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灿灿修炼路(1)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我又开始学法了。这时我心里有一念:不管丈夫怎么阻拦,我都要学下去。我每天晚上学法,丈夫看我学法就生气,和他讲真相也不听。看我不听他的就到我娘家告状,说我不过日子,尽整一些没用的。我告诉他,就因为我过日子,才学法、炼功,身体好,不用到医院去看病,为家里省了多少钱,身体好还能挣钱(那时不会讲真相)。时间长了,他也不管我了。
——本文作者


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当时我身体有多种疾病,有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胃病,身体经常出现过敏症状,吃药也过敏;心里总感觉到委屈、压抑。得法后,身体轻松了,心里也亮堂了。知道大法是宝,太神奇了。腰疼时我打坐,第二天准好。那时对大法就是很感激。但说起来惭愧,当时孩子五岁,自己又做生意,所以很少学法,不知道修炼的内涵,现在真的后悔,那么好的环境没有珍惜。

大法遭邪党迫害后,孩子也上学了,学校老师告诉学生,家里有炼法轮功的报上去。孩子害怕,回来就求我别学了,丈夫也给我压力,要烧我的书。我很生气的告诉他:“这书就是我的命,你烧了就是要了我的命,谁也不许动。”就这样,我所有的大法书都保存了下来。

但我并不争气,在以后的日子里,因为只要我学法、炼功,丈夫就生气,说一些难听的,逐渐的我书也不看了,功也不炼了。但是谁要在我面前说大法不好的话,我就和他们辩论,有时争得面红耳赤的。

大量学法 横心精進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的夏天,我突然感觉心烦意乱的,站着也烦,坐着也烦,一连好几天也不好,胃开始疼,腰也疼。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话:“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

我害怕了,告诉自己还得修大法。于是我就到我们单位的一位大姐那里去了(我知道她还在学大法)。和大姐交流后,增强了我学法的信心。

我又开始学法了。这时我心里有一念:不管丈夫怎么阻拦,我都要学下去。我每天晚上学法,丈夫看我学法就生气,和他讲真相也不听。看我不听他的就到我娘家告状,说我不过日子,尽整一些没用的。我告诉他,就因为我过日子,才学法、炼功,身体好,不用到医院去看病,为家里省了多少钱,身体好还能挣钱(那时不会讲真相)。时间长了,他也不管我了。

从新学法后,师父马上就给我净化身体。惭愧得我总掉泪:过去一年没学法,太对不起师父了,这么不争气,师父还管我。我一想起这些就掉泪,心里就想:只有精進才对得起师父,横下一条心,坚定修下去。

以后凡事心里不舒服了、有了矛盾,我就找大姐交流,每次去都有提高。逐渐的我会向内找了,觉的自己在修炼路上落下太多了,特别着急学法。上、下班走路的时候,我就背《洪吟》,店里没生意的时候,心想要能学法多好,慢慢的突破了怕心,把书拿到店里,没生意的时候看;我每天都发正念,解体干扰我在店里学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起初我把书放到办公桌的抽屉里看,来人了就把抽屉关上,我身边的同事(给他们讲过真相)都觉的我很神秘,我也觉的别扭,干脆拿出来看,这样也没有人来打扰我了。

可是“七二零”以前的经文我还是没时间看。九月份做生意是淡季,我就报停了一个月,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九点半,除了做家务、有时发资料(资料很少),我就是学法,每个整点发二十分钟正念,上午学《转法轮》三讲,下午和晚上学其他经文,一个月下来,正好把所有的经文都学了一遍。后来我坚持每天学《转法轮》三讲,晚上发完六点钟的正念,就开始学其他经文,七、八、九点发正念。《转法轮》改字我也是在店里边学边改的。这样一直坚持到二零零五年夏天。

发资料 发正念 去怕心

那时我们这里环境并不宽松,因一些同修遭到迫害,大家都是单线联系,有真相资料就和一个同修晚上挨家挨户的送,下次有了再送给别的人家。有一天,听说我周边小镇的一个送资料的同修遭到迫害,那个地方的同修已经好几个月没看到《明慧周刊》了,我听了就想办法找到了那里一个同修的电话,从此担任起给他们送资料的任务。

