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不“过招”(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新北市采访报道)婆媳问题,有人说它是千古无解的难题;也有人用“过招”来形容婆媳之间的相处过程。对一般人而言;“婆媳问题”确实是个恼人又无奈的困扰,可对于实践“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法轮大法修炼人来说,天底下没有善解不开的爱恨冤怨纠结。

秀贞在婆婆极为强势火暴的压力下,结婚六年无法受孕,夫妻俩暂时远赴他乡生活,半年左右便即顺利怀孕。复于得法修炼法轮功后,搬回来面对严重忧郁症的婆婆,从生活中力行“处处事事为对方着想”的法理,体谅婆婆的不安与委屈,真心将婆婆视同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

在“真善忍”的影响下,婆婆从以往向亲戚歇斯底里的抱怨:“你说我大媳妇好,她有哪一点好?你跟我讲,她到底哪里好!”到二年前红着眼眶,含泪紧握秀贞的双手说:“你知道吗?都没有人真心对我,就只有你这个大媳妇是真心诚意的在对我好!”婆媳从貌合神离的表面亲和,到倾听心事,无所不谈,俩人打从内心成为一对真正的母女。秀贞说:“若非修炼法轮功,我绝对做不到,说不定比我婆婆患的忧郁症还要严重。”

艰辛的成长过程

一九七零年,台东县关山镇清水公园附近住家,一对阿美族原住民夫妇产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姊妹,取名秀贞、秀吟;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育有二男五女。孩子的父亲是台湾电力公司的技术人员,每天例行工作是沿着火车铁轨巡检电线,薪资虽不丰厚,但已足够一家温饱。无奈天有不测风云,双胞胎姊妹出生后三、四个月的某天,孩子们等不到父亲回家吃晚饭,经人发现父亲孤单的倒卧在某处铁轨旁气绝身亡,经初步研判很可能是巡检电线时触电导致不幸。

可怜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突然离世不久,原就不怎么喜欢妈妈的奶奶,嫌弃他们小孩太多,将他们赶出家门,天地之大竟无他们孤儿寡母栖身之处。幸得好心人士弄了块地,搭了间茅草屋,让他们兄弟姊妹九人和母亲有个挡风遮雨的住所,哥哥姐姐们被迫辍学,北上都市地区讨生活。在秀贞幼小的记忆中,家庭经济全靠母亲和几位姐姐勉力维持,印象最深的感觉是:寄人篱下与生活艰苦。

由于乡野偏村工作机会较少,七、八年后,母亲带着孩子们从台东故乡搬到台北,就此定居下来。秀贞和妹妹不愿向环境低头,打从国中开始,每年寒暑假,姊妹俩都去打工赚取学费,半工半读完成高中学业,一路走来,身心俱苦无比,秀贞渴望有个家。

廖秀贞(右)与双胞胎妹妹秀吟(左)成长过程艰辛
廖秀贞(右)与双胞胎妹妹秀吟(左)成长过程艰辛

渴望有个家

二十五岁那年,因为工作关系,秀贞认识了先生,第一次感受到有个温暖的臂膀依靠是那么幸福,交往二个月不到,她答应了先生的求婚而出嫁了。夫妻感情深笃,公婆为人都很不错,似乎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一片锦绣光明,却怎么也料想不到,婆婆的压力日渐沉重的压将下来,从小习惯吃苦耐劳的秀贞,从未向先生吐露半句,但在内心深处,讨厌婆婆的心思却在不知不觉中滋长,不断的盘根错节地扩张开来。

夫家祖籍浙江省大陈岛,一九五五年岛民撤退到台湾来后,集体定居在现今的新北市永和区大陈新村,许多邻居也是亲戚。秀贞的公公从事商务船的海事工作,每次出海一去至少半年,有时长达十个月左右才能回家一趟。自他们新婚不久,婆婆就过着这样的生活,三个儿子的生活照顾以及教养重担,几乎全赖婆婆承担,好在先生三位兄弟都很争气,婆婆把他们教养得很好。

