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元和2210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那是二零零六年夏天的事,我在北京宣武区干拆迁,那位老板姓吕。他知道我是修炼大法的。当然修炼的人得按着师父讲的法去做,一言一行按着真善忍的理念要求自己。干了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老板就打心眼里看上我了,说什么也要让我给他看摊、买料,我答应了。

老板很高兴。他告诉我说:“我不在家这些东西你就做主卖掉,你也了解行情。”我说:“那不行,必要时还得给你打电话还得你点头许可。”“行!就这样吧。”

有一天来了四个人,蹬着板车,其中有一个人我认识他姓王,经常来我们这里收废料,他问我还有废铁吗?我告诉他有,但不多了。那一大堆来人要了定金,都付了,明天就来车拉走。那边还有一小堆不足一吨的东西,他们看了看,我们讲好了价钱以每市斤八角钱过给他们。我过完一磅,他们就装车,我也过完磅了他们也快装完了,我转身進屋找票据。我刚一進屋,他们就背着我往车上装那大堆的铁,正好屋里墙上有面大镜子他们的一举一动我看得清清楚楚,我赶紧拿起发票转身出来,也许他们也都看见了那块镜子我什么都没说。开完发票递给他们净重是1530斤合款1224元。我说你们就给1220元算了,那4元钱给你们每人买个雪糕吃吧,大热天的。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刻意地看着他们每个人的表情。他们都特别紧张,尤其是老王脸都红了,我不由一笑,这一笑他们更毛了,姓王的问我笑什么?我说都小事,不算什么。那三个都明白了他们偷铁的一举一动让我知道了,其中一个人说我们上外边等你算帐,你俩慢慢算吧,老王把钱点了点放在桌子上说:“兄弟你数数吧。”我说:“不用了,我相信你们不会少给的。”老王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得赶紧走回去还有事呢!”

我把他们送出门外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想起了一句“做贼心虚”的成语。我又想一旦一个人做了一件不该做的坏事,被人知道了而无地自容,是因为他们不好的行为受到了他自己善的一面的冲击,他才感到难受,所以他下次他会归正自己,这说明这种人还有良知,只要你善待他、宽容他一定会使他变成好人。我一边想着一边進屋,忽然发现桌子上的钱怎么那么多?我拿起一数“一千一百二”变成了“两千二百一”啦!我拿着多出来的钱在想,一定得归还他们,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

不一会,老王急匆匆的赶回来了,天也热,人也着急,那汗水顺着脸往下淌,上衣都湿透了。我赶紧递给他一块毛巾让他擦汗,一边安慰说:别着急,都怨我,当时我数一数就好了,把多出来的还给你省得让你又跑了一趟,真对不起了!老王急了:“兄弟对不起的是我们,我们不该偷你的铁,我做贼心虚心里有鬼,我也明知道是,可我也不知怎回事就弄反了点给了你,你不但不怪我,还把多出的钱还给我,你这人太好了,我谢谢你了!”

我说你不用谢我,你要谢你就感谢我们的师父吧,感谢法轮大法吧,是我们的师父要求我们这样去做人,按着真善忍的理念去要求自己的。老王激动的说:“法轮功的人太好了,这钱要是换了别人不但不给我,还得加倍要出偷铁的钱,要传出去见了熟人我都抬不起头来。”我说,这事就让它过去吧,就跟没发生一样,记住以后做人要诚实,不占便宜才不吃亏。如果你觉得能挣到钱我们合作的机会还多着呢,对吧?”“那就多谢了!”老王拿着钱高兴地走了。

没想到第二天,他带着那三个伙计来给我赔礼道歉认错来了。我对他们说,咱都说好了永远不再提这事了。老王说:“本来拿了你十几斤想把那钱给补上,然后咱们上饭店吃一顿,你得给个面子。”我说那点铁是老板的,我替老板做主不要钱了,饭店我更不能去,也不会要你一分钱的。如果那样的话你们不是让我犯错误了嘛?你们知道犯错误的滋味是不好受的呀!”四个人都笑了:“你们法轮功真是太好了,不求名、不重利而且宽宏大量,现在社会都这样了上哪再去找像你们法轮功这样好的好人啊!看来中共邪党说你们说法轮功是邪教都是胡说八道。”

我接着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从天安门导演造假自焚陷害,讲到《九评共产党》,又讲到法轮功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欢迎和赞扬,所到之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给他们讲了“三退”的重要性,他们都高兴的退出团队组织。从此我开始了农民工中的讲真相、劝三退。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个人认为:师尊的慈悲能容天地,而我们通过学法,增强的正念就一定能够救度一切有缘人。慈悲的师尊对特务都救度,我们应该宽容那些与自己曾经有过过节的人,那样才能真正的把他救了。

个人所写、所悟,层次有限,深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