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不让观念束缚 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从法中,我们都知道,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现阶段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学好法,修炼好自己,发正念清除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我们是冒着天胆,与师父签下约定,随师层层下走,来到人间,就是要在这十恶毒世救度众生,修炼好自己,师父领着我们回家,我们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

一、赶集随机讲真相

十年来,我讲真相救众生的方式,主要利用农村赶集在市场上、街道上讲真相救人。我遵照师父的大法法理,怀着一颗理解世人的疾苦、站在世人的基点上、一定要救世人的心去做。

与卖菜、卖粮食的人讲真相,先理解他们种植的辛苦,粮食和蔬菜卖的价钱不高,可买农药、化肥、种子价钱却很高,再把菜运到集市上来卖也辛苦。他们会接着说:是啊,我们早晨四、五点钟就起身来卖东西,还没卖到钱,收管理费、清洁费的人就来了,有时卖不掉或卖不完搬回家,白给管理费和车费。我同情他们,买他们的东西,并祝他们平安,接着讲我们老百姓,管他有钱没钱平安就好,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得到平安健康,他们认同,接着劝三退,一般把周围几个卖东西的都劝退了。

与买好东西准备回家的人搭话:买的东西好丰富啊,我们老百姓就是应该把生活安排好,把身体保养好,接着讲真相劝退不难。与开店铺的人搭话:老板生意好,并说生意不好做,找钱难的家常话,接下来讲真相。跟摩的师傅讲:你们挣钱辛苦,挣的都是汗水钱,讲贪官们钱成堆,用不完,老百姓挣钱不容易……

遇到问路的人,我指路的同时讲真相。碰到小孩,就夸孩子乖,遇到老人,祝平安,遇到病人,祝愿早日康复,接着讲真相,不听真相的人很少。原来自己劝退的人数每周几个、十几个,现在每周五、六十个,这样较好的状况,已经持续了两年左右了吧。

二、不能这样不紧不慢了

人类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更增加了救人的难度,机会一旦错过,即成为永远的遗憾。零八年中期吧,我看见神韵晚会光盘救人效果好,就想买刻录机刻录神韵晚会光盘救人。但我家经济情况不太好,要用几千元买机子,怕家人不同意。到了零八年底,单位有史以来发绩效奖二千四百元(即零八年的绩效工资)。我请县城同修帮助买机子,同修告诉我要三千元左右,并协调好。在零九年正月初一,也就是中国新年第一天,我去县城取机子,一个技术同修从省城赶车到我们县城来教我技术,去时才知道,机子的价格刚好二千四百元,(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感谢技术同修和协调人的付出)上午,我学会了技术,中午,我带着机子回到家里。

从此,我开始刻录零八年神韵晚会光盘(当时,零九年的神韵光盘还没出来)出去救人,需要多少刻多少。

从这时开始,我就给自己规定每周劝退人数定为不低于五十人,开始有点困难,经过调整,在本街上讲不够,再赶车到附近乡镇去讲(我们县是区级镇,逢双日子赶集,乡级镇逢单日子赶集),这样一般每周都能劝退超过五十人。

以今年六月一日这天为例,早晨,发完六点的正念,我和家人(新同修)带上真相资料、光盘,提一瓶水,赶车去邻近的一个乡镇赶集。我们先来到卖花生的市场讲,接着到卖鸡鸭蛋的市场讲,再穿过街道讲,最后来到菜市场,这里卖各种菜的、卖肉的、卖水果的比较多,讲到十一点过散市了,我们才赶车回家,这三个多小时,劝退四十五个人,真是感谢师父的一路引领。

八月中旬这周,我遇到了难题,这周因去县城有事,错过了本镇赶集日,快要到周末交三退名单时,才劝退二十多人,还差一半的人数,剩最后一天该去乡镇赶集。这几天,我和新同修都在过心性关,他不陪我去赶集了,这段时间,我真是寝食不安,愁啊愁,我去不去赶集?平时,去乡里赶集都是新同修帮着提东西,带的东西我一个人背着不安全,我的小背包也装不了多少东西。去,又很畏难,不去,这周该救的人又怎么办?师父说:“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不愿让该在这周得救的人不能得救,我决定一个人去。

