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血泪(三):触目惊心的酷刑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从法轮大法被中共残酷迫害到今天,已经走过了十二个年头。纵是血雨腥风,赤峰法轮功学员仍以坚强不屈的意志,用生命谱写着维护宇宙真理的伟大华章。而相关中共恶人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也在历史中一一记录着,不管他们走到哪儿,正义的审判不会放过这些历史的罪人。

(接上文:《赤峰血泪(二):迫害致残致疯案例》

四、触目惊心的酷刑摧残

1、李慧遭受电击摧残

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对李慧采用了种种酷刑,逼供时将她电击打晕,李慧被折磨得昏死过去,还强行将李慧衣服脱下,用铁丝缠在乳头上,手摇通电,用脚踩李慧的胳膊,来回搓捻,踩住李慧的头,并强制李慧按手纹,作为证据,并非法判七年半。一百三十多斤的李慧被迫害得只剩下五十斤,给李慧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王金蓉头骨被电击塌陷手腕皮开肉绽露白骨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赤峰市国保大队绑架红山区法轮功学员王金蓉,恶警把她绑架到一个偏远的破仓库,整整四天三宿酷刑逼供,用强电流电击用手铐铐着的王金蓉,造成王金蓉双手手腕皮开肉绽,露出白骨,身体被电焦,半年多的时间才慢慢恢复。

恶警布仁和李大伟是一帮。他们用绳子把王金蓉捆在椅子上,逼问王金蓉法轮大法资料是谁给的?王金蓉不说。他们就疯狂电击王金蓉,期间,捆绑王金蓉的手指粗的绳子被电断两次,甚至电坏了一根电棍。

王金蓉喊“法轮大法好”,布仁就把一只肮脏的破手套塞到王金蓉嘴里,并让李大伟又回到国保大队,拿了一根更高电压的电棍。在王金蓉面前,他们用这根电棍打出的火花,把一张纸烧着了,以此吓唬王金蓉,并继续逼王金蓉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王金蓉不配合,他们就更加折磨她,猛打王金蓉耳光,并用电棍长时间电击王金蓉。他们把王金蓉吊到一个门框上,后来过来一个恶警说,那样吊不行,脚尖能挨地,于是他们又把王金蓉双手反铐,吊到一个铁门门栓上,一直悬空吊了大半天,王金蓉的手和双臂都肿胀,并失去了知觉。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第三天,一个姓张的恶警来了,他恶毒地骂大法,并继续逼王金蓉出卖同修。见王金蓉仍然不配合,就又开始电击王金蓉,把电棍按到王金蓉的头顶,长时间不拿开,造成头顶头骨塌陷,当时,脚底及袜子都变成了红色,前胸后背、双臂和大腿都布满了电焦的糊眼。

直到晚上,恶警把王金蓉拉到一个派出所,在那里他们继续逼供,把王金蓉双手交叉铐在一把铁椅子上,四五个人一起电击王金蓉。由于电量太大,王金蓉不由自主地挣扎,手被铐子勒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露出了白骨。布仁让王金蓉骂大法师父、骂大法,王金蓉不骂,他们就继续用电棍电王金蓉,直到第四天,把奄奄一息的王金蓉送到了东看守所。

3、为强逼诽谤大法,殴打电击一昼夜

红山区王亚宾被布仁等非法抓捕劳教后,个人和家庭都遭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苦难。可是二零零一年被释放后,约在八月一天半夜两点钟,布仁又带领一群便衣打手,将她抓去。当时布仁和其他两个警察狠毒地打她、电击她。一边打一边说:“你给我骂你们老师!狠劲给我骂!不骂今天就打死你!什么时候骂得我们满意了就不打你!”当时王亚宾坚持不骂,恶警们就不停地打、不停地电击,摧残得王亚宾小便失禁,一直折磨到第二天天黑。王亚宾被迫害得行动艰难,看守所的大木板床都上不去,裤子连血带尿已沾在身上,几个人帮助才脱下。她身上的明伤就有三十八处,内伤还不算。

