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温饱思淫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有这样一段问答:

“弟子:您说过色心不去绝对不得圆满。目前还有很多弟子色心不去,请问圆满的单位是什么,单位是以粒子计算吗?

师:没有那个说法,胡思乱想的吧,我没给你们讲圆满与单位有什么关系。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反反复复去色欲之心,本来已经很久没有夫妻生活了,但是最近又开始受情欲的干扰,表现很强烈。我多年来早已经请师父加持,从各个空间清除色欲败物质,所以丈夫这几年来一直没有这方面的需要。家里没有任何常人的杂志刊物报纸,看到不好的东西我就扔,家里不要乱七八糟的广告、报纸和常人书刊杂志。他也不往家拿色情小说了,也不下载色情视频了,他也知道看这些东西是见不得人的。每次夫妻生活过后,我都很后悔,我不断的警醒自己,一定要下决心修去情欲心,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绝不能老这样泄,这样下去也不能修了。后来告诉丈夫:夫妻生活就是用来延续后代的。孩子都这么大了,纵欲除了消耗身体,没有好处。平时也跟他讲,要是不小心怀孕了,不是自找麻烦吗?要是被逼着堕胎去杀生,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渐渐的他也觉得没意思了,每天晚上只是在自己房间里玩微机,自得其乐。我也在自己房间里学法炼功,上明慧网。这样几年过去了。

在这几年中,他没有这方面的需求了,我倒是出现反反复复的情欲心。当我每次被情欲控制的没守住心性,去丈夫的房间时,他都把我往外赶。我总是蔫蔫的回自己的房间,同时又暗自庆幸。但是情欲心一上来,脑子里总有很多对情欲胡思乱想的念头,脏得很,思想业力也往外返下流的脏话和男女乱搞的邪念。每次把握不住自己的时候,晚上就梦见在厕所里,很脏的粪便往外溢,连站的地方也没有,有时还在厕所里跌倒了。

我看明慧网的文章,有的同修觉得过色关很容易,对男女老少没有什么色相的区别,都是一样的生命。我很佩服,怎么人家能达到这一步啊?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才能看众生都一样、没有色的概念啊?我听到别人说我丈夫长得帅我就高兴,我面对面瞅他半天也不腻,妈妈也说我老爱盯着人看,看什么?看长相。为什么爱看?因为有色的执著。我悟到,地上的泥不就是高层生命的粪便吗?真脏,怪不得老梦到厕所。

我原以为俩口子的事,有点欲望没什么。可是到了今天这个状态就不是这样了。尽管丈夫不碰我,但当我连着三天晚上死乞白赖的粘在丈夫床上睡后,我觉得旧势力在迫害我了。开始心里害怕,背上发冷,我看到许多黑手在我空间场消灭完了又有了。做梦梦到女鬼钻空子附体害人,梦到“拘留”两个字。我想起师父的法。睡梦中,我还看到天上有几个旧势力的神把一个身穿白衣的仙女捆绑起来扔了下去。我一下子惊醒了,明白我被情欲心害得危险至极了,虽然行为上没有违背常人的伦理道德,但是思想已经是极其肮脏下流了,满脑子的情欲在另外空间里是臭气熏天。旧势力虎视眈眈,对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不放过,怎么会不钻空子下黑手迫害把你拉下来!多少同修因为色欲心不去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往死里拖,甚至失去人身!有的同修没有行为上的实质过失而只有那不该起的一念就被邪恶抓住不放了,从而无限放大直至被迫害惨重。情欲心可不止是割肉钢刀,而是夺命的恶鬼!

释迦牟尼佛在修炼时看到魔变的美女来诱惑,就想到其晚上流着涎涕熟睡的不堪,想到其年老得病不忍再睹的衰朽,想到其死后就是一堆骷髅的恐怖,色欲就无从生,情欲就无法起,不动念就不能受到干扰,魔更迫害不了,无法得逞。

常人都讲“温饱思淫欲”。我作为大法弟子,当自己有什么闲情逸致沉湎于经营所谓常人的幸福生活、夫妻恩爱、情欲寄托等偏离大法的行为时,想一想天上有无数的眼睛在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想一想旧势力在无孔不入的等着把自己往下拉,想一想有那么多的众生在即将到来的大淘汰面前绝望无助的神情,想一想师父亘古未有的洪大慈悲和为我们的巨大承受与付出,想一想同修们在争分夺秒的抢人救人,想一想身陷监狱的同修承受的种种肉体和精神上的严重迫害,想一想那些经历过惨绝人寰的酷刑失去肉身的同修在天上等待着自己一起归位,想一想我们世界里的众生急切等待救度多少年来一直期盼的眼睛,我还会被情欲蒙上肉眼一步步牵着走到悬崖边上吗?

不会。没有什么执著是我们修炼人割舍不下的,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修炼人放弃不了的。多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正悟法理,一念即归正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