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害好人 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吕亚琴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二年了,一些警察作为中共统治的工具,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酷刑迫害,犯下了重罪。越来越多的人们了解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正直、忍让,而这些迫害正信的警察们也在或早或晚遭到报应。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跟随恶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吕亚琴遭遇车祸,得到恶果报应。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吕亚琴遭恶报

吕亚琴,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队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她是中共专门培养的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十几年来,在多个劳教所参与迫害,而且四处去交流迫害的经验,她曾经扬言,“不扳倒法轮功,决不结婚。”所以至今三十多岁仍是单身一个,她泯灭良知,做下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恶事。

法轮功学员张敬转、赵丽梅因为不下蹲,不报数,被她长时间关禁闭。吕亚琴对两个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抓住头发往墙上狠狠地撞头,打嘴巴,用胶带封住嘴,用脚踢,边打边疯狂地嘶叫。赵丽梅没有绝食,她却以赵丽梅绝食不吃饭为由强行灌食,以此折磨赵丽梅。

法轮功学员郑宝珍身体不适,连走路都很艰难,吕亚琴看她不能干活,就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经常谩骂侮辱她,用穿皮鞋的脚狠踢她的腿,直到郑宝珍解教的时候,腿上还留有一个坑。强制给郑宝珍灌食,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让别人在郑宝珍的脸上画小王八,以此取乐。

法轮功学员王淑莲因为盘腿炼功,被吕亚琴关禁闭,还指使张琪、朱缘丽、刘蔓三个普教对王淑莲拳打脚踢,王淑莲被打得浑身是伤,面部青紫,经常被打得吐血。

法轮功学员胡沈华、蔡月存因为拒写所谓的作业,被吕亚琴用手指戳前额往墙上撞,手指差一点戳进蔡月存的眼里,而胡沈华当场昏死过去,胡沈华高血压拒绝吃药,吕亚琴就强行灌药,还把药偷偷地放进胡沈华的饭里边。

尤其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至十七日,持续三天的迫害,都是她一手操纵和主持的,简直疯狂到了极点。那么炎热的酷暑天气,让所有的人在大厅里站军姿,罢工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提去密室用电棍电,用电棍打,用铁片砍,致使法轮功学员赵烨的胳膊肌肉萎缩。而且吕亚琴疯了似地叫嚣:“我要给你们加期,加三个月,加得足足的,不服接着加。”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完毕后,吕亚琴在家休息十天,十天后,再返回劳教所的路上遭遇车祸。那些队长们私下议论,吕亚琴很可能要瘫痪,直到十一月份,全所警察大考试,也没见到她的影子。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悲呀,其实在劳教所好多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打、被罚、被加期的危险给她写信劝善,讲真相,制止迫害,可是她置之不理,一意孤行,甘当中共的鹰犬,结果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紧悬崖勒马,不要再做邪党的殉葬品了。

自身遭恶报,还祸及家人

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荷叶乡乌木村村长苟祖福长期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和他兄弟苟全林在常人手里骗取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说他们要看,骗到手后,就到乡政府构陷法轮功学员苟跃军。十月二十二日,恶人到法轮功学员家里强行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苟跃军,将他劫持到蓬溪看守所迫害,还搞黑材料,想判苟跃军五年劳改。法轮功学员苟跃军四十二天就回家了。

由于村长苟全林常向乡上诬陷法轮功学员,苟跃军回家后被乡政府继续迫害,长期干扰。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两个恶人和乡政府十几个恶人坐了两辆车又把苟跃军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了一个月,才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苟全林又勾结乡政府、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到看守所迫害。长期以来,对法轮功学员干扰不断,搞得法轮功学员全家不得安宁。

村长兄弟苟全林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开沙船,船翻后死在河里,一个月后尸体才浮出水面,他女儿苟素梅和女婿罗刚在天津骑车摔死。

这真是做坏事不仅自己遭恶报,还祸及家人,所以希望所有人不要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不要步苟全林的后尘。

“六一零”主任迫害大法十二年 殃及家人入黄泉

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原阿陀镇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桂香,女,五十二岁,现居住在昌乐县营丘镇阿陀社区家属院。王桂香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每次都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给当地法轮功学员造成巨大的伤害。佛法是慈悲的,一再给她悔过的机会,都被其错过。直到今农历十月底,因其作恶殃及其夫身患肝癌,医治无效,命丧黄泉,年五十二岁。

希望那些至今还在参与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工作人员”,不要为了一时的名利,泯灭了最珍贵的道德良知。要知道善恶有报,这是不变的天理。自古破坏佛法、迫害修炼之人,都是罪业无边的,不仅自己遭报,还会殃及家人。

我们衷心希望那些发生在身边的恶报事例能够惊醒每一个还在参与迫害的人想一想,或许名利并不是最重要的。生命无价,如果命都没了,那就什么也谈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