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营救我的双亲姜学富、张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二零一一年三月初,吉林省德惠市幼儿园的教师张瑜女士和她的丈夫、城管派出所民警姜学富被当地警察绑架,警察的借口是张瑜给孩子播放神韵光碟。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姜学富、张瑜夫妇被非法庭审,庭审前,法官居然要挟律师做有罪辩护。

以下是姜学富、张瑜的儿子写给各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我是德惠市一名厂家销售员,今年二十三岁,对于现在的这份工作我很满意,更让我满意的就是我还拥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父亲、母亲、妹妹和我。我们虽然是后组织的家庭,但是父亲把我当成亲生儿子看待,我和妹妹象亲兄妹一样,相处的非常融洽。我的母亲张瑜是德惠市幼儿园的教师,父亲姜学富是城管派出所的民警。

我的父母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都是非常善良的好人。修炼前父亲患有肺结核,严重时吐血,还有脑神经痛,头疼起来痛不欲生,采取各种医疗方法都不能根治。为了祛病健身,父亲学了许多气功也没见好转,弄得身心疲惫,压力很大。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各种疾病迅速痊愈,身心健康。父亲说:是法轮功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他为人正直,善良,在工作上勤勤恳恳,在生活上对我们母子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母亲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成为亲友们公认的好人,她善良,贤惠,对人和蔼可亲,在生活上她是好妻子,好妈妈,在工作中是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象母亲一样关心照顾着每个孩子。

就是这样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就在我们一家生活的其乐融融的时候,一场灾难降临了,使我们一家人一下陷入了痛苦的深渊,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下午,母亲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到家之后单位领导来电话,说找母亲有事情,要求母亲马上回单位一趟,母亲没多想,放下电话就去单位了,母亲刚走不久,家里就闯进来十来个德惠市公安局和长春市公安局的警察,他们说,有人举报母亲在单位给孩子播放神韵光碟,长春国保大队的警察以此为由,已将我母亲强行绑架,我和父亲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妈妈是被骗了。然后他们又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父亲也强行绑架。他们还非法搜查我们的家,抢走拿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真相资料和父母的手机。而后长春和德惠国保大队的警察把妈妈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把父亲非法关押在九台市看守所。

我的父母现在已被强制非法关押了九个月之久,至今不许我们和父母见面,我好想念我的父母,家中没有了父母,好象天塌下来一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日子过的很凄凉,我每天一个人忙碌家里和工作单位的事,定期还要德惠--九台两地跑,给我父母送钱和衣物。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思念父母的时候,常回忆起他们修炼大法后受到的种种迫害,更让人心痛。

其实父母因修炼大法被迫害遭非法抓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初期,母亲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上北京和平上访,却遭非法抓捕拘留,在德惠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当时才十一岁的我天天想念母亲。而父亲是在九九年七.二零镇压法轮功后,被德惠市公安局以他修炼法轮功为由被非法拘禁,非法拘禁解除后,对他的迫害逐步升级,首先撤掉了他的公安局户籍科长的职务,然后调离公安局,降职下派到城管派出所做普通民警。单位每次换新的领导时,都会以各种借口找他谈话,施加压力,企图让他放弃大法修炼,甚至父亲到火车站送亲属都要被调查、盘问。

二零零四年还从公安局得到要绑架父亲的消息……这一切的一切都给父亲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而对他打击最大的是由于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使他失去了两位亲人,他的前妻和大女儿,父亲原来也有一个幸福的完整的四口之家,其前妻张福珍(已故)患有高血压、风湿病、妇科病等慢性疾病,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奇迹般的痊愈,他们一家人修炼后不但身体健康了,心地更善良,性格开朗了,家庭更和睦了,人际关系更融洽了。看到他们的变化,周围的亲友、邻居、同事有不少人走入大法修炼,九九年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后,由于警察经常骚扰、迫害,使父亲的前妻和女儿无法坚持静心学法炼功,造成旧病复发,失去宝贵的生命,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破碎了!失去两位亲人的痛苦给父亲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大法修炼。现如今他们又重陷囹圄,我怎能不为他们担心,我担心他们在狱中遭受恶警的酷刑折磨,更担心他们的身体健康!我想念父母时就去看守所,但是无论我去过多少次,警察就是不让我与父母见面,更了解不到父母在那里的详细情况,问看守所的警察,他们也不说实话。

九月份,德惠市法院通知我,法院要对我父母提起非法起诉,我为父母聘请了律师,可德惠市法院的王荣富法官千方百计地阻止律师为父母做无罪辩护,当律师到法院办理相关手续时,王法官对律师说:“你要是为他们做有罪辩护,我们就开庭,你要是为他们做无罪辩护,我们就不开庭。”这种对律师的要求简直是太荒谬了,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他这是在知法犯法,触犯法律,践踏法律。作为一名法官,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他宁可触犯法律也要阻止律师为我父母做无罪辩护呢?难道这小小的德惠市,法律真的就是王法官一个人说了算的吗?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是领取旁听证的日子,我带着这些疑问找到了王法官,可是最终得到的答案令我难以接受,王法官说:“你跟我说的这些问题我都答复不了你,因为你父母的这个案子都是上面安排好了的,我们只是执行照办而已,还有你不可以进行旁听,而且旁听的人数不能超过六人。这是规定。”

在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这天,预谋已久的德惠市法院对我父母提起了非法庭审。旁听的亲友向我描述了父母的状况,原本身体健壮的父亲现如今已是骨瘦如柴,而且看上去神情有些呆滞;原本显得很年轻的母亲,现如今看上去也苍老了许多。现在我才知道,原来那些警察们根本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欺骗我们,我们的双亲在看守所里面到底遭受了多少酷刑迫害?原本应该为百姓伸张正义的人民警察,为什么要对这些信仰真、善、忍,手无寸铁的好人下此毒手呢?

作为一个执法机构怎能如此知法犯法,蔑视法律,难道这世间就没有人道了吗?难道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吗?我在心里千万次地呼喊着:“我决不会放弃!我坚信那些无耻之徒的罪恶行径终究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和法律的制裁!为了营救我的双亲,我绝不会放弃对他们的营救!我真诚的呼吁,愿能唤醒众人的正义和良知,恳请社会各界人士和国际人权组织的援助,维护正义,惩治法律犯罪,还我双亲一个公道,拯救一个即将破碎的家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