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法小组在神的路上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们学法小组是在二零零九年初建立的。开始的时候只是我们家属院的三个同修,后来加入的同修渐渐多了起来。我们学法组每星期一次集体学法,主要是系统的通读师父的全部讲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学一段时间后再抽时间大家在一起切磋。在学法中,每个同修都觉得有很大的提高。

互相帮助 整体提高

由于现在同修比较多了,我们学法小组就分成了两个,大家还是定期在一起学法、发正念、切磋,每个同修都很精進,都在尽自己的能力做好三件事。有的同修经常上街发真相资料,同时还常年坚持发真相信,又要拿出自己的退休金帮助资金不宽裕的同修做资料;有的同修觉得自己嘴跟不上,就多发真相资料救人;有的同修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效果也是很好;还有两名同修被邪恶绑架迫害了三、五年,回来后抓紧时间大量学法,很快就跟上了正法進程,三件事做的很积极,她们不辞辛苦的找到从黑窝出来的昔日同修,帮助她们认清邪恶的欺骗,读师父的讲法以帮助她们认清假经文的危害,使很多在黑窝里邪恶迫害的压力下邪悟的同修走了回来,同时也及时制止了假经文的传播蔓延。

如果有哪个同修遇到了魔难或者干扰,我们就一起在法理上切磋,找各自有漏的地方。比如是否情还没有放下,或者慈悲心不够,或者学法不够,或者基点没有摆正等。在这个环境中,大家都会从中得到提高。渐渐的,遇到事后都会先用法衡量。

在大家不断的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大家本体的状态也都有了很大的改变。所以做起大法的事也是神迹很多。在这里仅举一例:有一次一个同修要把真相标语贴到居民楼的楼栋里,为了醒目需要贴的高一些,本来是需要用折叠凳子摞在一起才可以,原来商量的是两个同修一起配合着做,可是因故另一同修没有到,这个同修就一个人搬着凳子从六楼贴到一楼,一共做了两个单元,这对于一个老年妇女来说,一般情况下是不可想象的,是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才出现了这些奇迹。

我们是被迫害同修的亲人

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们悟到我们就是被迫害同修的亲人。悟到后,我们就在节日里带上鸡蛋、食用油等礼品还有真相资料等去看望被迫害同修的家人,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他们的亲人并没有犯罪,而是被邪恶无礼的迫害,他们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现在吃苦付出,将来一定会有福报的,还问家里还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解决的。

其中有一对年轻的同修同时被非法判刑四年,家里只剩下八十多岁的两位老人带着他们四岁的女儿。我们第一次去看望他俩口时,他们心情很沉重,觉得俩个孩子都住监狱抬不起头来。我们就给他们讲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江魔头等人已在好几个国家被起诉,正在追查中。孩子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是共产党在搞迫害,在犯罪,天就要灭它。你们应该为有这样的儿女感到自豪,我们师父讲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现给你们带来了《九评共产党》,神韵光盘,无罪辩护等光盘,真相资料,还有师尊最近讲法,你们看看就明白了。

我们都是同门弟子,同修一部法,是最亲的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带好大法小弟子。有一位受迫害同修的女儿,我们每星期五晚上把孩子接过来,星期天再由她奶奶送到幼儿园(全托),我们给孩子洗澡换衣服,辅导她学习,给她买新衣服、新鞋,做好吃的饭菜,带她去玩,并给她看大法洪传世界的画报,告诉她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共产党迫害好人马上遭天灭,你们全家都会有美好未来的。她小声的说:“我就是太想爸爸妈妈了,苦我不怕,因为我是师父小弟子。”每次她奶奶来接她她都不愿意走。二零零九年孩子上小学后,每星期六上午她的家人就把孩子送过来由我们给孩子洗澡换衣服,星期天晚饭后再接走,直到孩子由她外地的姨母接走代养。今年夏天我听说孩子的奶奶想要做条棉裤,我就做了一套新的棉衣棉裤,又加上毛衣和夏装一起给她送了过去。老人家激动的说:“太谢谢你了,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说:“那是大法让我这样做的,你就感谢我们师父吧。”她听了后又连声说:“感谢李老师。”现在他们老俩口对大法的印象非常好,而且改变了原先的看法,认为俩个孩子没有做错,都是邪党太坏了,还说自己现在的身体比以前还硬朗,这都是大法师父的恩惠啊。在他们的影响下,她的弟弟和大儿子一家、女儿一家都能正面认同大法了。

