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黑监狱:甘肃兰州龚家湾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政法委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在甘肃省内设立了多处洗脑班,专门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洗脑班位于桃树坪、兰山、华林坪康复医院和龚家湾等地。到二零零一年底,“六一零”将几处洗脑班全都合并到龚家湾百货仓库,这就是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

近十二年来,龚家湾洗脑班就是一个秘密黑监狱,共计非法关押、迫害了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将多人迫害致死,其中原甘肃省豫剧团琵琶师刘植芳、原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原甘肃省建筑工程二公司职工郑凤茹、兰州电机厂职工毛亚萍、赵颖哲、张明海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还有更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密设酷刑室

龚家湾洗脑班地处兰州市七里河区垄家坪北路一三六号,原是兰州市百货公司龚家湾仓库。在洗脑班新建办公楼最后面的阴山脚下,一大仓库内,密设约二十多间禁闭室,每间约六平方米,房门为铁栅栏,恶徒经常将法轮功学员的双手拉到铁栅栏外,双臂反背吊铐。 恶警、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

在禁闭室旁,还有一处地下室,是专门关押、酷刑折磨呼喊“法轮大法好”的法轮功学员,使外界听不到他们的喊声。

在禁闭室、地下室附近,还有一个秘密迫害点,即所谓的橡皮房,约一平方米,四壁贴上厚橡皮,不透一丝光线,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弯着腰铐在里面,令人蹲不下去,站不起来,每天只给一杯水,一个馒头。恶警曾将一名法轮功学员关进去吊铐十八天之久,当被放下来时,人无法直立行走,神情恍惚,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后来洗脑班害怕橡皮房的罪恶败露,将它拆除了。

龚家湾洗脑班还隔离关押部份法轮功学员,并强迫其单位派人或由洗脑班雇人,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法轮功学员,这些人被叫做“包夹”,每两名“包夹”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

龚家湾洗脑班的迫害手段

甘肃省兰州市邪党政法委、“六一零”经常给洗脑班下达所谓“转化”指标,将洗脑班人员的经济效益与“转化”指标挂钩,用名利驱使洗脑班人员为了眼前的个人利益,完全丧失了人性,用卑劣、残暴的手段疯狂折磨法轮功学员,其最残酷迫害手段有:

关禁闭吊铐

酷刑演示:上绳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吊铐是将人吊铐在铁门栅栏上,只脚尖着地,一吊就是十天半个月,最长达三个月之久。长期吊铐,使被迫害者的胳膊失去知觉,双手、双臂甚至全身浮肿,痛苦不堪,恶警还往被吊铐学员头上浇冷水,打耳光。

背铐是将受害者双手背铐在铁门栅栏或床边,半蹲姿势,人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去,十分痛苦。最长达二、三个月。

法轮功学员刘植芳长期被吊铐、背铐,二零零五年七月被折磨致死。法轮功学员罗清疏被吊铐禁闭室十二昼夜,休克四次。 二零零七年十月,法轮功学员牛万江被吊铐八十一天,孙建峰被吊铐七十二天。

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洗脑班恶徒将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四肢捆绑在死人床上,让保安或包夹将法轮功学员的头压住,强行插胃管灌食,插上后再不拔下,一插就是十多天。

下毒迫害

洗脑班不法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的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或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进行迫害;或在对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的食物中混合上不明药物,或在输液的瓶中加入不明药物。法轮功学员被灌下这种药物后,往往会出现明显药物反应:头晕、目眩、口干舌燥、呕吐恶心、浑身发凉、发软、精神恍惚、伴有紧张恐惧感、浑身散发难闻气味。

非法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

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就送劳教所非法劳教,每非法劳教一名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就向劳教所收费二万元。

洗脑班还与公检法勾结,将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关入监狱,或将法轮功学员拉到精神病院迫害。当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从劳教所、监出狱时,“六一零”又伙同监狱、劳教所、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被迫害案例

龚家湾洗脑班曾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甘肃省豫剧团琵琶师刘植芳、原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原甘肃省建筑工程二公司职工郑凤茹、兰州电机厂职工毛亚萍、赵颖哲、张明海等。

高级工程师钱世光被迫害致死


钱世光遗照

钱世光,男 ,六十五岁,生前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再遭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遭受了三年多长期的折磨和迫害后,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钱世光被迫害致死。

钱世光老人被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包夹经常对他拳打脚踢,深秋初冬不给他被褥,不让穿厚衣服;恶徒马欣曾用拐杖打他,恶徒孙强曾将他一脚踹倒在床上,恶徒乔厚权等在厕所对他劈头盖脸的毒打;他的腰被恶人打折,走路只能呈九十度;洗脑班头目祁瑞军曾指使恶警将钱世光架到禁闭室长时间吊铐,放下来时,他被扔在阴湿的水泥地上,手已失去知觉钱世光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被折磨的伤痕累累,虚弱之极,监控钱世光的人多次反映他快不行了,洗脑班恶人们就说“好着呢”,根本不予理睬,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晚,监控人员看到钱世光已经十分危险,一夜四次找洗脑班头目反映情况,但恶人只是来看看,说声“没事”就走了。九月九日凌晨五点五十分左右,钱世光被迫害致死,恶人们用被子把尸体裹起来抬走,然后造谣说他脱肛而死。

