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女厂长多年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安陆市陈爱芳修炼法轮功以后,她拥有了健康的身心、幸福和睦的家庭。陈爱芳也曾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银杏枕加工厂女厂长,她的产品曾经远销香港、新加坡等地,事业曾经兴旺发达。然而,多年来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打压,陈爱芳多次遭受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致使她家庭破裂,事业中落。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陈爱芳的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如胃病、类风湿、神经衰弱、右手关节炎等,特别是胃病和类风湿关节炎经常折磨的她吃不好睡不好。她的脾气也变得火爆,经常为一点小事与丈夫争吵,有时急了还动手打人。1998年,她的亲友建议她炼法轮功,告诉她炼法轮功可以把身体炼好,脾气也能变好。她炼法轮功后,身体真的好了,无病一身轻;而且脾气变好了,人变得开朗热情了,昔日争吵不断的家也变得幸福和睦了,她公公说她是脱胎换骨的改变。

以下是她十二年来由于坚持修炼使她与家庭受益的法轮功而遭受中共各级人员迫害的事实:

一、依法上访遭非法拘留、勒索钱财、家人被骚扰

1999年7月中共邪党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后,陈爱芳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真话,被安陆驻京办事处拘留,被当时的安陆市公安局国保人员钟新德、涂亚东等人抢走了身份证和260多元钱,至今未还。陈爱芳被恶人们劫持回安陆后,被非法关押在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40多天,她的家人被勒索钱财5000元后才放她回家。

那时,陈爱芳夫妇与其兄弟夫妇合伙经营着一家银杏枕加工厂。陈爱芳因上访遭关押后,2000年10月,安陆国保大队和双河镇政府人员不断的给她丈夫(公司法人)施压,威胁。他说,如果做不好陈爱芳的所谓“转化工作”,就让他们家的生意做不成,并长期受到安陆公安局府城派出所人员的骚扰。陈爱芳丈夫的兄弟们当时也被邪党镇压的气势所吓,和被邪党谎言的毒害,也加紧让她丈夫逼迫陈爱芳放弃信仰。陈爱芳丈夫的心理与精神上造成很大伤害与压力,按她丈夫当时的话说:“把我差点也逼疯了!”

安陆国保人员还指使当时被邪党毒害的陈爱芳的三妯娌,协同恶人监视陈爱芳的日常生活及她与人交往的一切情况,并向恶人们汇报。陈爱芳不肯妥协。陈爱芳丈夫的兄弟们害怕受到株连,公司利益受损,就不让她去公司上班,不许她插手公司的任何事情。给陈爱芳的生活造成很大干扰和困难。

二、第二次依法上访遭非法劳教

陈爱芳生活困难,再次依法去北京上访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又被劫持到安陆第一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百天后,把她送至湖北省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她坚持不放弃信仰又被恶警肆意加期八个月。

在非法劳教期间受到非人的折磨,陈爱芳险些丧命:如暴打、辱骂、坐板凳、罚站、暴晒、蹲军姿、严管、强迫听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课、强制洗脑转化、关小号、不让睡觉、不许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讲话、不许家人接见、超强度的劳动、被打成心脏病不给医治等各种手段进行迫害。

三、邪党迫害不断 幸福家庭破裂

陈爱芳为了说一句良心话而遭非法关押、劳教,使她丈夫的身心造成很大伤害。加上不法人员的不断骚扰、株连迫害,使陈爱芳丈夫公司的经济受到了很大损失。2004年,陈爱芳夫妇为了从新谋求生路,来到孝昌县小悟乡开展他们的事业,重新开办银杏枕加工厂。不久,陈爱芳给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遭到当地派出所和小悟乡政府人员多次到工厂骚扰。陈爱芳丈夫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于2005年3月与陈爱芳离了婚。就这样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破裂了。

四、在孝昌县多次遭受骚扰、迫害 事业中落

陈爱芳被迫离婚后,独自一人打理在孝昌县小悟乡开办的银杏枕加工厂。由于她的产品质量好、信誉好,她的事业兴旺发达,她的产品曾多次参加由湖北省主办的大型国际展销会,她的产品也曾远销香港、新加坡等地,为孝昌县民营企业出口创汇开创了先例。

然而即便这样,在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高压政策下,陈爱芳在孝昌县也未能幸免迫害。受到孝昌不法人员的多次骚扰和种种方式的迫害,致使陈爱芳和她的工厂在孝昌无法生存,工厂关闭。据悉,陈爱芳的银杏枕加工项目在国际上极具发展前途。

