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灭佛的历史,重演雷同的结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

(上)

中国历史上有五位帝王向佛法发难,四次酿成灾难,史称“三武一宗灭佛”。情节各异,结局却惊人的雷同,对今天正在重蹈覆辙的人们,也是惊人的警醒。

第一位:北魏太武帝拓跋焘

南北朝时期,北魏太武帝拓跋焘(音:涛,鲜卑族)亲率铁骑踏平四国,一统北方。当时佛法广传,很多人出家修行。他438年下诏,令50岁以下僧侣还俗,以解决兵源;444年,又以佛法搞“迷信活动”为由(诏曰:“假西戎虚诞,生致妖孽”),下诏驱逐僧侣[1]。446年,在重臣崔浩的进言下,发出了最严厉的灭佛诏:击破焚烧佛像及佛经,拆毁寺院,活埋僧侣。当时笃信佛法的太子再三上表劝谏,拖延了诏书的颁布,一些僧人得以逃脱。不几日,便开始砸佛塔、毁佛像(铸钱)、烧佛经、杀僧尼……举国上下,风声鹤唳。

也许应了“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的规律,不听同僚苦劝,极力推动灭佛运动的崔浩,走上了凄惨的结局。崔浩是汉人,自恃功高藐视鲜卑族贵族,他动用巨资把他的书和他主编的国史刻成碑林显扬,暴露国丑,触怒了权贵。帝亲自审问, 才华自比张良的崔浩除了承认贪污,竟惶惑不能应对。450年,这位三朝老臣和他三家姻亲被灭族,他死前受刑、受辱,号呼一路[2],当时人们都说 他灭佛遭了报应。

两年后,如日中天的太武帝,竟被宦官杀死,年仅44岁。他两个儿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继死于宦官之手。

452年文成帝继位后,即挽回祖父的错误,再兴佛法,云冈石窟就是他下诏建造的。从此国泰民安,为以后的魏孝文帝中兴打下了基础。

第二位:北周武帝宇文邕

南北朝末期,北周武帝宇文邕(音:拥,鲜卑族)神勇英武,公元575年(32岁)亲征北齐,34岁时再次统一了北方。

574年,宇文邕扬言不怕下地狱,佛、道齐灭,毁佛道经书、塑像,令和尚道士还俗[3]。灭北齐后,又在原北齐境内禁断佛、道二教,夺寺4万所为宅第,焚毁佛迹,强迫300万僧尼还俗,使北方佛法几乎灭迹。次年六月北伐突厥,大军齐至,武帝却暴病而亡,年仅35岁。

北周灭佛,祸不止此!19岁太子宇文赟(音:晕)继位,残暴荒淫,次年就让位给6岁的儿子,自己专于后宫纵欲,22岁病死。幼子继位,大权落于其外祖父杨坚之手。581年杨坚废北周,建隋朝。不到两年,就灭绝了宇文皇族子孙43个家族,其余宇文宗室基本被遍杀无遗。

【历史花絮】

遗祸子孙,祖上可免?唐朝吏部尚书唐临在《冥报记》中记下了这样一个故事:

北周武帝的御膳官拔彪,到隋文帝杨坚时还是御膳官,一日暴死,但胸口一直温暖,家人不敢入殓。拔彪三日后醒来说:“带我见皇上,周武帝传话了。”他见杨坚后,说他到阴间见到周武帝受酷刑,武帝跟他说:“你替我传话大隋天子,他以前曾是我的同事,如今国库的金玉布帛,也都是我积蓄的。因为我生前灭佛,现受大苦,请他替我作功德。”于是杨坚通令天下,每家出一钱,为武帝超度。

《隋书》记载:杨坚生在寺院时,紫气满庭。比丘尼智仙对其母说:这孩子来的非同寻常,须由她亲自抚养。杨坚13岁才回到父母身边[4]。杨坚登基后,果如预言,推动东土佛法走向巅峰,而隋朝也出现了开皇盛世的局面。

第三位:唐高祖李渊
  
隋末战乱,历史重演。618年李渊取代隋朝建立了唐朝,犹如他姨夫杨坚代周建隋的翻版,但李渊却没有姨夫信佛的传统。

626 年,太史令傅奕七次奏本灭佛,言词激切,李渊不顾绝大多数臣子的反对,五月下诏书:“京城留寺三所观二所。其余天下诸州各留一所。”其它寺庙、道观拆毁,只供养精进的佛、道家弟子,其他都令还俗[5]。当时唐朝只有300多个州府,而全国5000多所寺庙、50万僧尼、近百佛洞石窟,这意味着九成以上的寺庙被毁,46万僧尼被剥夺信仰。

不过,六月份就发生了玄武门事变,李世民亲政,该诏书没能执行。如果不是这样,再灭佛法,大唐盛世的历史恐怕要改写了。

【历史花絮】

唐太宗海纳百川,气度恢弘,迎来了各邦文明、信仰在大唐交融,在唐初就把经济、文化发展到了世界的巅峰。李世民登基后,曾赐御食婉言规劝傅奕,但傅奕依旧当堂抨击佛法。弄得太宗也没办法。

