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2月1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

  • 河北艳辉长期遭中共监控 全家人惊恐

  • 兰州王桂琴、王德桂遭受的迫害

  •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王玉梅受迫害经历

  •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图丽娟被迫害经过

  • 抚顺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刘会仁所遭受的迫害

  •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国友被迫害事实

  •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隋丽英被迫害经历

  • 抚顺市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张玉霞遭受的迫害

  • 河北艳辉长期遭中共监控 全家人惊恐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艳辉,一九五零年出生于河北省,一九九七年正式修炼了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艳辉像很多法轮功学员那样,家庭住所长期被监视,便衣警察经常在门口转,警车停在附近,恶警不时敲门观看,全家人生活在惊恐之中。下面是艳辉的自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便衣警察经常在我家门口转,警车停在附近,夜间窗外(我住一层)经常有警察窃听,我家楼前已被踩成小道。由于中共长期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已经使很多家庭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我打算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向当局反映真实情况。

    于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小年的头两天我也去了北京,看管我的人发现我没在家,就找来警察和警车立刻就把我的家围起来了,他们询问的时候,吓得我七、八岁的儿子直尿裤子,吓得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直颤抖。使我全家人学习、工作、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孩子幼小的心灵蒙上阴影,受到创伤,不能象别家孩子那样健康成长。

    而我在去北京的途中,被警察发现后,截了回来,他们给我戴上手铐并押回单位,戴的手铐还让我自己掏钱买。那段时间,我白天受审,晚上睡觉不但有人看着,手还要铐在床上,长达二十天之久。回家后,还要家里交六千元的保证金,让家里人做保证,以后不再去北京。但警车仍旧经常在门口守着,便衣警察经常在门口转,夜间时,我清晰的听见楼下窗前仍然有人偷偷监视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的晚上九点,当地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八、个警察闯进我家,到处乱翻,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还有一次,是在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四日的中午,又有十几个警察闯进我家,进家后部份警察就开始搜查。另一部份警察进来就要绑架我,要我去派出所,我不去,僵持了近两个小时。我说:“你们凭什么要绑架我,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这是对我的迫害,侵犯人权。你们有逮捕证吗?”他们说:“逮捕证还不好办嘛,到所里就能开来,等我们真的把那个东西拿来,我们就不是这个态度了,那就强行把你带走,那样你的面子更不好看。”

    他们将我骗到派出所之后,又立即返回到我家开始抄家,连壁橱、厨房、厕所、柜橱等处都翻了个遍,弄的家里不成样子。从此,我家门口长期有警察守着,不断的敲门,看看我是否在家,不让我离开家,不许我和别人联系,同时又要求我家安装固定电话,他们想时时刻刻都能监视我。

    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我们全家都在高度的紧张中度日,一听到电话声,敲门声,我们全家都先害怕,我的心更是怦怦乱跳,有时明明知道是朋友敲门,心也跳个不停,长期处在惊恐之中。因心脏受损,使我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做了心脏手术,花费了二十一万多元。其实,我的遭遇也仅仅是数以千万计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例。


    兰州王桂琴、王德桂遭受的迫害

    原兰州市阿干镇煤矿职工王桂琴、王德桂两位女士,在一九九九年相继得法,在学法炼功中,两人以前所患的很多病症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家庭也变和睦了。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她们也遭受了被绑架、关押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两人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连踢带打拖到警车上,绑架到北京朝阳看守所,搜走身上带的钱和东西。这里吃的是白菜帮子,一间十五、六平方米的房子里就安排了二十来个人,晚上睡觉一倒一顺,地上也睡满了法轮功学员。王德桂被从兰州驻京办非法转押到兰州市晏家坪拘留所十五天。

    王桂琴因不报姓名,就被转押到邯郸第二看守所,又搜走了她藏在棉裤里的三百元钱。那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有:罚站、坐硬板凳、军姿训练、吊铐、关禁闭等。后来王桂琴丈夫去邯郸看守所接王桂琴时,又被恶警扣了五百元钱。回到兰州后,又被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被恶警吴九生,还有一位联防人员骗去了三十元车费,五十元体检费。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又被转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十四队。当时十四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郑显芝、杜兰萍、耿菊芳、未芳玲、薛巧兰、薛惠兰、刘兰香等。那里做的苦役有拣瓜子、剥瓜子,每人每天剥五斤瓜子,剥不完晚上进号室就被倒挂。嗑得门牙松动,手指甲坏死。王桂琴被非法关押了五个月,才离开这个黑窝。

