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多少弟子为大法来过?……,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多少横幅,被高高举过?微微的风啊,你听得最清,法轮大法好!依然在空中回荡着。……”

这首歌感动了许多人,它讲述的是一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澄清真相、为制止迫害来到天安门,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却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然而在高压迫害中,他们仍然坚守着“真善忍”的信仰,向民众讲述真相。他们中也有来自山东蒙阴、沂南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下面是部份蒙阴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

伊淑玲,四十岁左右,是蒙阴实验中学一名女教师,一九九八年暑假期间得法。在大法受难的初期,她内心的痛苦难以言表,决定依法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黄历腊月二十八日,伊淑玲突然出现在天安门广场,面向众人她喊出了压抑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随即被恶警劫持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拘留所,后又转到密云拘留所。期间,恶徒们对她非法审问和无理毒打谩骂,但伊淑玲并没有怨恨他们,反而慈悲的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好与自己炼功受益情况,并一再陈述:上访无罪,信仰无罪。了解了真相的警察被感动了,便无条件释放了她。这位正义的女教师,在中共长达十二年的疯狂迫害运动中,依然坚定信仰:她先后多次被当地六一零恶徒们劫持到洗脑班摧残,二次被非法劳教,被强行送精神病院,遭受了多种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导致了她家庭离散,居无定所,多年的工资被“六一零”无理扣留,至今也无法回到她的工作岗位。

伊淑玲
伊淑玲

刘延梅,年近五十,中专文化,家住沂南县大王庄乡大沟村,以行医为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她拿着写有“真善忍”的小横幅和给江泽民的一封信踏上了天安门广场。当刘延梅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捕后,她对警察说:“这封信写着我亲身受益的事实,请你转交给×××。”随后刘延梅被带到沂南驻京办事处,警察把她铐在铁椅上长达四十八小时。时任沂南县蒲汪镇镇长的王安国到驻京办事处劫持刘延梅回沂南时对她说:“万万没想到,不是亲眼所见,我不相信,你这个一身病的废人还上了北京。”在途中沂南县蒲汪镇的政府人员将刘延梅的手铐在车架上,由于手被定位,身体斜吊着,脚不能完全着地,这种残酷的折磨使她昏迷了一夜,到了沂南县蒲汪镇的政府人员才把她放下。在以后的艰难岁月里,刘延梅经历了许多冤屈的梦魇:酷刑洗脑、药物加害、毒打昏死、折磨失忆、两次劳教、多种酷刑加身,精神肉体遭到严重创伤,但她依然笑傲群魔,初衷不变。

阚积香,女,四十九岁左右,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她和本地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抓住送往一地下室。当时阚积香跳车逃走,又返回北京。还没到天安门,就被北京的警察抓住,阚积香和很多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往北京的一个大体育场。那里已经关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阚积香目睹了“警察”是怎样对善良人大打出手的,不管老人和小孩子只要不听他们的,就往死里打。阚积香在体育场被关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恶警不让出去大小便,后被转劫持回坦埠镇,勒索罚款二百元。当年腊月二十八日,阚积香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还没开始炼功就被北京的便衣抓住送到一个地下室里关押三天三夜,后被坦埠镇政府官员押回坦埠镇。当时坦埠镇长刘志民指挥,把阚积香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分开,狠毒地打骂她们,打阚积香的人有公方震,张谦、张家昭、赵俭等,他们打着逼着阚积香放弃修炼,直到把阚积香打晕在地。十几年来,这位一心向善的村妇,共十几次被县镇村的中共恶徒们无辜骚扰、抄家绑架、讹诈钱财、酷刑洗脑、诬陷劳教、强制送精神病院、多次摧残致精神失常、多次毒打致昏死,可谓九死一生,她的心中依然坚守着神圣的信仰。

刘乃雁(男,四十五岁)是沂南县双堠镇东梭庄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遭到了江氏集团的疯狂迫害,电视广播报纸一派胡言乱语,这一切强烈的刺痛着刘乃雁的心,于是他便与同修进京为法轮功陈清冤情,希望上级不要妄加定论。中共官员大打出手,将其扣留后,由双堠镇官员于厚平、高洪斌等押送到派出所。白天送到学习班恶毒洗脑,晚上关在派出所铁笼里受迫害,最后强制写保证书才放人。当年黄历十一月初,刘乃雁和母亲徐光兰、哥哥刘乃明、姐姐刘乃芝一起,再次到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不幸被本村恶人刘申厚、黄传利诬告,恶徒于厚平(时任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恶警高洪斌(时任双堠镇派出所所长)慌忙来到了北京。对他一家四人毒打,让他们坐在地上,两腿伸直,直起腰一动不动的坐着。第三天,把他们戴上手铐和其他几个大法弟子押回地方。当车行到泰安时,刘乃雁的母亲徐光兰开始大口吐血。回到沂南,恶徒把徐光兰送到医院,强行给其注射不明药物,徐光兰回家后两天就离开了人世。徐光兰去世时,派出所恶警将刘乃芝兄妹三人强行关押在看守所,孩子们谁也没能和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到年底时,兄妹三人提出抗议,家里人又被勒索五千元,才将他们放回家。料理完母亲的后事,刘乃雁悲痛的泪尚未擦干,便遭到中共恶徒对他强加的劳教迫害,二零零八年夏,恶徒们再次将其投進劳教所(现已回家)。

