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破除病业假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去年我被非法关进黑龙江省戒毒所,与梅毒犯人同监室,共用一个马桶。一天起夜,桶内的尿液溅到小便上,半夜无法清洗,只好用纸擦拭了一下,即使早晨洗过还是感觉不适,之后是痒、痛,发正念也不好使,到我回家时,已有很大的溃烂面了,渗血水。心里也明白大法弟子是有功存在的,病毒怎么能传染我呢?虽然没用药却用了几天杀菌皂,我不承认它是病毒,马上停止用杀菌皂。我告诉丈夫:“我可能传染上梅毒了。”

学习《转法轮》,“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的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它是导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最主要的一种病的来源。”“当你把那个东西拿掉之后,把那个场打出去之后,你发现马上就好。”法理明白了,是我给它提供了黑色业力场,那个黑色灵体才上的来。“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我想既然是小便难受,那一定是业力落在“性”上来了吧。

我开始向内找,是哪颗心给它提供了业力场呢?我在去色欲心方面修的还比较好,那肯定不是色欲之心啦。2004年7月在一身大病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走入了修炼。几年来,在去色欲心方面要求自己很严格。我找到了,正因为在色欲方面修的比较好,从而在这方面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没有慈悲心。因为我们是主动的修,心里不觉苦,而一个常人被动的陪着我们修,能不苦吗?当然,不是非得与他“合作”,只要我们自己不动念就足以抑制他了。当他有外遇时,我想对我来说也不是坏事,我可以解脱了,完全是为私为我的心,没有想到大法弟子要正一切不正的,反而起了纵容他道德下滑的作用。在被绑架之前好长时间,在身体上就有“啦啦尿”的反应了,类似我做常人时的肾病,没有意识到我在这方面有漏了。

几年了,今天终于挖出了这些不好的心,业力场打散了,“梅毒”立刻消失。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感恩大法的神奇。第三天,“梅毒”的感觉又来了,怎么回事?我意识到了,由于高兴又产生了欢喜心,及时归正,“梅毒”病业彻底消失。

当我有了慈悲心,对他明白的那面说:“你不会白承受的,一定会有大福报的。”他马上变了,我周围的空间场变的祥和了。

古语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应该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中去掉各种执着心,不给“病业”提供黑色物质业力场,不要发展到过生死关时、在无奈中坚定,即使过了生死关,那也是师父为我们承受的,没有找到执着心,心性还是没提高上来,但有时好多执着、观念已经形成自然了,不易察觉。学习《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一段法:“人的思想装進什么都会影响人的外形,一定的。比如说一个口袋,你装進一个方的东西,外形可以看到;你装進一个圆的东西,在外形上也可以看的到。就说你装進了什么思想,在外形上都能看的到。”我悟到当我们思想中装了什么执着、观念,在外形上是能够显露出来的,别人是能看见的,其他同修是有责任及时善意的指出的,不要等到过生死关时,都来发正念,或同修被抓了,才肯说出他哪有漏。一点认识与同修交流。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