    王德桂在回家的第二天,单位保卫科又把她从家里强行带走,关进单位招待所。王德桂一到那里,才知道当地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在那里,有专人看守。别人都过年,却不让法轮功学员回家,给家人和孩子施压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关了半年才让回单位上班,单位书记朱天真又把王德桂从服务行业调到第一线。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朱天真指使保卫科民警马培新、王志荣、刘德宗、崔仲宝、曹征、柴长录,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王德桂、王桂琴、王桂香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洗脑班为了达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用了大量的人力、财力迫害法轮功学员,除了让单位派人外,还雇用了大量的无业人员当包夹,这些包夹都是洗脑班人员的亲戚和朋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单独关押迫害。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连上厕所都有包夹跟着。晚上也不让坐,坐着就认为你在打坐,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当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德桂、王桂香、赵玉玲、未兰英、张春泰、未芳玲、毛亚萍、卢云飞等。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王玉梅受迫害经历

    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王玉梅,与1995年5月得法,当时想做一个好人,又不知道怎样做,(做好人觉得吃亏,做坏人不甘心)。这时她弟弟给王玉梅邮来了《转法轮》这本书,一看这书是让人做好人的,就这样学了法轮功。随之王玉梅的妇科病、风湿病都好了。

    2000年12月25日去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被恶警绑架,送到崇文区派出所关押七天。因为绝食反迫害,期间被恶警管教灌食两次,插二次灌食管子从鼻子里抽出来都带血。12月31日早晨5点30分,大概有二百个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弄到两个大客车上分到不同的地方。王玉梅和两个同修,被带到张家口市阳原县公安局二楼。其中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是福建的;还有一名27岁的大学生和一名东北的男法轮功学员。王玉梅和福建的这名女同修被分别关在阳原县公安局二楼东西两边屋里。进屋不一会来了七、八个恶警,让王玉梅说出姓名住址,她没说。其中一个恶警开始打王玉梅,右腿被打青了,用手揪她的头发,致使头发掉了很多,后来这些恶警又去打福建的那个女同修,王玉梅从这个屋里都能听到,从走廊里传来的那个福建女法轮功学员的哭声。

    当天半夜,王玉梅被关到阳原县看守所。2001年1月4日,新宾县派出所的匡庆威去接和王玉梅,见到她后勒索200元钱。到北京后又向王玉梅的丈夫勒索800元(都没给收据)。1月5日王玉梅被送到新宾看守所,第二天早晨又被送往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了14个月。

    到教养院的当天下午,被罚站到下半夜一点,第二天又被罚站到半夜。后来,又被罚站两天两夜。第三天管教李思潮八点来上班,拿书打王玉梅的脸,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当时她的脸就肿起来了。后来绝食反迫害,被关进单独的一个屋子里,玻璃上刷着油漆,不知道几点钟,也不知道天气阴晴。

    2001年1月末,新宾镇派出所警察把王玉梅从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接出,关进了新宾看守所。又向家人索要了1200元钱(没有收据),才让家人接王玉梅回家。在新宾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天,也被迫绝食了七天。

    在被非法关押在五家堡子教养院期间,看到法轮功学员张桂霞被打的脸都是青的,左眼睛白眼仁都被打红了。双手被用塑料管子打的不能拿筷子。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图丽娟被迫害经过

    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图丽娟,九九年欲去北京证实法,让新宾镇派出所警察知道了,把图丽娟抓到派出所。家属拿五千元保证金、罚款五百元,没有收据。才被释放(钱是派出所收的)。

    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日晚,新宾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闯进图丽娟家。进门就翻抄走法轮功书籍,讲法带。之后把她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呆了一宿,第二天,家属拿五千元保证金,才被释放(钱已要回)。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晚半夜,敲门说楼下漏水,丈夫开门闯进六、七个警察。把家里翻得底朝天,乱七八糟,抢走法轮功书、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复印机还有私人物品。把图丽娟及丈夫宛和宾一起抓走,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九天,送马三家子教养院劳教一年。在教养院里,每天干活,做花,强制“转化”,经常看污蔑大法的光盘,洗脑、写认识,承受不住那种精神折磨违心的“转化”了。

    丈夫宛和宾送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一年半,在教养院出现病态,保外就医。县公安局罚款二千元,保证金三千元。他们不给开收据。


    抚顺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刘会仁所遭受的迫害

    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刘会仁,九九年十月,因为和同修联系,在家被新宾镇派出所抓走在公安局审问,刘会仁不配合,就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刘会仁被犯人踹了一脚,呆了十二天,拿五千元保证金、罚款五百元,没有收据(派出所收的钱)。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由于电话跟踪,新宾镇警察杨瑞把刘会仁抓到派出所,罚款一千元,没有收据。

