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师父领我神路行(2)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我居住的周边开店的、收废品的、有警察、主任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全都做了三退。有的还关心我注意安全。女儿的战友来我家玩,能退的都做了三退,不敢退的,走时我都送他们《九评》和真相光盘。

这十年中,我每年回家两次,不管坐火车、飞机,首先把资料带上一大包,过安检的时候,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通过。奥运期间,我坐飞机回家,行李托运,背的挎包里面有电子书MP3,女儿不让带。说你个老太太带这东西就是不正常。我说你妈是神,谁也管不着,我有师父管呢!过安检时,前面有个女孩把包全倒出来了,每样都查看,轮到我了,我把包往台上一放,发一念:让你看不到。忽然安检员把我的包往前推,然后对后边的小伙子说,把包拿上来。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持讲真相

一天晚上,我去发真相小册子,下楼时一脚踩空,跌下三层,一下跌在楼梯扶栏上,当时听到脚“喳”的响了一下,一看脚歪一边了。我马上发出一念,我是来救人的,不准你邪恶烂鬼来迫害我,我有师父管。疼得把脚一摔,转过来,一看,脚回到原位了,试着踩地疼得站不起来。心想我趴这儿叫常人看见算啥,马上求师父帮我走回去,试着再一踩地真不疼了。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回家。回去洗了脚疼得我心想快学法吧。到半夜十二点发正念时一看脚肿成个大黑面包了。早上起来炼功试了几次下床站不住,钻心的疼,心想,不能动了,就在床上学几天法吧。马上我想不对呀,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还要照原计划去救人。我试着下床慢慢踩地扶着墙跳到门口,穿上鞋,对着另一只鞋说,咱俩是助师正法的,我能穿你是你的荣耀,今天你一定让我穿上你出去救人。脚放上一点一点往里蹭,真穿上了,接着求师父加持能走。下楼的时候有点拐。邻居问我怎么了,我说下楼踩空了。当天来回搭出租车,出去十多里路,半天包括司机劝退了三十多人,以后半个月,天天如此。那段时间劝退的人最多。一个月后脚全好了,我告诉邻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让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来他们基本上全三退了。

我居住的周边开店的、收废品的、有警察、主任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全都做了三退。有的还关心我注意安全。女儿的战友来我家玩,能退的都做了三退,不敢退的,走时我都送他们《九评》和真相光盘。

这十年中,我每年回家两次,不管坐火车、飞机,首先把资料带上一大包,过安检的时候,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通过。奥运期间,我坐飞机回家,行李托运,背的挎包里面有电子书MP3,女儿不让带。说你个老太太带这东西就是不正常。我说你妈是神,谁也管不着,我有师父管呢!过安检时,前面有个女孩把包全倒出来了,每样都查看,轮到我了,我把包往台上一放,发一念:让你看不到。忽然安检员把我的包往前推,然后对后边的小伙子说,把包拿上来。通过安检后,我心中说:谢谢师父。这些年来,我多次去过北京、天津、保定周边地区、济南、青岛等地。从家一出门,只要碰到有缘人,我就随时随地讲真相。我悟到:只有心里有神念,正念正行,其它什么也不想,就会一帆风顺,所以我这些年来无惊无险。