大约在2005年8月,小悟乡派出所所长程志勇等人在她工作场所搜出一本《转法轮》,随后她的工作场所及居住地被监视、监听。

大约在2005年11月的一天,陈爱芳外出办事了,突然四名便衣以买枕头为名闯进陈爱芳的门市部里(也是她的住处)中,翻箱倒柜,抢走师父法像。当时家中只有13岁的孩子,孩子大声抗议,恶人害怕引来邻居围观,才没敢再拿别的东西。当时街坊们证实恶人们是开着一辆白色的印有“公安”字样的小车过来的。

大约在2006年11月,孝昌公安局国保大队以一姓张的为首一行四人开车到陈爱芳的工厂(孝昌县原棉花采购站)进行骚扰。以接到举报为名,扬言要带走陈爱芳,被陈爱芳义正词严的拒绝,加上公司员工正义阻止,才免遭迫害。

大约在2008年3月,孝昌县花园镇派出所教导员何四华找上门,说这是他们的管辖区,无理要求陈爱芳去派出所登记、要求她保证不去北京、不与法轮功学员接触,并向她索要手机号码,被陈爱芳拒绝。当时陈爱芳还向他们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切身体会,并善意的劝他们不要做坏事,这样对他们不好。

从这次之后的几年里,陈爱芳的住所长期受到监控,她的生意受到极大影响,由政府组织的大型外出展销会再也不通知她参加了。邪党人员对陈爱芳的工厂在政策上更是进行打压迫害:不给贷款、不给市场、指使人员不租给她厂房、强行逼她搬走等迫害手段。陈爱芳求助无门,2011年5月,陈爱芳的工厂不得不关闭。

五、因邪党火车“实名制 ” 遭三地恶人残酷迫害

A、在南京铁路看守所遭受“约束椅”非人酷刑、暴力灌食迫害

2011年4月6日,陈爱芳去武汉办事,在火车上乘警以查身份证为名强行翻包,以翻出一本《转法轮》和一些护身符为由,便把她强行带到南京,关押在南京铁路看守所。由于陈爱芳一直正念抵制对她的非法拘禁和审问,并且绝食抗议,他们对她进行多种酷刑迫害,给她戴手铐、脚镣,把她带到医院进行暴力灌食。陈爱芳当场向围观的世人讲述她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迫害。恶警害怕曝光,强行拖拽戴着手铐脚镣的陈爱芳跑,致使她脚脖子被铁链紧紧卡住,脚踝处紫黑一圈,钻心地疼痛。他们把陈爱芳拖到一个小医务室,把其他医务人员赶出去,只留一个恶医负责灌食。

陈爱芳被四个恶警按在床上,他们分别按住陈爱芳的双手和双脚,还有一个女警察殷珺用身体压在陈爱芳的腿上。恶医一边灌食,还一边恶狠狠地说:“你明天再不吃饭就给你插钢管。”灌完食后也不把鼻管拔下来,就插着管子把她带回看守所。恶警把陈爱芳放进“约束椅”中,她的手、脚都被固定的铐在铁椅子上,上身被用胶带捆绑在椅子上。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一个被关在一起的女孩说:“我看你坐在‘约束椅’中,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那时坐了半天,浑身疼痛,后来躺了一个星期。”陈爱芳被关进“约束椅”中坐了一天,鼻子里一直插着胶管,可以想象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第二天陈爱芳又被他们拖到医院灌食,恶人们怕她喊“法轮大法好”就给她戴上口罩,陈爱芳照样喊。灌食时,恶医开始用粗管子插进去,再拔出来又用细管子灌。恶警自己都说陈爱芳不能再坐“约束椅”了,那样人会全身瘫痪的,又改用睡担架,仍然铐着手铐,上半身被胶带捆绑着不能动,鼻子里的胶管仍然插着。

在一次上厕所时,陈爱芳趁恶人们不注意拔掉了鼻管,女恶警徐兰发现后把陈爱芳逼到墙角一顿暴打,并用身子挡住摄像头,然后亲自带领在押女犯整陈爱芳:捏鼻子、掐脖子、掰下巴,给陈爱芳灌菜汤饭,灌菜汤饭时灌到气管了,陈爱芳用尽全身力气喊:“灌到气管里了。”并不断咳嗽,差点窒息过去。当时,由于拉扯,陈爱芳的左手大拇指差点被恶人弄断,剧痛难忍,她的脸上、脖子上都被抓伤。之后陈爱芳被恶人们以这种方式灌食了几天。医生说她的胃黏膜已经坏了,拔管子时带血,不能再灌食了,吃饭时她的胃里疼痛难忍。恶警还天天强迫她穿号衣。

