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富军惨死四年冤未伸 610逼迫家人火化遗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阿城区法轮功学员黄富军四年前被中共恶警迫害致死后,其家人一直拒绝火化遗体,并起诉阿城区公安分局;当地“六一零”非法组织屡逼黄的家人火化遗体并以“抵消巨额停尸费”相诱惑不果后,遂于日前再耍卑劣手段,让殡仪馆出面起诉黄富军的家人。


黄富军

“六一零”是中共十二年前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机构,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操控着各级、各个单位。

由于“六一零”操控公检法,黄富军的家人起诉阿城区公安分局至今未讨还公道。而黄富军的遗体不火化,就是当地“六一零”的一块心病,如鲠在喉,四年来他们采用各种办法胁迫黄富军的家人将火化遗体,都不能得逞。

黄富军的妻子没有工作,还有上大学的孩子,四年来停尸费已积累至十几万元。阿城区“六一零”曾诱惑黄的家属,说如果同意火化黄富军的遗体,停尸费就不用交了,还答应给黄富军的妻子办低保。黄富军的家人没有同意。

现在“六一零”又耍出让殡仪馆起诉黄富军家人的卑劣手段,威胁黄富军的家人立即火化遗体,否则就要吃官司。

据悉,阿城殡仪馆已就巨额停尸费起诉黄富军的家人,阿城法院已向黄富军的妻子下达传票。请看到消息的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黄富军的家人摆脱困境。

法轮功学员黄富军被迫害致死前后

黄富军,男,一九六三年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松峰山镇中山林场一个普通的家庭。在山区长大的他,淳朴善良、吃苦耐劳、坚强不屈、乐于助人。黄富军应征入伍后,在部队一呆就是十年。他肯吃苦付出,不讲索取,很快从士兵晋升为正排副连级;并曾在一九八七年大兴安岭灭火救灾中立下战功。复员后被分配到阿城区种子公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他本人及家庭都在大法中身心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黄富军不为所动,坚持修炼,他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并曾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黄富军到自己的家乡阿城区松峰山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松峰山镇派出所所长王影等恶警绑架,当晚黄富军欲从派出所跳窗走脱,不幸脚踝骨摔骨折,无法走路,松峰山派出所警察不做任何救助,先后将他非法关押到阿城区第二看守所及第一看守所。

在阿城第一看守所,黄富军遭恶警的毒打及暴力灌食,在昏迷中被送到阿城中医院抢救,没人性的警察还用手铐脚镣将他铐在病床上。因抢救无效,看守所才让家属把骨瘦如柴、不省人事的黄富军接回家。三天后(十一月六日)黄富军在家中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身后留下年迈的双亲、下岗的妻子和上初中的女儿。

黄富军被绑架前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他在钢材市场抬很重的钢材都能适应。而在被非法关押仅三个月后,就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他被送到阿城中医院抢救时,已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垂危,背后有大面积溃烂。

黄富军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家人起诉了阿城区公安分局,结果邪党操控的阿城区法院非法判黄富军的家人败诉。家人不服,再向哈尔滨中级法院上诉,又被无理驳回。为了打官司,家人请了律师,结果被无良心律师骗走四处借来的六万五千元钱,最近刚刚退回两万,还有四万五千元未还。他的家人又向阿城检察院提起国家赔偿申请,目前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黄富军惨死四年冤未伸-610逼迫家人火化遗体-250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