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中共特务捣乱与五个可疑人士自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备受注目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至十三日在美国夏威夷檀香山举行。峰会之前,为了让与会的各国首脑及代表团成员了解法轮功真相,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在夏威夷热闹的街区、峰会场外及中共官员入住的酒店外,拉起数十米长的横幅,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教人真、善、忍。”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了十二年的迫害,呼吁制止迫害。

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表现使美国民众与夏威夷当地的警察深受感动。法轮功学员们在阿拉莫纳公园炼功时,一位女警感慨:“真是太优美、太平和了。这根本算不上抗议,什么话都不用说,在我眼前的这一切就是最强而有力的真相,太震撼了!”一个警察还主动递给学员名片说:“如果有任何人找你们的麻烦,就打我手机。”

夏威夷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议很理解,并给予了很多支持。警察们以前并不知道法轮功,当他们了解法轮功真相后,特别是听到中共还派遣特务在海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干扰破坏时,他们都很吃惊。就在法轮功学员和平抗议的这几天,真有几个特务来捣乱。

在夏威夷会展中心外,有四个身穿印有“法轮大法好”上衣的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在现场捣乱。警察一眼就识别了出来,并将他们带出了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场地。警察表示,那几个人没有法轮功学员那种善良祥和的样子。隔天,这四名特务又现身在一条热闹的大街上,警察又认出了他们,并早早将他们阻隔在法轮功学员活动的几条街之外。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说:“放心,所有的警察都知道他们了,我们会在这里保护你们。”

这说明一个问题,警察能分清特务与法轮功学员的区别,是因为他们在特务捣乱之前了解了法轮功真相,感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祥和善良。可是如果他们没有接触过法轮功学员,而是直接接触了那些冒充法轮功学员来捣乱的特务时,他们对法轮功的印象那就只是反面的了。

这个事情在我们中国表现得相当突出,好多人就是因为单方面接受了中共欺骗性的造谣,才使得他们对法轮功有不好的认识。这从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给民众造成的毒害中可以鲜明地看出来。

天安门自焚中的王进东,经过图像对比,发现新华社公布的王进东的照片,与自焚录像中的王进东,以及后来接受采访时的王进东,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各有相貌特征的三个人。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1:在灭火器喷射的同时,一只手臂抡了起来,猛击刘春玲的头部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1:在灭火器喷射的同时,一只手臂抡了起来,猛击刘春玲的头部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2:重物猛击刘的头部后被弹起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2:重物猛击刘的头部后被弹起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3:重物逆着灭火器喷射流飞向警察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3:重物逆着灭火器喷射流飞向警察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4: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打击的姿势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4: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打击的姿势

所谓被烧死的刘春玲及其女儿刘思影,疑点更多。录像慢镜头显示,刘春玲根本就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重物击倒在地毙命的;刘思影在气管已经切开的情况下却还能接受记者采访,完全违背医学常识。自焚案一发生,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就赶到了开封实地调查。刘春玲的邻居都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还说她是一个在夜总会靠陪吃陪舞赚取报酬的三陪女。事后,刘思影的祖母得到当地政府的威吓,不准她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

另一对参与自焚的母女是陈果与她的母亲。陈果的同学,同在中央音乐学院上学的法轮功学员王博在劳教所遭迫害时揭露;陈果以前学过法轮功,后来不学了,跟着开封的一个什么所谓的“高人”学去了,她根本不能算是法轮功学员。就因为王博的这句话,她被中共上层勒令强行转化,还被欺骗接受焦点访谈的专访。后来,逃出中共魔掌的王博一家,录制出全家受迫害,包括被中共欺骗接受焦点访谈的全部经过,传到海外后,引起舆论哗然,进一步揭开了自焚伪案的黑幕。可是也就因为这个录像,中共对他们全家通缉,并在非法抓捕后,在全国六名著名律师为他们一家作无罪辩护后,仍然被判以重刑。

这又说明什么?在相当多的中国人还不知道法轮功具体是什么时,突然听信了中共造谣说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这件事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时,所谓的自杀、自残、杀人、自焚等等谎言又相继出现在央视的报道中。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逐渐被挑起,就是一些多少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人士,在中共强大的舆论攻势面前,也三缄其口,甚至还不自觉地站在了中共一边。

我们对比一下就会发现,美国警察为什么一眼就能识别出捣乱的中共特务不是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已经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并与法轮功学员有着比较深入的接触。他们有对比,所以才有鉴别。可是在我们中国,我们怎么对比,中共自从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从来都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还以“名誉上搞臭”的手法对他们进行戕害,根本不允许他们有自我辩护的机会。在人们没有对比的情况下,在人们只能接受栽赃性的造谣面前,人们很容易就把那些假的当成真的来相信了。

在中共封锁了所有的信息渠道,并对法轮功学员肆意迫害时,哪里有公正可言?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单方面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可信的。

要判断法轮功是好是坏并不难,只要允许他们站出来说话就可以了,或者由一个第三方的独立调查也行。可是在当今的中国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民众反思一下也能想明白,为什么不允许人家发声?这不让法轮功说话的本身不就是大问题吗?中共钳制法轮功学员言论的目的,就是不让中国人有对比的机会。没有了对比中共的造谣才能得逞一时。可是中国人会被永远的欺骗下去吗?经过法轮功学员长年如一日地多个角度讲真相,大多数民众已经认清了中共的本质。许多中国人就中共与法轮功的对比,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一致的结论:就是因为中共邪,它才把正的说成邪的;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