4、元宝山区看守所酷刑:冰冻、“皮开”

在滴水成冰的季节,元宝山区看守所恶警们在半夜三点多钟强迫几十名大法学员起床,不让穿棉服,只穿秋衣秋裤,顶着刺骨的寒风光着脚绕着看守所大院一圈一圈的跑,当学员跑的体力不支的时候,恶警又在地上泼上水,水很快结冰,强迫大法弟子光脚在冰上长时间站立。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恶警张海清叫嚣:整死你们,让你们记住,明年的一月一日是你们的一周年。他让法轮功学员丛培兰等光着脚在外边跑,把法轮功学员的脚都磨烂了、冻伤了。恶警还让法轮功学员围着大墙爬,膝盖和手掌都磨烂了,手冻僵了,过后十个手指甲全都脱落了………丛培兰女士回忆说:“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那天是黄历腊月初七,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刚下完雪,元宝山看守所所长张海清就把我们十名大法学员喊出去,让学狗爬(学员中年龄最大的已有六十二岁,最小的二十多岁),在院子里绕圈爬了近三圈。四个犯人穿着大衣,棉皮鞋轮班看着我们爬,他们还冻得乱跺脚。而我只穿了一件薄秋衣,一条薄绒裤,十个手指冻僵了,得落地时能听到巴巴的响声,一会儿十指全部冻死。进屋后几分钟,手指盖就与肉分离。三天后,手指皮陆续往下掉,有的一块一块下来,有的整个一个手指筒掉下来,黄色的水不断往下滴,手指盖相继脱落。腿磨出血,裤子上粘着厚厚的一层皮肉,脱都脱不下来了。手都这样了,第二天警察还故意拿衣服来让法轮功学员(用手)洗。”

元宝山区看守所杜学武、张士孔、张海清、白杰等恶警常用的打人手段称“开皮”,“踢踹踩头”。恶警逼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强迫下跪,接着就狠狠地冲她的面部就是一脚,这位学员立即满口是血,门牙严重松动险些掉下来。

一次张海清指挥恶警给法轮功学员们“开皮”——即将人后背衣服掀起露出皮肤,用硬塑料管或三角皮带猛抽后背,从颈椎开始抽打直抽到尾骨,打得皮开肉绽,然后再在每个大法学员的脸上又踢又踩。

法轮功学员张秀霞老人,不放弃信仰。恶警张海清就把她拖到走廊里,连打带踢,踢倒后,用穿着大皮鞋的脚狠命的踢老人的头,往她的头上踩,并踩着脸狠狠地碾。张秀霞的脸和头当即肿胀得很大。他又揪着张秀霞的头发在走廊里拖来拖去,直到将人打的昏死过去。

5、呼市女子劳教所吊铐李荣兰四十五昼夜

李荣兰,女,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人,五十多岁,由于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在二零零二年秋,被邪恶之徒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劳教二年。

在被所谓的“转化”(即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期间,李荣兰被恶警整整吊铐了四十五昼夜,被吊在铁窗上,铁架子、两铁床间,只能脚尖着地,还被恶警时常用电棍电、打耳光,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小腹,直至昏死;恶人还把袜子塞在她的嘴里然后用胶布粘住,指使吸毒犯毒打李荣兰。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原所长张中苏因迫害大法,现被邪恶势力提升为劳教局长。二零零四年六、七月间,恶警强迫全体法轮功学员合唱犹大王艳篡改的诬蔑大法的歌曲,李荣兰拒绝唱,遭到恶警迫害。

由于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李荣兰身体极度虚弱,几乎不能站立,依然遭到邪恶之徒的强行灌食折磨和延长教期的双重迫害。

