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血泪(四):亲人遭难 家庭被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赤峰中共恶徒们究竟迫害了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邪党的严密封锁,目前无法拿出准确的统计数字,有的是一个人被迫害致死了,一个家庭就破坏了。即使没有死人,但被迫离婚的,被单位开除的,被致残、逼疯的,被折磨出重病而过早谢世的,也都是痛苦的家庭悲剧,所有的家庭悲剧都是中共邪党惨烈迫害的缩影。

(接上文:《赤峰血泪(三):触目惊心的酷刑摧残》)

五、亲人遭难,家庭被毁

赤峰地区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相对内蒙古其它地区多一些,为邀功请赏,赤峰公安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极为疯狂。二零零零年十月,赤峰的中共邪党急先锋李树成等一次抓捕五、六十人。二零零零年底又把在黑名单上挂名但没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都抓到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底,正值百姓过传统团圆节日时,赤峰十二个旗县区共抓捕绑架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赤峰每个旗县区被判刑、劳教、拘留的人数达数百人,整个赤峰市被关押的就达数千人。邪党的迫害祸及了数以千计的家庭,破坏了无以计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正常生活,给善良民众带来无法挽回的灾难。

1、红山区郝平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郝平是赤峰市红山区曲家沟村人,郝平一家曾是当地公认的幸福之家,经营养殖业。只因为郝平夫妻信仰“真、善、忍”,被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迫害得家破人亡,物品被洗劫一空。

郝平家有五口人,丈夫和一个不满十四岁的孩子,还有赡养了八年的老人王占久和一个智力不健全的哥哥郝刚,在郝平家已经十三年之久。二零零二年二月,赤峰市红山区国安大队警察,象土匪一般突然包围郝平的家,并闯进门,有的警察从墙上跳进来拿着棍棒,还在屋里乱踢乱砸,家中的贵重物品及有关私人需保密的项目以及存折全部搜走洗劫一空,多年的心血成为泡影。

郝平和丈夫被绑架,家庭被破坏得一片狼藉,儿子当时被吓得痴傻,王占久老人由于承受不住,不久含恨离世;弱智的哥哥也过起孤苦无依的生活;可怜的孩子无依无靠,颠沛流离。郝平夫妇用辛勤的汗水经营的养殖场也因此成为废墟,八十多头猪,几十条狗也不翼而飞,不知去向。

郝平遭受红山区看守所恶警非人迫害。恶警曾把她关入铁笼子长达二十四个小时,同时用电棍电击。在冰冷寒天的夜晚,恶警突然把没穿棉衣的她关进禁闭室,铐在冰冷刺骨的铁椅子上二十几个小时,不给吃饭,不许上厕所,郝平憋得小腹疼痛,坚持不住,裤子被尿水湿透,更加寒冷。

当时,郝平被非法判刑七年,投入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郝平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赤峰四监狱。

2、胡素华一家被害得妻离子散


胡素华

胡素华在生前这样自述:“我叫胡素华,曾多次遭赤峰恶人无理迫害。丈夫在压力下与我离了婚。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外地法轮功学员在我住所处被绑架了,赤峰市红山区国保大队布仁等一伙抄了我的家,他们不仅仅把在我家存放的机器和大法资料全部拿走,还把我所有的生活用品全部抄走,包括冰箱、彩电、茶几、转椅、煤气罐、电饭锅、石木床、床头柜、皮箱及所有的棉被、单衣被褥、现金5千余元都被抢走,孩子的生活用品也被抄走,财产损失上万余元,使我生活没有着落,流离失所。孩子在外地上大学,一时中断了联系,吃饭成了问题,只好向一饭店老板寻求帮助:我的妈妈因修炼法轮功父母被迫离婚,我妈妈的家几次被抄,现在没钱吃饭,您能帮助帮助我吗,将来有钱一定还您呀!老板望着几天没吃饭的孩子同意了。”

