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610、东港恶警对张伟一家的残酷迫害

经济勒索、肉体摧残和精神洗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伟女士一家十二年来屡遭中共人员残酷迫害,从经济勒索、肉体摧残到精神洗脑。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指挥交通派出所于世年等四名警察坐云梯车(升降机车)爬到四楼破窗而入绑架法轮功学员张伟,在亲人营救下,张伟安全走脱。

自此,辽宁省六一零直接插手,丹东市六一零与公安局直接参与抓捕张伟女士。同年九月三日在东港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所谓的 “专案组”,在网上发通缉令悬赏抓捕张伟,扬言要在“一个月内抓到她”。

但是,一个月内没抓到,中共就抓家人、亲属当人质。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发通缉令抓捕张伟的两个小叔子;二零一零年十月又发通缉令抓捕张伟的大女儿;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又将张伟的弟弟、两个小叔子、张伟的姨夫、张伟的二女儿等全都抓到东港市公安局逼供、签字、按手印。张伟的弟弟张良拒绝签字,被关进看守所非法拘留二十多天。张伟的小叔子孙小四、孙小五被手铐铐了一天,各勒索一万元“取保候审”放回家。张伟的姨夫张国斌和张伟的二女儿被逼供审讯了一天。

从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到十一月二十七日,一个半月的时间内,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东港市大东公安分局、丹东振安区公安分局和“专案组”的人,先后五次到张伟家骚扰,威胁恐吓家人。

流氓打手王润龙的恶行(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中共标榜的打手、东港国保大队长王润龙恶行》一文)被曝光后,张伟一家成了恶人们迫害的主要目标。

为此,我们将张伟十二年来遭受的残酷迫害以及家人、朋友被株连迫害的事实揭露给广大世人。请世人朋友透过张伟一家遭受的迫害,看看中共 “六一零”这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与中共邪党领导下的公、检、法到底在干什么?看看到底谁是真正的坏人?看看自称“伟光正”的中共邪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天爷为什么要灭这邪党?

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家人遭勒索六万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张伟遭到东港市公安局局长刘华、副局长周恒臣、政保科长王润龙等犯罪团伙的构陷迫害,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近三个月。于同年十二月十八日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张伟的丈夫孙风昌因听说北京警察很邪恶,得知张伟去北京后,不放心,就带领亲属朋友六、七个人也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多日,孙风昌亲眼目睹了北京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的残暴行为,吓得他们在广场四周看着,阻挡张伟进广场,但是没挡住。十二月三十日,张伟出现在天安门广场,高举“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当即被广场上的恶警绑架,押到北京顺义看守所。孙风昌得知后,立即赶到顺义看守所将张伟营救出来。但是,东港市专门在北京蹲坑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政法委副书记宋小河知道后立即派人前去劫持张伟,欺骗张伟说,“到了办事处(当地警察在北京的“窝点儿”)就放人。”张伟信以为真,可是被劫持后一直关在他们的“窝点儿”不放人。直到二零零一年元月二日,宋小河派人又将张伟劫持回东港,关进看守所。

当时东港市迫害法轮功的头目是中共东港市邪党委书记唐桂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杨峰(现任丹东市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书记谭顺昌,副书记宋小河、王金凯(六一零头目)、王忠(综治办主任)等人。刘华、周恒臣(现任丹东市振兴区公安分局政委)、王润龙、公安局法制科等犯罪团伙与丹东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给张伟非法劳教三年。

没想到一句真心话换来三年劳教。当时张伟家中还有三个孩子,大的十三岁,最小的才刚满两周岁。眼瞅着三个可怜的孩子没人照顾,张伟的丈夫心急如焚,怀里抱着刚满两周岁的儿子,天天在外边跑,到处找人帮助营救妻子张伟,但是毫无结果。万般无奈下,家人被迫出大钱,花钱往外买张伟出来。托人送礼打点这些迫害者花掉六万元。其中给政法委“六一零”头目王金凯现金六千元;给政保科长王润龙现金三千元;给当时的法制科长现金二万元(据说其中的一万元转送给丹东市相关头目了);给花园派出所的所有警察买年货花掉四千元。办事人分给其他人的数目不详。东港市公安局又强迫家人交“保证金” 六千元。花园派出所逼迫家人交 “保证金” 五千元(后被要回)。在饱了他们私囊之后,将张伟以“院外执行”的罪名放回家。

