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老板和医学博士的对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有位企业老板是我的一个亲戚,八九年六四之前在野战军队中给一位高级军官当驾驶员。“六四”时这支部队奉命进京戒严。不久,全体军官就把军装换上警服,蒸发到京城的公安局、分局、派出所当头头脑脑,实际上是一次“换血”;士兵就归属到武警部队去了。这位高级军官另有任用(不允许带身边的工作人员),临走之前问我的这个亲戚怎么办?亲戚说:退伍,欲留在京城经商办企业。这个高级军官就满足了亲戚的要求,亲戚当起了老板。

由于这位亲戚的特殊身份和特殊关系很快就发了,十二年后撤退,把企业聘给他的下属,自己回到原籍,赋闲在家,坐享其成。由于年轻,又闲得无聊,常感身体不适,就这里去做理疗、那里去推拿、泡温泉 、去医院门诊检查,都不得要领。(为叙述方便,下面就把亲戚改称老板;医学博士就称博士)。

老板对法轮大法很认同,很佩服大法修炼的人。我在受邪党迫害之时,他常去看我。 七二零之后我给他讲真相,尤其是讲“天安门自焚伪案”他很认可;奇书《九评》问世后,我劝他退出邪党,他也爽朗的答应了。身体不适时,我就劝他和我一起修炼法轮功,我给他说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不是象邪党宣传的那样是弱势群体等等,我身边的修炼人就有教授、专家、医学博士等,都是很有成就的人。他说他知道。

我问他:那你为什么不修呢?我知道你有钱,有钱能买到药,但买不到健康。他说他修炼不了,做不到那么好。我就叫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疾病就会好。他说他念。过后他和他妻子一块儿找到我,说最相信我,叫我请那位修大法的博士帮助住院检查,确诊一下,好对症下药,该治哪就治哪,省得现在一会头疼、一会胸闷、一会腰酸背痛、一会脚底痒痒的,闹的心烦,花多少钱无所谓,那样就放心了。

我再想讲什么效果也不会好,就答应了。他就递过来一个红包,叫我转送博士。我说修炼大法的人不会接收你的礼包。这对夫妇很感慨一番,说修大法的人就是好!

我将老板的情况给博士说了。博士说,叫他和我们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不就得了。我说现在他还做不到,待后再说吧。博士答应给他安排医生、床位。

老板住院检查了一周,什么透视、彩超、CT、核磁共振等等一系列检查下来,诊断:危及生命的病没有,小毛病不少。主管医生建议老板做心脏支架手术。老板一听手术,精神很紧张。同室病友也建议最好不手术,一手术心脏病的帽子就戴上了,要终身服药。他就更紧张,提出要转到博士管的病区。

我就给博士讲。博士说,老板的病很轻,其实根本就没有病,住到我这里的都是危重病人,不合适。我把博士的话转达给老板。老板对我说:要面见博士,很信的过博士、崇拜博士,博士真棒!我到博士管的病区看了,护士站的墙上挂了十八块铜牌,有十五块是专送给博士的,他要把我的病治好了,我送他一块金牌。我说:金牌不是所有人都稀罕的。

老板说,除非傻瓜,见钱眼开、见利忘义、见财起意的人我见的多了。我说,那是人,对修炼的人不灵。老板要见博士,博士答应安排时间。

老板见博士时,将他所有拍的片子,包括以前在别的医院拍的全都整理装袋带上,恭敬地递给博士。博士并没有看,而是随手往旁边放去,示意请老板坐下。博士对老板说:我为你安排的主管医生医术不是这里最好的,却是最负责任的医生,你的情况她都给我说了,你的身体其实没有问题。老板很诧异,反向道:那这么多片子怎么说?

