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怎能不写在史志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有一则消息,说的是一个县在编写《地方志》时,这个地方志的主编讲:“绝对不能在志稿中出现‘六一零’和法轮功的文字,国际上在批评中国人权,这个事不能写在史志上。有的地方的稿子中就因为出现法轮功的文字内容,报上去被打回去全部重编。”

“志者,记也”。清代章学诚言:“百国春秋,实称方志。”国家修史,地方修志,史志是记载邦国或者郡县的史书,所以备一方之记载,目的无非是“达道义、通古今、表功勋”,风土有记,功过有录,以史为鉴,造福后代。所以记史修志者必须秉笔直书,客观公正,方能记录下真实的历史以供后人借鉴。在古代中国,因为有象晋国的董狐和齐国太史三兄弟那样视忠于史实为天职,强权暴力都不能使之屈服的史官秉笔直书,才能够为中国乃至世界留存下五千年的完整信史。

而流氓起家的中共,以谎言和暴力维系着岌岌可危的统治,短短六十年历史,就残害了八千万善良的中国人,摧毁了国人敬天爱人的传统美德,斩断了五千年文脉的薪火相传,坏事做绝,自然最听不得真话,最害怕见到真相,又怎能允许人们直书它的历史呢?

为了歌功颂德,中共这些年有在县以上的行政机构编写本地或本部门史志的惯例。一个县的《地方志》所写的内容不外乎本县所发生的一些大事,当然也包括各个部门的设置及主要领导的姓名,以及这些部门的职能等。那么对中共言听计从、极尽迫害之能事的“六一零”,为什么连地方的史志上都不敢出现它的名字呢?中共江泽民集团调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打压,而且持续十多年,这样的大事怎么不能记录在史志上呢?

其实说来并不奇怪,之前中共在联合国和被海外记者提问时都断然否认六一零办公室的存在,而且为掩人耳目将六一零办公室屡次更名,这是因为中共对六一零的违法性是心知肚明的,所以虽然每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中都有六一零的幢幢鬼影,就是不敢让它在光天化日下现形。可怜那些被谎言蒙住心窍的六一零人员,为了利益罔顾天理与良心、拒听善言忠告,最后甚至赔上自己身家性命,而中共自己都羞于承认它。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共在传达迫害法轮功的命令时,一贯做法就是不留文字,口头传达,其实也是为了避免留下罪证。所以它怎么可能让史志记载下那些滔天罪恶?当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时,这些所谓的功劳不正是它们的罪证吗?

“六一零办公室”,全称“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 因为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是专门迫害法轮功自上而下逐级设立的非法机构,类似于四十年前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及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随着它诸多罪行在国际社会上曝光,中共将臭名昭著的“六一零”更名为“防范办”、“综治办”、“维稳办”等名字。十二年来,它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操控各级喉舌媒体对法轮功诽谤诬陷,斥巨资在全国成立洗脑班,操控公、检、法、司,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数万人被判刑、劳教,得到证实的有三千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绝大部份死于公检法的酷刑折磨:怀孕的法轮功学员遭强行堕胎,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遭受高压电棒电击、钉竹签、老虎凳等上百种酷刑,零六年经证人曝出法轮功学员在秘密集中营被活体摘取器官,手段极为残忍,被称为这个地球有史以来最怵目惊心的罪恶。

那么,是否这些罪恶不写进史志就能够逃避历史审判和追究了呢?当然不是!无论中共今天如何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可是时过境迁,历史必然要还原它本来的面目。文革中的打砸抢份子在当时是何等的风光,可是文革一过,多少昔日的红人转瞬成为阶下囚;有的甚至被秘密处决。中共对其爪牙都能如此卸磨杀驴,中共倒台之后呢?哪一个政府会容许迫害真、善、忍的恶人逍遥法外!《地方志》是否记载“六一零”和参与迫害者的罪恶并不重要,中共连整个中国历史都能够篡改阉割,它自己的历史更是随意伪造,它写的什么史志谁会相信!就“六一零”及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来说,海外的“法轮大法明慧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法网恢恢”、“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等社团和网站,已经将中国各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悉数收集在案。这些资料已经引起举世的关注,这些真实的事件已经构成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实历史,它们的存在才是高悬在恶徒们头上的法律利刃。