张伟再次落入魔爪

二零零一年,东港市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非常严重。世人被中共谎言毒害的很深,很多人被欺骗参与迫害法轮功。东港法轮功学员为了清除谎言,救度被毒害的世人,利用各种方式,加大力度向世人讲真相。真相传单、光碟撒满了东港城乡大街小巷,这使东港市邪党委、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的邪恶之徒非常恐慌。为查出资料、资金来源,就把目标定在张伟和刘梅身上,便衣警察、国安特务多人长期跟踪监视张伟,他们怀疑做资料的资金来源出自于张伟。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晚,东港市公安、国安的局特务在张伟家楼下附近蹲坑,法轮功学员刘梅和朱长明夫妻俩当晚去张伟家被跟踪。次日晚上,东港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力开始大抓捕,张伟在家中被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刘梅、朱长明、连平、王淑娥、郭运兰、刘智云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刘华、周恒臣、王润龙流氓团伙对张伟使用各种酷刑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晚上,多名恶警将张伟从四楼家中抬到警车上,关进到东港看守所。在公安局长刘华、副局长周恒臣、政保科长王润龙的指使下,张伟于次日被拉到大东镇花园派出所酷刑逼供。花园派出所流氓恶警毕喜武和另一个恶警在一天一宿时间内电棍电击三、四十次。毕喜武一边电击一边叫嚣:“打你们法轮功的人随便,打死你们,也没人管。”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而后又将张伟的两臂扭到背后,右手在上,左手在下,用手铐在后背吊铐在一起(就是背宝剑的那种)。这种酷刑超过多长时间人的胳膊就要残废,当时有个警察把秒表端在眼前掐时间,到点就喊放下。张伟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而后让张伟两手平端水站马桩,就是两手捧着一本书,在书本上面放满满的一碗水,手要端平,水不许漾出来。就这样长时间的端着,最后人累得就虚脱了。接着给张伟戴上大脚镣。整宿不让睡觉,戴着大脚镣坐在硬硬的板凳上。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四月十六日。紧接着,恶警强行将张伟戴着沉重的脚镣子装进铁笼子里。

诬判七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早晨,张伟从铁笼子里被放出来上厕所,张伟利用上厕所的机会走脱。邪党公安部在全国联网上发通缉令通缉抓捕张伟。同年八月一日凌晨,张伟在宽甸被绑架。东港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恒臣、政保科王元军一伙出几台警车,绑架地点在离市区约二十多里,犯罪团伙将张伟押到东港前阳镇境内时,故意将几台警车的警笛齐鸣,虚张声势,招引过往路人驻足观看。同时弄来记者录像,在东港电视台大肆吹捧宣传了好几天,沈阳羊城晚报也为其吹捧、做造谣宣传。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张伟被劫持到东港看守所以后绝食抗议。十三天后,刘华、周恒臣、王润龙犯罪团伙指使东港看守所恶警给张伟强行灌食。恶警弄来一些刑事犯人给张伟灌食。几个犯人将张伟死死地按住,将塑料管往鼻孔里乱插,张伟鼻孔、嗓子被插破,憋得脸发紫,眼发直,差点儿被窒息而死。塑料管从胃里拔出来都是黑的。每个星期插一次,张伟就这样被折磨了至少一个半月。张伟被折磨的生命出现危急状态被送到东港中心医院抢救,直到同年十一月四日,花掉医疗费五千元左右。当时公安局副局长崔义发欺骗张伟家属,叫家属自己先垫付这笔医疗费,答应以后还给家属。可是事后家属多次到公安局找到崔义发要钱,他一直推到今天不给钱。

在此期间,东港公安局已经抓捕了张伟多名亲朋,扬言还要继续抓,家属怕其他人被抓,于同年八月中旬给了王润龙现金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东港市公、检、法以捏造的事实和莫须有的罪名将张伟非法判刑。因张伟已经绝食两个多月,人瘦成一把骨头,身体虚弱的已经不能走路。东港法院在东港看守所宣判,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与张伟一同绝食的王淑娥、郭运兰两名法轮功学员。东港法院出庭的所谓的审判长叫牟洪利,审判员叫王俊芳,代理审判员叫由英春,书记员叫宋清华。东港市人民检察院出庭参与迫害的叫常胜敏。这些所谓的法官、检察官在开庭过程中,不允许三名法轮功学员说话,一句说话的机会也不给,更不允许对他们的非法判刑进行质疑。而且说:“你们说什么我们都不听,说也没有用。”张伟就这样被判刑七年,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诬判三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张伟还在医院被抢救治疗期间,在身体极其虚弱的情况下被送进沈阳大北监狱(现改名“沈阳女子监狱” )迫害。