钱世光去世前,他的非法刑期已到期,但其单位的不法人员勾结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他,并继续将他每月三千多的退休金送给洗脑班当洗脑费用。

牛万江遭长期吊铐折磨

法轮功学员牛万江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曾被洗脑班恶徒吊铐八十一天。

二零零七年元月底,牛万江拒绝签字,被保安杨继刚毒打,牛万江绝食抗议,祁瑞军等人对牛万江进行撬嘴灌食,撬得牛万江满嘴流血,血淌了一地,祁瑞军一看,达不到目的,将牛万江关进禁闭室,反双臂背铐在床头架前,整整一夜,不让上厕所,铐子铐的紧紧的,一直不放下来,直到第二天牛万江心脏病复发,才给他输液,仅两天就输了十二瓶液体。之后洗脑班头目祁瑞军、韵玉成继续将牛万江关进禁闭室,一直到大过年期间,牛万江都在禁闭室里遭受着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牛万江绝食抗议洗脑班不让家人接见,恶徒又把他推到阴山角下的禁闭室,恶徒分四班,每三人一组轮值迫害他,他们用两副铐子将牛万江双手抻直铐着强行输液、插胃管灌食,一直将牛万江铐至昏迷过去,等他醒过来后又继续吊铐。

一天,恶警整夜将牛万江吊铐着,还不让上厕所,致使牛万江多次在大冬天小便失禁,穿着冰冷、湿透的裤子和鞋不让换,仍被吊铐在铁门上,两腿肿成象大象腿一样,两脚穿不上鞋,脚后跟冻的裂开一寸长的大口子。

有一天,牛万江一直被吊铐着,忍了一夜,到天亮要求上厕所时,恶人董亚韦不让上,让他憋着,就这样酷刑吊铐至大约四十天,才放他下来上厕所,他一头撞在墙上,当时就昏迷过去,鲜血直流,被送医缝了六针,但恶徒仍不罢休,还继续将他反背吊铐,致使一天后来放他下来时,一头栽倒在水泥地上,又将眼角撞裂,顿时鲜血直流,又被送医缝合五针。从医院出来,恶徒又将牛万江吊铐在禁闭室铁门上。一次,牛万江被连续吊铐了八十一天,左手失去知觉,不能吃饭,身上穿的新棉袄在后背上都被铁门磨烂、破透。

秦海峰被折磨至精神失常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里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伙人,将法轮功学员杨丽娟与儿子秦海峰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当天晚上,秦海峰对着法轮功学员们呼喊:“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集体行动起来,冲出牢笼。”紧接着,恶警、包夹将秦海峰强行拉出去,用四副铐子将秦海峰铐在露天电线杆上三天三夜,秦海峰两手腕处被铐烂;之后恶徒又将他架到房间里吊铐在床头架上,铐子紧卡在肉里面,恶警、包夹动不动就对秦海峰拳打脚踢,短短几天的酷刑折磨,秦海峰就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恶人

龚家湾洗脑班由省市政法委、“六一零”、省市司法局、市劳教局五个部门操控。甘肃省政法委书记洛桑·灵智多杰、陈学亨、罗笑虎;省委副书记马西林、省政法委副书记张晓兰、省“六一零”头目韩建飞、王明翔都直接插手;兰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兴忠、李森洙为总负责;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书记张明泉、主任王双全、干事范兰琴、张辰岑等更是直接参与洗脑班所有迫害行动。

兰州市“六一零”的成员,司法系统人员(包括原经贸系统被分流到劳教所的人员),洗脑班帮教人员由兰州市邪党组织部从下属单位抽调,并在社会上雇用的包夹,及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街道、派出所的派人。

龚家湾洗脑班这样一个残暴的秘密黑监狱,却挂着掩人耳目的招牌,称什么法制教育学校。龚家湾洗脑班主要恶徒有:

韵玉成,六十多岁,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被提拔为兰州市司法局副局长,后长期担任洗脑班校长。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先后迫害法轮功学员达四百多人,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关禁闭、毒打、吊铐,遭受酷刑迫害,他都是幕后操控者。还经常亲自巡视、监督。韵玉成对法轮功学员刘植芳、钱世光、郑凤茹、曹丹桂、张明海、赵颍哲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负有直接责任。

