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八旬老人几度陷囹圄,不忘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我发现,每当我讲真相时,那个“死刑犯”总是低头沉默不语。有一次,他噙着泪水,声音颤抖的对我说:“我如果能早得大法,怎会有今天呢?真是相见恨晚啊!”我安慰他说:不要难过,佛法无边,回头是岸。你能碰到我就说明你我是有缘份的,也是你的福份。你记住:每一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福报的。于是他一有空就默念“九字吉言”。过不多久,奇迹真的出现了。他接到通知后,双膝跪地朝我就拜。我急忙扶起他,告诉他:不能拜我,是我师父救了你。他急忙磕头连连喊着,谢谢法轮功师父救命之恩!
——本文作者

我因生不逢时,在短暂的人生长河中,压在苦难深渊最底层苦苦挣扎、而求生。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今天大法遭受严重的迫害。我一定要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大陆的险恶环境下,我五次被绑架坐牢,三年劳动教养,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呵护我从逆境中一步步走过来。

我今年八十一岁,早年长期在浓烟、灰尘中负重劳动几十年,积劳成疾,患多种职业病——矽肺病、肝炎、胃病、胆囊炎等疾病。呼吸困难、浑身疼痛、痛不欲生,投医无门,生不如死,无奈提前退休,在家等死。

柳暗花明又一村。九六年冬我终于喜得大法,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一切疾病烟消云散,无病一身轻,高兴的心情无以言表。以前给我治过病的医生诧异的看着我说:“你怎么还活着?”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净,还让我成为无比荣幸的大法弟子。我流尽感恩的热泪,都无以报答师父对我的恩情。

从此我开始积极洪法,组织多个炼功点、学法小组,节假日租大客车去周边城镇洪法,去外地请大法资料,我有使不完的劲,我觉的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无端遭受诬陷、迫害,弥天大谎,铺天盖地,警察到处抓人,学员个个被抄家,来势凶猛。我这条命都是大法给的,我能沉默吗?我一定要说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人啊,为了个人安危,大法遭诬陷、师父被诽谤,不敢去说,那还配做人吗?我给各级政府领导写信,去省府上访,告诉他们政府错了,法轮大法好。省府不接待。去北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恶警强拉上警车押送本地。当夜多名警察闯到我家抄走全部大法书籍、磁带,绑架我去分局审讯,要我交代学员名单、住址,说我几年发了大财了。我只有付出,不求得到,分文不取。警察审了一夜,我不配合,零口供。后来我被关進四面封闭,仅留一扇小铁皮门的地下牢房。我在里头憋得气都喘不过来,非常难受。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静下心来打坐,背经文,一直到天亮才放我出来。警察说我破坏法律实施罪,要送治安拘留十五天,我说:“我修大法做最好的人、做最好的事,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了?”我不去,两个恶警就强拉我上警车直送拘留所。

在拘留所,有人问我犯什么罪来的,我说,我没有罪,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向大家讲真相,讲自己得法身心受益的经过,讲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大家都很愿意听。有一个安徽省的因偷鸡被关的犯人,刑期到了因没有路费不能回家。我把仅有的钱送给他作路费,他很感激。一个浙江省兰溪市的诈骗犯,家里很穷,五十多岁还和老娘同睡一床被,我答应他等我出去时会把自己的被子送给他。他也非常感动。他们都说法轮大法好。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牢房很小,睡的是上下铺,厕所也在里面,臭气冲天,连站立的地方也没有,我每天只好站在蹲坑前炼功。这样艰难的度过了十五天才释放回家。

回家不久,北方传来同修被迫害的传单,大家看了很着急,为了营救同修连夜印发真相资料,分头满城散发。到第三天深夜,多名恶警闯進我家绑架我,用威胁、恐吓等手段逼我交代所谓的传单的由来和参与的同修名字。我说不知道。恶警科长说,我们查到了,就是你们发的。我说你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你们为什么这样害怕真相传单?你们残酷迫害我同修,在天安门制造自焚伪案造谣、撒谎、欺骗人民,嫁祸法轮功,这太无耻了!他们无话可说就用不准上厕所、长时间站立来折磨我。我信师信法,什么都不怕。他们审了我一夜,我一句话都不说。一个自称局长的突然冲上来,用尽力气打我一巴掌,我被打的踉跄两步,很痛,用手摸脸,嘴角正流着鲜血,看他还想打,我指着他大声说,你还想打我?我的年纪比你老子还大。他说,犯罪不分年纪大小。我高声的说:我没犯罪,犯罪的是你!法律规定打人是犯法的,你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站在边上的警察听了都呆了。他哑口无言的走了。当夜我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没有厕所、墙角边都是大小便,臭不可闻、毛辣虫爬来爬去,很恶心的牢房。天气很冷,我没有被子,一直打坐到天亮。我开始背《论语》,浑身觉的暖和和的,一点也不觉得冷。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鼓励我,我泪如泉涌,感恩不尽!