傅奕曾和傅仁均、薛迹同为太史令,薛迹梦中见死去的傅仁均向他讨要五千钱欠款,薛迹问:那我还给谁啊?傅仁均说:还给泥人。薛迹又问:泥人是谁?答曰:“傅奕!”当时还有人也梦见了故去的傅仁均,梦中问他:傅奕谤佛该当何报?傅仁均也说:“配越州泥人”。薛迹给傅奕还钱时说了这个梦,没几天傅奕暴死。当时人们说:泥人可能喻指泥犁(地狱)中人[6]。

以古为鉴

日月星辰在循环中运转,历史也在循环中重演。朝代的变迁,成败兴亡的故事,都在给后人留下借鉴和答案。

北魏太武帝灭佛,44岁暴死,两个儿子被殃及丧命。幸亏孙子挽回损失,带动国家中兴。北周武帝灭佛更甚,35岁暴死,儿孙和整个宇文皇族被灭门,杨坚复兴佛法,随之开创了开皇盛世。唐高祖的灭佛诏,被唐太宗所废止,可谓明智之至。

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唐太宗这句名言可谓人人皆知。那么看到上述灭佛的历史教训之后,后人还会去诽谤佛法、毁人修行、剥夺信仰么?

大部分人不会,但是总会有个别自以为是的人,自负英明,想改变这果报的规律。历史中后来出现的两位这样的帝王,都成了“现身说法”,留下了更加鲜明的教训。

(下)
  
历史总是在重复中警醒后人,但是总有自作聪明的人,想标新立异,逍遥于规律之外,结果反而重演了历史的教训。

第四位:唐武宗李炎

唐武宗李炎信仰道教,26岁时登基。会昌五年八月(845年),在深入清查后,开始大毁佛寺,诏书明令拆除寺庙4600余所,小寺院4万余所,佛经大量被 焚,佛像烧熔铸钱,强令26万多僧尼还俗[7],古印度和日本和尚也不能幸免。外来的回教、祅教、摩尼教、景教、回纥教也一同遭难,相应寺院被拆,京城女摩尼70人无所栖身,自尽;回纥教徒多半死于被驱逐的途中……史称会昌灭佛。

大唐盛世,也是佛法的盛世,唐朝后期衰落,佛法依然深入人心。武宗灭佛大失民心,有的藩镇节度使根本不执行,竟说:“天子自来毁拆焚烧”[8]。政乱中初有安定,社会稍有好转的“会昌中兴”,在四起的民怨中日渐消退。次年民间即传出武宗灭佛折寿10年、阴曹索命之说[6]。不久武宗突然病死,年仅32岁。

历史循环的规律,又在此时重现了。继位的皇太叔李忱(音:陈,宣宗),登基后的头一件大事就是下诏“平反”[9],全面恢复寺院僧尼[10],从此天下修复废庙的斧斤之声,不绝于耳[11]。

宣宗喜欢效法太宗。他恢复佛法,如同太宗登基后废止高祖灭佛的政策。宣宗在位13年,励精图治,民富国兴,承平安定,史称“大中之治”。 宣宗也得到了“小太宗”的美誉[11],史书留芳,为百姓所歌咏。[12]

第五位:后周世宗柴荣

雄才大略,被誉为五代时第一明君的后周世宗的柴荣,全面改革,开疆扩土,战无不胜,但为何如此短命?败家毁业于一旦呢?

其实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后来的宋太祖、宋太宗引以为戒,缔造出宋朝的盛世繁荣。

柴荣继位的第二年,955年五月,下诏大毁佛寺。境内佛法寺庙,除了有皇帝题字的可保留外,每县只留一寺,其它尽毁。全国共拆庙30360所,毁佛像铸钱,近百万僧尼被逼还俗[13][14]。

佛法兴盛的年代,许多人不敢毁佛像,柴荣开释说:“佛是佛,像是像。佛连身上的肉、眼都能施舍,砸佛像铸钱,佛也会同意的”。镇州(今河北石家庄正 定县)大悲寺有一尊铜制大观音菩萨极为灵验,去砸佛像的人都折断手腕而死,无人敢再动。柴荣亲自用大斧子砍毁菩萨胸部――禁军统帅28岁赵匡胤(后来的宋 太祖)和他弟弟16岁的赵匡义(后来的宋太宗)正在一旁,见证了这段历史[6]。

柴荣问过精通术数的王朴:“朕能活几年?”王朴答道:“三十年后非所知也。”柴荣误以为还能活30年,很高兴。而王朴却另有寓意,柴荣在位五年六个月,五六正和三十之意。

959年,柴荣大兵取幽州,契丹沿边城垒皆望风而下,蕃部连夜晚逃遁。车驾至瓦桥关,柴荣登高观六师,问来献酒肉的百姓:“此地何名?”对曰:“历世相传,谓之病龙台。”柴荣默然,立刻上马回奔。当晚发病,胸生恶疮。

