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相的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

一、片警的义举

二零零三年,我的孩子乐乐在北京读大学,他在班里数学总是第一名,数学老师很喜欢他,说他是个善于独立思考、思维敏捷的学生。

一天学校政治考试,试卷中有四道谩骂法轮功的题。乐乐觉的法轮功的“真善忍”信仰是好的,题目不符合事实,所以没有答。

没想到这件事被学校当成了“了不得”的事,乐乐被找去谈话,宿舍中他所有的箱、柜及床、被、褥等全被撬被翻,没有找到任何法轮功的书籍资料等所谓的“证据”。学校领导通知家长将乐乐带回家,不然的话就要送北京公安局“学习班”。我丈夫连夜赶往北京将孩子带回家,全家陷入了恐怖的压抑之中。

后来,校方要求我家所在地派出所和市公安局出证,意欲迫害孩子。我是大法弟子,被公安局上了黑名单,丈夫怕邪党的株连迫害牵连到孩子。因为丈夫的爸爸当年就是死在中共文革之中,他深知共产党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的。丈夫被逼无奈,找到了当时负责我们地区的片警,说明情况,求他帮助孩子,不要让邪党的迫害毁了孩子的前程。

这位中年片警态度非常明确,表示只要是他职权范围的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他跑派出所、跑市公安局,最后保护了孩子没被邪党迫害。后来我们见到这位警察,他说:“我姨就是炼法轮功的,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他还对我说:“没有人给你找麻烦吧?我把你档案中的(恶人写的)污蔑法轮功的材料都拿出去了。”

他的义举让我很感动。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最猖狂时期,这位警察保护了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了最美好的未来。

二、“不能管那事啦!”

有一天,丈夫急着出去办一件事,对我说:“一会儿来个警察,来咱家借一样东西用,等他来了你给他就行了。”

丈夫走后不久那位警察就来了。我和他没有见过面。我发现他走路很吃力,就问:“你的腿怎么了?”他长叹了一口气说:“不用提了,三个多月前,有一天骑摩托车下班,躲一个电动车,却连人带车全倒在地上,当时根本没有想到会伤到哪儿,就正常站起来,可没想到还没等站起来,人就重重的摔趴在地上,不能动了。同事把我送到医院,一检查骨折了。”他向我苦笑着。

我提醒他多注意安全,并得知他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可能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就关切地说:“老弟,听说有很多警察,为了执行上级的指示,再加上不了解法轮功真相,按照上级或领导的要求去做,结果给自己招来了很多灾祸。”他长叹了一口气说:”我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我什么都明白了。”他接着说:“前几天我去早市,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女法轮功,在那讲真相、送光盘。我看到后,绕道走开了。不能管那事啦!”谈到“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时,他非常高兴的点头同意“三退”了。

三、清醒的警察

二零零九年春季的一天,我们中学同学聚会。大家落座后,我发现其中有六名同学,从毕业后三十多年就没见过,也不认识(当年我是后分到这个班的)。常见面的同学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也都声明“三退”了。我把这六名同学一个一个的叫到旁边的空桌,叫他们给我留电话号码,我同时给他们讲了真相,大家都欣然接受,并同意“三退”。

当我问到一个男生叫什么名、在哪工作时,他说“在某某区公安分局工作。”我说:“你是警察呀,那一定对‘法轮功’很敏感了?”他爽朗的笑了,说:“老同学,你炼法轮功,我早有耳闻。但是我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迫害过法轮功。我们也接到过群众(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的,队长就告诉我们:‘把警笛打的大大的,到那地方绕三圈,就给我回来!’”

我听了,真为这些清醒的警察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