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法轮功加深了中国的经济危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2012年来临之际,现在中国人最担心的不是世界灾难,而是日益深重的经济危机。

尽管中共喉舌还在宣传“大好形势”,却难以缓解人们心中日益加大的经济压力。投资商在讲:“今年市道不好,感觉比2008年还差。”

消费者更加节省着花钱,不知中共治下的经济危机会发展到何种地步。

分析家指出:中共控制下的银行坏账以兆亿计,就象一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中共的“支柱产业”房地产已成巨大泡沫,面临破裂临界点。

中共的股市面临一连串“新低”。

外商对中共的经济越来越失望,“输血型经济”难以为继。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的财税收入却接连创出“新高”,多年来,中共的财政收入增长比例远大于GDP增长率。由此导致的是中共的“公款消费”可堪“世界之最”。

人们面对这样的事实,不得不得出结论说:共产党是造成中国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只要共产党还在“共产”(实质是掠夺一切资源归“党”所有),中国人就别想好过,中国经济危机就会继续加深。

而自1999年开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更是使脆弱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据保守估计,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动用的财力达国家经济资源的1/4。以下是部份佐证:

1、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及“610办公室”人员达数百万,每年开销达上千亿元人民币;

2001年2月27日拨款40亿元人民币,用于安装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监视器等;

2、2001年12月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洗脑中心或基地;

3、2001年公安内部透露,维持天安门搜捕法轮功学员的开销为一天170万至250万,合一年6亿2千万至9亿1千万元;

4、为防止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被再次插入法轮功画面,中共花费10多亿元将卫星无线传播改为光缆传播;

5、中共监控网上信息的网络警察达几十万;

6、派遣大量特务到海外活动,仅澳洲特务人员就达上千名;

7、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无偿经济援助以换取在联合国人权会议等场合对中国人权记录进行谴责的动议投反对票;

8、以直接控制、使用金钱影响与中国有商业往来的独立媒体、购买播出时间和广告时段、利用政府人员任职于独立媒体等手段影响和控制西方发达国家中文媒体;

9、据北京财政局内部材料,2001年前10个月,北京市财政局拨款3200万元用于“处理法轮功”的工作;

10、北京海淀区2001年6月拨款360万元用于办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11、重庆市沙坪坝区财政2001年用于“处理法轮功”工作的费用为202万元;

12、2002年3月至6月三个月间,为防止法轮功再次介入有线电视,长春市出动大量机关干部并另外雇佣800多人,对所有电线杆进行24小时看守,人员花费共100多万元;山西省某劳教所搬迁工程总投资1937万元;

13、用金钱刺激和鼓励迫害,如2001年底,辽宁龙山教养院由于镇压法轮功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张士教养院则得了50万元。湖北武汉何湾劳教所二大队是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男队,该队管教干事高君安2003年曾对劳教人员透露:二大队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就“奖”大队10万元!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1999年以前连年亏损,迫害开始后,辽宁省内各地不断押送法轮功学员到马三家教养院,中共按每人1万元拨款。仅1999年之后的五年内,被强行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就达到4000余人,也就是说,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仅五年中就可获得4000多万元的财政拨款。中共还拨专款100万元给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改善”环境。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所长苏境因为积极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被司法部奖励5万元,还被评为“一级英雄”;副所长邵丽得奖金3万元,各大队长都得了奖金,全体狱警被评为“集体二级英模”。“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数千乃至上万元。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中共出于极度心虚和妒嫉而发动的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运动,历时十二年,所耗费的“国帑”以兆亿计,真是劳民伤财,使中国经济危机跌入深渊。

另一方面,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法轮功学员有七千万至上亿人,这些学员修炼法轮功之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不但节省了国家大量的医疗费,还以更高尚的道德和更健康的身体为社会创造着巨大的经济效益。那么,这上亿学员为经济增长所做的贡献,十二年来也必以兆亿计。

一正一反的对比,就更突显中共迫害法轮功之极端荒唐与深重危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所危害的决不仅仅是这数千万至一亿的法轮功学员,而是所有的中国人。只有制止中共迫害,彻底抛弃中共,中国才有希望,中国人才有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