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零九元旦,我有生第一次向师尊恭祝新年,“我有师父”的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成了一朵小花(个人资料点)后,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更重一些,做的事更严肃一些,救众生的使命更大一些,所以资料的做工、内容的搭配都要讲究。当地真相资料下传后,很远的同修都来了,同一时间把真相在本地铺了一遍,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以后我也克服上班的种种不便,以大法为重,以整体为重,主动的参与本地的整体证实法的项目。
——本文作者

一、走入大法修炼

我真正修炼只有四年时间,而第一次学法炼功却是十四年前。开始读《转法轮》、炼功时,我就认为这功法很好,但要做到确实很难:我放不下情利、温馨的家庭和安逸环境,所以一直带修不修。尽管这样师尊没有放弃我:有一次做很不好的事时,经过师尊慈悲点化,我知道以后不能再做了;还有一次遇到危险,真切感受到是法轮保护了我。我终究还是站在人的基点上心存对师尊的无限感激。

零八年初我换了居住地,有幸接触到当地的同修,还有和姐姐(同修)一起的同修。跟他们一起读法,听他们切磋,他们送给我很多师尊在各地的讲法,告诉我都要看。开始读法时脑子全是空白,眼睛看着字读出来却是另一个音,甚至读后一句就忘了前一句,再就读的磕磕巴巴,受过所谓高等教育的我还不如同修中没有上过学的爹爹婆婆。但我一点不泄气,手指着字缓慢大声朗读,读不懂就多读,有时不想读就强迫自己读。

慢慢的我读《转法轮》读顺畅了,也知道在日常生活中该怎样做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并没有刻意想改变自己,却无意发现自己不再对名利患得患失、不再看重对家人依赖之情的时候,自己的心境反而轻松了、开阔了、舒畅了。我知道是师尊的法改变了我,是师尊给我的环境熔炼了我,同时我悟到,其实修炼并不难。我挂上师尊的法像,合十对师尊说:“我就跟师父走,请师父相信我。”就这一念,师尊让我先后遇到几位非常精進的同修,有他们帮助才使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追赶的更快一些。这也是师尊对我呵护有加的另一种体现,所以我很珍惜和他们的缘份。

二、在实修中升华

甲同修和我父母(同修)生前都认识,他父亲(同修)生前是那地方的协调人,后来他担起了这个重任。第一次遇到他时,他正端坐在那学法,从他骨子里透出一种“静”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我知道了学法应该那样学。他那地方每周都安排几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我试着问能不能带上我,没想到他满口答应,并告诉我出去的时间。那时我每天上班四小时,基本上能赶上他们下午出去的时间。偶尔有外地同修到他们那切磋交流,甲同修也通知我去听一听,我有生第一次参加了庆“5·13”活动,有很远的同修也来了,一起学法炼功,说各自讲真相证实法的故事,我听的很感动。在这过程中,我知道了大法弟子最终要讲真相救人才算是师尊的真修弟子,我下决心一定要做师尊的真修弟子,就想自己发真相资料,我跟甲同修说了想法,问他能否给我资料,他爽快答应并要我多学法发正念。感谢师父为我准备好了我要做的事!

不久,乙同修来了。那是邪党奥运前,他正念从邪恶的眼皮下走出来了。同修带他到我家说暂来住住,我很高兴,当时我一人住,家人孩子不在跟前。我第一眼见到他,就知道我和他不是一般的缘份。他来的第一天起,就要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从他身上感到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一改我懒于炼功和发正念的习惯。他每天很有规律:早上六点发正念后就背《转法轮》,上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下午学法,晚上和我学法发正念炼功,到十二点发正念睡觉。他抢着帮我做家务事,我下班到家,他甚至把饭送到我手上。我们经常谈心,一次我告诉他,有时脑子里冒出一些难以启齿的想法,甚至对师父不敬,他建议我背《转法轮》中的“主意识要强”,不到十分钟我就会背了,我清晰感觉全身有象铁壳、泥巴壳等一样的东西在裂开往下掉,然后我感觉一身轻。当我告诉他这些时,他一点不吃惊,说如果把《转法轮》全背会了,那会更好!从此,我每天早上背法,一直坚持到现在。

跟乙同修在一起的日子很充实,几星期后他说要走,他告诉我他那地方有多名同修正遭受迫害,他一定要回去看看。他拿出随身带来的手提(这时我才知道他带有电脑),教我上明慧网、发送三退名单、上传资料等一些方法及注意事项,还希望我能为当地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刚好我家人有一部手提闲置没用,我请他帮忙装安全的系统,他很高兴露出少有的笑容,说暂时让他带走。他走后,我坚持背法、读法、发正念、炼功,还每周按片区发真相资料,一般晚上发放,一段时间后,我改为下班就去发,这样节省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自己变化最大,去掉了很多怕心,也得到师尊的鼓励,也时时感受到师尊就在我身边。