王涛(蒙阴县界牌镇双河峪村人)是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二零零零年的严冬十二月份,他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开了自制的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横幅。一群恶警和便衣特务连踢带拽的把王涛塞進了依维柯警车上,连同七八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强行绑架到了天安门广场站前派出所。在站前派出所他们被关到了一面是墙其它都是钢筋的铁笼子样式的屋里,铁笼里已经关满了各地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为了逼王涛说出住址和姓名,拳打脚踢王涛,向王涛脖子里倒冷水,再用风扇吹。三十多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整整折磨了一天。天快黑了,恶警们又用一辆大客车把法轮功学员强行押送到北京郊区的一个看守所。王涛在这里被恶徒用电棍电击,每天都吃不饱饭,肚子整天的闹着饥荒。多年来,他被蒙阴县“六一零”强行洗脑、酷刑转化、经济勒索、诬陷劳教。特别是被投進王村劳教所后,难上加难,恶警们把他关進严管班,恶警大队长靖绪盛、小队长宋男和高成伟强制王涛“坐小木凳”、“不让睡觉”、“浇冷水”、“面壁”、“毒打”、“吊铐”、“关禁闭”、“铐死人床”、“超负荷奴工”,强迫看“天安门自焚伪案”,污蔑、诽谤法轮功的“焦点访谈”等等江氏流氓集团编造的录像,迫写观后感、写认识、写周总结月总结、逼写对师父、大法不敬的话语。

胡常平是蒙阴县坦埠镇东西崖村人,五十五岁左右,妻子叫宋丙香,家有两个女儿。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胡常平全家与当地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進京上访,七月二十日晚刚一下火车就被事先准备好的卡车拉到了丰台体育场,当时武警拿着机枪、全副武装对着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不长时间后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政府带回。胡常平全家人被冲散后,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胡常平和两个女儿又遇到一起,因没讨回说法,胡常平和女儿暂时不想回家,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待了十几天后,爷仨被绑架并被劫持到蒙阴驻京办事处,蒙阴信访办主任等几人气急败坏的用脚踹他们,八月三号胡常平等法轮功学员被铐着手腕拉回蒙阴,两个女儿被送回家,胡常平被送入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回家。胡常平全家被非法勒索罚款二千二百元。同年十二月九日年,胡常平第二次進京上访,十二月十一日到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绑架。十三日被蒙阴县坦埠镇派出所所长王继全劫持回蒙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胡常平被几个恶警拳打脚踢,打的鼻口流血,头发被薅下了一绺子。十三日被非法送到县看守所刑拘一个月,同时被非法抄家罚款六千元。在看守所里受尽精神和受体双重摧残,被逼迫坐地板和背监规,不背监规不让吃饭,被逼迫每天糊火柴盒,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和吃饭并進行体罚。从此,胡常平一家人时常遭到当地恶徒们的毒打洗脑批斗。十多年过去了,胡常平两次遭非法劳教,富裕之家被恶徒洗劫一空,残疾老父惊吓致疯离世。

吕震,男,汉族,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蒙阴县蒙阴镇西儒来村人,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品学兼优。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吕震与重庆大学的学员们毅然去北京维护大法。在天安门广场,吕震他们冲破了警察的警戒线,吕震等都遭到了恶警的毒打。在随后的日子里,吕震因坚修大法而遭到重庆大学的迫害,被关進洗脑班,并失去学业。后来吕震因为讲真相,被重庆沙坪坝区公安局绑架,被关進西山坪劳教所迫害。第二年五月,吕震读大四时因依法进京上访,被学校非法开除。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再次進京上访,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同时重庆大学不法人员停发了他的学士学位。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吕震屡遭恶警酷刑迫害,头顶、胳膊上留下了很深的伤疤。出狱后,吕震被学校遣送回蒙阴,户口也被从重庆迁出,但蒙阴不法人员拒绝接收,从此吕震户口没有着落。回到家后的吕震也没得安宁,当地“六一零”恶徒的指使村里在喇叭上天天喊他的名字,叫村民不要跟他接触,他的家人为此承受了极大压力,为此吕震只好离家。二零零四年三月,吕震在蒙阴县蒙阴镇赵峪同肖玉军夫妇一同被绑架,被关進蒙阴看守所,四月份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洗脑班進行迫害,后又转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蒙阴县“六一零”、蒙阴县法院将其诬判十一年,非法关押入山东监狱。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吕震在山东监狱被恶徒们酷刑摧残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吕震上学时的照片
吕震上学时的照片

赵现仁,男,时年60岁左右,沂水县许家湖镇东赵家楼村人,时为许家湖镇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晚八点左右,赵现仁与该镇部份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中途被恶人堵截遭无理扣留盘问训斥,赵现仁皆不配合。二零零零年二、三月份,赵现仁又一次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后被中共劫持到沂水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恶警对他進行了非人的折磨。一恶警用高压电棍将他的脚骨(右脚)电击了数小时,将所穿的袜子都电焦了,最后恶警直到自己累了才肯罢休。一个月期满后,又将赵现仁直接送到了许家湖镇洗脑班上继续迫害,不断让他收看污蔑师父与大法的录像资料,不断强迫進行体力劳动,挑水冲洗地面,打扫厕所,锄地等。还经常训斥、打骂。一次在综治办主任刘玉升的指使下,打手杨少建将赵现仁拳打脚踢。直到把他打的爬不起来,最后邪恶派人把他送到家。到了六七月份,镇政法委书记刘建明再次将赵现仁与家属孟昭芹(同修)骗到综治办非法关押三四天,逼迫两人撕大法书,二人不配合邪恶,刘建明等人就不断侮辱与威胁,但赵现仁与家属始终不妥协。最后他闯出虎口,流离失所在外半年多的时间。第二年七、八月份,临沂市“六一零”人员窜到许家湖镇直接插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将赵现仁骗到镇委驻地進行迫害。将其非法劳教了两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赵现仁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致使他回家后经常头痛难忍,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