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桂兰老人被黑龙江女监“魔鬼监区”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六十九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贾桂兰,二零零九年四月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队遭受非人的强制“转化”(即强迫放弃信仰),九监区和十一监区专门迫害新绑架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这两个监区被称为“魔鬼监区”,监狱的所有刑事犯一提到这两个监区都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九监区大队长郑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丽这两个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在她们的血腥管理下所有被绑架到这两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无一幸免的遭受到了残酷折磨。

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贾桂兰九四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功,参加过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学习班,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贾桂兰仍然一直坚修法轮大法。贾桂兰被劫持到九监区后,大队长郑杰立即就对她进行强制“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

恶警把九监区最邪恶的刑事犯王冬梅、王亚娟安排做贾桂兰的包夹。强行让贾桂兰每天必须从早上五点开始坐低矮的小塑料凳,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坐小凳时身体正直,两手放在膝盖上,两腿并拢呈九十度,在长达十七个小时坐小凳过程中身体一动不能动,更不允许站起来活动,连一日三餐的时候都不允许站起来,都由包夹把饭碗递到手里,就怕法轮功学员利用吃饭的时候站起活动。

在这每天长达十七个小时惨无人道的长期体罚下,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贾桂兰被折磨的头晕、恶心、血压升高胸闷喘不过气来,而且三个刑事犯对贾桂兰每天轮番的侮辱和谩骂,在这常人难以承受的每天十七个小时的体罚过程中,七月末的炎热夏天贾桂兰穿着一条短裤,每天必须十七个小时坐在凳子表面都是凹凸不平带着棱的小塑料凳上,她的臀部被长期硌的血肉模糊,从硌烂的臀部中不断渗出来的血水把她的裤子都粘到肉上了。

贾桂兰每天都被强迫遭受着九监区队长郑杰和孙警察指使刑事犯王冬梅和王亚娟的残酷折磨,在这种邪恶和压力下,贾桂兰还仍然坚修大法拒不放弃信仰。大队长郑杰人性泯灭,把对贾桂兰的折磨迫害进一步升级。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郑杰和包组警察孙某某吩咐三个“包夹”强迫贾桂兰,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半夜十二点,小凳换了一个比以前更矮的小凳。每天长期坐在这低矮的小凳上,身体被这样窝着,喘气都费劲。贾桂兰每天被迫这样长期体罚着,经常被折磨的几乎晕厥过去。

有一次她坐到晚上十点实在坚持不住了就想上床上呆一会,三个刑事犯如狼似虎连喊带骂的把他拖到冰凉的地上,强迫她继续坐小凳,贾桂兰拒绝坐小凳,“包夹”王冬梅和王亚娟用绳子把她双手反绑到背后,紧紧的绑到床栏上,因手被绑的时间太长,手指甲里的肉都被勒黑了。直到现在已经两年多过去了她的手指甲仍然是黑的。贾桂兰反背着双手被绑到床上后,包夹让她坐在冰冷的地砖上,六十九岁的老人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痛苦不堪,即使这样大队长郑杰仍然指使“包夹”继续折磨贾桂兰。

刑事犯王冬梅对贾桂兰又打又骂,还十分嚣张的大骂:“你们法轮功被我治服的不知有多少个了,你一个老太太我还收拾不了你。”贾桂兰被松绑后,包夹王冬梅和王亚娟仍然强迫她坐小凳,但她被摧残的根本坐不住小凳了,贾桂兰想上床休息一会,但恶毒的“包夹”又把他拖到地上,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起来了。只得躺在冰冷的地砖上,任凭三个包夹的辱骂和推搡。在地上躺了一天,大队长郑杰又指使三个包夹灭绝人性的把贾桂兰用手铐反铐在床腿上,贾桂兰被铐在床腿上站了两天两夜后,突然开始剧烈的呕吐、抽搐,包夹孙立凤害怕报告了包组警察孙某某。

有一次一个刑事犯实在不忍心让一个六十九岁的老人遭受如此残忍的折磨,就借给贾桂兰一个用海绵做成的小垫子,让她垫在小凳上坐着,她坐了十九个小时后身上的汗水已经把小垫子湿透了,用手一拧垫子象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直往下淌水。

这种惨无人道的超强度体罚是黑龙江女子监狱惯用的手段,每一个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用这种体罚的残忍方式被折磨迫害着,无一人能幸免。法轮功学员贾桂兰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信念,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正念,坚决抵制着恶警和包夹对她灭绝人性的强制“转化”。现在她仍然在邪恶的黑窝里遭受着共产邪党对她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