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旧社会不黑暗

中国人被欺骗的真相(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接上文)

1949年中共建政前,被称之为“旧社会”的中国社会黑暗吗?苦大仇深的“白毛女”,罪大恶极的“刘文彩”等人物告诉了人们旧社会的黑暗,可是中国人想不到的是,这些人物都是文人们在中共的诱骗下编造出来的。

毛泽东非常重视舆论宣传工作,早在三十年代末,就在延安建立起几所大学,鲁迅艺术学院就是其中之一,目的是利用文艺形式为政治宣传服务。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主持召开文艺座谈会,对中共领导人和文艺工作者们讲:“为着剥削者压迫者的文艺是有的。文艺是为地主阶级的,这是封建主义的文艺”、“无产阶级的文学艺术是无产阶级整个革命事业的一部份”、“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造成文学作品或艺术作品,就能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打着为无产阶级谋幸福的旗号要求中共文艺工作者们编造“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的现象,惊醒人民群众。

《白毛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炉的。当时鲁迅艺术学院院长周扬,先后听到李满天和邵子南两人讲晋察冀边区一个“白毛仙姑”的传说,说是在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而周扬却从中发现了一个新的东西,就是后来几易其稿、经重新调换创作人员才“挖掘”出的主题:“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样,行侠仗义的“白毛仙姑”就变成了苦大仇深的“白毛女”。

当时歌剧《白毛女》作为献给党的七大的礼物,在延安的中央党校礼堂首场演出。本来,这时的剧本结尾,黄世仁只是被带走了,并没有被枪毙的场景(这时的政策还是“减租减息”、“团结地主”)。但是这时抗战即将结束,中共的政策又要变了,要实行“土地革命”了。所以第二天,中央办公厅就传达上级意见:“抗战胜利后民族矛盾将退为次要矛盾,阶级矛盾必然尖锐起来上升为主要矛盾。黄世仁如此作恶多端还不枪毙了他?说明作者还不敢发动群众……”。所以,以后《白毛女》的演出,黄世仁就被当场枪毙了。

对于《白毛女》的创作过程,黄仁柯著《鲁艺人——红色艺术家们》一书有详细的记述。《白毛女》的创作者贺敬之,也在2009年接受了凤凰网的采访,在视频节目“贺敬之讲述歌剧《白毛女》如何诞生”中,讲述了《白毛女》的上述创作过程。就是这个歌剧(后改编成电影),曾激发了几代中国人对“旧社会”地主阶级的仇恨。想当年,解放军打到哪里这出戏就演到那里,战士们看了演出后,纷纷激发起“替千千万万喜儿报仇”的杀敌热情;“解放”后在农村,给农民演出了《白毛女》后,很快就发动起了斗地主的土改运动,足见其感染力。

1965年,在中共政治宣传的需要下,四川美院师生接受命令创作了大型泥塑《收租院》。这幅长达近100米的泥塑,共有人物114人,道具108件,由“交租”、“验租”、“过斗”、“算帐”、“逼租”、“反抗”等26个情节组成。每一组泥塑都无言地诉说着刘文彩的罪恶:从小斗放贷,大斗收租;私设地牢;剥削雇工——这幅泥塑在大邑县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展出,多少年来,接待了无数全国各地的参观者。《收租院》还上了小学课本。刘文彩就此成为了旧社会剥削阶级的典型,成为中国人心目中凶狠残暴的大地主。

可是事实真相是,刘文彩的罪恶包括水牢、收租院、喝人奶、老虎凳等,没有一样是真实的,全都是中共按照阶级斗争的需要捏造出来的。

近些年,很多人去当地采访后,都披露了事实真相,香港凤凰卫视采访后,播放了专题片《大地主刘文彩》,笑蜀也写成了《刘文彩真相》一书出版,都证明了刘文彩不但不是恶霸,还对当地教育做出重大贡献……

那么旧社会城市里的工人阶级受资本家的剥削压迫吗?“黑暗的旧中国,地是黑沉沉的地,天是黑沉沉的天。灾难深重的人民哪,你身上带着沉重的锁链,头上压着三座大山,你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战斗;可是啊,夜漫漫、路漫漫,长夜难明赤县天……”——这是六十年代人人熟知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的朗诵词,伴随着低沉浑厚的男音,一幅“工人们在工头的皮鞭下扛着集装箱步履维艰地前行”的画面触动了所有人的心,从此旧社会黑暗的印象就定格在了人们的头脑中。

这是中共在1949年后宣传上的讲法,可是当年中共在刚建政时,在对资本家的政策态度上却不这么讲。了解中国经济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共刚建政时,提出的经济政策是“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显然“剥削压迫”和“劳资两利”是截然相反的概念。资本家和工人互相依附双方受益才叫“劳资两利”。那么这时候的中共为什么要这样讲呢?原来中共刚刚建政,怕经济瘫痪,需要资本家继续经营企业以维持经济。待稳定期过后,中共大搞社会主义改造,资本家的含义就变了,变成了罪恶的剥削者。其实在中共建政前,工人们的地位、待遇都是正常的,并没有受到剥削压迫。现在,在新华网上搜索《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劳资关系暂行处理办法》,会看到这样的条文:“在新解放的城市,资方须保持职工在解放前三个月之实际工资平均水准,不得降低”,出台日期是: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可见旧社会的工人并没有受到剥削压迫!

熟知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当年在国民党统治区,中共搞民主,大造舆论声势,攻击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所以中共历史上才有了新民主主义时期。可是当时中共是因为搞红色恐怖(杀地主富农抢掠财物)不得人心,才不得不转道儿搞的民主。毛泽东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井冈山的斗争》中讲:“我们一年来转战各地,深感全国革命潮流的低落”、“红军每到一地,群众冷冷清清……”、“我们完全同意共产国际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中国现时确实还是处在资产阶级民权革命的阶段”、“必定要经过这样的民权主义革命,方能造成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真正基础”(2)。可见当时农民并未遭受地主压迫,所以红色革命才冷冷清清。可见“旧社会黑暗”完全是中共编出来的。

诚然,中国历经五千年久远历史的积淀,到了后期,社会上是出现了一些背离传统道德的东西,如专制、奸诈、权谋等等。但是即使这样,在四九年中共建政前的社会,整体上人们的道德还是维持在一定水平上的,民风还是淳朴的,人们还是老实厚道的,还相信“天理道德、善恶报应”。

而毛泽东故意忽略五千年的整体历史,把历史后期出现的沉渣当作人类历史灌输给中国人,并且歪曲历史,讲:“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歪曲道德,讲:“道德是阶级的道德”、灌输人们对地主资产阶级要刻苦仇恨,歪曲圣人孔子:“孔老二开历史倒车,替统治阶级压迫人民服务……”,大肆欺骗中国人。中国人经洗脑、破四旧,传统文化的根被彻底斩断了。

现在环顾世界会发现,在所有正常国家,人们根本不讲马列这一套。只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才进行这样的宣传教育,目的是为了证明“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的进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共产党党魁们故意把人类历史歪曲成“黑暗的旧社会”,以此衬托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美好”。

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中国、朝鲜等少的可怜的几个共产国家,也已经名存实亡抑或人间地狱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