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配合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很早我就发现一个问题,一个人做好一个项目不同于同时做好多个项目,后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又总是有很多新的有效的救人项目需要人做,不但不能顾此失彼,更要做一个成熟一个。这其中也就牵扯一个技术同修的协调问题。师尊指导的神韵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要走专业化的道路。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几次大陆法会投稿虽没有发表过,但我还是想把这次法会当作一次修炼过程,向师父交一份答卷,与同修们分享这次难得的交流机会。

师父在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讲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那么我们层层下走来到人间如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从而完成自己的使命,也就成了每个真修弟子的必经之路。过程中如何走好这个路,个人理解就是以大法为标准,担当好大法弟子的角色。

一、放下自我配合整体

在做讲真相救人的项目中,早先我有一个观念,就是不愿与人配合,喜欢自己独来独往。尤其邪党迫害大法后,流离失所期间,出于安全考虑,我更愿一个人做真相,比如出去发真相资料等。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认识到这种观念是不对的,因为它不但有为私为我的因素,还不符合师父要求的整体提高和展现救人的法力。师父讲:“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真相,我地同修经协调商量,按学法小组对本地乡村负责,也分好了片。以前我也喜欢自己包上几个村,不时的下去做一做,感觉不是很麻烦,因此我也认为别人如我一样会对自己分包的片各自做好。但实际状况是,有的做的符合师父要求,深入细致的做了,有的几乎没有下去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有一颗私心,那就是既然划分好了就需要每个人都做好,如果我再多做,是否会影响我做其它的救人项目?其实这种观念已经把我与其他同修间隔开了,因为我想的更多的还是我自己如何做好,而不是整体发挥作用。

于是通过大家切磋,我与大家都认识到了当地讲真相存在的问题,接下来是如何改進。我们把讲真相做的不太深入细致的地方由大家再细分好几个区域,并约定一个时间,大家共同去做,效率不仅高了许多,而且效果也更好,因为当时造成的大面积轰动效应,使当地民众对真相印象更深。

做完一遍乡村,于是我们又回头做城里。我地同修大多在城里居住,相对城里人见的资料要多一些。我们把重点放在一些难進的门和一些落下的不经常做的闭塞角落,每次数量不多,速度既快又安全。

二、救人项目中的分工与圆容

很早我就发现一个问题,一个人做好一个项目不同于同时做好多个项目,后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又总是有很多新的有效的救人项目需要人做,不但不能顾此失彼,更要做一个成熟一个。这其中也就牵扯一个技术同修的协调问题。师尊指导的神韵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要走专业化的道路。为此我尝试从一两个自己熟悉的工作做起,查看明慧有关技术解答和有关同修交流,取得了较大進步。有技术同修提出,应该组织大家推广一下几个较成熟的技术,但考虑到安全问题,我坚持认为还是单线联系传授技术较好。实际操作中也不是很顺利,有的同修顾虑重重,有的虽有条件但无心学,有的学了之后发现有难度没有坚持下来,到最后剩下的好象还是开始挑头的几个人。

我开始向内找,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救人项目的推广停滞不前呢?我要大家如何如何,很明显这是一颗在学员之上的命令别人的心。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讲过:“所以任何活动都要根据当地和学员的情况而做,不要绝对化,学大法都是自愿的,何况搞活动呢!”问题变得简单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特长,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当我们要协调某项活动证实法和救人时,在某方面有能力的学员,其实很自然的会发挥自己的特长,去配合要做的事。就象某公司会把其它厂家的产品拿来组合成一件新产品,当我们整体要做某件事时,学员们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共同配合好一样。如有的耐心、爱钻研,就负责技术;有的常人中擅长业务,负责给采购耗材;有的热心联络,负责协调等等。大家不一定都要做一个项目,正如师父给《正法不分工作项目,大道无形有整体》的评注:“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三、修去难以割舍的亲情

如果说在流离失所期间最难放的是夫妻之情,那么回家后最难割舍的是父母之情和儿女之情。在劳教所时最难忘的是梦中几次母亲营救自己出狱,回家后我们夫妻同修最大的心性关也在对待父母的关系上。

比如我认为妻子同修对父母的情重,而她认为我对自己的父母情重。为此我们甚至有时还争的面红耳赤,完全忘记了我们都是修炼的人。为此我也时常向内找,最起码我没做到忍,尤其是大法要求的“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虽然有时表面不争了,但心里并没有完全放下,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就没实修或实修的少,拖泥带水,才造成夫妻矛盾关一直过不好。也就是说,光知道错了是远远不够的,关键时刻当矛盾来时,得真正按照法去做,从内放下常人不好的观念,才能生出正念,否则就如同去教堂忏悔很虔诚,可出了门就我行我素是一个道理,也就是说,信师信法的实修在每时每刻都不能打折扣。