乙同修再来时已经是零八年底了,手提装好了。零九元旦,我有生第一次向师尊恭祝新年,为此我激动好几天心里才平静,“我有师父”的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成了一朵小花(个人资料点)后,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更重一些,做的事更严肃一些,救众生的使命更大一些,所以资料的做工、内容的搭配都要讲究,才使人更容易接受、更能解开世人的心结。乙同修教我写揭露当地迫害的事例、编写当地真相资料。当地真相资料下传后,很远的同修都来了,同一时间把真相在本地铺了一遍,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以后我也克服上班的种种不便,以大法为重,以整体为重,主动的参与本地的整体证实法的项目。

乙同修来的时间少了,这时我知道他是那地方的主要协调人之一,每天有忙不完的事。我想我要快点成熟起来,我就加强学法,师尊讲的“三件事”都跟上。我觉的学法要悟到法理,用法理来衡量自己遇到的事情,该怎么做,或做的好与不好,自己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在法理上提高。我不放过遇到的任何事,那是提高的机会来了。有时还是守不住心性,关过的很差劲,我就求师尊再给弟子机会。有时做的好时,看每日明慧网时恰巧有同修类似的文章,这样更扩宽我的思维,总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有时感觉自己比别人做的好,我就读《转法轮》中的“自心生魔”这节,我感觉师尊牵着我的手在拽着我走,我更得努力。

到一零年初,我基本上能独立面对面发《九评共产党》真相册子和光盘,但在讲方面很欠缺,觉的自己话语短。这时我遇到丙同修,丙同修很能讲真相劝三退,跟他一起出去两次我深有感触:在城里,他一个一个店面的讲,碰到工厂或菜市场更是不放过,在乡村,他挨家挨户的主动讲。后来我自己试着单独出去讲真相,起初有时没话了就把他讲的话讲出来,我发现效果不错。慢慢的我能讲了,就想着怎么在法上应对世人的提问,还不能讲高,有时劝退的很少。就与丙同修切磋,他说其实师父的各地讲法已告诉我们怎么讲真相了,要用心去看法。他还鼓励我别停步,如果停步了,想再往前走难度就大一些,要不断往前走,不断自己突破。现在我基本上能单独一户户的讲真相了,但是要达到同修交流文章中说的,讲真相要讲的“畅通无阻”还有一段距离,但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我会做的越来越好。

三、做合格的正法弟子

由于我修炼起步晚,个人修炼基础不牢实,证实法的事处于摸索阶段,有些方面不是很成熟,所以对待“三件事”上,我丝毫不敢懈怠。我和我周围修炼十几年的同修相比,在心性的提高方面,象有一条没有办法逾越的鸿沟──因为我自己根本意识不到。例如有一次出去讲真相,我们讲完两个坮子,沿着路走到一所小学,学生没开学,有一、二十人在那砌院墙忙乎,我们准备停但还没下车,后面有自行车追赶要我们站住,本可以一踩油门走掉,但我们停下了。我想:如果我们走掉了,他就会和砌院墙那些人胡乱瞎说;要是我们对他讲明白了,那砌院墙的人也会明白。事实上我想错了,他一到我跟前,简直怒火中烧,听不進一个字。砌院墙那些人也在嘲笑,用邪党邪说反驳我们讲真相。不到十分钟,我们被迫上警车,尽管我发一念要把坏事变成好事,经过几小时最终是正念出来了,可是资料没要回来,还有那群可怜的世人……我很难过,无形中有种东西让我感到无能为力,甚至让我感到消极,我立刻否定那不是我,我是正法弟子,我有师父!有业力我在师父的法中洗净,有漏我在师父的法中归正!我知道没做好的考验是方方面面的。我觉的还是差在学法上,我想只有对法多学多悟,让法来点醒我,师尊才会在那层开启我的智慧。

今天恰巧读到师尊早期的经文《溶于法中》,我悟到,那是师尊要我们层层粒子,从洪观到微观以至生命的本源全都在法中被浸透、被同化。是啊,我要把自己溶于法中,修好自己多救人,上无愧于师尊,下无愧于众生!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同时感谢和我走过这段修炼路的所有同修!这是我第一次写关于自己的文章,粗浅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