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坐小凳”模拟图
“坐小凳”模拟图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被送往沈阳女子监狱三监区六小队。东港市六一零与公安局与监狱勾结,对张伟实施残酷的迫害。监区科长果海燕,小队长李春霞指使刑事犯人侯颜、崔艳茹在寒冷的冬天扒下张伟的棉衣棉裤,只穿单衣单裤坐小板凳(一种刑具,高八、九厘米,宽四、五厘米)。每天从早晨六、七点钟一直坐到晚上九点犯人收工,回到监舍后,再接着坐到次日凌晨两、三点钟。而且两脚只能放在地上与脚一般大的圆圈内,脚一旦踩线还要挨一顿毒打,时间长达一个月。张伟臀部就磨破了,身体各部位疼痛难忍。一个月后改为罚蹲一天要蹲二十个小时。连吃饭的时候都得蹲着吃。不让伸腿、不让直腰。每天只准睡两、三个小时。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张伟不放弃修炼“真、善、忍”,李春霞就不给那些犯人细粮,全吃窝窝头,但故意给张伟一碗米饭,让犯人恨张伟。犯人对张伟拳打脚踢,扇耳光,往张伟脸上吐唾沫,污言秽语骂张伟,连续二十多天不让用水、不让用卫生纸,用各种手段侮辱张伟。李春霞指使犯人将张伟关进小屋里,抓住张伟的头发,把头反复的往墙上撞,张伟被撞的眼冒金星,身体剧烈抽动不止,四肢聚在一块,扒都扒不开。头发一把一把的拽掉扔在地上。崔艳茹专门用小板凳的棱角砸张伟身上的各个关节,疼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当日晚上,扒下张伟的上衣,用一根手指粗的铜芯胶皮护套的电线拼命的抽打张伟的后背,张伟被毒打的几乎昏死过去。张伟承受不住,一头撞到了暖气片上,头撞出了血。次日晨,侯颜、崔艳茹这两个恶人又把张伟头部受伤部位的头发一撮一撮的往下薅;抓住后脑勺的头发用力的前后来回的拽;在张伟伤痕累累的后背上,用手指来回的掐捏;用两手指尖或用油笔尖在她的后背上乱扎乱捅;将张伟按倒趴在地上,一百几十斤体重的犯人用两手两膝在后背上用力的揉踩,张伟疼得死去活来。

连续十三天不让张伟合眼,寒冷的冬天整天二十四小时站着,困了,站不住了,就往身上泼冷水,拽着头发往便池里按。在寒风刺骨的晚上,将张伟从脖子开始往单薄的衣服里泼透冷水后,拖到楼外风口处冷冻。衣服冻硬了,身体冻僵了,抓起头发往铁门上摔,同时跟上一顿暴力毒打,然后再推到风口继续冻,等到身体完全失去知觉的时候,将张伟拖到屋里缓一缓,然后再拖出去冻,就这样反复折磨。张伟腿肿得又粗又亮,不能弯曲。脚掌、脚背肿得裂开了往外淌血水,不能走动。从膝盖上到脚脖子被犯人用脚踹的全是黑紫色,胳膊上也是青一块青紫一块的。全身无处不是伤痕。最后张伟精神完全崩溃了,腰直不起来,头也抬不起来,听到、看到任何人和事物,大脑都不反应。两眼直直的、呆呆的。

在家人的强烈抗议要求下,果海燕、李春霞等人将张伟送进沈阳监管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是张伟全身都是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果海燕对张伟说:“你要死了!你全身上下全是病,你的五脏全坏了,下水全坏啦,你说死就死了。”监狱同意给张伟保外就医。可是,监狱到东港来办理手续,一心想置张伟于死地的东港市公安局拒绝接收张伟,坚决不签字。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四日,监狱看张伟眼瞅着就要死了,为了推卸责任就将张伟直接送回家中。

开始时监狱每半年要一次诊断书,本地区指定医院门诊开的诊断就可以。一年后监狱就要鉴定书,也是本地指定医院鉴定的,鉴定费从五千元涨到一万元。每年要体检鉴定两次。在五年多的时间里,张伟家人被迫花掉的鉴定费就达七万元。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八年,保外就医期间的监狱勒索的各种费用和鉴定费合计十万元。