这些事情黑窝的同修知道后非常感动,捎出话来说:“谢谢大家,请放心,我们会做好的。”据出来的同修反映,孩子的妈妈是最坚定的一个,受到很大迫害也没“转化”,并且一直写上诉信揭露黑窝内的邪恶。

此刻我又更深刻体会到,我们都在各自的环境下不同的层次中脚踏实地的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还有一对同修也是都被邪恶绑架迫害,家中剩下十多岁的兄妹俩。为了避免再被骚扰迫害,两个孩子搬家了。我们带上东西先去学校找没有找到,后来多方打听才找到了他们住的地方,帮助解决他们生活上的问题。妹妹没有学费,我们就给学费,后来由于欠房租找到我,我就赶紧帮助解决。协调人还安排专人每月送去生活费。

正念清除邪恶宣传

我们学法小组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还四次清除了诽谤大法的墙面宣传栏。

第一次是九月初,有个同修发现某大学附近的一条街上有诽谤大法的宣传画,告诉我后我又找了另一个同修到实地看了一下(由于我第二天马上要去外地,所以就托付给了这个个同修),我一个星期回来后,同修告诉我已经用自喷漆覆盖清除过了,但是好象效果不是很明显。我说:“那咱们今晚就用刀把它划掉,决不能让这东西在那里毒害众生。”到那一看,那条街不大,可是人来人往的还是很多,那个广告栏前面还有一个卖水果的摊位。我们就先集体发正念:清除一切破坏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因素和黑手烂鬼,我们的除恶行动谁也看不见,请师父加持弟子。其中一个同修说:“还是用黑漆比较好。”我说:“现在也来不及了啊。”她说她把工具都带齐了。我当时真是感动啊。然后我们一个同修发正念,另外三个同修排成一行一边走一边刷,坦坦荡荡的做完后各自回家。第三天同修回来说,咱们刷的黑漆已经被人用香蕉水刷掉,我们还需要用正念彻底清除另外空间的那些邪恶的残渣余孽。于是我们就加强了对控制管理那个宣传栏的办事处人员及其环境的空间场的邪恶因素的清理。又有同修给该办事处的主要人员发了劝善信讲清真相。有两个组的同修还分别到那个地方近距离发正念。结果在十月以前就换成了其它内容了。

还有一次是同修在周刊上看到我市某处有诽谤大法的东西。我们组两个同修专门去看后回来说:内容是共产邪教的表现,没有提大法一个字。我们就在版面的前面贴了一张“江泽民之罪”不干胶。叫众生认清邪恶的嘴脸,认清共产邪教的本质。

第三次是一个同修的孩子给同学一个大法护身符,结果那个同学说:“墙上都写了这个不好,我不要。”孩子回来把这事告诉了同修。我们赶紧去一看发现就是有。第二天我们就带上工具准备清除它。那也是比较繁华的道路,来往的人特多,那个墙面就在灯光下照着,路对面还有几个人在说话。我们就发正念,同时求师父加持。本来我想我们三个分别过去,第一个先横划一刀,我再过去竖划一刀,第三个同修再过去直接一撕就清除掉了。可是我拐回来发现还有。开始我以为我们两个划了以后,第三个同修只是发了正念没有撕。我想:一定要清除干净,不能让它死灰复燃。我就停下车,走到跟前就撕下一大块,没有一点怕心。往下一看才发现,她们已经撕掉很多了。后来她们也说今晚一定要彻底清除干净。于是大家就很自然的用剪子,刀子又剪又划的,没有一点怕心,好象在另外空间一样。我悟到,这是师父用罩把我们罩起来了。后来我们又给该办事处的书记、主任发了真相劝善信,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不要助纣为虐,为他们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第四次是今年十一月份某同修发现某检察院附近的高墙上有诽谤大法的东西,由于字太高增加了清除的难度,怎么办?决不允许它继续存在毒害世人!于是我们组同修经过商议有位同修提出可以用鸡蛋,把鸡蛋用针管抽空再打進黑漆,最后用胶布封上。我们准备了十几个这样的鸡蛋趁晚上清除了高墙上诽谤大法的东西。

这四次清除邪恶宣传品,都是在繁华街道人车川流不息,灯光辉明下做的,是同修坦坦荡荡,正念正行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壮举,更是慈悲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只要大法弟子能按大法和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能出神迹。

以上就是我们学法小组的点滴,我们做的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在师尊的洪恩下我们一定会更加精進的走在神的路上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