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妖不胜德”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一人造业,累家人;君王无道,祸苍生。就是说,一个普通人做了坏事,往往会累及家人和亲朋;而身居高位的统治者,如果逆天叛道,残酷暴虐,则会祸国殃民,生灵涂炭。所以古代的明君都非常重视自身的道德修养,讲求顺天应人,认为君王受命于天,如果不能顺天意而行,有了错误和过失,那么上天就会以怪异天象和异常天灾,给予警示和谴责。这时帝王会斋戒、素服、废乐、祭天等,更要自责反省,“视天时而布政令”,“察灾祥而省得失”。

据商史记载,商朝中宗太戊之时,曾有一妖异之桑树,与榖树,二物相合生于朝中,一夜之间就长得大如合抱。中宗见其怪异,心中恐惧,就问大臣伊陟。伊陟说道:“这桑榖本是在野之物,不宜生于朝间。今合生于朝,又一夜即大如拱,诚为妖异。不过妖不胜德。现在朝中生这妖物,莫非君之政事有缺失欤?君应该修德以胜之。”于是,中宗听取伊陟的忠言,修祖宗的政事,明养老的礼节,早朝勤政,日晏才退。百姓们有疾苦问之,有丧者吊之。太戊有这等德政,果然妖物不能胜。三日之间,那桑树与榖树自然枯死;三年之后,远方外国的人,慕其德义,经过几重语言翻译来朝他的,有七十六国。商朝在此之前中衰,至此而复兴。

有一次,商朝第二十三位国王武丁祭祀成汤之时,一只野鸡飞到了鼎身上啼叫。武丁认为这是一种不祥之兆,害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祖己劝谏武丁:“请大王不要担惊害怕。现在,只要你修好政事,励精图治,勤俭节约,一切不祥之兆自会烟消云散。”武丁是一个虚心纳谏的君王,非常乐意地接受了祖己的劝谏,天下百姓都很欢欣,殷朝国势又从新兴盛了起来。帝武丁死后,祖庚继位,祖已赞美武丁能由于怪异的野鸡而修德行善,为他立庙,尊称为高宗,作了《高宗彤日》和《高宗之训》。

但是令人惋惜的是,殷商先祖敬天修德的传统没有被其后代帝王所长久继承,史载,帝祖甲,荒淫无度,使殷朝很快衰落。

帝武乙,约天神和他赌博,又命令一个臣子代替木偶,作为天神来与他赌博,臣子怕武乙,步步退让,以大输而告终。武乙推局指着木偶大笑说:“你既然是天神,怎么会输给我,如此不灵验,不配称天神。”还命令左右痛打木偶。

又有一次,武乙命人制作了一只皮袋,盛满兽血,挂在树枝上,他亲自挽弓仰射,射破皮袋,兽血喷出,武乙掷弓大笑说:“今天,天被我射了一个窟窿。”

到帝辛(后世称商纣王)在位时,虽有“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之才,但他居功自傲,建鹿台,造酒池,悬肉为林,怠慢鬼神,穷奢极欲,废雅乐,命师延创作亡国的靡靡之音;刚愎自用,听不进正确意见,使用炮烙等酷刑镇压人民;杀比干,囚箕子,年年征战,民怨沸腾。 最后“蒙衣其珠玉,自焚于火而死”,国破身亡,徒留“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的千古悲叹。

古人曰:“祸福无门,唯人所召。人无衅焉,妖不自作。” “皇天无亲,唯德是辅,为不善者,天降之殃。”汉朝的儒学大师董仲舒通过研究历史上的天灾与世间之事的关系,总结到:国家因失道而将败亡之前,上天会以天灾异象来谴责警示;再不知道改变,真正让其败亡的劫难就将来到了。

看一看近年来的中国大陆,洪涝、干旱、台风、雪灾、地震、瘟疫已呈愈演愈烈之势,并且频繁出现预示有大灾的“日偏食、日全食”。民间还有个说法:东降呼雷西降雨,南降出了卖儿女(降是指雨后的彩虹),近几年各地都出现了南降。而战天斗地的中共,比囊血射天的帝乙更加狂妄,多严重的罪孽都从未反省自责,多大的灾难最后都会被美化成邪党的政绩,多么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都被邪党千方百计的掩盖着。然而,历史上八千万冤魂,无神邪论对五千文明的践踏,现在对法轮佛法的毁谤和迫害,无数善良无辜的好人被酷刑虐杀、精神洗脑、非法关押,美满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还有震惊中外的活体摘取人体器官,这一切一切上天会视而不见吗?

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掌布乡发现的二点七亿岁的奇石,上有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不也在向人们预示了一贯迫害好人的中共的必然下场吗?中共罪恶还将给受蒙蔽的百姓带来灾难,天报将连累那些发誓将自己的生命交予它的党团队成员。

近几年天下四处惊现三千年才得一见的佛国圣花“优昙婆罗花”,佛经中记载这是救度世人的转轮圣王出世的祥兆。

善良与邪恶的对比,已昭然若揭;灭亡与新生两条道路,摆在每个人面前。天有好生之德,神佛是慈悲的,会网开一面,在险象环生中给人留一线生机,但机会不会常在。不管你是官吏还是庶民,是不是该鉴古知今,效法古代的明君,参悟上天显现的奇异天象,把握时机,了解真相,在关键时刻用道德和良知来作出正确抉择,脱离妖邪的恶党与险境,走入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