这段时间,我在学师父零三年的各次讲法,晚上我读《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父在回答一个个学员问题时说:“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学到这里,师父把我心中的愁云给驱散了,我一下子轻松了。我觉察到我对新同修有依赖思想,这心应该去了!我只能依靠大法、依靠正念。星期五早晨,我象往常一样,发完六点钟的正念一个人出发了。那天,在师父的引领下、大法的指导下,讲退了三十六人,十一点半钟赶回家煮中午饭,什么也没耽误。

三、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

今年“五一”长假,这天早饭后,我带着讲真相救人的必备东西出门,走了一圈来到汽车站时,看见公路边排了一长队等车的人。平时赶车的都在车站内候车,今天因为节假日人特别多,到成都去的人由车队的人组织到公路边。我来到候车的人群里,看见大多都是学生,趁长假出去游玩或走亲戚,中学生有独行的,有结伴而行的,小学生由大人带着。我便给三三俩俩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大点的学生,问读初中还是高中,学习任务重不重,看你很能干,入团了吧?你们读书可要用心,你们大人供你读书不容易,讲学校乱收费,讲腐败,他们认同,接着讲真相劝三退,自然成功。看着小点的学生,问读几年级了,搭上话劝退,把大人也讲明白了……一会来一个车,上车走一批人,一会儿等车的人又排长队了,又来一个车,就这样走一批又一批,大概讲了两个小时,劝退了三十多人。

带的东西只剩下十几张破网卡片,我想给这些学生正合适,我就发给这些后来的学生,一边发一边告诉学生们中共封锁网络,其它国家都不封,我这里有破网卡,你可以突破网络封锁去看真实的世界,找回你的知情权,活个明白。这些网站的消息没有谎言,都不欺骗老百姓。正发着,有些拿到后揣在口袋里,有几个正在看那精美的小卡片,那车队维持秩序的人走过来问:“在发啥子?”我说发的精美的破网小卡片很好,我重复上面跟学生讲的话,那人说:“好的很么,把派出所的喊来看一下好不好嘛?”我看他出言不善,我就微笑着,看着他说道:“其实哪个了解,对他都有好处。”我加快语速,不让他有思考、说话的余地,又大声说:“你看你这个师傅,把这么多人组织得井井有条的,不需要派出所的来了。好,祝你生意天天都这么好。”他一直没说话,我慢慢离开。正如师父《曼哈顿讲法》中所说:“如果你正念很强,邪恶就会被解体。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讲的时候就是能量在往外发放,就会解体那些邪恶的东西,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就不敢再靠近与控制人。”

四、管它过敏不过敏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个人层次也应提高了,一些埋藏很深的,没去完的人心,被旧势力利用来干扰。我在当常人时病很多,其中一种毛病就是皮肤对太阳光过敏,一到春夏季节,阳光一晒,脸、脖子、胳膊,凡是露在外面的皮肤,就长满密密麻麻的皮疹,奇痒难忍。严重时,坐在屋里有点反射阳光透来,皮肤都感觉难受。

从九七年修炼大法以后,这一现象就消失了,但是到二零一零年的热天,这一现象又出现了,当时也没在意,该干啥就干啥,只是在晒了太阳回家时,用常人的方法,打盆凉水,水里放点食盐洗洗脸,感觉清爽,这时症状减轻些。慢慢的,发展到凉水洗脸不起作用,后来又去买了两瓶防晒霜,出门前涂防晒霜,回来再用盐凉水洗脸,照样不起作用。这时意识到,应正念否定铲除邪恶的干扰,也与同修交流,同修也帮着发正念,也不好使。到了二零一一年春季,出门打伞,季节没到,就已经很严重了,我去买了一顶遮阳帽,后又买了一顶草帽,出门就戴着,颈子上皮疹仍然严重,晚上稍微热点,睡着就用手去抓,颈子皮肤抓烂,有时用小块的软皱纹纸贴在烂处,弄得我成天再热都穿高领衬衣,把脖子封住。一方面不让阳光直射,一方面少让人看见影响救人效果。但是,在讲真相时,还是被人发现,好心人告诉我去买某某药膏效果好,邻居也给我送来药膏,弄的我哭笑不得。再这样下去,会干扰到救人效果了。