柴荣以前曾梦神人送给他大金伞加《道经》一卷,之后才得天下。发病当晚他又梦见那个神人索走了金伞和《道经》,他惊醒后说:“吾梦不详,岂非天命将去耶!”[14]不久,胸疮溃烂而死。时人传为毁佛砍像之报。

柴荣5岁幼子继位不到1年,被他的禁军统帅赵匡胤夺了江山,落得亡国败家。

几年前柴荣灭佛时,禁军统帅赵匡胤就曾拜访神僧麻衣,赵匡胤说:“现在灭佛毁像,可不是社稷之福。”麻衣说:“难道忘了三武灭佛招来的灾祸么?”赵又问天下何时平定?麻衣说:“辰申间当有真主出,佛法亦大兴矣。”后来赵匡胤登基于庚申年正月甲辰,应验了预言[15] 。

吸取了三武灭佛的教训,亲证了柴荣的报应,赵匡胤初登皇位就废止了柴荣灭佛的政策[16],屡建佛寺、佛像。在当年柴荣亲砍佛像的镇州古刹,971年,赵匡胤下诏扩建龙兴寺,并铸造比原来还高大的千手千眼观音铜像(共42臂,高22米),这就是今天正定大佛寺大佛的由来。后继的宋太宗赵光义更加推崇佛法。伴随着佛法的复兴,宋朝的经济走向了空前的繁荣。

重蹈覆辙,历史重演

既然历史是在重复中循环而进,今人一定能从历史的教训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三武一宗灭佛,身强力壮的四位帝王灭佛后很快暴死。后继者凡是纠正错误,力挽狂澜的,国家很快走上盛世之路;延续错误的继任者,则是国破家亡,殃及子孙的悲惨结局。

自古剥夺信仰的都是以失败和恶报告终,西方的先鉴更加强烈。公元一世纪时,古罗马帝国,为了铲除基督徒的信仰,以国家谣言污蔑基督徒,用谎言去蒙蔽人民参与迫害,后来招致4次大瘟疫席卷全国,约一半人口在瘟疫中丧生,强大的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也由此衰亡崩解。

而今红朝系统性地毁灭信仰、迫害信仰,远非古今中外任何国家可比。中共开始就系统地洗脑,以无神论毁灭了所有的信仰,文革中破四旧,砸庙毁像、迫害僧尼,只不过是对信仰的最后围剿。没有信仰就没有了善恶有报的心理约束,人们被洗脑洗成了“共产教徒”,正义被扭曲为仇恨,对中共谎言划出的敌对人群,肆无忌惮地斗争、迫害甚至斗杀。人民追随中共斗杀地主,如今中共官僚贵族都成了大地主;追随中共斗杀资本家,如今中共官员家族基本都是资本家;追随中共“消灭剥削”,如今百姓受着中共最严重的剥削;追随红朝一次次的运动,和平时期造成了8000万同胞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中共做恶,人民承担?这难道不是丧失信仰,追随中共的恶果?

红朝旧恶未报,又做新恶。1992年,以法轮功形式传出的法轮佛法,迅速传遍中华大地,至99年习学者达一亿人,“真善忍”的信仰深入人心――以毁灭信仰起家的中共不能容忍,更为妒忌心极强的江泽民所不容。靠“六四”屠杀学生、镇压民主运动登台的江泽民,毫无政绩,想用镇压法轮功来给自己树碑立传。99年发起运动,铺天盖地的谣言给全国洗脑,煽动人民仇视法轮功,至今已造成数百万人被抓捕拘禁,数十万人被劳教,数万人被判刑,已证实的三千多人迫害致死,另有数万人失踪……如此肆无忌惮地毁灭信仰,其结局已在历史上多次展现了。但可怕的是,红朝用谎言蒙蔽人民去诋毁法轮佛法,敌视“真善忍”的信仰者,把不明真相的人民也卷入了中共即将来临的恶报之中。

历史的教训,将在今天迫害信仰的红朝和不明真相的人们身上重演?规律如此,侥幸难逃,这也是历史的必然。莫信红朝随波去,也就是今人最明智的选择。

以古为鉴,可知兴替。这里既有朝代的兴替,也有自身的兴替。


参考文献:

[1]《魏书・世祖纪》
[2]《魏书・崔浩列传》
[3]《周书・卷五・帝纪》
[4]《隋书・高祖本纪》
[5]《旧唐书・高祖本纪》
[6]《佛祖历代通载》
[7]《旧唐书・武宗本纪》
[8]《入唐求法巡礼行记》
[9]《全唐文》卷八十一
[10]《唐会要》卷四十八
[11]《资治通鉴・唐纪六五》
[12]《旧唐书・宣宗本纪》
[13]《新五代史・周本纪》
[14]《旧五代史・周书・世宗纪》二、六
[15]《佛祖统纪》卷第四十三
[16]《续资治通鉴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