到第三天夜里,我又被转送到市看守所关押。我一進牢房就讲真相,大家听了都很惊讶。牢头是一个四十开外的死刑犯(等高院批复执行)。听了真相后,他善心出来了,对我说:你就睡在我里角(牢房小,连睡觉都很拥挤),还当众对大家说:“谁敢动一下‘佛祖’(指的是我),我就打死谁!”我每天都给他们讲真相,回答他们的提问,解开他们心中的疑惑和对法轮功的误解。全牢的人都开始对我刮目相看,尊敬有加。过不多久,所长叫我到他办公室,特地泡了一杯茶给我,说:“近来牢里安静多了,听说你在讲法轮功如何做好人是不是?”我说:“是啊。”他说:“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呢,你说给我听听。”于是我从法轮功的特点、对道德的要求一直讲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最后还对他说:“善恶是有报的,你要善待大法弟子,你就会有福报。”所长连声说:“我知道,知道。”从那以后,每当牢房点名集合喧闹时,他都会大声斥责不要吵,并号召大家向我学习,做个好人。我讲真相得到所长的默许和支持,我真高兴一个个众生的觉醒。

我发现,每当我讲真相时,那个“死刑犯”总是低头沉默不语。有一次,他噙着泪水,声音颤抖的对我说:“我如果能早得大法,怎会有今天呢?真是相见恨晚啊!”我安慰他说:“不要难过,佛法无边,回头是岸,你真正认识到自己的过错,知错能改,为期不晚。”我们师尊说:“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你能碰到我就说明你我是有缘份的,也是你的福份。你记住:每一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福报的。于是他一有空就默念“九字吉言。”过不多久,奇迹真的出现了,高院批复下来了,死刑改为有期徒刑。他接到通知后,双膝跪地朝我就拜,我急忙扶起他,告诉他不能拜我,是我师父救了你。他急忙磕头连连喊着,谢谢法轮功师父救命之恩!这种发自内心的感恩,让身边的人无不为之动容,那种真情无法有语言描述、表达。

第二天,他被送去劳改,同我依依惜别。我双手合十向他致意祝福。他离开牢房时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牢房里所有的人都被这个声音所震撼,都探出头和他告别,连站在门口的所长也开心的笑了。

也有人问我,你那么好,为什么也来坐牢啊?我平静的对大家说:“我不是来坐牢的,我是来传大法福音的,我不亲自来到这里,你们怎么能听到法轮大法的真相呢?你们如果早知道大法真相、善恶有报的天理,你们也可能不会来这里了吧?”大家听了我的话都沉默不语。

我在看守所呆了三十多天后,公安勒索我家属交一万多元钱保释我。我把所有的衣物全部给了衣衫单薄的犯人,大家都说,法轮功真好!我也为明白了真相从而得救的众生感到欣慰。

我回家才一个月,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勒索我十万元,不说来由。我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没有理睬它。没隔几天,恶警又半夜闯進我家,用欺骗的手段强要我去公安局谈话,我说有话现在就可以说,我坚决不去,他们非要我去不可。我妻子问,去了能回来吗?他们齐声回答,马上回来。到了局里,恶警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身体健康,为国家节省大量医药费,做好人,道德回升,社会稳定,这多好啊?”恶警听的不耐烦了,猛的站起来,凶神恶煞的吼叫:“不用讲了,去劳教三年,过来签字。”我不签。他说:“你不签也得去。”我信师信法,不信你们这个邪。我要求给妻子打电话,他们不肯,还说:“你老婆知道了今晚能睡的着吗?”我气愤的指着他们说:“你们说好马上可以回家的,现在要去劳教三年,三年啊!是一个晚上吗?”他们无话可说,才同意我打电话。我电话告诉妻子这里的情况,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声,只听到电话筒落地的声音。我知道她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承受不住了,一定是昏倒了!夜已经很深了,家里就她一个人,谁能救她呢?这样的情境使我更加体会到恶警的丧尽天良和修炼的艰难。

