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一户包“稳控”与八人一组逼“转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近年来,中共强奸民意的事越来越多,有些它还敢公开地变相报道,而有些却连报道都不敢。我们结合两起近期发生的事,看看中共强奸民意到何种程度?

十一月十六日,甘肃一辆只准乘九人的校车被塞进了六十多个孩子,并造成重大交通事故的事件在网上引发一轮前所未有的振动,让人再一次见证了中共治下对教育与孩子生命的无视。而与车祸的惨烈相衬托的却是中共官方媒体的报道,事故次日媒体就已经开始说“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有网友留言写道:“孩子惨遭横祸、死于非命,死者家属第二天就情绪稳定?这种事只有畜生才会做得出来!鬼才相信!记者无耻也应该有底线!”

现在的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被一家人视为掌上明珠,就那么惨痛地死了,家属怎么能够情绪稳定?不定怎样捶胸顿足地哀嚎呢?可是中共竟然以“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来报道,谎言无耻到了如此地步。

然而不久有人在网络上上传了一张表格“11.16交通事故包户稳控人员名单”,一下将中共当局针对遇害者家属的稳定伎俩抖露了出来。在这张表格里,每一个遇害者的家庭都有四个人承包搞所谓的稳控,此四人一人为县级领导,另三人则是乡镇干部。显然,“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与此四人承包一户是有关系的。在四个手握权力的中共党徒面前,遇难者家属情绪敢不稳定吗?

这是中共在重大事故中无法回避情况下所进行的遮掩,这是人们能看得到的。四个人已经使遇难者家属招架不住,被迫接受当局的意见,被迫稳定。那么中共对那些被劫持在监牢中的无辜法轮功学员又是如何进行精神强暴的呢?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有篇报道,说的是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焦琳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到的迫害。据二监区大队长李润滨称,今年“十一”前后,他们弄来所谓法制心理学家给焦琳洗脑,每八个人一组、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转化”焦琳,并承认给焦琳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手铐。李润滨在焦琳的家属探视时进一步恐吓说,如果焦琳这次见完家属还不“转化”,就关小号,出现生命危险也不负责任。家属见到焦琳时他已是骨瘦如柴;双手被手铐勒得肿起很粗;走路非常吃力,脚都抬不起来。焦琳与家属接见被严密监控,不许随便说话,有一点不符合恶警心意就被阻止。

什么法制心理学家?哪来那么多心理学家?有这样的一天二十四小时剥夺别人睡眠的心理学家吗?分明就是一些没有人性的狱警和刑事犯。一组八个人,如果按三组来计算,那就是二十四个人。这二十四人能逼迫焦琳二十四小时不睡觉,用的是什么手段?不使用酷刑能做到这一点吗?狱警都能恫吓家属“出现生命危险也不负责任”,那么他们威逼起焦琳来不知又用什么手段呢?

八人一组二十四小时轮流“转化”焦琳干什么?就是为了对他进行转化,非逼着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可,这本身就是精神强暴。可是他受到酷刑的情况却不能为外界所知,连家属接见说话都要受到监控,可见监狱里面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比外界对普通民众的稳控要毒辣多少倍!

四人一组对遇难者家属承包的所谓稳控,与八人一组轮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所谓转化,都是对民众精神意志的强奸,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中共变相公布的维稳信息已经让有良知的中国人愤慨,那些被掩盖的罪恶一旦被中国人广泛知晓,那又该是一种什么情形呢?中共掩盖罪恶的目的,就是害怕民众认清它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