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七岁老同修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我今年九十七岁了,是九七年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此前满身疾病,肺气肿、风湿性关节炎、手关节肿大、老胃病,特别是五八年饿出的浮肿病,那时头肿得象小盆,身上肿的一按一个坑,全身肿的发亮,不断长出气,脑袋空的象晕头小鸡一样,病了几十年,吃尽了苦头,生不如死。那时听说哪里有好医生,再远也得去看。中药、西药吃个遍,又找了不少偏方,没有一个能治了我的病的。

就在这走投无路的关键时刻,我的缘份到了,我发现儿媳刚炼法轮功半个多月,就象换个人一样,精神起来了。我和儿子说:“你看妞妞她娘,真的炼功炼神了,现在是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蹬蹬响。”儿媳说:“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无病一身轻了,过去谁都知道我多种疾病缠身,我经常说别人得的病我得了,别人不得的病我也得了,做梦都没想到身体变化会这么快。”

看到炼法轮大法这么神奇,我和儿子也加入到修炼行列。由于我们娘仨都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中遵照师父教导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们仨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每天学法一、两个小时,有时两、三个小时。我没文化,学法中都是儿子、儿媳念,我听,在法中受益可大了。

我是开着修的,没修炼前我的天目就开着,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间的东西,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开始修炼后第一次参加在外集体学法,回到家我就看到房间里墙上有个大法轮在那转,但我开始不知道是法轮,对我的孙女说:“你看墙上有个大花团在那旋呢。”孙女说:“奶,那不是花团,可能你看到的是法轮吧。”我和书上的法轮一对照,果然不错,就是他。事隔几天,我在集体炼功点打坐时,突然有个和尚穿着黄袈裟也在我前面打坐。我每次打坐,他每次都如此出现。由于刚修炼不懂这些,老想看看是真是假,用手一摸和尚不见了,从那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修炼后,师父呵护着我度过一个个难关。通过修炼不到两月,我身上的疾病全无,走起路来身上轻飘飘的象年轻人一样,吃起饭来那个香啊,就象老也吃不饱一样,睡觉更香。在九八年十月份,师父把我以前的病根彻底的推了出来。说话间突然脸就肿了起来,而且肿的又快又猛,不到半小时脸肿的象小盆,全身发亮,一按又是一个坑。通过修炼告别了一年多的痛苦如今又翻了出来,全身又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整个身子酸疼、头重脚轻不能睁眼,这时多年的肺气肿也发作了,喘的我出气多、回气少,几个房间都能听到我喘气的声音,十多天不能入睡。这时我坐那都很困难了,只有侧身蜷缩一团,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邻居听说我快不行了,都来看我,安慰我注意点身体,该看病看病,该吃药吃药。我告诉他们说:“请你们放心,我不会出问题的,这是师父把我过去的病根都推出来了,很快就会好的。”

一天夜里,我挺起了精神起来打坐,不一会听到有人问我:“你还肿吗?”我说:“还肿。”他说:“不碍事,慢慢就好了。”第二天夜里在打坐中又问我:“你还喘吗?”我说:“还喘。”他说:“不碍事,慢慢就好了。”两天后的夜里在打坐中问的还是那样的话,不过最后他告诉我说他是如来佛。那时我还真不知道如来佛是啥意思。天明后和孩子们说,他们都很激动,说这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一定要活下去,我和他们说:“病的再厉害,我也不怕,只要信师信法,这是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呀。”

到了第二天夜里十一点多钟,“病情”突然加重,又添了个拉肚子,拉的我提不起裤子来。拉了几回刚到床上坐下,就看到师父穿着黄袈裟,从对面那头也上了床,特别是师父腿快抬到床上时,脚向上一撩袈裟,正好看到师父是光着脚上来的,(和法像上那个打坐照片一样光着脚)师父这时往床上一坐,就和我说:“你看他们俩在炼功呢,你也炼功吧。”

这时我激动的不知该怎么好,泪水一个劲的往出淌,怎么也擦不干。坐在那里炼着功,这时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感到一生中从来没有那样的幸福、舒畅、甜美,那种感觉用尽人间的任何语言也难以表达出来。一个小时后,睁眼一看,也不知师父啥时候离去的。天明醒来,奇迹出现了,身上也不肿了,也不喘了,也不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又恢复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我的“病”好了,这对我们的远近邻居震动很大,都说这法轮功真神奇,这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不是一般的法。这么严重的病人,这么大岁数,不住院,不吃药,一夜之间病全好了,真不可思议,我们也得学。有的直接上门来学炼,有的说:“这老太太信的真,她老师真的管她了。”

在修炼中,有时心性跟不上时,我们都会用师父的法去对照。有一次我的身体出现了以前肺气肿的症状,出气、回气都很困难,皮肉没有知觉了。我和儿子说:“这是黑手烂鬼在迫害我,我不承认它,你快帮我发正念除恶吧。”十五分钟后身体我就恢复了正常。从那天以后,我的身体又有两次不正常的反应,一发正念也就好了。这时我心里有点高兴了:这邪恶怕我儿子发正念,一发它们就解体,灭尽了。这么一高兴,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和孙子一起看电视时,我问孙子:“那几个是外国人还是中国人呢?”孙子心不在焉的说了声:“自己看不出来吗?”孙子这一句话气得我饭不能吃、觉不能睡,心想:敢顶撞我,太不孝了!马上下一关又上来了,紧接着我全身肿,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起不来了,让儿子发正念除恶也不管用了,眼看着情况一天天加重。师父说:“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师父让我向内找,过去找了几次找不到,不会找,现在只有认真找一找了。争斗心、怨恨心、爱面子心、爱听好听话、爱发脾气等等。找到这些不好的心以后,可真灵,所有不正常的状态都好了。从那以后,我就用师父“向内找”的法,度过了一个个难关。

通过这两件事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呢,看我的岁数大,身体又不好、又没文化,在加强我的修炼信心呢。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感谢师父,每想到这我幸福的泪水总是擦不完。八十多岁的人了,师父还这样的关爱我,我一定要好好的修炼,才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师父叫我看到这个法的真实、奇妙、伟大,我知道这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要想跟师父回家,修圆满,就得学好法,“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转法轮》)。

没文化也得学好法,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师父叫做的一切。从那时起,一天不学法,就吃不香、睡不好,第二天必须得把这丢失的补上。有时实在没办法学,就找我的孙子孙女给我念,有时邻居来了我也求他们帮忙,有时跟前实在没人,我就回忆着背法。到该发正念时,有时身边没人,都是师父拍拍我的手或肩膀叫醒我,醒来后看看屋内没人,一看表正好该发正念。最后我也把这睡魔战胜了,几乎达到每天十几个整点都发正念。

为了让学法落实到实处,凡来我家的远亲近邻,我都要给他们讲邪党的腐败,天灾人祸不断,三退保平安。有时儿子儿媳讲真相救人出去的晚一点,我就催促他们快点,利用好一切时间,家中有什么事回来再办,这正是和邪党抢时间救人的时候,我们不能耽搁。我经常想,我是个小脚走不远,儿孙们再不多做点,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就不是大法徒。

第一次投稿,并请他人代笔,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