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签署的承诺卡与自觉签名的营救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关于法轮功,目前在中国社会有两种形式的签名,一种是由中共操纵着搞的,一种是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做的征签。两种内容完全相反的签名,哪一种更接近事实?哪一种与事实完全相悖?我们应该认真地分析。

今年以来,一些地方中共人员利用权力,对辖区的住户搞起了“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挨家挨户胁迫民众在承诺卡上签字。其实这件事就是针对法轮功来的,因为最初玩这套把戏就是针对法轮功;后来中共发现这样做能造成一种邪恶的势态,就把它当成经验加以推广。很多承诺卡上颠倒黑白、诽谤法轮功,更有一些政府工作人员直言不讳地问家中有没有人修炼法轮功。如果不签就会被当局定为什么监控对象。

那么这种签名的依据是什么?不外乎中共栽赃法轮功的那些早已被揭穿的谎言,什么自焚、危害社会之类的诬蔑之词。而中共人员在胁迫民众签名时更直接,就是让你表态反对法轮功。这样的签名说到底是对民意的一种侵犯。法轮功是什么,应该由中国人自己去评判,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全都是反面的诬陷,叫人怎么去公正地辨别?所以说,所有在承诺卡上签名的人所表达的意思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真正意愿。

那么什么样的签名才是符合事实并真正表达了公民意愿的签名呢?这样的签名在全国各地有不少,那就是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所做的为营救法轮功学员而作的征签。我们结合具体的事例谈一谈。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经处造价工程师周向阳,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过残忍的酷刑,九死一生。遭到过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天津市梨园头监狱、天津港北监狱等的严酷迫害。他曾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绑缚、殴打、野蛮灌食等等,导致他常年带伤,生命多次垂危。二零零八年六月底,他为抵制迫害在港北监狱绝食一年多,命悬一线,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周向阳的案例被联合国备案。

二零一一年三月,他再遭绑架,并被投入监狱。他的妻子李姗姗为营救他,将周向阳的生平及所承受的迫害经过写成《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九年冤狱》,并在海外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发表。家乡的乡亲们看后,无不感慨,说什么也要在营救周向阳的签名信上签名营救向阳,两千多人的村庄有一千五百人签名。一位五十多岁左右的男士说:“我看完了《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我落泪了,我长这么大岁数都没掉过眼泪,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共产党真不对,对待好人还用这么大的刑罚。”

那么周向阳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但在文章中写的很具体,家乡的乡亲对他更是知根知底,这样的签名表达的民意肯定是真实的。后来周边村庄的乡亲也为向阳签名表示声援,签名人数达到两千三,这才是真实的民意。

那么中共胁迫民众搞的那个承诺卡是什么玩意儿?那些糊里糊涂被迫签名的人,你真正地了解法轮功吗?如果说法轮功的书籍没看过,那么你接触过法轮功学员没有?法轮功是好是坏,从法轮功学员身上看的再清楚不过了。就象周向阳的乡亲为他签名,是因为他的事迹在当地广为人知。周向阳母亲曾在监狱门口对众人说:“……我在这儿坐了两天两夜也没叫我见,我儿子信仰‘真、善、忍’是个好人,在单位是工程师,有人给他送礼一小书包的钱,我儿子都不要。”

我们再看一个实例: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农妇刘玉晶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被中区分局警察绑架,遭到长期非法关押。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遭济南市中区法院非法庭审。村民得知这么好的人被判刑纷纷在签名信上签名,签名信写的很直接:

“人所共知,刘玉晶是个好人,为什么她现在被关在看守所这么长时间啊?就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学真善忍。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大家都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都听信了电视上那些造谣污蔑的不实宣传,对法轮功有很多误解。现在通过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通过跟炼法轮功的人接触,都了解了法轮功就是教人做个好人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而且他们在社会上不偷不摸、不坑不骗、不嫖不赌、不抽烟不喝酒。但是刘玉晶她为什么现在被关了六个月呢?现在开庭审理,它们法院没有什么证据,当庭也没判。我们老百姓对法律也不懂,我们只能请乡亲们给帮个忙,做个证,证明她是个好人。

“认为刘玉晶是个好人的,在下面签个字:”

象这样的签名信,来签字的都是认识她的乡亲,也只有这样才有说服力。相比中共胁迫人们签承诺卡来讲,谁真谁假,哪个表达了真正的民意,不是很清楚了吗?那些替中共办事的人,他们敢把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人吗?他们的逼签不是在强奸民意吗?相比民众自觉给法轮功学员的签名,中共的强迫签名显示中共才是对人进行精神控制的邪教,中国大陆的家庭都应该拒绝中共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