时间已到了今年六月份,我经过反复学法,悟到:这不该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炼功人身体是由高能量物质构成的,常人这一层的太阳光动不了高能量物质构成的身体,不存在什么过敏不过敏的。这是旧势力邪恶生命针对我的人心搞的假相,我要彻底识破它,否定它。我在师父法像前,向师父说:“从今天起,我不用凉盐水洗脸,也不涂防晒霜了,我不是常人,常人的方法不好使。”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们“得法即是神”(《洪吟》〈广度众生〉),我怎么在关键时刻还把自己当作常人呢,当我出门心不稳、怕太阳晒时,就想:师父能正整个宇宙,我这点事算什么?就这样,不知在六月底还是七月初,干扰了我一年多的所谓皮肤过敏现象消失了。七月份進入伏天,是最热的时候,八月份又天旱,太阳特别毒,我的皮肤一点反应也没有,现在我的脖子光光的。感谢师父慈悲。

如果在去年开始出现皮肤不舒服,就能警觉是邪恶生命的干扰,不学常人用凉盐水洗,涂防晒霜,躲避阳光的办法,而是坚决否定,正念清除,这一现象就不会干扰我一年有余了,真的是,有多强的人心,就有多大的干扰。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对发生的一切,都应时时警惕,事事正念对待,才能除干扰,走正修炼的每一步。

五、警惕看电视连续剧

我家买了DVD影碟机十年有余,一般就放真相碟子、神韵晚会光碟和师父的讲法碟,还有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试放刚刻录出的晚会碟和其它真相碟,检查质量及了解内容。从来没去租、买常人的碟子看。我家从零一年安了大锅后,开始在中午的时候看某海外电视台的一个节目,后来同修帮调到收新唐人亚太台节目后,有时看看新唐人。今年新唐人电视续约风波后,一直就没有看电视了,但我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以为我们没电视看不好耍,就去买了两部电视连续剧的碟子回来(他知道我们不看党文化的歪东西,他觉的那两部片子讲的历史上的故事),我也没明显的反对,在吃饭时也随着家人看看碟子,不知不觉中把两部片子断断续续的看完了。

八月十三号,接到丈夫妹妹打来电话,说侄女三十一号生日,叫我们三十一号去吃饭。三十一号早晨起床前做了个梦:我和丈夫去侄女家的途中,一个很精悍的老者与我们同行,他走在我们前面(也就是我们赶不上他),在一个小山包的平地,他看我们还没跟上,就在那里活动活动:他穿一身洁白的紧身衣裤,两只手交换着触地,身体在空中翻转,动作干净,身轻如燕。他看我们走近了,停下运动,说:趁你们没到之前活动活动。紧接着,他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箱子,箱子里有影碟和随身放的小影碟机,热情的告诉我们:这里有世界顶级的功夫片(碟子),这是四小时的,很好看,我来放给你们看。说着就拆开影碟保护薄膜,我赶快说:谢谢,我们今天要去侄女那里吃饭,就不看了。他放下四个小时的影碟,去拿另一个影碟,说:那就看两个小时的。这时我醒了。

醒后,我反复回味梦境,热情、正派而且具有高功夫的老者,特别是爱好锻练身体,热情的叫我们看功夫大片,党文化的东西不明显,很符合我们当常人时的爱好(喜欢锻练),但明显的一点是:他不是修炼人。

这是不是师父看见我们把儿子拿回来的两部连续剧碟子看了,如果以后儿子再拿什么回来,又看,慢慢上瘾,在提醒我们。另外一方面,是不是看电视剧的思想符合了常人的“退休了没事干,打打小麻将,吃点麻辣烫,看看连续剧,消磨消磨难耐的时间”的思想。梦中,那常人觉的我们的做法符合了他的想法,就热情的叫我们看功夫片。

结束语:

修炼十几年了,要说的话很多,不知从何说起,加之长期形成懒散的习惯,抓不紧时间,又加之畏难情绪,几次都停下笔不想写了。

但是自己心里明白,回顾这十几年修炼的艰难历程,能走到现在,每每觉的太累、太险走不过去的时候,就能得到师父给予的鼓励,通过明慧网上一篇篇明悟法理的交流文章的启迪,使我们从中获取能量。当我们被常人的执著拽着、迷于常人时,是明慧叫醒了我们(尤其象我这样原来本镇只有我一个修炼人)。如果只从明慧索取,坐享其成,而不想付出,不管怎么自己总有内疚、自责的感觉,但如果写,真是要花很多时间,语言又啰嗦,还怕自己“表现自己”的人心掺杂其中,给同修带来负面的东西,再加上每周做三件事的时间真是紧。不管怎样吧,我还是鼓起勇气,克服重重的人心、观念的障碍,写出来了。现阶段所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感谢所有给予我帮助的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