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守所讲清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记得前两次去看守所时,由于法没学透,有怕心,心里没底,有点胆突,所以结果可想而知,但我没灰心,觉得还要去,讲真相救人要紧。当第三次去看守所之前,我先大量的学法,再请师父加持,给弟子智慧,抱着不求结果、就是讲真相救人的心态,心中非常踏实,坦荡和沉稳。

当我再次出现在看守所时,警察说:“你怎么又来了?”我回答:“我来要女儿。”他们说“不可能”。我说:“你们不是证据不足吗?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救人的事,是好事,没证据就应该放人!”他们说:“我们没权利放人,这不是我们的职责范围。”又说,“你们师父这么有本事,为什么不把你女儿救出去?”我回答:“是的,我们师父完全有这本事,但这么多世人怎么办?现在就是看每个生命在善与恶,正与邪中怎么摆放自己的位置,如果我们师父把所有大法弟子都救出去了,那么更多的世人,包括你们就没机会选择了,就在邪恶的欺骗下一起毁灭了,你说,我们师父会这样做吗?”

他们威胁说:“你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你到这来宣传,当心把你抓起来!”我一点没怕,真诚的对他们说“你们千万不能有这个念头,这会增加你们的罪,我来告诉你们真相,是为你们好,救你们,怎么能把救你们的人抓起来?这是什么问题呀!”他们其中有人提到师父的名字,我立即严肃的说,“不可直呼李老师的名字,这是大不敬,应叫李老师。”他们马上改口说:“噢,李老师,李老师”。

我接着告诉他们,我们师父一九九五年就出国了,是因为法国、瑞典请师父讲法;一九九八年十月上海万体馆还举行了万人修炼心得交流会,电台,报纸当时都有报道,号召大家学法轮功呢!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们师父早就在国外了。我对他们说共产党骗人,你们就信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才来了取缔,这说明什么呢?

他们又说“天安门自焚……”,我说“这又是一个骗局,是江泽民嫁祸于法轮功造的假,你们想王進东烧得已那样,为什么他的头发还完好无损?”他们又说“因为火是从下面烧上来的,所以头没烧着”我立即问“那为什么两腿间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呢?我们做过实验,雪碧瓶遇火五秒就软了,十秒就塌了…”

他们一下愣了,我接着又把刘思影的几个疑点一一告诉了他们。没等他们回过神,我马上问其中一人“你是党员吗?”他说“是的”,再问另一人是否党员时,他们都异口同声的说“我们都是党员”。我立即对他们说“快把这个党员退了吧!”他们有点犹豫。

我紧接着说“其实你们内心都已明白,为什么拒绝了解真相,你们呆在这里固守着被谎言蒙蔽的假相,今天是我们师父让我来讲真相救你们的,是为你们好,要知道救人实在沉,实在沉,大难来时,贫富都一样啊!”另外想到他们真名有顾虑,于是给他们每人起了个好听的化名,他们都乐意的退了。

最后我平静的对他们说:“其实摆在你们面前就两条路,一是相信大法是好的,善待大法弟子一念得福报;反之就是死路一条。记住:大法弟子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

回来的路上,师父二零一一年华盛顿特区法会讲的法在我耳边回响,“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深深体悟到了,我只是迈出了这一步,师父都已做了铺垫,我做得还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