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与狼共舞”的深刻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尼克松可能到死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因弹劾而下台的总统(虽不是被弹劾罢免,也是因弹劾而被迫辞职)。

原因在于尼克松“搞政治”——放弃美国的立国原则“信仰自由”,为了眼前的政治利益而与世界上最极权的中共政权建立关系,等于是把中共引入了世界大家庭,使世界大家庭从此受到中共的祸乱。中国话这叫“引狼入室”。

大纪元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旧事重提:一九七二年二月,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访华是中共取得大陆政权以来的重大历史事件之一,这一事件对中美苏三角关系的改变、以及后来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政治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

当时的美国正与前苏联军事集团陷于苦斗,同时也深陷越南战争的泥潭,因久战不下,国内反战情绪高涨。为了谋求连任、提高自己在大选中的份量,急于同中共搞好关系,这些因素促使尼克松做出了这一遗害无穷的错误决策。

在一次访谈中,尼克松曾经解释过现在走在一起的原因,他说:“是因为我们承认存在着一个新的世界形势。我们承认重要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对内政策和它的哲学,重要的是它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策以及对于我们的政策。”尼克松的这一所谓的“哲学”,日后被中共发展为“人权是一个国家的内政,谴责人权记录就是干涉一个国家的内政”的荒唐逻辑。由此可见,尼克松当时的错误政策是有其思想根源的,这也是中共最想要的。

为了谋求总统的连任,尼克松在谈话中可以说已经到了“卑躬屈膝”的地步。尼克松直接了当地对毛说:“我想主席投我一票,是在两个坏东西(共和党和自由党)中间选择好一点的一个。”而毛则附和道:“我是喜欢右派的。人家说你们是右派,说你们共和党是右派。”

据基辛格称,在他一九七一年七月准备秘密访华前,“尼克松还想要中国人保证,在他去中国之前,不要邀请美国的任何政治人物去中国访问。”在他离开美国之后,他写道:“我三番五次地接到训令,还是在我出发前跟我讲过不知多少遍的那些话。在尼克松之前,其他政治家不许去中国。”

其实,尼克松访华事件的影响远不止于此——此举直接导致了中共与美国建交,引发了国际大家庭纷纷承认中共政权,把中共引入联合国,把中华民国逼出联合国,使中共在国内外都获得了堂而皇之的“合法性”,使中共能够站稳脚跟继续为祸中国、流毒世界。

尼克松之过,不可谓不大!

尼克松当年,因美国在美苏争霸中难以取得优势,于是玩“中国牌”,亲近中共,借以削弱苏联的势力;在国内,尼克松的政绩平平,为了争取更多选票,当水门事件发生后更为了把选民的视线转到其它方面,于是铤而走险,与中共亲近,标新立异以求政绩,想不到终究是被中共玩弄,成为历史的输家。

这就是尼克松亲共的教训。

尼克松有一本书,叫《1999不战而胜》,提倡与共产邪恶主义交往,在交往中“演变”共产邪恶主义。尼克松以此作为他亲近共产党的“理论依据”。殊不知,共产党的狡猾远非正常人类社会(包括正常人类社会的政治家)所能想象。共产党犹如扩张力极强的癌细胞,只要与谁接触,马上就能感染对方!

一九九九年之后,中共倾尽国力迫害修炼“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法轮功,动用了古今中外令人发指的酷刑,十年中迫害致死至少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人数达数十万以上,迫害了上亿人的正信,残害了全世界的普世价值,更做出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美国上下和整个国际社会对迫害的严重性都是很清楚的,可是却因为中共与各国政府有过约定——中国的人权问题可以私下来谈,不必公开。

因为受“和平演变”理论的影响,很多国家的政治家都认为私下里谈能够起到积极的作用的。但是,十二年过去了,实践证明了私下里谈是完全失败的,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并没有停止。中共是集人类古今中外邪性之大全的流氓邪教,不公开揭露它、不公开遏制它,只能是被它欺骗和玩弄。对此,全世界的政治家以及各界人士都应当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