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孝感前法院院长褚星来遭报患肺癌晚期

贪财减寿,作恶必报;苍天有眼,没有侥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平日连烟味都不愿闻的褚星来居然得了肺癌,让许多人惊讶、感慨不已!才六十一岁的褚星来,被癌细胞啃的瘦小枯干,在忧心如焚中咀嚼着下地狱前的恶报苦果捱日子、等时辰。正是贪财减寿,作恶必报;苍天有眼,没有侥幸!

褚星来是湖北孝感市中级法院前任院长、邪党党组书记,其在位八年(一九九八年—二零零五年),刮得公款民财无数。如果他认定在哪一件案子或哪一个人身上可以刮出油水来,他就首先对其人放出口风:“你是吃了亏!”让人家去揣摩;待人家中计、上钩后,他再假装伪善叹气道:“没有人为你说话嘛!”而为了能请动他这位院长帮忙“说话”,只有给他送钱一个办法。如果送到了位,他可能给你办;如果他觉得没送够数那是绝对的不办。不但不办,他还要发脾气、训斥:“我看你是还没有睡醒,白活了几十岁!”其敲诈勒索的拙劣伎俩令人恶心而又无可奈何。

由于褚星来长期“率先垂范”,弄得整个孝感市法院系统邪气蔓延,贪腐成风,上上下下贪官污吏成群结队,昧良心的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层出不穷。有些案件颠倒黑白枉法裁判简直让人瞠目结舌。褚星来自比禽兽,不论大会小会,总是赤裸裸地反复提醒下属:“兔子尾巴短,狐狸尾巴长,各人藏好!抓住谁该谁倒霉!”

褚星来不仅擅长捞钱贪财(曾盗用中院的“小金库”为其私人支付房改款,后做贼心虚为了“封口”,强压院党组通过,将知情人也是经手人一下子提升三级任财务科长以绝后患),还追随江泽民邪党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和异议人士。例如法轮功学员饶旭明,就是被褚星来指使其手下法官将其非法诬判三年刑罚。再如异议人士杜导斌,也是由褚星来操纵其手下法官非法审判,将其判刑五年。其它不再一一列举。另外,褚星来还利用中院院长的审判职权,大肆盗卖死刑犯的器官,捞了不少缺德钱、黑心钱。

褚星来老奸巨猾,机关算尽,确实把自己的尾巴“藏”得很好。他貌似正人君子,心比煤炭还黑,他极讲究保养身体,不抽烟、不喝酒、只喝好茶。谁要在他的小车旁或者办公室门前抽了口烟,必定被他训斥的狗血淋头。他以为只要保养有方,就可以百年享受。但苍天有眼,神目如电,举头三尺有神明。罪业果报使他得了一个意料不到的病——肺癌!而且一发现就是晚期,挨了一刀也没救药。过去,他割死刑犯的器官卖钱往口袋里揣;现在,他不得不掏钱请别人割他自己的器官!真个是一物还一物,一报还一报。

假如说花钱可以买性命、买健康,也许褚星来会“舍”出几百万来做交易。可人世间哪有后悔药?在癌症杀手的狞笑面前,褚星来贪腐得来的成扎、成捆钞票,除了使他为它们担心受吓之外,也无起死回生之力。

愿政法系统的警察吸取褚星来的教训:贪财即是求病,害人实为害己!不要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毁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家人、子孙。正如先贤诗云:“侵人土地骗人钱,荣华富贵不多年,莫道眼前无所报,分明折在子孙边。”因为上天的报应虽有迟早,但毫厘不爽。褚星来就是一面镜子,昏惨惨黄泉路近。请善待大法,莫贪邪财;积德行善,厚道为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