到了劳教所,经体检,身体不符合劳教的基本要求,劳教所拒收。可是恶警却通过拉关系、走后门,硬将我塞進劳教所。由此可见邪党的法律只是个蒙骗人的法律,丧尽天良的法律。

入教队派一名吸毒犯包夹我,是一个老板的儿子,有妻儿,三十开外。我每天苦口婆心的跟他讲真相,讲道德伦理,讲真善忍做人的准则,启迪他的良知本性。一次,我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现在共产党无神论灌输下,不信善恶有报的天理,道德下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杀人害命,用钱买命,同性恋,性解放,吸毒贩毒等等,你要知道,人不治天治。这样下去人类真的要大淘汰了。你青春年华,理应报答父母养育之恩,你却因吸毒在这里受罪,虚度年华。你对得起父母、妻儿和你自己吗?你真的应该好好想想,今天我俩能在一起也是缘份,我才对你讲,没有人会对你说这样的话。”他流下悔恨的眼泪,泣不成声的说:“他们都不要我了。”我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哪有做父母的不爱自己儿女的,你父母的心在流血啊!你必须痛下决心同毒品决裂,从新做人,向父母认罪请求他们原谅。”他说自己没有文化不会写信,我就代他写封信并念给他听。他热泪盈眶,点头同意然后在信中签上他的名字。半个月后,他父母带他妻儿从老家赶来看他,还带来一笔钱给他,叫他养好身体,戒除毒瘾,早日回家。他喜出望外,高兴的样子无法形容,对我千恩万谢。我说你不要谢我,要谢就谢我师父。于是他就跪地磕头:谢谢法轮功师父救我!他还说,自己回去也一定修炼法轮功。

在除夕夜十几个同修说好半夜起来统一炼功。我坐在自己床上炼。查夜巡警手电筒强光照到我脸上我仍坚持不动炼完。第二天,炼功的同修全部被叫去,个个脱光长裤,赤足面壁站在水泥地上。几天几夜不给吃喝,不给大小便,个个冻昏倒地,有双脚冻坏了的,不能站立,由吸毒犯背去包扎,生活不能自理。神奇的是那天晚上明明手电筒都照到我脸上了,后来听巡警说,没有看到我炼功。我知道又是师父在呵护我免遭劫难。我每每想起师父都止不住泪如雨下。在大陆邪恶环境中真修弟子能出生入死,能走过那艰难的岁月,时时刻刻无不沐浴在师父的热忱鼓励、慈悲呵护之中。

我还利用一切机会学法。在和同修一起劳动时,大家都很珍惜这种机缘,纷纷利用这个机会背法,大家口传心记,一边做工,一边背法,背的滚瓜烂熟。有法的鼓舞,有师父的慈悲加持,我们总会感到一个纯正慈悲的能量场笼罩着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多么艰难,多么神圣!师父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我一个白发八十老人,照样和年轻人一样白天上工场,夜里加班,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一日三餐都吃发霉的陈仓米,一勺带萝卜丝的汤盖在饭上当菜。早上五点要跑步,酷暑高温四十多度也要到操场晒太阳,做体操。因劳累过度,没有营养,全身浮肿,呼吸困难,咳嗽不止,痰中带血,常常昏倒在工场。我在生与死的边缘痛苦的挣扎着。想起师父说:“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求师父给我加持,弟子会用生命去信师信法,越迫害越坚定,修炼意志丝毫不动摇!我对师父说:“弟子无论修的好不好,请师父一定留下我这个肉身随师正法,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劳教所怕我死在那里,慌忙送我到医院检查:“严重肺气肿、肝区肿块……”,不得不改判“保外就医”。

我一到家就感到全身无病一身轻。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演化的疾病假相,使我脱离苦海,从新溶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到现在有十多年了,我从未吃过一次药,心清如水,身轻如燕,人家都说象个年轻小伙子。

今后我一定遵照师尊的教诲,努力做好三件事,放下一切执著,在正法最后最后时刻,在神的路上奋勇直追,决不辜负伟大慈悲的师尊的殷切期望!

以上是我在正法中的一段经历,如有不足敬请指正。合十!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