我发现父母之情对自己确实是很难过的一大关。如在邪恶迫害失去工作去找政府相关部门的过程当中,心性就面临过较大考验。开始我毕业后找的一个行政工作,在常人看来是一个不错的铁饭碗,而且是父母托的一个亲戚走的后门,现在看来不是很容易找到的工作。当我去找“六一零”和相关部门时,有一个较容易的条件,是说要写一个所谓的保证或说一句违心的话就行。我知道这不符合法,可当时看到父母很难过的样子,自己心里也确是有些心酸。我很快意识到这是一颗严重的执著人情的心,而且让我写什么保证或说什么违心的话在人间也决不是正理。我只能用在法中修出的理智去尽量说服他们这些变异的观念。这个找工作的过程,却成了自己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无论是面对面还是递书信,大法正的一面在一些官员当中都得到了展现。虽然至今工作还没有恢复,但过程中心性却得到了很好的魔炼。正如师父说的:“平时你没有机会,你拽过一个人就跟他去讲真相,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的亲情还表现在一些党文化观念方面。如在家里对孩子有时以大压小,而不是把孩子当作众生的一员,实际是党文化“控”的因素在家庭辈份、等级观念上的反映。对孩子时常以指责、批斗式的言论“教育”,更是源于党文化的“斗”的毒素,实际也是为私为我的观念,即想把孩子“教育”成自己理想中的模式,达到自己心里的目标,说白了也是站在人的基点上看待教育。其实孩子也是小同修,我更多的应是用法来引导孩子归正言行,而不是非要孩子一定符合自己对法在某一层次的认识。写到这里,我忽然发现无论是与同修共事,还是向众生讲真相,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也明白了师尊讲的向常人讲真相为什么还要顺着他的执著去讲的一层含义。

四、向内找,消除间隔

在本地整体协调的事情上,妻子一直告诉我要放下对负责人这个名的执著,我一直没有完全意识到。但在一次大组学法时,使我明确认识到了这一执著。

当时外地同修接连出事被绑架洗脑,我与几个同修商议发正念之事,我提议在这个问题上我地同修也应向内找,看是否有做的不足的地方。甲同修说现在不是时候,是如何否定旧势力(的时候)。我说,师父说过教训应该使我们更成熟,吸取教训还是应该的,最起码避免我们走弯路。说这些话时我想我与同修只是有不同意见,但不能有间隔,我们应该是一个整体。谁知晚上竟然做了一个亲兄弟把我送看守所的梦,我向内找也不知错在了什么地方。一天学《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一下明白了,师父说:“还有的人经常打着师父的旗号,说师父叫我如何如何,师父说了怎么怎么的,师父叫你们如何如何。我没叫任何人如何如何。是凡这样说的,都是用师父的旗号为他自己而用心。”在帮外地同修这件事情上,我不就是在用师父的话压制别人吗?多么严重的问题。当我号召大家看到外地同修的问题我们也要向内找时,已经影射出指责、埋怨的心了,意思是同修们有执著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们只有向内找没有执著才不会被迫害。这不也是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中反迫害吗?怪不得晚上做了那个被亲兄弟领進看守所的梦。其实当时学法也只是悟到我在用师父的话压制别人,而悟到在这一问题上如何真正否定旧势力却是在写这篇法会稿的过程中。在这里要感谢甲同修让我对法理有了明白认识的机会。

在小组学法安全问题上,因乙同修在劳教所出来后大家认为他悟的有些不正,大家便有了些戒备心。特别是邻县同修被绑架传说与犹大有关,我参加的一学法小组就有同修主张出于安全考虑可暂停该小组的集体学法。这时乙同修正好准备参加该小组的学法。怎么办?是出于为整体负责停止该小组,还是为找回昔日同修形成一个整体而保留该小组成了当时面临的焦点。这时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想想也是,当我们要找回昔日同修时,却出现了所谓犹大干扰的传闻,这不就是旧势力要我们整体乱起来吗?反过来当我们整体如果真的金刚无漏,也就不会有所谓的犹大出现。记得《明慧周刊》上有一则体会说,同修是一面镜子。看到同修的问题向内找,发现自己也存在类似问题:看到乙同修自以为悟的高,自己不也是时常有自以为是的心吗?尤其表现为看不起别人,只是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罢了;看到乙同修只是与大法弟子接触而不给常人讲真相时,自己也时常有做这个工作安全那个救人项目危险性大的自保意识,在给常人讲真相时也时常有给这些人讲安全给那些人讲不安全的分别心。正因为这些不纯的人心和观念的存在,才让自己看到这些现象。通过此事,其他同修也各自不同成度的认识到了自身的修炼上问题,使我们的学法小组整体有了一次升华。坏事也真的是变成好事了。

以上只是近一年来的一些做法和体悟,不足之处还有很多,但我会在大法中努力归正自己,在与同修比学比修中迎头赶上,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