中共中央“六一零”头目罗干、周永康及许多省市的“六一零”头目相继被告上国际法庭,最终难逃正义的法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际法庭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贾庆林、吴官正、薄熙来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首。另有近二十多个国家对江泽民等人的起诉也已经展开。很多积极充当迫害先锋的中共高官要么被部份国家限制入境,要么胆战心惊,唯恐出访时接到法轮功学员的诉状。

同时我们注意到另外一个现象,虽然中共严密封锁消息,但全国各地“六一零”头目意外暴死或患绝症的消息不断传出, 仅海外明慧网上关于“六一零”人员遭恶报的报道就有近五百条之多,六一零头目刘京已经罹患癌症,许多地方的“六一零”正副头目双双死亡,因其多发性和普遍性,人们称“六一零”是死亡职位,普遍认为是作恶招来的恶报。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山东莱阳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跃进突发脑溢血死亡,年仅五十四岁,据悉于跃进自九九年升任“六一零”主任后,带手下四处绑架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九年,于跃进开办洗脑班长达九年,亲自动手毒打法轮功学员,如揪住年轻的眼科医生马青春的头发,狠扯,打头、脸、胸部,边打边嚷:“我整死你。”

海南省定安县“六一零”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们说报应,报应在哪?我抓了你们不少人,我还是潇潇洒洒、白白胖胖,没看到有报应。”此言不出一个月,他的独子在广州因液化气泄漏中毒身亡,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他妻子跳井自杀身亡。就是明显的一人作恶,殃及家人的恶报。

这样的事例还有许多许多,湖北黄冈市首任“六一零”主任张石明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突发心肌梗塞身亡,年四十八岁;第二任“六一零”主任王克武患了肝癌,于二零零五年清明节前三天死亡。

内蒙古牙克石市“六一零”主任李群死于癌症。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吉林省梅河口市“六一零”主任王福年和“六一零”成员周某、刘鹏等去抓捕法轮功学员。途中车翻入桥下,王福年、刘、周三人当场身亡,另一人受伤住院。

甘肃省庆阳县“六一零”主任门懿镜、白维权,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迫害法轮功的强制“转化”工作时翻车,双双身亡。

这个邪恶的六一零非法组织,从一出生就是见不得人的怪胎,它就象中共躯体上一个致命的恶疮,丑陋不堪到连中共自己都不得不处处遮掩,十二年来罄竹难书的累累罪恶既危及其成员的生命,又加速了中共的解体灭亡。

善恶必报,六一零成员因为疯狂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民众而受到国内、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 又因为作恶多端到神人共愤,恢恢天网和正义的人间法网都在一步步向它逼近,这个肆虐中华大地十二年的恐怖组织被围剿清算的日子已经指日可待。

许多中共高官和富豪将资金挪移到海外,持外籍护照,为出逃“时刻准备着”。还有人开始为自己留后路,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证明自己的无辜,是被中共强制执行“六一零办公室”迫害大法弟子的命令。大陆有些地区上级“六一零”已经开始责令县级以下“六一零”紧急内部收回自一九九九年对法轮功非法迫害的所谓一切相关文件和资料。很明显,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走向众叛亲离的穷途末路了。

今年二月,香港《前哨》杂志报道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自认告白,文章的题目是《江泽民终生后悔的两大事件》,其中一件就是镇压法轮功。据知情人透露,江泽民是在私下以自己子女的口吻,亲手写了几篇《回忆父亲》之类的文章,准备在自己气绝之后用子女的名义发表,目的就是为了推卸他迫害法轮功的责任。

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都在为自己身后免遭清算谋划抽身了,也难怪地方政府在编写史志时刻意要把这一段历史掩盖。可是那能是掩盖得了的吗? 古时的许多帝王勤于修身、谨慎治国,唯恐在历史上留下败笔和骂名,就是因为历史象一面最公正无私的镜子,魑魅魍魉绝对照不出正人君子的模样,一个将邪恶残暴一以贯之的政党,却想在历史上万古流芳,怎么可能?!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才是主导,河山造化岂是坏人逞凶的舞台;历史的如椽巨笔,怎容邪恶小丑随意涂抹。“当其贯日月”、“凛烈万古存”的只能是那些无惧生死、维护真理正义的代代英杰。当历史的纪元翻开新的一页时,那些不知悔改的迫害者则会成为未来人铭记在心的深刻教训,而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