二零零八年以后,沈阳女子监狱多次打电话向张伟家人要鉴定书,张伟及家人都拒绝配合。监狱贪官气急败坏,于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以“收监”为名,派四名狱警来东港绑架张伟。东港市公安局110警察前来张伟家胁迫绑架张伟,但后因另一突发案件110警察临时撤离。在家人和邻里乡亲的强烈抗议、声讨下,沈阳女子监狱企图继续迫害张伟的阴谋没有得逞。

丈夫孙风昌被判刑半年,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张伟挣脱邪恶的魔爪以后,十天后,丈夫孙风昌因给张伟送去一千元钱生活费而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并遭恶警残酷殴打。孙风昌被关进东港看守所。孙风昌被非法抓捕后遭受残酷折磨,同年七月,孙风昌得了严重的胃溃疡,急需要手术。公安局强迫家属交了一万元的“押金”后,才将孙风昌以 “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治病。(孙风昌后来去公安局要这一万元的“押金”钱,王润龙却说,公安局到处抓张伟花了十多万元,公安局的资金缺,叫他们给花了。孙风昌又去要了几次,王润龙都不给钱。最后他不打自招的说:“全当我跟你要钱花了。” )

孙风昌放回家治病不到一个月,即同年八月,东港市公安局刘华、周恒臣、王润龙一伙再次将孙风昌抓捕,拉到东港市内桥东的一个地方给孙风昌两手铐在一起,悬空吊铐在铁笼里,吊打一天,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逼迫孙风昌说出张伟的下落。在一无所获后,于次日将他放回家,逼他找到张伟。孙风昌被打的几个月手都不能握筷子。孙风昌回家后,东港市公安局派人继续跟踪监视孙风昌,孙风昌被迫离家出走,漂流异乡。八个月后,即二零零三年三月底,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的王元军、王盛乙带人在合隆镇的集市上将孙风昌绑架,再一次关进看守所。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半年。

周恒臣勒索八万元不认帐

二零零三年三月孙风昌被抓进看守所以后,亲属为了营救孙风昌安全回家,又被迫拿出八万元现金打点这些迫害者。办事人说这八万元钱送给副局长周恒臣了,叫他打点他们的同伙。周恒臣接了钱,答应给办。可是孙风昌不但没被释放,反被他们以莫须有的罪名起诉到东港法院。帮着办事的人急着找周恒臣,可是到处找不到周恒臣的人影儿。孙风昌被非法判刑半年。后来追问,周恒臣硬是不承认收了这笔钱。当然,这八万元也许不只是周恒臣一个人贪了,可能另有得主。据说,这笔钱追到东港检察院,被不了了之。周恒臣因此被调离东港,到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任政委。在这个地方作恶被曝光了,就给换到别的地方,这是中共邪党保护恶人、逃避罪责的一贯伎俩。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发生在张伟家的血案

二零零九年七月开始,丹东、东港六一零与国保、国安合谋策划大面积的非法抓捕东港法轮功学员。他们安排了大量的人力,从偷听电话到跟踪盯梢,长达五个月的时间。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大抓捕开始,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里,东港市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约在早晨六点钟左右,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林国军为首的十几名便衣恶警非法闯进张伟家。孙风昌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警察,是来抓张伟的。孙风昌告诉他们:张伟不在家。他们不听,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抄家。恶警林国军冲进屋里,疯狂地砸门。两个卧室的门被砸碎,另一个卧室的门被砸坏。屋里的家具也被砸。屋里其它东西也被砸的七零八碎的。床上、桌子上的物品都被掀到了地上。整个房间被砸的乱七八糟。