在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绑架迫害后,胡素华被迫流亡到呼和浩特市,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被呼和浩特市公安恶警迫害致死。胡素华的遗体前胸和后背有面积比较大、呈圆形、前胸和后背对称的伤痕,伤痕呈紫黑色。当时胡素华被公安恶警跟踪绑架,租住的房子被抄、抢劫。

3、一家九人屡遭迫害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七十七岁老人邹瑞环一家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准则做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受迫害以来,一家九口人没有不被当局人员非法抓捕过的,老俩口及七个孩子轮番被绑架入狱,少则遭非法拘留数天,多则被非法劳教、判刑几年,二零零一年一家人同时五人被关押。丈夫赵殿宾两次被酷刑迫害、拘留,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离世。两个儿媳、三个女儿都曾经被绑架入监、遭酷刑摧残,经受过拘留、劳教、判刑迫害。儿子赵洪海被迫害流离失所时,刚刚上学的孙子无人接送,老伴赵殿宾只好每天骑车接送,其间两次出车祸,老人不讹诈他人,自己回家养伤。

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赤峰市红山区警察疯狂抓捕善良的大法弟子。那天绑架了邹瑞环的儿子赵洪海、儿媳妻子任桂梅、女儿赵淑兰。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邹瑞环老人含冤离世,恶警的威胁恐吓骚扰不断。

4、李玉梅一家被迫害的支离破碎

李玉梅,女,57岁,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于19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不长时间疾病全无,每天都在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2000年10月30日,李玉梅被原公安局长黄景祥、副局长汪其格、国安队长图布新、白秀珍等人以所谓的追查大法书籍的出版、印刷等为由绑架到公安局,被提审、逼供。法轮大法的书籍都是教人向善的好书,修炼大法何罪之有?

酷刑演示:窒息灌食、电棍电击、上大挂、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毒打、强行按手印
酷刑演示:窒息灌食、电棍电击、上大挂、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毒打、强行按手印

后恶警以不放弃信仰为借口又把她关进看守所,于2001年1月被劳教二年。在图牧吉劳教队多次遭受酷刑折磨,遭毒打、电棍电、野蛮灌食、被吊、被冷冻、超强度奴役劳动等。她曾因抵制劳教队迫害大法弟子,被恶警尹桂娟、黄爱玲、翟××毒打、电击一个多小时,恶警们把她踹倒,又踢又电,踩她的头部、胸部,踢她腿裆,狠抓乳房,再薅着头发把她薅起来,再踢倒,施暴、电击,再薅起来,她的头上两侧头发被薅光两片,很长时间喘气胸部疼痛。

李玉梅和她的两个妹妹都被非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队迫害,无法对家庭尽责,不能侍奉年老的父母,而父母因为三个女儿都被非法关押而忧心如焚,积忧成疾,于零三年一月、零四年四月先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李玉梅再次被恶警绑架。当天晚上把李玉梅等被绑架的五名大法弟子又关进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几天后恶医王吉拉和医务人员、恶警等十几人,给她们强行灌食,后来身体出现异常反应,才知道恶医王吉拉等在食物中加入了不明药物。被非法关押十天时,恶医王吉拉、恶警、医务人员等十多人又给她们灌食,同一天上午又强行输液,名义上说是绝食身体严重缺水,以给补充液体为名,实际上在液体中加入了不明药物。恶人刚给输上液,李玉梅立即感到脸部,舌头,嘴,头部麻木,特别难受,全身无力。到了当晚六点多钟以后药性发作,全身从双腿、胳膊开始难受得受不了,接着头难受,麻木,几处向身体中心发展,纵到心脏处之后全身剧烈震颤,头脑里边麻木,意识越来越不清醒,这种状态持续了六个多小时。

李玉梅、李玉兰姐妹被释放前,又一人被打一针不明药物,输两瓶不知什么液体,下午放了她们。两姐妹被迫流离失所。

5、王青林夫妇被迫害 儿子被株连

王青林翁牛特旗供销社干部, 2001年被非法判刑3年,恶人理由是:宣传法轮功;参加“四二五”上访;进京为法轮功上访。王青林被关押在赤峰市第四监狱。2001年5月,王青林的老伴被翁旗610和公安局送呼市劳教所关押。