二零零四年秋,李荣兰的非法劳教期满,但劳教所仍不放人,将她转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女子劳教所,恶警命令一位快到期要出狱的吸毒犯人毒打李荣兰,威胁这个吸毒犯说,如不能打得李荣兰说不炼了,就不释放这个吸毒犯。这个吸毒犯就狠命地往死里打李荣兰,打了一宿。李荣兰以绝食反迫害,被非法加期三个月。

6、任素英遭酷刑遍体鳞伤、被铐铁椅七昼夜

赤峰市元宝山区建昌营村法轮功学员任素英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凌晨在翁牛特旗乌丹镇新华街被翁牛特旗三名恶警劫持,有两名恶警突然把她按倒在地。任素英当时穿的是迷彩服,脚下穿着黄胶鞋,翁牛特旗国保大队长刘彩军把任素英的鞋脱下来左右开弓照着任素英的脸猛抽一顿,然后把任素英强行带到了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公安分局进行非法审讯,逼迫任素英说出还有哪些人到乌丹散发印刷物品,并要求交代其他同修。

任素英拒绝配合恶警,遭到刘彩军为首的多名恶警的暴力殴打、电击、竹签刺手指甲、拳头打击头颈、用脚踢、用矿泉水瓶抽打等折磨,遍体鳞伤。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竹签刺手指甲
酷刑演示:竹签刺手指甲

后来,刘彩军将任素英关押到翁牛特旗乌丹看守所,连续几次以出所辨认为名将任素英从看守所提讯外出实施殴打。任素英还被铐在椅子上七天七夜,任素英被铐的昏死过去,醒来时又遭到了刘彩军(电话:13722163966)、张瑞东、杨凤林等三人的刑讯逼供。

7、图牧吉劳教所狂言:为“转化”打死几个算什么

吊铐、电击、毒打

2001年8月,法轮功学员单晓晨、王占祥、王晓东等在图牧吉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时,因抗议监狱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而绝食,在副中队长孟庆财的一手策划下,绝食6天后被张亚光,王立伟电击,毒打致昏迷,双手对铐在小号的暖气管上,坐在水泥地上达60小时。绝食第九天将王占祥、单晓晨二人铐于7班铁床二层床床头上,双手紧紧抱铐上,下颏抵住床栏,脚尖点地,全身不能动,不让睡觉站立达5宿4天,致使二人腿脚肿胀,一阵阵昏迷、抽筋。

同时恶警纵容流氓班长魏长海、包中孝、黄沈阳的毒打单晓晨、王占祥、王晓东、杨东等。法轮功学员被打几天后,就被迫出工出操,使腿脚白天肿,晚上消,三个多月后还不能正常走路。

“上绳”折磨

用很细很结实的绳子,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反绑到背后,再五花大绑把胳膊和肩膀使劲往一起拽,再用牙刷给绳子绞劲,绳子都勒进肉里。几个小时后松开,两个人拽胳膊往两边抻,然后再上。有的法轮功学员一连竟被上了五次,几个月后肩头上还有被勒的黑印。单晓臣、杨东等好多法轮功学员受尽了此种酷刑的折磨。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2002年5月19日(四月初八),张亚光站在楼前的台上,手指着法轮功学员大骂“你们都给我听着,他们动一动脚你们就给我打,打坏了我负责。”里面每个队都在行凶,外面都能听到噼啪打人的声音。严管队的张继田、刘占瑜、刘勇军,单晓晨、王建华、王占祥等被依次上绳并推出来站着。上绳前有时还用拳脚橡胶棒打,王占祥被折磨得下肢不能站不能走。

绝食第三天灌食,一天两次,找些最没人性的劳教犯人,捏着鼻子,撬开嘴用漏斗灌加了药的玉米面粥,不往下咽张亚光就把脚踏在肚子上使劲一下一下踩,灌得脸上、脖子上、头上、衣服上、地上都是。

