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时正念闯出派出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九月中旬,甲同修发《九评共产党》被跟踪、绑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本地同修全力营救,陪同家属到派出所办案单位(距离市区三十多里的路程)要人、近距离发正念。已经八天了,甲同修还没有出来。同修们都很疲劳了,我也很累了,白天去跟着要人发正念,夜里去办案单位附近的村庄喷写标语、贴不干胶。几天下来人也瘦了一圈,真想好好学学法调整一下,可看到甲同修孩子才上初一无人照顾、七十多岁的母亲从边远的农村赶来、瘦小的身躯、焦急的一趟一趟的去派出所要人、她多盼望能有人再给她陪着去派出所要人啊,我心里难受,动了情,恨不得一下把同修拽出来,心里有些急躁,就又挺着劲陪同老人去了派出所。

这天早上,我带上一些曝光此事的不干胶和其它的一些真相资料、神韵光盘,陪着老人到了派出所,让老人一个人進去要人:叮嘱不放人就坐在办公室不走。然后我一个人一边发正念一边沿路边贴不干胶和发真相资料,一路很顺利。到一条大路的时候碰上两位同修:让我上他们的电动三轮车一起贴不干胶和发资料,禁不住同修的热情邀请,我就上了车,一路上我们连贴带发,同修看哪合适我就下车去在哪贴一张。贴完后,同修让我上车,我让他们先走了,我在后边跟着走,因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出于对同修本能的一种保护,要与同修分开走。

约一分钟,一辆灰色面包车摁了一下喇叭,斜靠着往路边挤我,我侧身一看,心想不好,跑了不远,被追上,下来一高大男人,他一手拽住我的胳膊使劲往后背拧,疼的我钻心,我马上命令他放开我。我挣脱时,他用脚踹我,我起来又跑,又被他拽倒,我的膝盖都磨破流了血。我对他说:你放开我,这样对你不好。后来知道他是乡政府人员。

奇迹没出现,脑子飞速转动,哪出错了?哪不在法上了?冒出一念:完了,儿子的婚礼参加不了了。马上意识到这是执着,否定它!前些日子操办儿子的婚礼,修炼懈怠了。那两位同修又回来找我,抓住我的那个人看到他俩,大叫:他们也是法轮功,就要甩开我去抓他们,我就使劲的抓住他的衣服不放手,同时对同修高喊:快走!心想决不能再让同修受伤害。一会儿又来了几个人,他们把我摁在地上,掰开我的手,开车去追同修,同修早没影了。

一辆警车呼啸而至,跳下来几个警察,一个警察抢走我的包,从包里翻出几张光盘和一张不干胶,一个小警察打开我用彩喷纸制作的不干胶:是一张莲花图,一边是一朵莲苞,一边是一朵莲蓬,中间托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正是上午十点多,在阳光的照射下,无比的鲜艳,小警察脸上露出喜悦、惊异,不由自主喃喃的说:哇!真漂亮!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直不停的发正念。一会儿他们让我上警车,我不动,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要这个,这不是师父安排的。他们就把我抬上警车拉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下车,我也不配合,不下车,他们又把我抬下车,我坐在地上大哭,他们把我抬到一间办公室里。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流泪。一个人问我为什么哭,我说:打电话那个人打我了,浑身疼、腿疼,那人打的。他们又把我抬到一个大藤椅上,说别在地上坐着多难受啊。我对旧势力说:我不求舒服,是他们把我抬上来的,我不承认。我一言不发,合眼发正念,问我就说心口疼、脑袋疼。一个人说:带她去医院检查去,要没病铐起她来。为了不让他们对我行恶,我说:我是因为心脏病和高血压才炼的功,一受刺激高血压就二百多,犯心脏病。

一会儿来了一个说是副所长,问我叫什么、是哪的,我是零口供、全盘否定不配合。我反问:你叫什么?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几个人轮番问,一个说:你不说话,零口供,也得把你送看守所。当时想:進看守所去告诉甲同修怎样正念闯出。但马上否定了这一念,这不在法上,正上了旧势力的当。这人又走了。

又来一个用和善的语气说:现在没人了,他们都走了,我是这里最善良的人,你给我说说你们的大法,说说“真善忍”,谁象你呀,合眼一言不发。我睁开眼问他:你叫什么?是在这上班的吗?他赶紧说:我是来帮忙的,起身走了。

他们怕被曝光,怕知道他们的姓名。又来一个拍桌子大叫:说你叫什么,是哪的,不说话,零口供也要把你送看守所。我睁开眼睛,正视这个人,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脸上透着一丝孩子气,心想:这些生命也不简单,背后都有无量无计的庞大的生命群等待得救,被邪魔烂鬼黑手邪灵操控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那他们就都毁了,没有未来了。我不由得悲从中来,哭了起来。心想:师父救命,救救他们吧。

我一边哭一边发正念。再合眼,吓了一大跳,天目看到象垃圾一样的乌七八糟的烂鬼、奇形怪状的肮脏生命,涌向了我的空间场,我不由得立掌求师父帮助清除,救他们。同时向内找:刚才贴不干胶时有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被抓又有争斗心、仇恨心。我一次一次的向师父忏悔自己的过错、清除人心,执着。求师父消除派出所所有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他们都是师父的亲人,是为法而来的,是旧势力把他们安排成迫害法的,我不承认这个,我只认李洪志师父的安排,我有执著的人心会在法中归正。师父要救度一切众生,我也要救度一切众生,我和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要有关系就是铲除与被铲除的关系,我与众生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众生只有被救度的份。

这时过来一个人说:怎么在我办公室里呀,抬走。他们又把我抬到东头走廊,又一个人说:这怎么走道呀,抬走!又把我抬到院子里。没几分钟,过来一个人,把我装资料的包往我头上一挂说:你赶快走吧。

我泪如雨下,知道是师父把他们背后的邪恶清除了。我哭着对那人说:我头疼,你们帮我叫车去。一警察过来说:都十二点多了,我们都下班了,哪有车呀,你赶快走吧。

就这样两小时破除邪恶正念闯出派出所。甲同修也在同修们的全力营救下,正念闯出拘留所。

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坚持夜里到大街上用自喷漆书写大法标语、贴不干胶。有时候看到满街是警察警车害怕。师父点化让我看到:我满身、头上前胸都是象小蜜蜂一样的东西在飞,仔细一看是满身的卍字符,我的怕心一扫而光。江鬼到本地、动用大量警力警车昼夜设防,本地一片恐怖,我都没被邪恶所吓倒,夜间到江鬼所住附近,喷写标语、贴不干胶。

在这几年中,向内找、一思一念中去执着。一次,遇到很久未见到的单身男同修,我也是一个人多年,忽然无意中产生了一种羞涩感,想自己是不是头发很乱,脸脏不脏,衣服是否合身,好象很在意自己在这个同修面前的形像。马上想到这个想法背后是人的色心,是自己对这个异性的一种在意或喜欢,所以想在他面前表现好一些,好博得对方的认可。认识到了就马上清除它!

师父说:“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什么是大法弟子》)

在同修的鼓励帮助下写出此文,和同修们互相增添正念。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