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供体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

  • 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移植心脏 供体来源不明

  • 调查线索:湖南湘雅附二医院器官何来?

  • 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移植心脏 供体来源不明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据《南方都市报》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报导,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外科于九月二十九日为终末期心脏病人黎子军实施换心手术,历时七小时完成。报导说,黎子军一个星期时间就等来了供体。但关于供体的来源及供体的个人资料文中没有任何透露,连手术医生、主管医生的姓名等等都没有提及。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外科主任陈希称:“这名患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是非常幸运的……”。

    谁都知道一个人只有一个心脏,没有心脏人就死了。移植心脏,必须是活体,还得配型、配血型、做白细胞抗原、PRA、淋巴毒等等相关检查,找供体是非常难的。而此患者一个星期就“等”来了供体,那么也就是说:邪党的“人体活器官库”还在运作着。

    黎子军是广东云浮农民,三十九岁,妻子务农,有一儿一女,还有一个八十岁的老父亲,因为贫困,他生病后,家人都没有办法到医院看他。对于二十五万元的手术费他自己只付了一、二万元,医院为他减免很多……但出院后他必须每天服用抗排斥药物,每月需六千元药费。

    中共邪党系统盗摘“死刑犯”器官,国际国内共知。但中共当局认定的“犯人”“死刑犯”却不一定是犯法犯罪之人。即使真是“死刑犯”,邪党的盗摘器官也是一直不敢向国际社会承认的。邪党毒害操纵下的大陆一直有一个贩卖人体器官的地下组织。

    二零零六年三月,沈阳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活体盗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曝光,不断有证人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事非法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经国际社会调查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真是人神共愤。邪党用它惯用的伎俩,一面掩盖事实毁赃灭证,死不认账,一面转入地下,灭绝人性的罪恶仍在进行着。

    大量的调查事实证明广州存在一个庞大的器官供应库,除满足广州本地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外,还供应其它地区,而且对外输出器官移植技术,培养医生,指导手术。本文仅摘抄有关中山一院的报导:

    据中山一院医生自述:仅仅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两年时间,仅肝移植手术一项就进行了三百六十八例,至少平均每两天做一次同种原位肝移植,数量之大令人瞠目。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二日《广州日报》报导:记者在中山一院手术室目睹了五台肝移植,六台肾移植同时进行的场景……最多的时候该院移植中心一天内进行十九台肾移植,而肝移植的最高记录是一天内六台和一台多器官移植。黎子军的换心手术,正说明了中山一院的这种罪恶还在进行着。

    就这例手术而言,中山一院心外科医生杀死了一个活生生的健康人(供体),而就受体黎子军而言,目前换心手术在国内存活二年也仅两例,术后以体力劳动养活五口之家,那是不可能的,等等系列复杂的问题暂且不提,仅仅每月六千元的服用抗排斥药的费用也足以使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最后人财两空,家破人亡。也就是说仅此一例,最少目前和不久杀死了两条人命,毁坏了两个家庭。中山一院心脏外科主任张希称“这名患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是非常幸运的”。不知他的幸运在那里?“某种程度”指的是什么?

    从另一角度讲,中山一院为黎子军做了这么一台最顶尖级的高难手术,不仅免了那么巨大的费用,黎子军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那么也就是说手术没有亲属签字,术中、术后巨大的风险也无亲属承担,试问中山一院为什么愿意承担这么巨大的风险去完成这例手术?

    再从另一角度讲,供体来源,从亲情、道义、法律上讲都要问责从古到今“杀人偿命”,谁为这件事情负责。

    综上所述,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今天中国大陆在中共邪党假、恶、暴的毒害下,世风日下,一些医生丧尽天良,丧失职业道德。“手术刀”在“专家”、“教授”光鲜的头衔与极端暴利的毒害、驱使下,人心越来越魔变,变成了“刽子手”、“杀人帮凶”。这样的大学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这样的专家、教授、导师能培养出来什么样的“技术尖子”、“技术骨干”呢?今天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它需要的时候,随时将向社会扩大。前不久,不是有媒体报导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张俊峰和另外两名同院医生与当地一名器官贩子接触,盗取贵州一个三十五岁的流浪汉的全部器官,抛尸水库。也有媒体报导有“专家”在手术时盗取病人的肾脏。可怕的是这些恶性事件曝光后,邪党不是追究惩办凶手,而是责令媒体噤声,不许跟进。

    奉劝这些穿着白大衣的“专家”、“教授”放下你的“手术屠刀”。天灭中共邪党在即,等待的除了人间的法律制裁,将在地狱的层层灭尽的痛苦中去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恶。

    中山一院地址:广州市中山二路58号
    邮编:510080
    电话总机:020-28823388  87755766 87332200
    心外科室医生:孙培吾 姚尖平 何东升 陈振光 顾勇 区景松
    张希 殷胜利 吴钟凯 王治平 唐白云


    调查线索:湖南湘雅附二医院器官何来?

    三十七天内得八移植匹配器官

    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左右,中国各媒体报道了湖南省长沙市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为一病人“掏空”腹腔,同时换上八个器官的报道。该手术的“专家组”组长齐海智,主刀医生贺志军。

    据相关报道称,病人是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前往湘雅附二医院就诊,经多方专家会诊后,作出腹腔多器官联合移植的治疗方案。随后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病人接受八大器官移植的手术。各媒体称这是亚洲第二例全腹腔多器官联合移植手术。

    湘雅附二医院为该手术成立了“专家组”。“专家组”组长、普外器官移植科的主任齐海智称:“供体来自一名外伤患者,供体的手续都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该手术的主刀医生、普外器官移植科的贺志军称:“由于相关规定,我们不能透露太多供体的信息。”

    在医学发达和捐赠意识远远高于中国的欧美国家,移植肝、肾的通常等待期为一年以上。从十一月二十三日病人就诊,到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手术日,仅仅三十七天,湘雅附二医院为病人找到全部匹配的八个器官源:肝脏,脾脏,胃,胰脏,十二指肠,结肠,小肠,阑尾。联想到目前国际上正在就中国国内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非法移植牟取暴利的调查和中共政府对此的抵赖,不禁让人质疑这八个脏器的来源。

    二零零六年,海外《大纪元时报》披露了在中国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随后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著名人权律师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调查组,经过两个月的独立调查和取证,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公开了一份长达四十九页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

    期间,陆续有从中国大陆来到海外的民众指证中国国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证人中包括一名亲自参与活体摘取器官医生的前妻。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