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妇女在劳教所和监狱惨遭迫害

劳教三年 陷狱四年 被掠夺13万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邢俊花女士,今年49岁,原涿州市百货公司职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的时间里,邢俊花被五次非法行政拘留、两次非法刑事拘留、一次洗脑迫害。邢俊花还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抢劫包括存折和银行卡及现金在内共计13万多元钱、三台笔记本电脑等财产。

2000年11月6日邢俊花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2003年才被放回家。邢俊花的丈夫因经受不住中共的高压,邢俊花还在劳教所时就与其离婚。邢俊花被单位开除。

2007年10月12日邢俊花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2008年3月27日被非法判刑四年,2008年4月15日邢俊花被送进石家庄女子监狱,狱中遭殴打折磨,并被灌食有害药物。邢俊花于2011年10月12日被释放回家。由于在监狱备受各种酷刑虐待,目前邢俊花被迫害的精神不太正常。房子因年久失修房顶塌落,屋里的东西几乎被人盗光,无钱修理也无法居住。

以下是邢俊花遭迫害经历。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

1999年4月25日,邢俊花虽然得法仅仅几个月时间,但她坚定的与当地法轮功学员去了北京,要求释放天津市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

1999年7月20日,邢俊花又与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进京证实法,当时进京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成千上万,全部被公安用大轿车送到北京拘留所、看守所和北京周边的体育场。邢俊花被北京公安抓住后用大轿车拉到丰台体育场,然后转到河北廊坊体育场,第二天被涿州公安接回。

2000年春天的一天,邢俊花所在单位百货公司一商场负责人朱永利总经理到她的住所铝厂家属院五楼找她,还带着一个便衣警察。那个警察问:你就是邢俊花吗?回答:是。我就是邢俊花。警察没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和法律手续说:跟我们到公安一处说点事,当时邢俊花没有多想,就跟他们上了车,没想到,警察将她非法行政拘留15天,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

第二次非法拘留

2000年8月的一天夜里,邢俊花的丈夫怕妻子炼功连累自己,说:邢俊花,你要再炼法轮功,你就给我出去,你要不出去,我就把房子烧了!邢俊花怕他真把房烧了,三更半夜,带着13岁的女儿在街上的柜台下蜷缩了一宿,为给孩子轰赶蚊子,邢俊花一夜没睡。天亮后,她带着孩子到一位朋友家住下。当天下午就被涿州市义和庄派出所三名警察绑架,非法拘留15天,邢俊花绝食抗议才被释放回家。

第三次被非法拘留

2000年10月份的一天,邢俊花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抓住交与保定驻京办事处,然后由涿州公安接回,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警察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

被洗脑迫害

在拘留所,由于拒绝写保证书,警察又把邢俊花等五人从拘留所送到武装部打靶场进行长时间的酷刑折磨,迫使她们“转化”(即放弃信仰)。当时,国保大队谢玉宝和另一名打手,分别把陈令梅和臧翠青提到刑讯室,问:你们还炼不炼法轮功?回答:炼!谢玉保二人就用竹板疯狂的抽打脸,那声音就象抽打墙一样,啪!啪!啪!啪!打完之后,就用电棍浑身上下电个遍,当她们出来时,脸被打的变了形,眼里充满了血。打完之后,告诉她们:回去考虑考虑,再不转化,一会儿接着收拾你们。第三个把邢俊花叫去,以同样的手法打她,邢俊花承受不住,一头撞在墙上,当时昏死在地上,他们才罢手(注:请法轮大法学员在任何苦难屈辱的情况下都不要以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这样做不符合大法法理)。

第四次被拘留并劳教三年

2000年10月份的一天,邢俊花再次进京证实法,当她走到天门金水桥下时,一名便衣警察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你要不是,就骂几句李洪志,你要不骂,你就是法轮功,那就上车吧。邢俊花不说话,被他们塞进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当天被涿州市公安局接回,送拘留所又非法拘留15天,警察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

由于邢俊花绝食抗议,拒绝转化,邢俊花被从拘留所送到看守所刑事拘留。涿州公安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于2000年11月6日把邢俊花送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2003年才被放回家。

刚进劳教所,邢俊花拒绝所谓的“转化”,拒绝在三书上签字,监狱指使犯人和犹大,时刻不停的看着,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邢俊花被日夜熬鹰,恶人不许她学法炼功,刚一闭眼就被打一顿。恶警曾对邢俊花实施抻床迫害。当时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是狱警李大勇。

邢俊花还在保定劳教所遭受迫害,她丈夫就到劳教所与他离了婚。

第五次被拘留,被冤判四年,被抢13万元

2007年10月12日下午6点多,邢俊花从她租住的花园小区下楼买菜,就听有人大喊:抓住她!抓住她!五、六个便衣警察扑上去,就把邢俊花抓住拽上了警车,邢俊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警察怕周围的人听到,就撩起她的上衣把邢俊花的头、嘴蒙上,送到涿州公安局。同时把正在邢俊花住处的涿州法轮功学员任保坤和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文也抓走。

公安局和和桃源派出所,把邢俊花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一张六万元的银行卡,一张六万元的存折,一万多元的现金,共计13万多元。还有大量大法书、笔记本电脑3台、打印机一台,MP3数个等。一件皮大衣、数件衣物、被褥、炊具粮食等、还有一辆电动车都被丢失。