B、在安陆第一看守所遭受药物灌食迫害

2011年4月18日,安陆市公安局国保人员陈旭东(女)、周洪海(中队长)、樊建、顾云(女)等人到了南京铁路看守所。陈爱芳向他们讲述了自己被迫害的经过,并向指控南京恶警从没有穿过制服提审她,也没有出示任何证明他们身份的证件,也不说他们是哪个单位的,是执法犯法。她希望作为家乡的公安人员能帮她上诉。但是陈旭东说:“哪个叫你不听话不吃饭的?这事我们管不了。”正义得不到伸张,陈爱芳就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话。安陆国保中队长周洪海破口大骂她:“关死你。”

2011年4月19日,周洪海等一行人把陈爱芳带回安陆,当时他们对陈爱芳说是送她回家,可实际上又把她关进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对她进行野蛮灌食,并偷偷在食物中加进不明药物。三天后,安陆市610头目宋华明、聂汉章一行人到看守所与陈爱芳谈话,企图让她放弃信仰。陈爱芳不为所动,恶人们就肆意给她加了三天关押期。聂汉章说:“你这灌几天算什么?那时我们灌潘菊英两个月,天天灌。”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陈爱芳再次被拉出去灌食后,一直发困,头脑出现幻觉。第二天别人穿毛衣还觉得冷,她才穿一件短袖还觉得发热、发躁,有想狂跳的兴奋感。她吐出来的食物中有一股很浓的刺鼻药味,同监室的人都闻到了。当再次被拉去灌食时,陈爱芳当众指着被他们请来的姓莫的男医生(脸微黑,稍胖,四十来岁,安陆口音)问:“你给我灌的食物中加了什么药?!”他惊的后退一步,慌忙说:“我不晓得,是她叫搞的。”他手指着站在一边的看守所女狱医何小青说。何小青没有了退路,咬牙凶巴巴的说:“你再不吃饭,你连路都走不了了。”又威胁说:“你再顽固不化就给你下逮捕令。”(看守所的一个小狱医张口就能吐出这样大口气的话,可见邪党对法轮功迫害的邪恶至极)由于阴谋被揭穿,灌完食后他们把陈爱芳关在一个监控室里,并派外牢男犯看管。陈爱芳例假来了坚持要上厕所,何小青逼男犯将厕所门打开,不许关,连最基本的人性道德都没有。送她回监室时,一个瘦高个的恶警,满脸凶相的骂道:“躺下来不准动,起来老子就打死你。”

C、在湖北省邪恶洗脑班的高压迫害

2011年4月25日上午,陈爱芳被灌完食后不到一个小时,国保大队恶警陈旭东、周洪海把陈爱芳带出看守所。陈旭东给陈爱芳看的是释放证明,可是在大门口却逼她上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一辆公安车,开车的是国保恶警樊健。他们把她强行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进行转化迫害。在这里,陈爱芳看到了安陆市“610”副头目聂汉章和她所在村的主任等人。这时的陈爱芳被迫害的没有讲话的力气,走路歪歪倒倒的,瘦的皮包骨,连她们村主任都不敢认了,一个大男人见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在“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这个邪恶黑窝里,陈爱芳遭受了更残酷的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于谦(音)、戴建春(女)、刘春娇(女)、李辉(女)、邹红平、包爱华、老胡(黄石人)几个犹大对她采取车轮战术,整天给她灌输邪悟的东西。一天下来,陈爱芳的头昏昏的,伴随着恶心,双腿肿的老粗。她上厕所,恶人都不让关门。晚上睡觉也不得安宁,陪教一个睡上半夜,一个睡下半夜,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包括晚上做梦说什么都要去汇报,以便据此制定洗脑攻心计划,一天24小时都在邪恶的包围监视下。一个邓姓恶警说:“法轮功在中国不合法,在国外是合法的,你去外国炼没人管,我们这里是法制教育中心,我们不要你的良心,不要你的真心,就要你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做……判刑七、八年的服完刑也得到我们这转化了才能出去。”一个姓胡的恶警说:“你就是人的肉身,你又能承受多久?”陪教也帮腔说:“人家都转化了,你怎么这么倔,你比别人聪明些?你额外特殊些?非要用鞭子抽你才走?”陈爱芳就是在这种无孔不入的邪恶环境中被折磨的神智不清。在高压迫害下,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妥协了。当她发现自己走错了路时,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后来安陆610副头目聂汉章去看她时说:“你怎么现在才转化?我们算你最多三天就转化的。”

