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不孤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我的修炼中没有什么大风大浪,来北京的日子里大多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现在回想起来都足以坚定我信师信法的心,慢慢的越来越成熟。

今晚在麦当劳咖啡续杯的时候,服务员没有给我倒满,这一幕让我意识到今天的修炼中有很大的不足。坐公交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到底漏在哪里?于是,我决定写下近期的一点修炼体会,清醒自己,也提醒同修。

(一)地上的黑白传单

我在小区的门口和公司的楼底下,两次看到过散落在地上的黑白传单,日期都是非常及时的。当时我想着:原来自己并不孤单,尽管不曾见过面,但是北京的大法弟子们都在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

第一次,我将泥里的两页A4纸传单捡起来叠整齐,放在包里。第二次,我回头看了看确认日期是及时的,便离开了。前者是因为在晚上,那几天都是阴雨天气,我实在不忍心大法的传单散落在湿地上的泥土里,捡起来的时候,心里都别有一番滋味。后者是中午的十二点午休时间,我跟同事们一起下楼吃饭,没有捡并不是因为我不敢,而是留给可能看到或者路过的有缘人。同事们已经看过公司传真机里传送过来的真相资料。

此外,我曾亲眼看见自己放在车筐里的真相资料被车主看了一眼后,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了几脚后,骑车离去。怀着歉意的心情,我走上去,捡起来,按照原样折三折,收好放進包里。我心里很清楚,肯定是自己做资料的心态、放资料的顾虑心和正念不足,不能清除毒害这个生命的邪恶因素。同时,自己也消极了很长一段时间,终止了有计划的散发真相资料。

对此,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近期修炼状态中是否有意识到但是没有改正的不足?是否有没有意识到的不足?做资料时是否用心的专一的在打印?发资料前是否专门发正念?是为个人安全发正念还是为清除一切阻碍世人了解真相的负面因素发正念?在具体散发资料的过程中是否有完成任务的心理?问清楚自己这些问题后,我发现自己确实存在很多的认识不足,导致一系列问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明确了这些不足的同时,并没有立刻改正而是消沉了,后悔自己做的不好,浪费了很多时间。

(二)救人步不停,不在意状态

消沉一段时间后,我一度无法自拔。因为没有同修可以交流,所以在不断的自责中消磨着助师正法的信心,觉得自己不争气,“个人修炼状态不好,即使印出来的传单也没人看,反而还害人造业,干脆别做了。”我心里总这样想。一直到转机的出现。

因为长期受到困魔的干扰,反反复复,我都突破不了。有一天晚上,我下班后没有直接坐车回家,而是选择了步行,争取突破困魔。一路背师父的法,一路找机会传神韵和贴真相不干胶──我只贴在干净的、显眼的地方,慢慢的由居民区走向闹市区的时候,灯光越来越亮,人流越来越多。我想,这么亮,人又这么多,那我就慢慢走,用眼睛定位好最干净的适合贴不干胶的墙面或者电线杆,用心把真相不干胶贴正。因为要想着这些,也来不及害怕。来到公安局的对面时,正好是闹市区十字路口,路灯、红绿灯、商铺的霓虹灯都汇聚了,我停下来发了一会儿正念,稳住了心,将真相不干胶方方正正的贴在了拐角的电线杆上,当时也有人看,我也没有躲闪,面带微笑的坦荡的离开了。

过了大概两天吧,我骑车路过的时候,看到不干胶完好无损。当时,我内心真正的意识到师父讲的大法弟子的伟大,即使是状态不好,修炼中有很多不足,但是大法赋予大法弟子的一切能力不是用常人的心可以度量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我坚持不懈做好三件事的信心。

这时候我才明白,既然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那么看到散发的传单被践踏后这一幕,应该如何去做?是停止脚步?还是反思不足,脚步不停?

我想应该是后者,前者很可能是旧势力利用我对法理的认识不足而布下的圈套。于是,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不断提醒自己,不管自己的状态如何,救人的脚步不停,不足是修炼中要走的路,但是身为大法弟子做的任何一件事威力都是巨大的,阻碍真相传播的肯定是邪恶,而广传真相肯定是师父希望看到的。

(三)坦坦荡荡传神韵

对于神韵,我最初也存在着认识不足。开始我总觉得普通的常人能看得懂吗?那么多真相歌曲会不会太直接?很多的各种想法导致我没有及时的尽全力去推广神韵。直到看到师父关于神韵的讲法,才慢慢意识到错了。

又一次,我用电脑向朋友播放神韵。原本我认为看不懂的朋友说:“太羡慕节目中的仙女了,真漂亮啊!”这一句话再一次点醒了我:无条件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要用人心去阻挡证实法的路。做弟子的只有谨遵师父的教诲。

接下来的日子就平坦很多,我每次都穿着自然得体尽量给人很正式、端庄的感觉,在公交车里、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当劳、肯德基餐厅、在高级的商场里,我都很自然的,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您好,打扰您一分钟。我是专门推广神韵晚会的……”面带微笑,手指着光盘上的关键字,慈悲的望着对方。

一般的人见你的衣着打扮、举止仪态后,都会放下戒备心,停下来听你说,也会提出相应的问题。我都放慢语速,一字一句的回答,看着对方没有反感的意思,我便用iPhone手机播放“闽南风韵”那一段。从主持人的报幕词开始,向对方介绍东西方面孔的两位主持人,接下来随着镜头介绍同步伴奏的交响乐团,幕布拉开后介绍随着节目变换的电子幕和台上的华人演员,诸如:全球巡演、上下两个半场共两个半小时、世界顶级华人晚会,中国传统文化等重要字眼,我都注意发音、停顿、重读和语调,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让对方记住最关键的信息,没有废话。不到一分钟,对方都会欣然接受,离别前我还会指着光盘左边神韵两个字,看着对方的眼睛,强调一声“神韵”。

我觉得对于着装、传神韵的最佳时间、场合、如何简洁明了的介绍、有针对性的巧妙回答对方的问题都是值得结合本地区情况和自身现有条件,仔细去思考,用心去琢磨的地方。对于冷漠的人不强推,对于摇头摆手的不泄气并回报以微笑,一路大大方方的寻找有缘人,对于外界的眼光和想法也不去思考,坦坦荡荡的怀着一颗救人的心,很纯净,所以尽管是在邪恶的中心也没有任何的干扰。

在此呢,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心写出来,不是为了炫耀自己,只是本着鼓励更多的世界各地的同修,谨遵师命,堂堂正正的助师正法。

每次走在深夜的寒风中,我都提醒自己昂首挺胸,能在北京证实法是生命的荣耀,在邪恶的中心就要起到大法弟子的作用。尽管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呼呼的风很冷,但是一想到此时此刻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都在精進,也就没有觉得苦和难的感受,只是想着能与师父同在,能在人间证实法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心中便无比的珍惜!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