虽然经济方面没有任何匮乏之虞,可是心神的操劳与孤寂,着实不难想象。或许是因此之故,婆婆脾气火爆、作风极为强势霸道,凡事必须以她的意见为主,没有任何沟通的空间,加上好强爱面子的矜持,婆婆的忧郁症倾向日益加重,到了她的长子--秀贞的先生就读高中时,变得明显和严重,必须靠医药来控制。

来自婆婆的压力

秀贞婚后,夫妻俩的小家庭就在公婆同栋公寓的五楼,公婆则住四楼,虽是各有门户,但是生活方式则与三代同堂没有两样。婆媳俩常一起上市场买菜,碰到左邻右舍,婆婆喜欢牵着秀贞的手,外人看了都说:“好象母女,不象婆媳。”但秀贞内心着实很不喜欢。婆婆爱唠叨抱怨:“我为你们付出这么多,你们都没有人关心我。”夫妻俩都上班,每月孝敬婆婆的钱无论再多,她总是嫌不够,偶而外出游玩或回娘家探望,婆婆很不高兴,认为他们浪费钱。

有次,秀贞无意间听到婆婆对先生抱怨:“你当初为什么要娶她,明知道有那么多麻烦,你为什么要娶她?”秀贞很难过。原来,秀贞二十岁左右在亲戚的公司上班时,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秀贞的身份证被拿去当人头,公司解散后,她莫名其妙变成债务人,虽然亲戚负责把债务处理了,但在过程中的麻烦与折腾,确实烦人。婆婆针对她个人发脾气,秀贞对婆婆的想法也越深越重,日积月累种下很多心结。在理智上秀贞明白:“婆婆是长辈,再怎么说,我都不能冲撞她。”

表面上,婆媳从未有过冲突或白热化的矛盾,但生活上点点滴滴的摩擦没少过,尤其婆婆忧郁症较严重时,动不动就扬言要跳楼自杀,秀贞心惊胆颤,隐藏在内心的压力也越发沉重,背地里;有时情绪严重到歇斯底里。六年过去了,秀贞一直没怀孕,婆婆问她:“你为什么不生小孩?”秀贞无奈的回答:“妈,我们没有避孕,可不晓得为什么小孩就是一直不来,如果有人再问起,请您跟他们说:我大媳妇不能生,这样回答就好了。”

成为世上最福气的生命

先生很喜欢台湾原住民,也很喜欢台湾东部民风淳朴、风景优美的好山好水,梦寐以求的向往台东的生活环境;他服兵役时最要好的同袍邀他到台东新港去发展,当先生把这个决定告诉秀贞时,她内心非常高兴能够离开这个压力重重的地方。夫妻俩搬到台东新港七个月左右,秀贞怀上孩子了,大女儿一岁半时又怀上了二女儿,秀贞说:“最幸运的是在这段期间,我遇到法轮大法,成为这世上最有福气的人。”

二零零三年,妹妹秀吟在电视上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报道,“真善忍”三个字深刻的隽入心扉,同时也感到诧异不解:“真善忍没有错!真善忍很好啊,中共为什么要打压真善忍!?”秀吟好奇的上网搜寻,找到法轮大法网站,拜读了《转法轮》之后,打电话给秀贞:“姊,我找到这辈子要找的了!”秀吟找到炼功点,走进大法修炼,一个月后,从网上下载《转法轮》寄给秀贞,时序已是二零零三年底。

接获《转法轮》的秀贞如获至宝,二天时间就把整本《转法轮》看完;之后,再也没有放下这部法。先生说:“你以前念书象现在这么认真的话,我想你读博士都不成问题。”秀贞说:“那二天我如饥似渴的,只觉得最重要的事就是赶紧把《转法轮》看下来。”一个月后,秀贞学全五套功法,自此一修到底,至今不懈。