在赤峰四监狱入监队期间,王青林被强迫挑豆子、干基建活等,奴工时间每天长达十二小时左右,有时达二十个小时。2001年11月,赤峰市610组织派人进驻入监队,四监狱教育科长任振志、入监队指导员恩格图、一监区主任钱友存和副主任刘刚等多人直接参与使用酷刑迫害在那里关押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刘刚他们用手铐把王青林的双手反铐在铁床上,蹲不下站不起,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十几个服刑犯人二十四小时看着,不配合就收拾服刑犯,七天七夜不许他睡觉。直到所谓“转化”为止。现在王青林的左腿仍数处瘀血和肿胀。

王青林2003年6月3日被释放后,翁旗610和公安国保人员朝格图等还经常到他家骚扰。2003年9月,王青林和老伴到赤峰市平庄给儿子看孩子,赤峰市和翁旗610、国保人员又数次找到平庄骚扰。

2007年5月,在平庄煤业集团水电热力公司工作了十一年的儿子王大鹏突然被公司书记姜建华和供电段书记韩成龙分别找去谈话,说根据平煤集团公司610人员姜学志指示,要求他做其父的转化工作。遭到拒绝后王大鹏被停止工作,把他关在单位逼着他看揭批法轮功的资料并在保证书上签字。王大鹏抵制他们的无理要求,公司610和派出所人员就多次想从单位绑架他,他三次机警的走脱,(其中有一次是从单位二楼跳下走脱的)。2007年8月,平煤公司以旷工违反劳动纪律为由,非法解除了他的劳动合同。自此父子二人都失去了工作。

六、炮制伪案 冤杀村民赵合

中共邪党一面封杀真实,一面又制造虚假以取代真实。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中共邪党的喉舌媒体央视“焦点谎谈”报道赤峰市宁城县一则消息说:“正在执行公务的县公安局教导员戴国生同志(被)打成了重伤,经强力抢救无效戴教导员不幸壮烈牺牲。”以下是这一伪案的真实经过:

赤峰市宁城县大明镇城里村二组村民秦凤珍,一九九八年外出打工,喜得大法,开始修炼。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秦凤珍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九月十八日两次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拘留所,在十月三日又被绑架到洗脑转化班,每次都是被敲诈钱财(邪党叫 “罚款”)才放人回家。

赤峰市宁城县邪党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戴国生,因对法轮功的迫害恶行被中共立功受奖。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戴国生又带了两个人来大明镇城里村二组,绑架大法学员秦凤珍去洗脑班。秦凤珍与丈夫赵合正忙着在地里浇水,农村春旱能浇水的机会很难得,就哀求戴国生浇完地再去。戴国生大骂,不顾夫妻的哀求,强行把秦凤珍绑架到车上。在秦凤珍的丈夫赵合阻拦妻子被车拉走过程中,被警察殴打,情急之下的赵合正当防卫打伤戴国生,戴国生被送到城里的医院抢救无效而死。

直到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焦点访谈》才当作“新闻”播出,但已与事实面目皆非,说赵合是炼法轮功的,借此诬陷法轮大法。中共一直授意各地公安、新闻媒体全力栽赃抹黑法轮功,赤峰地区恶人又一次制造这样煽动仇恨的假新闻。在《焦点访谈》前,赤峰电视台已制作过本案的节目,明确承认赵合不炼法轮功。

中共掩盖正当防卫的事实,说成是故意杀人,判死刑冤杀了赵合。在村里邻居们都说,赵合连一只鸡也没杀过。这么个老实农民被戴国生等三名恶警的强势逼到这个地步。赵合被冤杀后,村里的知情人员说,赵合在看守所里受尽了酷刑,恶警对付赵合的手段极其残暴野蛮。(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