祁瑞军,男 ,五十多岁,转业军人,兰州龚家湾洗脑班邪党书记,龚家湾法制培训学校法定代表人矬矮个儿,带点女人气。洗脑班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大都出自祁瑞军的指使。当恶徒打大法学员时,祁瑞军在一旁说“打,往死里打”。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祁瑞军一伙指使医生在一个苹果上注射上有毒药物,让包夹拿给韩仲翠吃,导致韩仲翠恶心,吐出一大滩红色粘状物。祁瑞军对法轮功学员刘植芳、钱世光、郑凤茹、曹丹桂、张明海、赵颍哲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负有直接责任。

祁瑞军不光害人有术,也疯狂敛财,对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单位甚至乡镇县进行疯狂勒索,或捞邪党奖赏的五千至一万元的“转化费”;或将法轮功学员“贩卖”给劳教所。

穆俊,女,五十多岁,原兰州某律师事务所会计,后到龚家湾洗脑班,与韵玉成、祁瑞军成为极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

剡永生,男,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之一。二零零九年担任所谓“校长”此人表面伪善,曾被市“六一零”派到外省专门串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经验,而且还将这些邪恶经验教唆给省内各地、县区的洗脑班。他每天早晚都要到法轮功学员房间巡视,用所谓的谈心迷惑、松懈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时常以谎言、欺骗、恐吓、威逼等手段,软硬兼施,伺机做“转化”。

恶报实例

韵玉成恶行害家人

韵玉成是龚家湾洗脑班主要责任人,与祁瑞军、剡永生等人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韵玉成的姐姐在家乡永登县遭车祸身亡,之后姐夫王延义与多名亲属又到洗脑班做包夹,没几天王延义的侄子在家乡被火车撞死。韵玉成的表兄弟马学智于二零零八年在龚家湾洗脑班当包夹,没几个月,其岳母在家突然病亡,不久妻子又患病住院,花了五千多元。

杨东晨行恶祸及其母

杨东晨,男,六十多岁,原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警察,二零零一年底,杨东晨被邪党长期借调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他还将弟媳雇用当包夹;期间祸及其母病亡。杨东晨本人也两次遭车祸,把腿撞伤。杨东晨头顶还突然长出一肉包,须手术,他恐怕有人说他遭恶报了,经常戴一帽子盖着。

张志刚行恶祸及母亡

张志刚,河北人,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在龚家湾洗脑班充当“攻坚”组长。此人非常凶恶,专门在禁闭室、地下室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凶狠。由于作恶多端,他时常头部浮肿,高血压,眼睛红肿达月余,并殃及其母亲突然死亡。

巩桂兰恶行祸及父亡

巩桂兰,女,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核工业471厂退休工人,长期被雇用在洗脑班,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拉拢熟人参与迫害。二零零二年巩桂兰的父亲跌倒,摔致终身残废坐轮椅,不久后死亡。

王永平行恶祸及家人后醒悟

王永平,女,二十岁左右,甘肃省静宁县人,被龚家湾洗脑班雇为包夹。她原本只想找份工作,结果参与迫害,用手铐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刘植芳被折磨致死的当晚,就是王永平值班看守。 法轮功学员曾劝王永平不要被邪党的谎言所迷惑,王永平不听。事后其父在家乡遭车祸身亡。王永平似有所悟,但仍没有离开黑窝。又过了几天,她在上厕所时突然大叫一声,晕倒在地。后在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劝说下,王永平终于醒悟,很快就辞职离开了。

后记

二千多年前的罗马帝国暴君尼禄,制造焚火假案,嫁祸基督徒,还残忍地将虔诚的耶稣信徒当众投入池中被猛兽撕咬,当时被假案蒙蔽的世人还当众辱骂信徒。历史和当今邪党迫害法轮功何其相似。

愚蠢的尼禄身败名裂,罗马帝国也在四次大瘟疫中湮灭。 那么,贵州平塘掌布乡发现二亿七千万年的藏字石上,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意味着什么?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迫害法轮功善良群体的前党魁江泽民与追随者罗干、贾庆林、吴官正、薄熙来等元凶在世界各地被起诉,并判处有罪,已经拉开了人类正义审判的序幕。

那些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人员、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及基层参与者,无论处于什么目的与动机,或任何借口,其实你们都是被利用来败坏人类信仰与道德,践踏人类正义与良知,践踏人间法律的直接犯罪者,也是最惨痛的真正受害者。不论现在,将来,时日长短,无论逃到天涯海角,终究都会得到人间正义与法律的裁决与人类善良民众的唾弃。

为此,我们奉劝那些仍为中共邪党欺世谎言所迷惑、为名利权欲操纵所驱使的各级政法系统、公检法司人员及所有被中共蒙骗而参与迫害的人们,早日清醒吧,历史与现实的教训尽在眼前。希望你们不要重蹈历史覆辙,做中共邪党的替罪羊,早日明白真相,将功补过,退出邪党、团、队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