博士嘿嘿笑笑:你就相信现代科学仪器拍出的片子,不相信人;现代科学并不科学,尤其对人体来说,人的脉络纵横交错,血管千千万万,细胞万万千千,数不清的多, 冷热不均、饥饿不均、闲累不均、悲喜交集、人食五谷,随时随地都可能哪一处出现问题,但绝大多数对人身体构不成问题,可恰在这时却被检查到了,就说成了问题。你要知道人体自身是有调解功能和自愈能力的。比如说,你不小心撞到什么器物上了,被撞处出现青乌点,但不需要作任何处理,待日自然就好了;如果你拍成片子放大一看,不得了!这么多血管出血,就当成了大问题。是不是这个道理?你可以出院了,身体棒棒的,我看你没有问题。

老板对此言并不是高兴,而是惊异。博士继续说:没有问题,你一定要检查出个问题,真正检查出问题来了,不是什么症都有药治的,不是医生啥病都治的好的,我们一起修炼法轮功多好!

老板狡黠地一笑,问:你这么高的医术怎么还要炼法轮功?

博士说:我正想给你讲这个问题。当初我也不相信这功那功的,我就相信我的手术刀 ,一刀见血,一刀见真伪。可事实并非如此。我的妻子、岳母都修炼法轮功,她们就劝我修炼,我就是不修炼。这里还有一段故事,也讲给你听听:我妻子是个孝顺女,早先她母亲身体多病,稍不留神就晕倒在地,一个姑娘经常跑医院求医生实在太难,于是她就下决心要嫁一个当医生的男人,非医生不嫁,看病可以不出家。这样我们就成了一家人。其实,当我和妻子结婚之时岳母修炼了法轮功,岳母的疾病奇迹般的好了,妻子见状也就随母亲修炼上了,压根不需要我这个当医生的女婿治病了。活生生的例子摆在我面前,叫我也和她们一块儿修炼,我想法轮功好,我的医术也好啊!有名、有利、有人崇拜、有人求,也常到国外去作学术交流、讲学,很风光。然而,最让我痛苦不堪的是我自己生的病不知道是啥病,自己医不了、也无药可治。我以前有早晨到公园去小跑步的习惯,一日跑着跑着突然晕倒在路牙上,晨炼的人就把我扶起。当我明白过来时,围了一圈人看。我问怎么回事?看护我的人给我说了来龙去脉。可我的大脑一点记忆都没有。我劝围观的人离开,自己稍休息片刻,扑了扑泥土就回家了。这事我对人谁也没说,自己也没放在心上,以为是工作太累所致。可事不由己,时隔不久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比前次严重,都摔伤了。这很让我吃惊。我可以说自己是心脑血管病专家了。当年考博,我名列前茅,当然也就有全国最有名望的导师带我了,毕业后又多次到欧美国家进修、讲学和考察,学术论文也不少,你想我还能求助谁呢?我开始反思我的医术技术、反思现代医学、医药理论。然后再看看妻子、岳母她们修炼的法轮功。我可以这么说,我岳母如果不修炼法轮功,就她那身体早就不在人世了。因此,我改变了我固执的观念,开始修炼法轮功,就此也改变了我的人生。

没修炼以前 ,一天工作下来就是困、就是累,就想睡觉,一睡就不知道醒;再一个就是调配营养 ,讲究吃的,我一个人的生活消费比全家数人加起来还要多。现在,一天四、五台手术下来轻松的很,睡眠五、六个小时足矣,也不讲究营养了,而且精神很好。更大的变化是思想上的变化。走进法轮大法才知道我那点知识、技术简直是小儿科,连小儿科也不如,太渺小了,啥也不是;法轮大法博大精深,那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及的。我是医生我有医术,你是老板你有钱,可在生死攸关的问题上都没啥用,生带不来,死带不去;什么名呀、利呀、情呀,死带不去。还是法轮大法能解决根本问题,现在我告诉你:我笃信法轮功,笃信我师父。

老板听得很认真,但又有些不解,便问:你说名、利、情一文不值,那病员送给你那些铜牌又是怎么回事?