孙风昌上前阻止与其讲理时,林国军横不讲理,喊来几个恶警给孙风昌戴上手铐。孙风昌反抗他们,恶警一窝蜂的扑过来,将孙风昌按倒在地,一顿暴打。孙风昌被他们打得满地打滚,满脸是血。在孙风昌从屋里爬到外屋门跟前时,公安局原刑侦大队的恶警姜龙文等人也冲过来,共有十几人,一齐毒打孙风昌。姜龙文揪住孙风昌的头发,拳脚相加。孙风昌的腿部、臂部、肋部、胸部、背部、头部等多处被打伤,软骨被挫伤。头发被扯下许多,且流了许多的血。更加残忍的是,姜龙文死死的掐住孙风昌的脖子,使孙风昌一口气也喘不上来。孙风昌的二女儿看到自己的父亲眼看就被恶警掐死,急忙上前阻止,结果被恶警一拳打倒在地。致使她头部摔伤,剧烈疼痛多日不能恢复,腿上摔了一大块青。大女儿又上前阻止,被恶警拽住胳膊,抡起来甩到一边,胳膊上摔了一大块青。 在对孙凤昌暴力毒打过程中,恶警一边打一边将孙风昌的衣服扒光,仅剩下裤头。此时,暴徒们还觉得不过瘾,又把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的孙风昌按到水泥地上,十几名恶警又进行新一轮泄恨式的毒打。他们用脚踩在孙风昌的脸上,用脚乱踹乱踢他的脸。此时的孙风昌已被打得血肉模糊,浑身是伤。

这时楼下已经来了很多围观的人,还有很多的警察。恶警怕他们的恶行被百姓看见,叫孙风昌把衣服套上。为了彻底揭露这些绑匪、暴徒的恶行,曝光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孙风昌没有顺从他们。就这样在寒冷的冬天赤身裸体、光着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暴徒们拖到警车上,拉到东港市公安局巡警大队继续逼供。当时楼下几十人目睹了孙风昌被恶警打的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的惨景。直到当日下午才将孙风昌放回家。

同时在张伟家抢走大法书籍、打印机、电脑等,人民币现金一万三千元,合计二万二千元左右。价值几十万元的轿车和货车也被他们抢走(后被要回)。合计抢走钱物二万二千元。

张伟的弟妹荐桂玲被非法拘留、判刑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恶警绑架了孙永勤、孙风昌以后,接着又绑架了张伟的弟妹荐桂玲。荐桂玲被关进丹东看守所,后因病被“取保候审”放回家。二零一零年三月,东港市公安局以他们捏造的事实非法将荐桂玲提交东港检察院。而后荐桂玲又被起诉到东港法院,给荐桂玲非法开庭。

妹妹张小平与妹夫孙永勤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东港市前阳公安分局恶警于明亮,片警梁某与协警赵景利等多人将张伟的妹夫孙永勤在工作单位绑架。孙永勤被这些恶警关进铁笼子里折磨一天一宿。后被关进东港拘留所、看守所,合计非法拘留四十五天。释放时,看守所恶警又将孙永勤及其他每位法轮功家属给存的钱卡上的钱非法扣除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天,东港市公安局时任政保科长的王润龙与前阳公安分局的毕世奎、片警梁某等人将张伟的妹妹张小平在家中绑架,关进东港拘留所。关押期间的一天晚上,流氓打手王润龙、毕世奎、姜昆将张小平从拘留所提出来,拉到东港市内花园派出所酷刑逼供,逼迫张小平讲出他们在其他法轮功学员家中抢走的真相资料的来历。张小平不顺从,王润龙就把张小平关进铁笼子里(刑具)。铁笼子放在花园派出所的楼上,就是他们提审我的那个屋子里。铁笼子在水泥地上,一人高矮,左右仅有伸开胳膊的距离。王润龙强行将张小平两只胳膊劈开、伸直后铐在铁笼上。张小平在剧烈的疼痛中被铐了长达两个小时。半月后转押到东港市看守所继续关押两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一月,王润龙与东港法制科、丹东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判劳教三年,送进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午吃饭的时候,国保大队长(原政保科长)王润龙、指导员高峰、副大队长林永全和街道片警韩长河等人再次闯入张小平家,不出示任何证件,不讲任何理由就开始非法抄家,将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籍抢走,还有墙上挂着真、善、忍的图片也给撕扯下来抢走,作为张小平迫害的证据。当着正在吃饭的两个孩子的面,张小平与孙永勤夫妻俩强行绑架。孙永勤被关押了半个月,张小平被关押了三十一天。关押期间,张小平绝食抗议,被看守所的女恶警迟爱民拳打脚踢、强行灌食。一个月后放回家时,张小平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孙永勤和张小平在看守所被放回家时,钱卡上合计有四百多元钱被看守所警察给贪污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张伟走脱以后,东港市公安局绑架将丈夫孙风昌绑架。张伟的三个孩子全部由张小平夫妻来照顾。但是,东港市公安局这群绑匪又把魔爪伸向了张小平夫妻,而且连张伟的三个孩子也不放过。张伟的三个孩子,当时最大的十四岁,最小的才四虚岁。公安局指派政保科恶警王元军等人用车将张小平和孩子与张伟的三个孩子一起拉到花园派出所逼供。副局长周恒臣和王润龙恐吓、威胁张小平,逼着张小平和孩子们说出张伟的下落,折腾了大半天,才将孩子们和张小平放回家。接着,又要抓孙永勤。张小平夫妻被迫流离失所,两家人再度妻离子散,两家的孩子都没有人照顾。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大面积遭绑架。张小平夫妻再次被列为他们迫害的目标。早晨六点二十分左右,等待劫持孙永勤的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永全、恶警韩长河等七、八个人守在了孙永勤家门口,趁孩子上学开门之机,冲进屋绑架张小平夫妻。孙永勤知道他们又要作恶,顺势关上门,并用身体把门挡住。恶警冲过来抢夺门钥匙,将孙永勤的手心都扣破了。孙永勤被他们暴力绑架。林永全等人绑架了孙永勤之后,回头又来绑架张小平。但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半也没打开门。孙永勤被拉到大东公安分局逼供,当日下午才放回家。