上绳一般上下午各一次,凶手是张亚光、陈强、王立伟、孟庆财、聂××、王怡平、苏宏、屈××,也找些最没人性的体格强壮的四个以上劳教犯人,上完后两人架着,另两人分别在两边抓住两手同时用力一下下向两边拉。上绳把肩部肌肉拉伤,一碰都特别疼,他们却让两个强壮的流氓使劲不停地拉手臂,使肩背、胳膊的肌肉疼痛难忍,肩背、胳膊、手指一直肿着。张亚光还说:“我们(警察)都是流氓,我就是流氓头子!”有一天王立伟还把王占祥和单晓晨吊铐在库房,直至昏迷。

图牧吉的所长段和平指责政委朱吉君手段太软,才达不到上级要求的所谓“效果”,还狂言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打死几个人算什么。朱吉君因此受到批评,被退到二线工作。恶警段和平是图牧吉最大的贪官,他接替了朱吉君的工作,亲自指挥坐镇,给恶警孟庆财(此人曾先期到北京学习了马三家等劳教所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和刑具使用,包括上绳、不让睡觉等),配置了新的电棍和手铐等多种刑具,开始了灭绝人性的镇压。他们从底楼开始,挨个给法轮功学员上绳,有的被上3、4绳。

赤峰法轮功学员王占祥上绳中当时腰就被上断,下肢失去知觉而瘫痪(后来痊愈),法轮功学员徐谦(赤峰)肋骨被打断。事后据警察讲,当时还调动了武警,可武警的车在路上翻车了,没来了。

8、赤峰第四监狱“站军姿”酷刑

法轮功学员齐红树是赤峰市教师。零五年六月十四日,被非法关入赤峰第四监狱“转化”班。以屈某某为首的五、六个犯人天天对他连打带骂,恶警一直逼他站军姿,对他进行所谓严管。他的腿全都站肿了。六月十六日夜间十一点钟,恶警在耳楼上用电棍电他,他那凄惨的喊叫声将整个大楼的犯人全都喊醒了。那晚他一声惨烈的喊叫,把迫害他的主要犯人吓得从凳子上掉到地上,第二天该犯人连拉带吐。十六日、十七日、十八日连续三天,邪恶的警察和犯人不分昼夜的残害他。先是犯人打他,然后恶警再去折磨。

一次,在赤峰监狱二大队晚上点名时,齐红树当着二、三百名犯人、恶警的面大声宣讲真相,讲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在看守所时他就曾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在给他灌食时,还给他灌过大便。

9、敖汉旗女法轮功学员孟庆珍遭受野蛮灌食

孟庆珍被非法关入看守所后,恶徒们为使孟庆珍放弃信仰,敖汉旗看守所姓姜的所长指使几个身强力壮的男性犯人,给孟庆珍灌猪屎。在百般的折磨中,让法轮功学员处于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是这些恶徒们的一贯做法。

10、体无完肤全身布满电棍电出来的血丝网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零年三月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成等绑架了红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洪海夫妇,赵洪海被几个警察轮番用各种刑具摧残,不停地毒打、电击、百十个嘴巴不停的扇、被罚跪在打气管子上,一天半过去了,任桂梅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被放回家;赵洪海被打的没了人样,恶警因没得到任何口供,还继续打。

此时,松山区公安分局警察梁占廷说松山区也曾发现有新经文,也是红山区这里来的,并说红山区警察手段不如他的毒,遂将赵洪海带到松山区公安分局接着酷刑逼供,这样不停的酷刑摧残三天,梁占廷用尽毒招,赵洪海已脱了相,看不出原来的样了,除了脸上还有没被电坏的皮肤外,其余地方全是电棍电出来的血丝网,脸的周边和耳朵都是电棍电出来的水泡。邪恶一无所获。赵洪海又被拉回红山区。那些刽子手警察也不得不说:“你真是条汉子!”