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刚发完六点钟的正念,同修用丝带子捆了一大摞真相资料,是第一次揭露我们当地迫害的,我一看这么多,怎么拿呀?同修解释说:其他同修要的都少,都积到咱俩这里来了,通知今晚全市大法弟子统一行动。当时我丈夫洗澡马上就回来,他不知道我发资料的事,不能让他知道。我急忙找了两个背囊,把资料装上,就和同修一人背一个出去了。当时心里不平,又急又怨,也有怕。出了家门口就开始发,知道不在法上,边走边发正念,可是心仍然平静不下来。大约发了能有二十来份,资料刚放到一家门口,他家的鹅就叫了,主人是和我一个单位的,人缘不好,他马上就大声的问:谁?边说边打着手电追了出来。我和同修加快脚步往前走,走出这条街同修往南去了,我就往北走,如果快走可以甩开他,走着走着,师父的法就在我耳边响起:“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心里就想该给他讲真相,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于是我放慢脚步,往家走,等我走到家门口他也追上来了,我回过头问他:“叔,怎么了,走的这么急,慢点别滑倒了。”他说:“是你呀,有人往我家扔东西。”我说:“叔,咱们房前屋后的住着,相处这么多年(我每次看到他,都和他打招呼),我可不会坏你的。到我家门口了,進来坐会吧。”他不肯,边走边说:“是你就算了。”我没有進家去,心里想着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能让邪恶吓住,背着资料到离家远一点的地方发去了。

发完资料回到家,我起了怕心,心慌的厉害,想出去躲几天。用法衡量,不对,告诉自己:你是大法弟子,有师父、有护法神保护你,你怕啥,发正念解体迫害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开始学法,到整点就发二十分钟正念,心逐渐的越来越平静,直到发完零点的正念,心才算平静下来,开始睡觉。第二天想到这事,心里还是有点发慌,在店里有时间就学法(抑制自己不去想这事)、到整点就发正念。到晚上下班回家,有同修来告诉我,不要到周边那个小镇子送资料了,那边同修家有警察蹲坑。我丈夫下班回家说,单位领导找他了,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我丈夫回答说:炼。领导说:告诉你媳妇,不要出去发资料,她是不是还到那个小镇子送资料啊?(我等车时被领导看到过)我告诉丈夫:以后不要回答他们,就说不知道。当时我表面很镇静,其实心里增加了一个又一个怕心。

这时,我脑子里闪出一句话:“考验面前见真性”(《精進要旨二》〈见真性〉)。我看到了自己和法的差距,那一刻觉得自己那么渺小。我改变了观念,心想着我一定学好法,发好每一个正念,谁也动不了我,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

后来听同修说,那个叔真的在那天晚上到派出所告我,派出所值班的说:我们不管这事,你找单位去。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到那个小镇子去了,那个小镇子的同修家没有警察蹲坑,只是警察从那里路过被同修看到(都是假相)。从这以后再发资料,我都是发好正念,带着祥和的心态出去救众生。

做真相资料 难行能行

从我又走入修炼以后,我们地区的真相资料、《明慧周刊》都很少,只是我们这小一片,四十多个同修才两本《明慧周刊》。后来在大姐那里知道,资料和周刊都是外地同修坐火车送来的。当时听了很难受,就想我市这么多大法弟子,就没有条件好的(那时法理不清,认为有钱的同修就应该买电脑,做资料),为什么要人家的呢?同修坐火车拿一丝袋子资料又沉又不安全。我们三个常在一起切磋的同修,都说要有个复印机就好了,同修拿个样本来就行了。每次说,每次都刺我的心,心里逐渐萌发了做资料的愿望。我也仔细的想过告诫自己:一定学好法、发好正念,实修自己,平稳的走到法正人间。

当时觉得电脑很高深,得需要花功夫学才行,得把商店兑出去才有时间学,我就和家里人商量生意不做了兑店,好在家里人都同意。

买电脑又发愁了,对电脑一点不懂怎么买呀(当时也有怕心)。有一天我的一个常人朋友说我:给你家孩子买个电脑吧,现在学习都用。我是想买,可我不懂呀?她说:“让我家那个帮你买,他懂”。(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就这样电脑很顺利的买到家。电脑买回来了家里却乱了套,我弟弟(当时弟弟懂电脑,反对我学大法)告诉我丈夫:我姐要学电脑,整她的那些东西,你不应该让她买。我丈夫就和我闹,说我买电脑不和他商量,让我把电脑送人,不能放到家里。除了孩子(孩子也开始在家偷着学法,我告诉他我买电脑是为了做大法的事,你不能玩游戏,他同意。)家里所有的人都不给我好脸子看(包括学法的妈妈),我就觉的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和谁说话,都不给我好腔,就是让我帮他们干活都是如此。我心里明白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怕我做资料,用这种形式来干扰我,我一定要做。我尽量不和家里人说话,只是要求自己不动心,学好法,发好正念,以祥和的面孔对待每一个家人。过了一个星期以后,丈夫无奈的帮我买回了电脑桌,家里其他人也逐渐的不给我脸子看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