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矿工女:步步高的人生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我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一个煤矿工人家庭。父亲退休我接班参加了工作。工厂破产我和爱人到县城办了个小饭店。后来我在一个学校当勤杂工,又到河南做家庭保姆。迫害之前不久,我在河南得法了。迫害后不久,我们买了电脑要做真相资料,对于电脑我又如何掌握它呢?凭我的文化,英文字母、汉语拼音我都不认识。不会,我就凭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靠师父给我的智慧就能行。我就靠死背硬记,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资料,打印《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真相传单……刻录光盘。总之,凡是资料点范围的事我都会做了。所有这些我没有显示自己的心,我是证实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们好!

现在把我人生之路及十三年来的修炼情况,向师父和同修们做一个简单汇报,不足的地方,请批评指正。

一、童年的不幸

我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一个煤矿工人家庭,兄弟姐妹五个,我是老小,靠父亲一个人的低微工资,维持全家七口人的生活,生活很艰难。我一岁多的时候,母亲就把我送回老家,由外婆抚养。当时正赶上六十年代的大饥荒,我严重的营养不良,经常生病,瘦的皮包骨头。无奈,母亲和我大哥接我回家,见我已经奄奄一息息。在回家的路上,母亲见我没有希望了,抱回家干什么?在过河时,母亲把我包裹好,准备抛到河里。大哥摸我的脸,感到还有点气,坚持把我抱回去。

回家后,虽然没钱治病,就靠喝一点米汤,我又活过来了,可是三、四岁还不会走路。哥哥、姐姐长到十六、七岁时就参加了工作(实际是童工)。那时在“读书无用论”和“劳动光荣”的灌输下,我经常逃学,作业也完不成。为了维持家庭生活,我母亲天天让我与同龄孩子到山上去打猪草,每年可以喂出一头肥猪,过年时全家人可以改善一下生活。到工作年龄了,只好请人帮忙开个初中毕业文凭,就上山下乡了,等待接班。

二、成年的艰辛

父亲退休后,我接班参加了工作。我组成了小家庭,还生了一个女儿,长的活泼可爱。我家住在篮球场旁边,花草树木丛生,是夏天乘凉的好地方,下班后我经常组织同事跳舞、打牌等娱乐活动,交了很多朋友,生活过的不错。

可是好景不长,我丈夫工伤砸断了腿,紧接着工厂又破产了,全部职工都下了岗,每人每月发一百八十元生活费,没办法我和丈夫到县城办了个小饭店,勉强维持生活。真是祸不单行,我丈夫得了胃癌,没钱医治,我天天以泪洗面。

丈夫去世后,我失去了精神支柱和靠山,女儿也该上学了,我就蹬三轮车维持生活和供她上学。后来我在一个电子工业学校当勤杂工,打扫两个楼的卫生和办公室,给一千多个学生洗被子、床单,每月三百元,抽空给学生洗衣服,拣学生丢的废纸本,每月也可得三、四百元收入。累得我每顿吃一斤米饭。看到这么好的收入,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是就这么一个苦差事,还被别人抢走了,我被解雇了。我又站在十字路口,我要去向何方?

天无绝人之路,经人介绍,我到河南做家庭保姆,我什么条件都没讲,把女儿安排在寄宿中学。急速乘车北上,照顾不能自理的老太太,我白天做饭,晚上陪老太太睡觉,一夜不知起来多少次,翻身、大小便等等,很难适应。由于二位老人很和善,对我非常关照,我也把两位老人当成自己亲生父母一样,来这里后,每月工资五百元,吃穿住都不用我操心,我没有后顾之忧。要不怎么一干就是十年,临走时还难分难舍呢。

三、有幸喜得大法

来这里最大的收获是喜得大法,找到了人生归途。我的前半生确实坎坷但从没被困难吓倒,有时也有解不开的人生之迷的困惑,有时想如果没有我女儿真想進山進庙出家。

学习了《转法轮》后,我明白了,人来世上是为了得法修炼,返本归真的。可是对我这个文盲来讲,开始时,我就反复看师父讲法录像,反复听师父讲法录音,跟同修一起读《转法轮》。然后我就一边学习认字,一边读《转法轮》,经过半年的时间,我终于把《转法轮》读了一遍。然后一个月可以读一遍,最后一天能读一讲,识字的关我突破了。现在只要是师父讲的法,我拿过来就可以读了,对我来讲大法在我身上发生了奇迹。(对于非大法的书或报纸、杂志,我还是看不懂。)

对于炼功,我很有信心,一开始就双盘,由一次几分钟,十几分钟,一个月就上了一个小时。但疼的闹心,腿拿不下来,拿下来不会走路,疼的使劲喊。师父讲了“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这点苦算什么,我用了一个多月就突破了,别的同修有的几个月,甚至半年要走的路。我炼的强度大,满身肌肉到处都跳,眼睛随时都可以看到法轮的旋转,打坐时有离地的感觉。

四、死背硬记也能做资料

在我刚刚突破了学法和炼功关时,也就是刚开始走進大法之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就开始了,铺天盖地而来,有的人在高压恐怖下,不敢炼了。我没有被此环境干扰,继续坚持学法、炼功。随着迫害和反迫害的進行,我也上街发传单。

不久我们买了电脑要做真相资料,对于电脑我又如何掌握它呢?凭我的文化,英文字母、汉语拼音我都不认识。不会,我就凭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靠师父给我的智慧就能行。我就靠死背硬记,干什么事情,按什么键,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资料,打印《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真相传单。逐渐的学会了编辑小册子以及打印大法书籍,打印《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编辑打印照片,上网发三退声明,刻录光盘。总之,凡是资料点范围的事我都会做了。所有这些我没有显示自己的心,我是证实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

在做资料过程中,看到很多同修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在经济还不富裕的情况下,拿出钱来支持做资料,我也拿出一个月工资五百元来做资料。钱对我来说多么重要,心里很清楚,恨不能一个分成两个用,为了救度众生我舍得。

由于修炼思想境界的提高,虽然我文化很低,可我思想很单纯,从来没有在困难面前低过头,生活很乐观。工作上我愿意付出,不计报酬,在照顾老人上总是面带笑容,自己苦点、累点,把老人照顾好。看谁有困难愿意帮助别人。有一个同修长期过病业关,生活不能自理,我主动和另一个同修长期帮她洗澡,料理家务,经常拒绝她变相的给我们一些报酬。看到恶警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时,我经常泪流满面,但对邪恶对我的一切迫害,我是堂堂正正的,没有一点怕心,都能坦然对待。

有一次我被恶警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了我一个月,多次提审我,恶警问我什么问题,我都是回答不知道,他拍桌子我也拍桌子,我比他拍的声音更大,在我强大正念下,他们无条件的把我放了。

为了结我的心愿、救度我家乡亲朋好友(在这儿工作离开不方便,又有语言限制),我毅然决定告别了在一起十年的老人和同修,踏上了回乡之路,在那里做好我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了结我的心愿,报答师恩。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