    二零零一年,在抚顺一法轮功学员家被抓,抓到龙凤矿派出所。审问一宿,同时被抓的还有刘威,第二天送新屯派出所,当天下午送抚顺第二看守所,关押了一个多月送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一年。在教养院里承受不了精神折磨,违心“转化”。

    二零零二年,流离失所八个月。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国友被迫害事实

    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张国友,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一九九七年幸遇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从此对大法非常坚定。自从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张国友多次遭到非法拘留、劳教、骚扰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四日晚九点钟,新宾镇派出所警察到张国友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张国友说身体好了能不炼吗?警察立即把张国友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呆了一宿,第二天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副所长吴连杰把张国友送到照阳村干活给看守所挣钱,割了七天水稻。在看守所呆了半个月,老伴在家卖了耕牛,交了一千五百元保证金,五百元罚款,(都是派出所收的,有收据)还有一百五十元伙食费,张国友才被放回。

    二零零二年,做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正月初七上午十点多钟,新宾镇派出所警察把张国友和老伴(李月清)抓走,当天把李月清的姐姐骗到派出所二楼,勒索三百元钱,由村长担保,将这老俩口放回。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找四点,新宾镇派出所警察匡庆威、杨瑞等把张国友、李月清、隋丽英、徐宝玉、徐风清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把张国友鼻子打出血了,然后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有个犯人叫王锋的让张国友背监规,张国友不背王锋一脚踹张国友的胯骨上,张国友当时倒地上了,瘸了一个多月。在看守所呆了一个多月,送到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三年。

    在教养院被劳教期间,受尽精神折磨,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致死不“转化”,张国友不背叛师父和大法,在五家堡子教养院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派出所多次去骚扰实施迫害都未能得逞。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隋丽英被迫害经历

    新宾县达子营村的法轮功学员隋丽英,是一位淳朴的农村家庭妇女,没什么文化,九五年八月份喜得大法。通过学习法轮功明白了做人要以“真、善、忍”做好人,学功后,感到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九九年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隋丽英也遭到了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新宾镇派出所警察匡庆威、杨瑞还有几个不知姓名的,闯进隋丽英家,隋丽英正在睡觉,把隋丽英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住了一宿,第二天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副所长吴连杰把隋丽英送照阳村干活给看守所挣钱,割了七天水稻,在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家属拿了二千元保证金(有收据)是派出所收的钱,才将其释放。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早三点,正睡觉新宾镇派出所来了七、八个警察,进门不容分说,把隋丽英抓到车上,到派出所恶警审问,隋丽英不回答。恶警骑在隋丽英身上一阵毒打,脸、身上被打的全是青紫色的,八点多钟被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警察提审,隋丽英说:宇宙的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恶警们就给隋丽英的手、脚戴上死刑犯用的粗铁链子迫害。在看守所关押了二十一天送马三家子教养院劳教三年。

    在马三家子过的是犯人的生活,每天干活上外边大地扒玉米,有时剥大蒜,每天亮天就干活,黑天回来,更残酷的是强迫“转化”,定期学习,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洗脑、写认识。不放弃信仰就酷刑折磨。


    抚顺市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张玉霞遭受的迫害

    张玉霞,女,抚顺市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及其帮凶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的迫害,并诬蔑法轮功的老师,迫害法轮功学员之时。由于张玉霞在大法的修炼中受益,可以说没有法轮功就没有她美满的家庭,更没有她强健的身体。于是,她抱着对政府极大信任到北京上访,替师父洗清白,为大法申冤。

    结果到北京之后,并没有法轮功学员诉冤之处,信访办就成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后来她又回到永陵,而永陵派出所的恶警又绑架了她。并每天的都给派出所无偿地奴役劳动,浆洗被褥,后被放回到家中。由于张玉霞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在九九年的九月间,又被永陵派出所绑架,并送到抚顺强制奴役劳动十五天,后被放回。而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又一次被绑架,后又被非法拘留,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由于她始终坚信大法而修炼,遭到严重的迫害,而在迫害期间,被非法的罚款总计就有一万多元。

    一个在法轮大法的“真、善、忍”中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由于在修炼法轮大法中,改变了她暴躁的性格。在修炼之前,经常的与其丈夫打架、吵架,每次都得占上风,让亲人操尽心。在争强好胜的性格中,由于经常的精神不愉快,给自己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并得了大医院都治不好的肠道疾病,而腹痛、便秘长期困扰着她,中西医没少看,钱也没少花,但是很难治愈她的疾病。

    在一九九七年,张玉霞通过朋友的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而让她感到最为突出的就是,困扰她的疾病好了,而且人也变得宽容了,知道如何待人,并能关心和照顾自己的丈夫,家庭也发生了翻天覆了的变化,变的和睦了。从此对未来的生活也充满了信心,在大法中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