博士说:你问到这事我也可以给你讲一讲,其实这都是修炼法轮大法才有的。你想想现在的医院、医生有多少成份是为病人考虑的,都是为自己、为捞钱,甚至坑害病人,不择手段慕名取利。而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师父要求修炼人在哪里都要做好你的工作,做好人,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做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我在工作中不求名,讲实效,切实从病人的病情考虑;不求利,为病人着想,不收礼品和红包。凡我负责的病人从入院到出院一管到底。不仅治病,还救度他们一一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叫他们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般情况都能做到。有的念了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很快康复,甚至身患绝症的也出奇的痊愈了。你说这样的人感激涕零的送来一块铜匾(以前送锦旗,现在多送铜牌),虽我不求名,但我不能拒绝。同时,院方也不同意我拒绝,这是医院的金字招牌,活广告啊!所以医院就叫病区张挂出来。如果我不修炼大法,根本就做不到这些。这不仅是指我的医风、医德,就是我的医术水平也不会有现在这样高,大法能给人开智开慧,修炼就是这样超常、神圣。

老板听得很入神,很感慨。博士说:老板呀,你我年龄相近,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你看我现在怎么样?老板说:看起来比我年轻多了。

博士说:我知道你比我有钱,有钱能住上大医院、能请到医学专家,但不是大医院、 医学专家就能治疗百病的;有钱能买到贵重药品,却买不到健康。但修炼大法完全能做到,你为什么没有个态度呢?难道你不明白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老板说:明白,早就明白了,我也听我的亲戚说了。其实,当初镇压法轮功刚开始,那时我还在北京,一看“殃视”播放的那些录相我就看出不对头,以后又有什么“天安门自焚事件”我就看出是假的,是栽赃陷害。你知道我是亲身参加过所谓“六四抗暴”的人,那家伙太可怕了!那时候电视上报道的所谓暴徒砸军车、砸装备什么的都是假的。你想想:赤手空拳的市民百姓、青年学生面对真枪实弹、怒目横眉的军人谁敢那样做?那不送死嘛?我知道的情况是这样的:上面通知叫把各部队的旧军车、旧装备都开到指定的地点,明确指示:开出多少旧的,补充多少新的。然后叫战士换上便衣,相互交换(比如一连去六连那里,六连去三连那里,多是夜晚去执行任务)的去砸 、泼上汽油烧什么的;把从医院太平间拉来的无名尸体往车上一摆一挂,就成了殃视对全国人民播放的“六四真相”了,就成了罪行了。上级还通知:参与执行任务的部队不准看电视。实际上部队从驻地紧急出动,根本就没有带电视机,就是有电视机的连队也没有条件收看。所以参与此事的战士都不明白自己干的是什么,为什么干的。那时我在指挥部给头头开车子,才知道这些。但纪律很严,不准泄密。随后,我所在部队执行的什么“深入居民,慰问首都市民、为市民服务”的活动,实际上是调查了解参与暴乱的人,包括家人、亲戚和朋友都要摸清底细,记录在案。参加者明里暗里、无中生有被整了好多年,迫害得很惨。我所在的部队被说成有功部队,中央说为维护首都安全和稳定做出重大贡献,受到表彰,并将所有军官按级安排到北京公安部门各级当头头,受到重用。这些人居功自傲,骑在市民头上作威作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流行全国成为标语口号到处张贴悬挂的一句话:有困难找警察。就是那个时候提出来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阴谋,我在部队有很多熟悉的人做的那些事让善良的人想都不敢想。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那些人到我那里吃喝玩乐,就在议论法轮功要遭殃,说中央某些人要镇压;迫害法轮功时他们很多人都参加了,说立功、发财的机会又到了。后来他们讲迫害的规模和手段比六四不知要大多少倍,残忍之极,我听了都毛骨悚然。你想想我还敢炼法轮功吗?我怕呀! 心想:得了,凭我现在的钱,按常理今生够用,连儿女这一世都不愁吃、不愁穿、不愁没钱用,过清静日子得了,省得邪恶之徒知道了,把帽子往你头上一戴,钱财一掠 ,这世道谁给你讲理?!

博士说:常理,这世界走到了今天哪有什么常理?那是你一厢情愿。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听我的,马上出院。真听、真信、真念就真灵!

老板说:你是我信得过的人,是我崇拜的对象,俗话说:有钱买不到知识。有你博士这些话,有你博士走在前面,还有什么说的。听你的,出院,马上出院!

博士说:以后欢迎常来往,多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