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大法弟子:溶于法中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看到明慧网上很多年轻的大法弟子倡议青年同修多投稿,有很多目前的青年同修都是当年的大法小弟子,在大法中成长,提起笔来進行交流也是圆容法的这一层吧。

虽然说修炼之路没有参照,但是大法弟子修心的要求是一样的,在修心上,没有年龄大小的分别。

我们生于九十年代的这一代人,幸遇大法开传之时,在儿时历经了大法洪传的盛世,体会在法中成长的幸福,但又在少年阶段见证了邪恶猖獗的恐怖,再到如今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一路走来,虽然很少吃物质上贫乏与病业上的苦,但是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保持自身的高洁与时时刻刻做到象个大法弟子样真的很难,从小被党文化毒害,很多基本的做人理念都不懂,一言一行接受的也是变异的文化,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泡大的一代人,要冲破这个壳,真正得法,必须真修。

在此,借明慧一角,交流一下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若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从小很少吃什么物质上的苦,家庭条件一直不错,在学业方面也比较顺利,按常人来看,这样的孩子生活的很幸福。殊不知,常人的“幸福”只是一层假相,常人的“幸福”可不是真幸福,在大法中修心断欲才是真幸福。

不久前我经历了一个很大的家庭魔难,从表面上看,是我在寄真相信时被未修炼的父母发现,当时正逢本地邪恶猖獗,频频骚扰我家的时候,他们动用了全家的力量反对我学大法,使尽了各种招数阻碍我学法与讲真相,哭泣、下跪、打骂、没收我的电脑、软禁,甚至以断绝关系等等方面威胁我。

那些天,我真的很困惑,到底是哪儿没有修好,招致了如此大的家庭魔难?当我的父母发现他们用硬的打骂时我根本不动心,用情来魔我时我也没有动念,后来干脆把我带到外地阿姨家住,到了外地,我妈几乎一步都不离我,每天带我去逛街、吃喝、游乐,甚至是睡觉也要跟我一起睡,但是慈悲的师父从未放弃过我,即使如此,我还是挤了时间出来读师父的经文,我悄悄带去了《曼哈顿讲法》、《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每天抽空读一遍,并抓紧时间读《转法轮》,背《洪吟》。每次学法,都感到师父在点醒我,告诉我有哪些执著,要如何应对这一切。

首先我找到了自己的干事心,没有用心去写真相信,而是草草复制网上同修写的,连检查也没有检查,去年发生的事情却标成了“今年”,救人那么大的事,怎么可以草率行事?

同时是私心太重,从未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不愿意开口讲真相,怕他们不理解从而对我说不好听的话,我一直在想听赞美之辞,害怕听别人说我一句不好。总是期盼别人理解我做的事情,但是我却不好好跟他们讲清真相。终于有一个晚上我突破了一点,告诉妈妈这一切的因果关系,真心希望她了解大法真相,不要助恶为虐。同时我第一次承认了自己做事不够磊落,讲大法真相也应该是堂堂正正才对。我的态度一变,她也变了,她说她不再说大法不好的话了,只要我对她坦诚,信任她,她就信任大法。

最后我还找到了自己的贪心,这个“贪”包含的执著可太多了,贪吃、贪睡、贪名、贪利、贪安逸、贪赞美之辞……每一个“贪”都是修炼的阻碍。这个魔难的起源就是贪利之心引起的。那天我背着小包,装着真相信,准备去买菜时顺便寄信,我明明自己有钱,却还跟我妈要钱,我妈就说拿她的钱包去,不用背包了。我就要背我的包,她就生气了,后来翻到我的包里有真相信,接下来就产生了一系列的魔难。接着到了外地,妈妈每天都带我去各种地方吃喝玩乐,给我买漂亮衣服,甚至还支持我和男生单独出去玩,后来还拿了几千块让我出去旅游。这些行为都是在满足着我对常人花花世界的各种执著,目地是麻痹我,让我沉迷于常人社会的安逸形式,不让我学大法。学法真的是太重要了,那些天我就凭着那几本新经文小册子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要沉迷于常人生活,当我深挖出自己的心后,一天妈妈突然告诉我觉的在外地呆着没意思,带我回家了。

通过这件事,我感到修炼真是太严肃了,一颗心都藏不住,每颗心都是修炼的阻碍。而且我真的体悟到,常人的一切都是那样虚无,常人所认为的幸福并非真的幸福,他们追求的物质生活带来的只是一时的快感,只有心灵的宁静,得法的喜悦,人们了解真相后得救时的欢愉才是真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