张伟的两位朋友被绑架、拘留当人质,勒索两万元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张伟走脱后,东港市公安局犯罪团伙刘华、周恒臣、王润龙等人四处派人疯狂抓捕张伟。抓不到张伟,就将张伟在北京做生意的朋友非法抓进看守所来做人质,关押十七天。东港市公安局又强迫这位朋友交了一万元的“押金”,才将其放回。

张伟的另一个朋友因为二零零一年初帮助营救张伟而被抓进东港看守所做人质,关押二十八天。东港市公安局强迫该朋友交一万元“押金”才将人放回。

张伟的女儿、弟弟、小叔子被拘留当人质,勒索现金四万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张伟的三小叔子孙立昌在病重期间、马上就要做手术的情况下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当人质,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才放人。周恒臣扬言:抓不到张伟,就把她丈夫的五个兄弟都抓进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晚,东港市公安局在张伟家前后楼道里布满了便衣警察,好几连警车,至少有五、六十人。开始时,有三名警察冒充收水费的人来敲张伟家的门,欺骗张伟开门。当时张伟家里只有张伟和两个孩子,丈夫不在家。张伟的女儿觉得很可疑:收水费的人白天不来这么晚来?就回答说“收水费就等白天来吧,晚上大人不在家。”恶警不打自招,坦白他们是警察,叫张伟开门。张伟知道他们又要作恶,就没给他们开门。 阴谋未得逞,恶警就开始撬张伟家的门锁,可是怎么撬也撬不开。

最后东港市公安局从东港市交通局搬来写有“丹东消防”字样的云梯车(升降机),机车仓里载有四名恶警,领头的是东港公安交警派出所所长于世年。四名恶警从窗户爬到室内,给张伟戴上手铐,是背铐。恶警于世年拿出一个小本只在张伟面前一晃,说:“这是我的证件,我们在执行上级命令。”也不让张伟看见证件的内容。张伟问他们是哪里的、姓什么,他们不肯回答。张伟反复问,也不告诉。 当时,张伟身边的两个孩子,小的只有14岁。多次遭受迫害,使张伟的孩子、家人受到极大的伤害。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又一次落入邪恶的手中,无法形容孩子内心的恐惧和痛苦。两个孩子拼命的与恶警抗争,不让带走母亲。可是两个孩子的力气阻止不了他们的恶行,女儿孙俊波只好打电话给父亲和家里的亲人,叫他们来帮助营救母亲。

得知消息的亲人、邻居们纷纷赶来营救张伟。亲人、邻居们看到被恶警吓坏了的两个孩子,非常愤怒,质问他们为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动用升降机车破窗入室绑架抢劫?恶警回答说:“消防云梯车是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亲自批准的。” 张伟的家属一再追问这些恶警为什么要绑架张伟?张伟犯了什么罪?警察拿出一份通缉令说:“这是从网上下载下来的,她(指张伟)是逃犯,她是越狱逃跑。”事实上,这份通缉令是沈阳女子监狱发的。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沈阳女子监狱以“收监”为名绑架张伟,因遭张伟的家人、亲属、邻里百姓众多人的强烈抗议,在正义的呼声中他们没有得逞而采取了这种卑鄙、流氓的手段。从二零零三年初张伟被“保外就医”开始一直到二零一零年八月底,张伟一直在家。张伟明明是被保外就医在家治病,却被东港市公安局说成是“越狱逃跑”,而把自己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抢劫、迫害妇女说成是“执法”。 前来营救、围观的群众痛骂这些绑架张伟的恶警是土匪、强盗、流氓。在百姓的心中,中共恶党领导下的公安人员完全没有了人性和良知,更谈不上执法了。

