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云福起遭大庆监狱迫害 失去自理能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黑龙江省方正县法轮功学员云福起在大庆监狱被迫害三年半后出狱。然而,在狱中的三年半,云福起的两根肋骨被大庆监狱恶警和被指使的犯人打折,头部多处骨折。现在回家后,云福起也无法做事,睡觉翻身都费劲,浑身无力。

自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被绑架,云福起先后被非法关押方正县看守所、呼兰监狱和大庆监狱。下面是云福起遭迫害的事实。

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方正县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云福起在德善乡新立村传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屯长康永昌、村民何万才恶意举报(当时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恶人得奖金五百元钱),德善乡派出所所长何万军、警察张老五、另一个不知姓名,把云福起绑架到派出所。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张老五和另一警察对云福起拳打脚踢,一顿暴打把云福起打倒在地,然后他们跳起来,踹胸、腹部,当时就踹折一根右肋骨。二十七日,就把云福起送到方正县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半个月。这半个月中,云福起因肋骨被踹折,一直高烧不退,昏昏迷迷。五月十二日,把云福起转入刑事拘留所,在刑事拘留所期间,方正县国保大队鲁统金、白文杰、王春林三次非法审讯,所长丁纪刚恐吓云福起两次,说要把云福起装进麻袋里,扔到松花江里,管教刘某指使犯人殴打云福起,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后,方正县邪党法院非法诬判云福起三年半,绑架到呼兰监狱。

呼兰监狱集训队“转化”迫害

在呼兰监狱集训队,云福起受到酷刑的折磨,监狱执法犯法,把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通过犯人进行实施。张大队长、中队长尤达指使犯人郑太平、高建平、高峰每天都对云福起进行谩骂、恐吓、殴打、拳打脚踢、还有酷刑推掰撅,就是把人摁倒在地,用脚踩住后背把胳膊往后掰再用力往头部方向推,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同时威逼云福起写四书强迫转化。包夹白向丰、罗兆力、杨磊、张某给云福起罚站,每天二十四小时站立,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捅你,还不给水喝,一直站了四天四夜,腿脚都站肿了,鞋都脱不下来了,其痛苦程度是一般人忍受不了的,站到第三天时,又派犹大郭刚来威逼云福起“转化”,写“四书”。

大庆监狱恶警恶人折磨毒打

在集训队两个半月后,又把云福起绑架到大庆监狱进行迫害,在大庆监狱六监区,监区长李伟楠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还有副大队长李乃顺、犯人打手赵国龙、梁秋、丛明、张福明、李本荣、吕百叶、吕会武、侯振峰、闫昌军等开始逼迫穿囚服,把云福起自带的衣服都给烧了。云福起不配合,李本荣、张福明等多人对云福起拳打脚踢,打倒在地,李本荣把他肋骨踢折,这些人就象疯了一样踢云福起,把云福起左侧肋骨踢折一根,大队长李伟楠还强迫云福起奴役劳动,云福起不配合,李伟楠说不干活就用针扎。于是,指使犯人侯振峰用针扎云福起,浑身扎了一百多针,扎出了很多出血点。后来,又有一次李伟楠无故指使侯振峰用针浑身扎云福起,从此以后李伟楠就经常殴打云福起,还指使犯人经常折磨毒打云福起,经常打云福起的头部,致使头部多处骨折。副大队长李乃顺经常翻法轮功学员的东西,一次把云福起缝在褥子里的二百元钱还有大法书籍都给翻去了,还有一次李乃顺翻到云福起有大法书,对云福起用对讲机狠打头部,打的云福起晕头转向。

大庆监狱曾几次发生犯人打死人的事,打坏了人,还不让曝光。一次,云福起被犯人闫昌军、侯振峰打的头骨多处骨折,云福起的女儿去探视时,狱长李威龙告诉云福起不要说被打的事,否则不让接见,一次云福起的妹妹和几个乡亲去探视,大队长李伟楠怕云福起把迫害事实透露出去,不许接见,还破口大骂要求接见的人。

云福起在三年半牢狱监禁中,遭受的残酷折磨一言难尽,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以前在长林子劳教所就被打的多处骨折,这次迫害又被打折了两根肋骨,头部多处骨折,现在回来后也不能干啥,睡觉翻身都费劲,浑身无力。

以上就是中共邪党对一个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平民百姓所谓“春风化雨”的转化迫害的简述,邪党的丑恶面目一目了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3/黑龙江云福起遭大庆监狱迫害-失去自理能力-250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