11、头套铁桶边敲打边电击

二零零一年冬初,松山区郑华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恶徒徐国峰等人绑架。郑女士被他们带到一个酷刑室遭受折磨,他们把郑华铐在铁椅子上,揪头发、扇耳光,看郑一言不发,恶徒们就另来毒招。把郑的手用手铐紧紧的铐在铁椅的扶手上,在手指头上缠上铁丝,之后开始用电棍电击。郑女士极其痛苦的承受着他们的非人折磨,铐子已经把手铐出了血痕。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恶徒们越来越歇斯底里,在郑女士的头上扣上了一个铁桶,他们一边敲打铁桶,一边电击,还不断的恐吓着。他们无耻流氓,看郑女士毫不动声色,就用电棍电击郑女士的胸部、乳房,凡是电击之处都出现了烧红的疤痕。历经了几个小时的折磨,郑女士慈悲而威严的正告恶徒们:停止迫害吧,迫害善良是天理不容的。恶徒们没有达到目的,把郑女士非法投入看守所继续关押,后来郑女士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入内蒙呼市女子劳教所。

12、翁牛特旗江学农、程春英、王学军等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早五点多,翁牛特旗国保大队刘彩军等五名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江学农家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并将江学农、王瑞华夫妇绑架,刘彩军用各种阴毒的手段毒打、电击折磨江学农,江学农凄惨的叫声传遍整个公安大楼。

二零零九年十月刘彩军绑架了程春英,对程春英拳打脚踢、扇耳光,恶狠狠地揪住程春英的头发将她的头狠命地往铁椅子上撞。程春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体重不到七十斤,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零年八月,刘彩军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学军,开始拳脚相加,电刑摧残,王学军的惨叫声在公安局门口都可听见。折磨七、八天后,王学军遍体鳞伤,体力不支,行走艰难。

13、只为坚持修炼,敖汉旗纪国敏等遭受疯狂毒打

二零零一年夏,敖汉旗法轮功学员纪国敏、于翠华等人先后被宫传兴绑架,被关入敖汉旗看守所。于翠华等人因坚持炼功,遭受姓姜的所长和女恶警季雅环的毒打。姓姜的所长闯进非法关押纪国敏的号子里,开始暴打,此时这个姓姜的所长完全失控了,简直就是暴徒。他揪住纪国敏的头发,扇耳光,毒打踢踹,还不断的叫骂着。

女恶警季雅环进入关押于翠华的号子里,把于翠华用手铐铐在电门上,把她的裤子脱至脚跟,只剩下一个三角裤头。季雅环手拿胶皮棒,疯了似的毒打于翠华,面目狰狞可怕,一边打一边问着还炼不炼。见证人说:“因于翠华不妥协,季雅环一直打到没有体力再进行殴打了,手已经挥动不起胶皮棒了。”于翠华的臀部,大腿根被打的黑紫,渗出点点血丝,肿胀老高,不能正常坐卧。

14、恶警借酒疯殴打女法轮功学员

刘凤荣于2001年10月中旬,被松山区610和松山区国安大队绑架。松山区政法委书记贾爱臣,利用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大吃大喝,松山区恶警薛洪军大醉。薛洪军借着酒劲对刘风荣大打出手,抓住刘凤荣的头发满地转圈,拉得头发象割韭菜一样咔咔响,头发被揪下一大把,全身打的青紫,伤痕无数。最后薛洪军手拿拖布的把,使劲打在刘风荣的腰上,把拖布把打成两截,一截蹦上屋顶,一截还在手上,当时刘风荣就起不来了。

刘凤荣在转化班被迫害近一个月,后来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关押期间恶警仍不放过刘凤荣,又敲诈刘凤荣的丈夫,跟他要钱。刘凤荣在劳教所被迫害二年后回家,恶警还骚扰,致使刘风荣有家不能回,在外流离失所,不能抚养自己的孩子。当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除了贾爱臣、薛洪军,还有松山区公安大队的梁占廷、迟广民等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