在台东的工作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又听得小婶(小叔的太太)说,自从秀贞夫妇搬走后,婆婆的忧郁症更严重了,于是,怀着二女儿的秀贞与先生带着大女儿,于二零零四年一月搬回新北市原住处。

产后崩血顷刻即愈

虽是刚得法修炼不久,也已经是崭新的生命了,秀贞在医院生下二女儿第三天出院回家,吃完午餐,秀贞突然感觉上半身与下半身份开来了似的,她拒绝二姊和妹妹的搀扶,自己勉力走到盥洗室,一坐上马桶立即感到有东西排出来,秀贞大叫一声,她血崩了!

产后崩血是会要人命的!未修炼的先生和二姊很紧张,要送医院去,可秀贞说没事儿,妹妹扶她上床躺下,俩人决意学法,秀贞还是躺着,妹妹问:“姊这样躺着学法对吗?”“是啊,这样不对。”“姊是修炼人吗?”“是啊,我是修炼人啊!”“那你就坐起来学法。”“对,我应该坐起来学法。”姊妹俩开始捧读《转法轮》,秀贞的情况不断的迅速的改善。她俩安慰在门外紧张张望的人说:“我们在学法,没事儿的,不要担心。”二姊不敢相信真的没事儿,秀贞说:“那我跳下床来给你看。”二姊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说时迟那时快,秀贞从床上下来,还蹦跳了二下,二姊目瞪口呆的见识了这不可思议的神奇!

心态行止已然不同

带着女儿搬回新北市原住处,与公婆可真是三代同堂了,来自婆婆的冲击与压力可一点儿也没减少,有时还更加严重。对于已经修炼法轮功的秀贞而言,心思与态度已经完全不同了,她不再暗自苦恼,而是用法对照自己,守住心性,把这些摩擦与压力,当作向内查找自己是否做到“真、善、忍”的检验与提醒,努力作为一个修炼人份所当为的心态与行止。

小叔婚后在外居住,他的女儿和秀贞的女儿年龄相差不多,婆婆非常疼爱这个不是天天见面的小孙女,也很露骨的表现出很不喜欢秀贞的二个女儿,秀贞经常揪心难过到背地里掉眼泪。有次家里来了很多亲戚,婆婆只抱小叔的女儿亲热,却完全漠视仰着小脸蛋等在一旁、期盼奶奶抱抱的秀贞的女儿那热切期待的眼光。亲戚们看不过去,忍不住对婆婆说:“你这个做奶奶的怎么这么偏心啊,只抱这个,另外那二个你抱都不抱一下,你真的很偏心喔。”看着女儿失望的眼泪欲滴的模样,秀贞心疼极了、难过极了,很难察觉的、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也恨极了,从那个角落不时泛起的声音:“我说什么都不能原谅”又响起,秀贞惊心触动的想压,可说什么也压不住这个念头。

秀贞悄悄问先生:“为什么妈妈不疼我的小孩?”先生回答:“因为是你的小孩,她就是不疼,你能怎么样?!”这句话直如当头棒喝重搥下来,秀贞悟过来了:“因为我没做好,对情的执着揪结在那儿,这不就是要我悟的吗,我为什么不放下这颗心呢?”由此秀贞挖根找出自己原来有颗“妒嫉心”在作祟,放下之后,类似的冲击情景不再牵动她的情绪,这样的情形也相对的减少了。

不断学法与向内找

有一天,小叔独自回来看望婆婆,婆婆拿了些现搾的果汁要小叔带回去,碰巧秀贞下楼,婆婆看到她就发作了:“你看,你看你大嫂那个嘴脸,我没把果汁给她,她就摆那张臭脸给我看!”秀贞与小叔当场愣在那儿不知所措。毕竟是修炼人,秀贞当下内找自己是否还有未去的“妒嫉心”,以及对婆婆始终祛除不清的怨恨之心。她内心经常矛盾挣扎着,真心诚意想要去除不喜欢婆婆的那些心,可是不知来处的恨意,好象一层层纱雾笼罩下来一般,剜心透骨去掉一层,从生命不知处的底层又冒出来一层,揭不完、清不净,秀贞非常苦恼自己在这上头为什么这么提不起、放不下。