邢俊花被铐在公安局办公室,趁他们吃饭时,邢俊花脱下手铐,就逃了出来,她想回到住处保护大法书和大法设备,结果被他们再次抓回来,牢牢的被铐在铁椅子上。开始主要是桃源派出所非法审问,之后是涿州国保和保定国保审问。整整五天五夜不让邢俊花睡觉,当她困的昏昏沉沉的时候,审案人员就用扫帚扫她的眼睛,做完笔录后也没给她宣读,邢俊花昏迷的也看不了,神志不清了,就在笔录上签了字。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十一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

和邢俊花一起被抓的还有涿州市法轮功学员高春莲(被非法判刑五年,现仍被关押在石家庄监狱)、董汉杰(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已回家)、任保坤(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已回家)。北京房山的刘文被非法劳教绝食后放回。还有于永琪被劳教一年、靳淑敏被劳教一年(因身体原因放回)、王淑英被迫害第四天后放回、苗丽娜被劳教一年、纪胜华被送劳教(因身体原因放回)、张继寅被拘留15天,共计11名法轮功学员。这次,恶警为了抓捕内定的九名法轮功学员,保定国保和涿州国保及外县国保共纠集约500名警力,结果11名法轮功学员被他们非法抓捕。

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

公安把邢俊花从涿州市公安局转到了看守所。邢俊花去看守所50多天时,涿州国保杨玉刚、刑侦大队长张建友找到邢俊花,让她在逮捕令上签字,邢俊花拒签。张建友说:邢俊花,你的命运在我的手里掌握着,你签吧,签了字,我可以给你办理取保候审。

邢俊花在看守所绝食70多天抗议非法关押,要求立即释放。体重还有70多斤,狱医给她灌食,把管子从鼻子插进去很深,再猛的拔出来,管子上全是血,鼻子不住的往出淌血。当时邢俊花身体弱的已不会走路,白天被人背着上厕所,晚上在床上用盆接大小便。由于长时间绝食,邢俊花长时间口吐鲜血。即使这样,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和警察既不释放也不许家人会见。

被非法判刑四年,投入冤狱

2007年12月20日,涿州市检察院公诉人王英明对邢等三人非法起诉。涿州市法院于2008年3月27日,以《刑法》第300条为幌子,将邢俊花非法判刑四年。审判长叫顿晓峰、判员柴秋瑾。由于当时看守所不准与家人会见,邢俊花和其他被抓法轮功学员无法与家人会见,未请律师做辩护,董汉杰要求口述上诉,上诉被涿州市看守所张导员(女)扣押,结果高春连、邢俊花、董汉杰三人在没接到判决执行书的情况下便被非法送进监狱。

2008年4月15日,邢俊花被送进石家庄女子监狱。入监那天,监狱对邢俊花进行搜身,全身上下脱了个精光,连裤衩背心都被脱掉了。被分在11监区。

狱中被灌食有害药物

当时监区长李红珍指使狱警对邢俊花强行转化,逼她背叛大法,放弃修炼,逼她在三书上签字,邢俊花坚决抵制,拒不转化。无论在监室内还是在监室外,她经常高喊法轮大法好!监狱感觉转化不了她就加重迫害她。为了禁止她喊法轮大法好,经常把邢俊花拉到谈话室,把她双手倒背着捆在椅子上,嘴里塞上裤衩或鞋垫,然后用胶带连头带嘴缠起来。指使犯人打她骂她。并且长期灌她精神病药,每隔两个星期就有狱内的心理障碍医生和狱外的精神病专家给邢俊花所谓的看病,说她喊法轮大法好是精神病,把她当成精神病治迫害,之后每当邢俊花喊法轮大法好时,看管她的犯人就说,给她灌点精神病药。从邢俊花进监狱后,始终对她使用精神病药,目前邢俊花被迫害的已经精神不正常,记忆力大大减退,神情呆滞,心神不安,总感觉恐惧。

被吊铐、殴打,遭抻床折磨

2010年夏天的一个下午,邢俊花在监室外高喊法轮大法好,监狱指使犯人蔡叶红、高树燕、李彦,把邢俊花用绳子捆住双手吊在谈话室的窗户上,两脚尖刚刚着地,整整吊了五个多小时,这些犯人把邢俊花的嘴脸头用胶带缠起来,用手、用布、用鞋底子抽打她的脸,用脚踹她的腿、用膝盖狠劲儿的顶她的大腿根部,使她长时间不能正常走路。

有一次,邢俊花在监室内高喊法轮大法好,犯人蔡叶红、高树燕、李彦用鞋垫捂住邢俊花的嘴,用胶带把头、嘴缠上(有时用裤衩捂嘴),用绳子绑在床上,身体捆在这张床上,两手捆在另一张床上,用力向两边拉,叫抻床,就象把人扯成两半一样痛苦。

13万元被扣押,生活无着

邢俊花刚到监狱不久,就通过监狱向杨玉刚索要13万元钱,杨玉刚说;6万元的银行卡已交给检察院了,6万元的存折没见着,叫你家属挂失吧。1万多的现金没收了。

与邢俊花一同关在石家庄监狱的还有高春莲、郑伟丽。高春莲一度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郑伟丽已被迫害的双下肢瘫痪,上厕所或料理自己只能匍匐向行,上不去床,只能靠人抱上床。即使这样,监狱也拒不放人。

涿州邢俊花住处图片

2011年10月12日,邢俊花被释放回家。回家后,因房顶坍塌无法居住,邢俊花只得四处流浪。当她到银行询问银行卡上的6万元钱还有没有?银行职员回答:还有。过一段时间再去问,银行说6万元钱已被人支走了,银行卡在涿州检察院那里,到底是谁取走了6万元钱呢?6万元存折,据杨玉刚说没见着。邢俊花正在了解详细情况,如果证据确凿拒不给付,邢俊花将对被抢劫她钱财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