六、家人遭迫害

陈爱芳被非法关押在省洗脑班期间,安陆公安局对她家人也进行了毫无人性的迫害。陈旭东、周洪海在陈爱芳的大女儿和亲戚去安陆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时,他们把随行的亲戚全部赶出去,只把一个女孩子留在室内进行威逼利诱,欺骗她说拿衣服给她妈妈。女孩子在那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任由他们摆布,带他们去了陈爱芳的娘家,他们一进屋就抄家,给陈爱芳70岁的老父亲又一次打击,(她母亲由于陈爱芳多次被邪党迫害忧郁而死)自此吓的陈爱芳的大女儿不敢在亲友家呆,只好外出谋生。

2011年在5月的一天,深夜三点多钟,7个恶警带着电棍、铁棒等来到陈爱芳二女儿的临时住处,非法抄家未果,就威胁19岁的孩子说他们接到举报,这儿有吸毒的,要带她走。女孩气愤地说,你们去调查,看我是不是吸毒的坏女孩。他们找不到“证据”就把女孩的身份证抢走了。

多年来,安陆市610头目聂汉章等人和安陆市国保大队周洪海、陈旭东等人为了蝇头小利,出卖自己的良心与道德,对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奉劝还在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安陆市610、国保大队人员,希望你们快快觉醒,不要一错再错,当历史翻开这一页时,你们怎么去面对?我们不是因为遭受了迫害而记恨你们,只是希望人们能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不要充当中共的杀人工具。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错过这万古的机缘,你后悔都晚了。

现在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所到之处带给人们的是光明与幸福,受到世界各民族人的欢迎。真心希望所有可贵的中国人都有美好的未来。


相关责任人信息:
湖北安陆邮编:432600 座机区号:0712
安陆公安局总机号:0712-5222525
安陆市公安局地址:湖北省孝感安陆市儒学路19号
安陆公安局局长:吴晓敏 办公室:0712-5223938-3601,手机:13907293022
副局长:李厚华13907296116
安陆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国保大队)宋清泉 0712-5224312,手机:13307296959
安陆国保大队队长:沈问波13307293299(新) 0712-5226299(宅)
新任国保大队教导员: 邹朝阳:13907296993;5236953(住宅)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陈艳龙 13507296815
中队长:周洪海 5223938-3628办 13508696991 18995705710
梅德安 13971976110 宅0712--5228833
樊建 13507296299
顾云(女) 13907296877
陈旭东(女):15826862266
陈旭东的丈夫李小斌:安陆市国税局工作
陈旭东的哥哥陈安东:13366537918
陈旭东的母亲邹志兰:13477706196(住在安陆棉纺织厂)

安陆市610办:0712-5237610
安陆市610 头目:宋华明 13508696600
610副头目:聂汉章 0712-52255839(宅)
聂汉章的妻子陈爱华(13972656369):安陆市环城中学工作
聂汉章的妹妹聂红梅(13972666680 ):安陆市解放路初中工作
聂汉章的妻妹陈爱娥:安陆市财政局工作
聂汉章的妻弟陈华侨:安陆市国税局工作
聂汉章的妻妹夫万尤朋(0712-5230846):安陆市环城中学工作
安陆市610副头目:毛华平
毛华平妻子赵翠华:安陆市实验小学工作
毛华平妻妹赵秋华:安陆市实验小学 工作

安陆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刘黎光:5223846(办) 13508636567
狱医何小青:5223856(办) 13886365007

南京铁路公安处:郭辛生 13952099202 王雷
南京铁路公安处电话:025-85021309 85820688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龙蟠路141号 邮编:210015
南京车站派出所电话:025-85021229 85825638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龙蟠路 邮编:210015
南京火车站电话:025-85822222 85824224
地址:南京市玄武区韶山路  邮编:210037
南京铁路公安分局(总机):025-85820114
上海铁路公安局公安处电话:021-51003500 51020127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虬江路1168号  邮编:20007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