某天,不知为何事由,婆婆突然站在阳台上狂骂秀贞的不是,秀贞与先生赶紧来到婆婆身边,她还是骂个不停。住在对面的舅婆被惊动了,站在她家的阳台上对婆婆说:“你媳妇那么好,你还在那边大声的骂她不停,你到底在骂个什么意思?”秀贞与先生好言好语的把婆婆劝进家里坐下后问道:“妈,你不要生气,有什么事情惹您不高兴吗?请跟我说。”婆婆一把推开秀贞,指着她的鼻子厉声骂道:“其实你最希望我死掉!”“妈,我没有这个想法。”话还没讲完,婆婆就说:“你就是这样的想法!”一旁的先生想要帮忙厘清,婆婆骂的更凶:“你娶了媳妇忘了娘!”

秀贞静下心来向内查找自己的心思,虽然从未有过希望婆婆死掉的念头,但是渴望远离婆婆身边却是不争的事实,自己只是表面上做到为人子媳应尽的本份而已,没有真心诚意的对待婆婆,不是婆婆不可理喻,而是自己有所不足,婆婆这样不就是反映出自己的不足吗?她不断透过学法及与同修交流,恳切的希望从根本处清除恨意,改变对婆婆的负面想法。

观念转,清除累世的冤怨情仇

婆婆与邻居亲戚外出旅游一周,这天下午就要回来了,先生让秀贞赶在婆婆到家之前,买些婆婆需要的东西回来。走在街道旁,每当行人较少处,她就忍不住眼泪潸然而下,心中不住请求师父帮忙,一边泪眼婆娑、一边不停的求助师父,秀贞说:“我永远难忘,耳边清清楚楚传来师父的声音说:‘只要你能想到一点,我就会让你看到不一样’,我边走边着急的想着,突然转过一个念头:‘最起码她是我先生的母亲,她生养了我先生。’我还是边掉眼泪恳求师父:‘我就只能想到这一点。’”

秀贞回到家门楼下,亲戚搀扶着婆婆都在那儿,亲戚说:“游览车走山线,你妈妈很不舒服,沿路一直在吐,现在已经没什么体力了。”她是由二位亲戚搀扶才能勉强下车、走到住处公寓楼下大门口的。秀贞想都没想就接过手来:“没关系,我扶她上楼。”“你一个人可以吗?”“可以,可以,我真的可以!”不知哪来的力气,秀贞一人半搀半抱的把婆婆扶上四楼。安顿好后,秀贞体悟到:“这才是真正的我,没有一点点怨和恨,心里只想尽快让婆婆好好休息。之前对婆婆的怨恨无非都是后天积累的观念形成的,那些后天的观念绝对不是‘真我’,我怎能被那些个‘假我’控制的失去‘真我’呢!”秀贞说:“那时;我真正看到内心的自己,没有一点恨意,可以很平和的跟婆婆相处,我好感谢师父,真的让我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和一切。我想自己应该是从那时起,才真正是个修炼人走在修炼的路上吧!”

敞开心胸后是这么的海阔天空,秀贞说:“从这起我才真正懂得向内找,感觉以前的内找都是很表面的隔靴瘙痒。”她没有任何想法的去关心婆婆,遇有冲击,秀贞总想:“先生的母亲不就是我的母亲吗,单冲着这一点,我怎能有分别心呢,婆婆不是个名词,而是个有血有泪的我的妈妈,跟生育我的亲生母亲没有什么两样。”她陪婆婆聊天、放《转法轮》讲法录音带给婆婆听,跟婆婆分享自己在法理上的一些认识,把婆婆当成自己亲生妈妈一样的关心她的生活起居、身体健康,以及她内心的空虚世界。

