言,把法轮大法的真相讲给世人,帮助好人躲过“天灭中共”的大劫,才遭如此大难。诚望正义人士都来关注赵桂春的遭遇,让她早日获得平安和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