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富锦市齐丽珍两次遭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了对上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黑龙江省富锦秋林公司职工齐丽珍被开除,并因不放弃信仰而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八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后,送往哈尔滨女子戒毒所遭受迫害;在那里被强制灌输洗脑迫害。之后,齐丽珍又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和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两次遭绑架。

齐丽珍原是黑龙江省富锦秋林公司职工,家住二龙山镇,一九九六年七月末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身体很不好,乳腺病、常年嗓子痛等疾病苦苦的困扰着她,得不到改善,自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她便由体弱多病变成一个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觉的累的健康人。她说:从那时起她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很轻松。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她又因在中午下班途中送给有缘人“二零零九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而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构陷再次被绑架到富锦看守所,三天后回到家中。

齐丽珍又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中午下班途中,送给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张“二零一一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那人接过光盘就拽着齐丽珍不让走,并说:我正找你们这样的人呢!给我你可给对了。原来他是六一零(中共党内专门成立的、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可随意调遣任何国家资源和社会资源、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宫相忠的司机。

齐丽珍当场给他讲了法轮功洪传世界并只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善意的告诉他善恶终有报的天理等,并希望他善待大法一念会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时,他全然听不进任何劝善的良言,一意孤行给富锦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中共成立的另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打了电话,齐丽珍被强行带到了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郭振海无理的拿走了齐丽珍背包中的个人物品,其中有晚会光盘、四百二十元现金。齐丽珍于当晚回到家中。一个月后,又接到公安内部传来消息:如果不交一万元钱就将她抓去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十多年中,齐丽珍已被中共设立的各个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专制机构开除工职,家庭早在二零零四年时就已是名符其实的妻离子散。经济来源一直是她必须承担起的重担,所以每天加倍努力的工作,年近半百的她由于修炼后身体强健没病,又任劳任怨,她所在打工的单位领导特别信任她,将三人应承担的出纳、保管、勤杂工作都由她一人承担,用领导的话讲:能信得过她,交给她放心。多年来她账务清晰从不出错,保管库房井井有条,勤杂工作干净利索。因想照顾年迈的父母曾几次提出要辞去工作,都被领导以找不到这么得手的人而拒绝了她的辞职要求。

恶人作恶结恶果

回想构陷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他们并不是没有接触过法轮功学员,可以说他们对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是知道的,然而,他们在中共一言堂有目的黑白颠倒的洗脑宣传和淫威下,丧失良知,甘愿为其卖命,结果,卖掉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1.黑龙江省富锦市二龙山铁路派出所警察李士杰,在二零零四年听信了中共一言堂的谎言宣传后,积极参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当他参与把法轮功学员齐丽珍抓入狱,并没收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后不久,李士杰的一个手指节突然在一夜之间肿得有两三个手指节那么粗,花了一万多元钱至今未见好。其女儿在学校夜里从床上掉下,得了腰椎骨质增生,不能长时间坐着,听一节课都很痛苦,李士杰的母亲在二零零五年得癌症去世。真是一人做恶,全家受牵连。

2,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河南登封市公安局局长、因迫害法轮功而获中共“全国英模”的任长霞,在汽车追尾中死亡,车里其他人安然无恙,她坐在后排最安全的位置却死亡,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当地人都知道她是对法轮功进行迫害而遭报了。

然而恶报远不止于个人。任长霞死后四年,其丈夫卫春晓突发脑溢血死亡,年四十五岁;执导电视剧《任长霞》的资深副导演聂春申,也于今年一月十二日凌晨突发急病死亡。

3.零四年上半年,被吹捧为“我们身边的任长霞”的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肖琳,三十二岁,得怪病猝死。肖琳的丈夫祝志超,也因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而重病在身。可见,即使沾上任长霞的名字,也是不祥之兆啊。

4.吉林省桦甸市明桦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王立新,多次配合“六一零”到法轮功学员家恐吓、骚扰,并将他们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导致法轮功学员王秀云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流离失所。王立新因此被政法系统评为“先进个人”。零七年二月三日,王立新与患癌症晚期的父亲乘私家车去吉林市,同行的还有王立新的哥哥和姐姐,途中与迎面驶来的一辆大客车相撞,车上四人无一人幸存,王立新本人则身首异处。

5.二零零九年,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罗京因散布中共谣言,遭报得了淋巴癌,死前口腔溃烂没有一块好肉,喝水都困难,成为了祸从口出的典型,这也是上天给传播谎言者的警示。

6.河北省枣强县原文教局邪党书记冀恒志,在县电视台污蔑法轮功,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他遭报得了癌症之后,与罗京同年又得了一种怪病,喉咙动了手术,不能讲话。女儿与女婿在去看望他的路上,被两辆大车挤压,其女儿当场被轧死,只剩一截胳膊和一缕头发,全身被轧成了肉饼,尸首是用铁锹装敛回家的,现场惨不忍睹。其女婿双腿被轧成粉碎性骨折,被迫截去一只脚,终身残疾。

古语说:“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这些参与迫害者的家庭不幸真是应了这句老话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