在家人、亲属和邻里的营救下,张伟脱离魔爪。然而,家中所有参与营救张伟的亲人均被株连迫害。

二零一零年同年九月二十八日,孙小四、孙小五因营救张伟被东港市公安局网上通缉,随后张伟的大女儿孙俊波也被非法通缉。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张伟的弟弟张良和张伟的两个小叔子孙小四、孙小五同时被绑架到公安局逼供、逼迫他们签字。张良不签字而被绑架到看守所。张伟的二女儿和张伟的姨夫张国斌在家中同时被绑架到公安局逼供、审讯了一天,就连张伟十四虚岁的小儿子恶警都要给绑架走,被张伟丈夫厉声喝斥才放手。东港市公安局又强迫孙小四、孙小五、张良、孙俊波这四个人每人各交“押金”一万元(已被要回)。勒索这么多钱以后,将孙小四、孙小五关押几天后以“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张良被关押二十八天放回家;孙俊波的非法通缉被撤销。绑匪扬言还要抓捕其他亲属。公安局指定巡警大队办案,办案人头目是巡警大队副队长解运贵。

辽宁省六一零直接插手迫害张伟的原因

二零零九年,为了制止迫害,张伟以亲笔书信向辽宁省委、省政府、辽宁省人大、辽宁省政协、辽宁省检察院、辽宁省司法厅、辽宁省信访局、辽宁省公安厅、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等部门投诉沈阳大北监狱(沈阳女子监狱)所犯的罪行。同时将自己家的电话留给各部门。然而,在邪恶残暴的中共邪党执政的中国,哪有百姓说理的地方?

沈阳女子监狱正是因为积极追随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才被中共恶党授予“部级监狱”称号的。中共恶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都是在恶党严密封锁、百姓无法知道的监狱、劳教所、秘密集中营里面进行的,是害怕百姓知道的。而且沈阳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正是受命于辽宁恶党“六一零”, 曝光沈阳女子监狱的恶行直接捅到了辽宁省“六一零”。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处心积虑的想凸显政绩、捞取名利,因此积极配合恶党迫害东港法轮功学员。

特别是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发生在张伟家的血案被录了像,二零一零年初在大陆新浪、百度等网站上曝了光以后,他们不但不反思自己所犯的罪行,停止作恶,反而更加气急败坏继续充当打手。而今,辽宁、丹东、东港各级六一零与东港市公安局如此拼命的抓捕张伟。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人灭口,掩盖他们的罪行。这是他们迫害张伟及家人的真正目的。

迫害给张伟及家人、亲属、朋友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张伟家被抢走的现金、车票、耗材,各种罚款,钱卡上被私自贪污和非法扣除的钱,家具被砸补修费,被骗的医疗费等合计五万八千七百元;张伟的两位朋友被罚款两万元;家人送礼营救亲人花掉二十万三千元,合计三十二万八千七百元。张伟被沈阳女子监狱在保外就医期间非法勒索的各种费用和买“鉴定书”花掉的钱合计十几万元。张伟与丈夫孙风昌几次被迫流失所,被东港市公安局绑匪围追堵截,被迫到处躲避花掉的路费、宿费及各种费用至少有五万元。张伟家和亲人的生意因迫害而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已经无法计算。张伟在北京做生意的朋友被株连抓进看守所来做人质,做生意的店铺每月租金就是十万元,朋友被关押十七天,店铺就关闭十七天,直接经济损失几十万元。

结语

透过张伟一家遭受的迫害,我们不难看出,中共 “六一零”这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与中共领导下的公检法部门的一些不法人员,早已沦为中共镇压百姓、屠杀善良、维持暴政的工具,在金钱、名利诱惑面前,有些人完全丧失了做人的道德底线,图财害命。造成社会不安定的真正的坏人正是他们。而操控他们作恶、自称“伟光正”的中共邪党,才是真正的、地地道道的邪教,毁掉中华民族、给人民带来无限灾难的也正是这个中共邪教。而其对法轮功长达十二年的残酷迫害,已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