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使我离家越来越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在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发生,任何一件事可能都是提高心性的机会,无论在家庭、在工作单位,还是同修之间,哪怕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和我们的心性有关。如何面对?怎么衡量?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告诉我们:“为了叫你们提高也会给你们一些考验,修炼中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会很突然,可是你要修炼它就不会是偶然存在的,因为你想修炼我就会把你修炼的路从新安排,生活的路从新安排,为了修炼人提高,所以遇到问题往往会突然出现,好象是偶然的,表面上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没有区别。绝不会来个神仙给你制造麻烦,表现上都是人给你制造的麻烦对你的提高才能有帮助。那么怎么样能处理好这些问题呢?你平时经常保持一颗慈悲的心,遇到问题看自己。”

矛盾总是突如其来的发生,触及到名、利、情,真是剜心透骨。六月份的一天,突然接到我母亲的电话,母亲声音凝重的告诉我,我儿子做的事如何如何不对,让她们很伤心。当时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怎么会这样啊?儿子从小就很懂事,在姥姥家长大,和舅舅、姨妈的感情非常深厚。母亲说只是把这个事跟我说一说,不让我问我儿子,免的影响我儿子和她们的关系。我明白这是冲着我的心来的,是情在干扰我。但明显感觉到自己被干扰的很厉害,浑身无力,昏昏欲睡,发正念也没有力量。下午了,《转法轮》里的一句话显现在我的脑海中,“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我一下子就精神了,对呀,我是修炼人,人中的亲人只不过是业力轮报来的一世情缘,矛盾都是在还业债,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却要通过这个形式升华上来。在法上明白了,状态随之就好了,而母亲那边也烟消云散了,一切都好了。

从小我就脾气大,不让人说,形成了得理不饶人的性格。修炼前表现的是工作能力强,人厉害,只要我认为自己有理,管你领导不领导,谁我也不怕。这种性格导致我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给同修的印象都是太自以为是,同修给我指出来,我从来也没有真正的向内找自己,反而认为同修不修自己、老挑别人的毛病。前一段时间,和一位同事(也是同修)吵了起来,起因是一项业务,我按照程序在做,这位同修在旁边说不用这么做,多费事啊。我告诉他这是公司的制度,开始我还能耐着性子跟他说,可这位同修却没完了,我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之前几次因为工作的事他说我自以为是,我都没向内找自己,就认为他啥都不懂,还干涉我的工作,心里就别扭,这一下全蹦出来了。当时完全被魔性控制了,大吵大嚷的把他撵走了,下班回家的路上渐渐的清醒了,认识到了这是自己应该提高啊,可自己却把机会推出去了!只能是下决心下一次一定要过去。

师父讲过“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的住。”(《转法轮》)我也切实的感受到了。这事刚过没几天,老板娘来了,要去库房看看,那天恰巧管库的同事休息,我就陪她去了。老板娘看看从工地退回来的货,拉着脸就开始说我了,好象退货是我的毛病,当时我的心就不平了,心想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你们做老板的不解决,我有啥办法。不让人说的那个东西一下就出来了,开始和老板娘争辩起来了,老板娘表现的更激烈,没鼻子没脸的说我,我什么都不对了,简直一无是处。尽管心里很难受,我却清醒了,这不是我应该过去的关吗?上一次没过去,这一次更让人难受,再难受也得过去啊,我不再说话了,就站在那儿听着,心里的狂涛渐渐消失了。回到店里,我和老板娘平静的谈了一些事,她就走了。我知道她是因为我辞职的事,心里不高兴。下午,老板娘又来了,到库房拿走几个零件,又当着她朋友的面说我,说的也很难听,这次我没动心,只是笑了。我是大法弟子,她是个利益为大的常人。师父不是让我从人中跳出去吗?众生也在那里眼巴巴的盼着我修好自己救度他们啊!那个没面子、那个难受都不是我先天所有,是人中形成的,修炼中就是不断去掉这些的,还难受啥,这是好事啊!真正放下时心里太轻松了,那一切啥都不是。

我这个性格也造成了强烈的妒嫉心,但是正象师父说的:“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平时经常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和修的好的同修不能比,但比身边有的同修强,所以从来也没想到会妒嫉同修。最近的一件小事却把这个隐蔽很深的妒嫉心暴露出来了。同修L因事让我帮打印《九评》,我二话没说就做了,但当我知道了L在大资料点做事,而且那里的同修希望L同修能把资料点担起来时,心里就不痛快了,隐隐的有一丝不平衡,认为L法理都不清晰,只知道做事,平时不能实修,反倒能做这个。回家后打印机就出了毛病,但我不是从自己这里找原因,反倒认为是打印机用的太多了,自然就会出毛病。第二天才觉的不对劲儿,感觉好象是妒嫉心在作怪,向内找,吓了一跳,真是它!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么能被它左右呢,无论做什么、无论谁做都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那么我心里的不平衡恰恰是旧宇宙生命偏离法的表现,证实的是自己,偏离了主线。当我在法中归正以后,那个因素也就消失了。

写到这,另一件事浮了出来。两年来,我一直和一位同修合作共同承担一些同修的真相资料的制作,我离那一片比较远,往返要二十多公里吧,虽然远,但是无论严寒酷暑我从未耽误过送真相资料。最近合作的同修知道我在做《九评》,怕我忙不过来,就说要不我承担的那部份资料让她那片的一位同修做,那位同修也能做了,而且也有了打印机,我告诉她没事,我能做,也没往心里去,这事就过去了。现在突然发现看似一件很小的事,其实也有我要修去的东西,我们走到哪一步,该做什么,师父都有安排,顺其自然。放不下的是人的东西,我抓住了那个隐藏很深的因素,就是做的多能建立威德,怕自己在这方面落下。多肮脏的东西啊!带着这颗心做事哪有神圣可言,怎能真正的救了众生!

做资料的过程中经常遇到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我家住在农村,和技术同修联系不上,一些问题有时真的难以解决,这时我就求师父,那么好象是无意中动动哪里问题就解决了,其实都是师父给予的。因此也是我掌握了一些简单的技术。由此却引出了一些人心。我认识的一位同修也是做资料的,但是无论是电脑还是打印机有一点事就要找技术同修,我说她好几次。表面上是为技术同修着想,其实骨子里是妒嫉加显示,我聪明能干,没人帮我也照样。表面好象也在证实法,其实那时已经把自己摆在了大法之上。

一路走过来,磕磕绊绊,状态也是时好时坏,没去掉的人心还很多,距离法的要求差的也很多。在史前立下誓约要随师正法,我们离开了家园,离别了那里的众生,为的是在今天能够同化大法,救度在宇宙成住坏灭的旧法理中将要被毁灭的众生。层层下走中我们被偏离法的各种因素层层掩埋,又在三界中被人的因素包裹,在迷中又造了无数的罪业,如果不是师父把我们找到,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别说救度众生,我们自己也将毁在这里了。

师父把这无边的宇宙大法传给我们,看护着我们,扶持着我们,我们造下的天大的罪业也是师父为我们承受的,我们才能一步一步的往回走。虽然离家越来越近了,但是大法弟子不能松懈,按法去修去做才能回家。通过这次写稿,暴露了我以前没能真正认识到的一些执著,通过这次法会,我会更加精進。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