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市君山区几位法轮功学员的惨痛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本文记述的是湖南岳阳君山区几位法轮功学员曾经遭受的毒打和酷刑折磨。类似凶残的暴行在大陆各地非常普遍。法轮功学员只是因为坚持做好人、说真话的权利,坚持宪法赋予的信仰和言论的权利,就遭到中共警察的残害。

周兰香遭受酷刑折磨及非法劳教

二零零三年三月,湖南岳阳君山区层山镇“六一零”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办了洗脑班,为此很多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那里。岳阳君山区法轮功学员周兰香到洗脑班周围发放真相资料,贴揭露迫害的不干胶,但为此却遭到中共当局的酷刑折磨和迫害。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因为一位同去的法轮功学员被君山区恶警抓捕,在恶警的酷刑逼供下该学员说出了周兰香。君山区恶警将她绑架到荷花山庄的小房间里,为首的恶警余志和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恶警赵文华与李齐良也一起对她拳打脚踢,一会周兰香就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们逼她说在君山做了什么事,还欺诈她说:某某已经说了出了你。因为周兰香什么都不说,他们就对她进行狂殴,就连她身上的新棉衣都被打烂了,衣服后背还打烂了一个洞,他们把她的头发带头皮扯掉了一大块,被打翻在地的时候,她大喊:“救命啊!”他们就强迫她跪着,她无力支撑身体又倒在地上,他们就用脚在她身上踩。恶警余志和边打边骂着极其下流的话,说什么“打死第二个刘胡兰”;又说:你在这里喊的惊天动地的,等下把你弄到君山(国保大队)去,在那儿高墙深院中,你喊叫也无所谓,有你好看的。周兰香在心里发正念, 突然,恶警余志和仰面摔倒在她后面的地上,不停喘气,呼吸急促,还叫人赶快给他拿药来吃,一个人给他擦汗抹背。

直到凌晨四点,他们才停止了打骂。

七点多,恶警把她劫持到君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继续迫害。她被打的全身疼痛,她就炼功。正当她炼第二套功法时,恶警赵文华吼起来:“你还炼功啊!”拿起扫把就打,她不怕,只是正眼看着他。李齐良要非法审讯她,她一点也不配合,不说任何话,在她的正视下,李齐良就避开没审成。

后来她被关到看守所。狱警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她拒穿囚衣,为此遭到恶人的殴打,不久, 被君山区国保关进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恶警用烧红的起子烙罗继川
——老年夫妇罗继川、李梅英遭到的折磨

罗继川、李梅英是一对一起修炼法轮功的老年夫妇。因为坚信大法,长期遭到中共迫害。为了让他们放弃大法修炼,恶警甚至用烧红的起子烫罗继川的前胸、后背,烫的他全身起泡,残忍至极。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 岳阳君山区法轮功学员罗继川、李梅英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截回后被非法关押在湖滨拘留所一个月,并扣发了一个月工资。

二零零零年六月, 罗继川、李梅英被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十一月他们夫妻二人在外贴不干胶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被当地公安绑架到岳阳君山层山派出所,被他们吊起来。当时罗继川已六十二岁了。恶警们用二千瓦的电炉将两把起子烧红,在他的腹部、胸部、背部烙了四十八处,罗继川老人全身严重烙伤,惨不忍睹。恶警并要挟他的妻子李梅英交了一千元现金后才放他们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君山区恶警把罗继川老人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送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又扣发了李梅英三个月工资。

二零零三年一月,君山国保又到他们家里非法抄家,抢走新买的二十一寸彩电,抄走所有大法书籍、资料。罗继川老人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而妻子李梅英被劫持到岳阳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送劳教所。因李梅英血压高,被劳教所拒收。恶警又敲诈了她家二千元才放她。恶警赵文华和李齐良,厚颜无耻的到罗继川老人单位的财务室,强行要走了他的退休养老金五百元。

二零零八年五月,邪恶以所谓“保奥”为由,又到他家里抄家,抄走了大法资料。罗继川老人被非法拘留十天。君山区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陈爱良指使钱粮湖司法所彭爱华停发罗继川退休养老金。至今,三年半过去了,至今,七十多岁的罗继川老人的养老金依然被恶党徒非法扣押着。

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上午,层山派出所七、八名警察再次窜到机瓦厂老年夫妇李梅英、罗继川家,将他们劫持到层山派出所,并非法抄家,使其家中八十岁的岳母再度遭受惊吓。恶警还又威逼利诱令他们违心地按了手印才放他们回家。遭受多次非法抓捕,在这样艰难的生活中, 两老人依然坚持修炼,坚持对真理的信仰。

岳阳君山区法轮功学员任华珍上访期间遭受的迫害

岳阳君山区法轮功学员任华珍,现年四十五岁,女,家住岳阳君山区钱粮湖镇。一九九六年得法时身体极差,炼功后迅速恢复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迫害后,她想为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北京不但根本不是让人说话的地方,相反,还遭到了意想不到的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那天,她一到天安门就被便衣公安拽住,问她叫什么、从哪来。她不报姓名、地址,就把她送到北京东山分局关了四天。警察的所谓“提审”就是骂人。她绝食四天抗议无端的迫害。三十一日恶警把她送到辽宁鞍山女子监狱,每晚都遭提审。一个年轻的恶警见她不说姓名、地址,就用电棒电她手指、脚趾、胸部。电她的胸部时电棒没电了,放到一边又有电了,那恶警又来电她手指时,他自己反被电了。他就走开了。这时又一恶警叫来一个坏人抓着她电她的脚,并把她反铐起来电她的手指。另一个有点良心的警察在边上说“算了”,可那恶警还不甘心,又用脚踩她的脚趾尖,用手按压她的肋骨。任华珍在辽宁被非法关押了半个多月。

君山区她自己家乡的派出所威逼她丈夫,说拿出七千元才放任华珍回家。于是她丈夫自己花了二千元去辽宁把她接了回来。第二天她带着儿子回南县,恶警又到处找她,威胁她姐夫:要扣发他作为担保人的工资。为了不连累家人,任华珍自己去了派出所。他们把她关起来,硬逼她违心的写了不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的所谓“保证书”,又被勒索了一千元,两天后才放了她。

从此后恶警多次上门骚扰,非法抄家两次,六次被绑架关进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长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严重影响了她的家庭生活。

最后一次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司法所的袁春花又将她劫持到君山“洗脑班”,逼她在所谓的“三书”上签字,她坚决不签,君山区“六一零”头目彭常华、袁春花、刘群芳还有两个恶警,抓住她的手强行在他们准备好的“三书”上按手印。

法轮功学员都是遵循“真、善、忍”努力做一个有道德有良知的好人,然而这个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共产党却恶毒的逼迫好人变成违背良知的坏人,我们呼吁:全世界的善良人民伸出援手,都来制止这场旷古未有的对好人的邪恶迫害!
相关的责任单位及恶人:

岳阳市君山区二分场一队 :李勇
岳阳市君山区公安分局 :余志和、李其良、赵文华、杨文浩,李建军
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司法所 :袁春花
岳阳市君山区六一零办公室 :段德良,周国良
岳阳市岳阳君山区国安大队 :沈文欣
岳阳驻京办事处 :邓益桃
岳阳市君山采桑湖镇六一零办公室 :沈成,友志
岳阳市君山区釆桑湖镇派出所 :周国华
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政法委 :严定吉
岳阳市君山区公安分局层山派出所 :王大林,王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