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关不住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十几年的修炼,每个大法弟子都深深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大法的神奇超常。

(一)铁窗关不住修炼人

记得一次,家中突然闯入十几名恶警要将我绑架,我拒不配合,在撕扯的过程中,我的两个手指被划破,血流不止,他们将我强行抬到车上劫持到市郊区非法办的洗脑班。一路上,血不停的流,车座子上、毛衣毛裤都被血浸湿。到了洗脑班,几个人强行将我按住让一个乡村医生给我清洗后,没有缝合就包扎上了。白色的纱布很快被血浸透,整个过程我都没有看到我的伤口是什么样的。第二天,乡村医生打开包扎的伤口,我惊呆了,除去几个小伤口外,左手中指上从手指肚以下斜着一直转到接近手指的背面,一条深深的、宽宽的约四厘米左右长的伤口露出白骨。

那时自己修炼很不精進,一段时间内忙于生意,三件事做的很是放松,但也明白不能承认迫害。洗脑班的窗户都是用钢筋焊的,外面还有高高的铁栅栏,我们几个同修交流,跟铁栏杆沟通,它也是一个生命,生在正法洪传之时,要保护大法弟子才有被救度的机会,不要帮邪恶的忙。然后一人掰铁栏杆,其他人发正念。粗粗的钢筋在强大的正念下,略微有了一点点弧度。到了晚上,我没有脱衣就躺下了。我请师父加持,一定要出去!

看管我们的人不停的在走廊巡视着。趁他刚从门前走过去,我马上起身到窗户跟前,我在那个有点弧度的钢筋中间把头一伸,结果没费劲就出去了,A同修一边帮我拿鞋,也一边顺利的和我一起闯了出来。我们又跨过高高的铁栅栏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后来听当时没有走脱的同修讲,我和A同修刚出去恶人们就来检查了,他们感到很奇怪,到处都严严实实,从哪跑的呢?几个人看了看四周,又看看那个铁栏杆,觉得能钻出去个人,简直不可思议,此时夜已很深,他们连追都没敢追。

再说我的手,虽然流了那么多的血,却从来没有觉的有一丝的疼痛。当然我知道那是师尊为我的承受。经过这次魔难,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精進起来,没有因为手指的不方便有一丝懈怠。一个月后,用水泡开血迹已变黑了的纱布,看到中指的伤口上已结了约半厘米宽的痂,我也没有多想就去洗澡了,那个很宽的痂经水一泡,脱落下来,令人惊奇的是,痂掉了,而疤却只有一根细线一样细,我敢说天底下最高手法的医生也缝不出如此完美的伤口。缝合还要有针眼,而这条疤不仔细看根本都看不出,这些怎能说不是奇迹呢?

(二)心中有法神迹显

还有印象很深的是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时,闯出黑窝里的事。我觉得我能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不向邪恶妥协的闯出来,就是因为我背了许多法。

那时恶人象过筛子一样,不让睡觉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一天,那个邪恶的大队长叫我,我知道他的险恶用心,电棍在脖子上、脸上,大腿上来回晃动,而我没有象有些人那样发出惨烈的叫声,因为我真的没有感到那种惨烈的痛,因为我知道,师尊就在我身边。我记的很清楚当时我是背着经文走進管教室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一次,大队长逼迫我们几个人读诽谤大法的书,大队长在旁边看着,我想豁出命也不能读(那时修炼不成熟,只想着用生命去证实大法),我只是这么一想,奇怪,那个大队长不知怎么扭头就出去了。那时虽然还不知道发正念,但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呀。

还有一次,那个邪恶的大队长拿着一本《转法轮》,指着书问我:你说:“你们师父讲人变得不好了掉到人这个层次来了,那再不好呢?”我说:“那就下地狱。”“那在地狱又变得更不好呢?”他接着问,“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精進要旨》〈定论〉)我回答,心里也想我说的话就是针对他的。当时邪恶环境下,与大队长说出此话一般都会遭到残酷的迫害。可是我的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人喊,“大队长,电话。”那个邪恶的大队长走了,同修们都为我捏了一把汗。现在知道那是因为做正了,师尊就帮了。

我每天都默背所有能背下来的法。邪恶使尽了招,也没有使我妥协。师尊也经常借同修来鼓励我,在那邪恶的环境中,哪怕是一个眼神的鼓励,都好似一抹甘露滋润着我的心田。后来再没人管我了,大队长不再迫害我,刑事犯也不敢对我肆意妄为,就连那个卫生所的大夫对别人都是极尽讽刺、挖苦,对我却是笑脸相迎,用他们的话说,谁也不能与我比。

后来,那个大队长点名叫我去检查身体,别人想检查都不允许去,还得挨骂,而我不去还不行。那天我看着墙上日历,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的好象应该回家了。没几天,他们就通知家人来接我了。尽管在别人看来我回家的日子是遥遥无期的,尽管他们每个月都要给我加期三十天,而我却只在黑窝呆了七十天。这在别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

回忆起来,泪往上涌,弟子做的并不好,只是守住了那一正念,师尊就为我扫平了那些本不应该有的迫害。只因为心中有法,师尊就帮我走过了那最艰难的日子。

(三) 邪恶自灭

前一段时间,有人说邪恶也妄图对我下手。开始心里有些不稳,就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对我虎视眈眈。我问自己,为什么不稳?怕,为什么怕?怕被绑架,为什么怕被绑架,怕失去亲人,怕黑窝的邪恶环境,怕失去人间的一切……我剖析自己,我的所有的怕都源自于私,怕吃苦,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不对啊。我想起了释迦牟尼舍弃王位而修行,密勒日巴为了得到修行的法,而吃了一个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的修炼过程,虽然我们是大法大道修炼,不要那种修炼形式,而我们是肩负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啊,怎么还能不如过去那些小道修炼人呢?

那天我坐在车上,看到一辆车一闪而过,车上几个醒目的大字:谁是主角,敬请关注……是啊,我们才是这场大戏的主角,人间怎能是邪恶逞凶的乐园呢?当我想到一个神为了他的众生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时,当我满脑子想着如何去救人,而无暇顾及自己的安危时,当我不是口头否定旧势力而是从法中修出的慈悲、正念时,邪恶已经自灭。我只觉着空间场越来越纯净,越来越透彻。如果说十年前,修炼中的不成熟让师尊操了很多心,那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怎能再让自己由于修炼中的不足而让旧势力在师尊面前说三道四呢?我们就是要让旧势力在师尊面前无话可说,那旧势力不就解体了吗?这不就是佛法的威严吗?

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对我说:“六一零给你松绑了,让你回家,回你自己真正的家。”那个真正强调了两遍,说的特别重,在梦中明白,那意思就是旧势力不再管我了。梦非常清晰,我知道这是一个好的征兆。

在大法中修炼,神奇的事说也说不完,这些只是十几年修炼中的点点滴滴。师尊已经赋予我们神的能力,如果我们做不好,也是大法弟子的耻辱,不然怎么能叫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呢?写稿的过程中也更加体会到师尊的佛恩浩荡,同时也深感大法的威严与超常。我们一定要用笔记述这神在人间的展现,因为这就是人神同在的见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