婆婆的内心世界

“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接了颠倒看,横也丝来竖也丝。这般心事有谁知?”明朝文人冯梦龙的这首《山歌》,可说正是婆婆几十年来内心的写照。与公公新婚不久便即聚少离多,及至公公六十几岁退休后,俩人朝夕相处。婆婆梦寐以求浪漫式的鹣鲽情深,偏偏公公非常传统,认为生活上照顾你、为你做任何事,那就已经是非常疼你了啊。老夫老妻对于感情的祈求与表达方式,有如两条平行线般的没有任何交集。

修炼后的秀贞,因为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习惯于凡事为他人设身处地的去着想,在日常生活中体贴婆婆的互动下,她看到婆婆眼中的期盼与失落,秀真问婆婆:“妈,你是不是真的很希望爸爸真的很疼你、很爱你?你很希望出门时,爸爸都能牵着你的手,是吗?”婆婆点点头,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一起外出时,秀贞总是制造机会并对公公说:“爸,你牵着妈妈的手嘛!”公公总是腼腆的一笑、看一下婆婆,却无论如何不敢当着外人的面牵起太太的手。

秀贞与婆婆谈心时,总是安慰她:“爸其实对你很好、很疼你,你看,所有事情只要你不想做,他就接手起来做,没有任何不高兴,把你照顾得无微不至,你看看我们的邻居亲戚,有谁能做到这样?”婆婆无法否认这个事实,只有掉眼泪的份,秀贞说:“妈,你要是真的很难过,就请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大帮助的。”婆婆答应了。

近二年来,婆婆的忧郁症虽未痊愈,但已轻微许多,情绪稳定许多用药减少很多。她,也允许别人说她不对的地方,只是忧郁时,坐那儿汨汨的掉眼泪。有次聊着聊着,婆婆含泪紧握秀贞的双手说:“你知道吗?都没有人真心对我,就只有你这个大媳妇是真心诚意的在对我好!”

前阵子,婆婆住院,她直要秀贞陪伴,并且说些奇怪的话:“我好象得了老年痴呆症了。”秀贞想起“老者为解后顾”这句话(《精進要旨》〈富而有德〉),体会到婆婆所要表达的意思是:希望以后她老了、不能动了的时候,能有人照顾她。秀贞握着婆婆的说:“妈,我是您的女儿,您不用担心未来没人照顾,我一定会照顾您,这点请您不用担心。”

婆媳亲如母女 全家受益

秀贞从婆婆身上感受到“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好处,在真善忍的氛围的薰陶下,未修炼的婆婆不但忧郁减轻、情绪稳定许多,二年前也开始会为秀贞他们设想。以往;秀贞夫妻回娘家或出去玩,婆婆总是不高兴,认为他们浪费;不但嫌秀贞他们给钱少,还会伸手再要。近二年来,婆婆总是鼓励他们:“你们出去哪里玩都没关系,只要跟我讲一声,让我知道你们在哪里,这样就好。”秀贞拿钱给她,婆婆总是说:“你们赚钱很少,又要养小孩,你们真的不用拿钱给我,没关系。”秀贞说:“妈,请不用担心,我们身上还有钱,很够用,这钱您还是拿着好。”婆婆既欣慰又高兴。

婆媳俩的关系有如倒吃甘蔗,她们从表面的貌合神离,直到秀贞以修炼人的心性真诚体贴婆婆后,俩人打从内心真正是对母女,邻居亲戚都羡慕。秀贞说:“如果不是有幸修炼大法,我比婆婆好不到那里去,说不定比我婆婆患的忧郁症还要严重。师父给了我向内找的法宝,大法指导我向内查找自己,明白了原来所有的一切症结都在我这儿,与婆婆能够亲如母女这么溶洽,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背景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迄今法轮功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已经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法轮功在海外获得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各国的褒奖一千六百三十二份,三百一十三个支持议案,一千一百五十四封支持信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