放下利、修去情

我想正法中我来到这个城市,也是师父安排的,这方的众生和我有缘,需要我来救度,这里的同修也给了我很大帮助。真相资料随时都会满足我的需求,我就利用师父赐予的神通,从市公安局、市府、刑警大队、部队单位、高干小区,方圆三十多里都走遍了,传递大法的福音,使众生能得救。随着层次的提高,法对我们的要求也高了。师父每次讲法都要求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向内找,虽然由师父牵着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今天,虽然天天学法,可是常常眼在看书,思想却溜号了,想着明天去什么地方发资料、怎样去做。师父讲:“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接着考验随之而来,自己觉得执著心去的不错,对利和情都放下了。二零零八年老家拆迁,拆迁费每平方一万多元。同学来电话让我回去要属于我的那一份,后来知道我的房子让小叔子给占去了,回去要就要打官司,心想自己是修炼人,有吃有住就行了,主要是做三件事,哪有精力去打官司,就想放弃。我妹夫也来电话说我,六十多万元你都不要,是不是傻了?但是那几天学法心里还是翻腾。到最后一天,妹夫告诉我明天签合同了,我说:不回去了,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也争不来,电话放下后,我如释重负,心情一下放下了。当晚打坐就象坐在半空一样。后来拿钱时,我小叔子账上缺了四十平米的数字。他找到镇、区多次也没找回来,全村人都纳闷,我知道,属于我的那份他是得不到的,我小叔子着急、心疼,第二年得了喉癌去世,那时他才五十九岁。

利放下了,情魔随之而来。我女儿俩口离婚,外孙因为是我一手养大的,又是小弟子,天天给师父上香,所以我坚决不给女婿。他来抢了两次,没让他抢去,后来他变了方式,带他妈来看孙子,要出去玩。我想奶奶来看孙子,不让看也不对,我是修炼人,应该慈悲待人,就让领走了。结果等到晚上十点钟也没回来,女儿去外地学习没在家,打电话关机,我一夜没睡。第二天女婿来电话说,他把儿子给送回老家了。我一听急了,坐车去了他单位,到那儿门卫不让進。打电话到办公室,都说不认识他。我给门卫讲了事情的经过,门卫也很气愤,替我出主意。女婿是给商检局长开车的,谁也不敢得罪他。这时候正好科长出来了,门卫告诉说他是科长快去找。我上前一说,科长皮笑肉不笑的说,又来宣传法轮功来了。我一听火不打一处来,因为我以前根本没来过商检局,谁也不认识,肯定是女婿搞的鬼。我在商检局大厅讲局长腐败,司机做坏事,支持司机离婚。借着跟科长论理的机会,跟周围围观的工作人员讲了法轮功真相,他们都表示同情我。坐车回来的路上心里后悔了。法中讲:“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转法轮》)虽然想到了,心里还是放不下外孙。回到家一看,满屋都是小外孙的东西,他爸领走他的前一天,他还画了一个大法轮给我看。过了两个月,判决书下来了。孩子、财产都归男方。女儿说:在法庭上,女婿交上给外孙录的录像,录像中外孙喊“法轮大法好”,还背《洪吟》,还有炼功的动作。男方说我炼法轮功把孩子教坏了。女儿当时吓的全身发抖,大脑一片空白。法官律师说的什么一句也没听清。女儿说,万一他上公安局告你怎么办,你的事他都知道。女婿买通了法官,并利用诋毁大法的卑鄙手段胜了这场官司。

我一看判决书好几条都是假的,就拿着判决书上告。主要目地是去邪党黑窝发正念、讲真相。本市的政法委、妇联、人大、政协、法院等,凡是挂这样的牌子我都進。進到一处,利用排队发正念,和上访人员讲真相、讲《九评》,大家都认可。有的说,上访都两年了,没有用,邪党政权不讲法律。在这期间利用找律师的机会发真相资料非常便利,还容易進去,進去后并不找律师,上到楼顶往下发,很安全。但这两年对外孙的情还是放不下,这中间师父三次同样的梦点化我,找到外孙了,领着回家,后来在我眼前又不见了。我才悟到,外孙本来就是人家的。情魔连根去掉后,身体明显觉得后背象卸掉一个盖子一样,轻松劲无法表达。

去年找到外孙的去处,悟到该去救那里的众生了,然后提了一包真相光盘、神韵光盘等去了那儿。因女婿对我有戒心,没让单独看,陪着吃完饭,领着孩子走了。我也没动心。在宾馆住了一晚,给服务员都做了三退,出去找了一个居民区,把带的真相资料发完。早上坐长途车回来,同修都关心的问情况。今年上半年又去看外孙,想到“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我抱着慈悲的心态,对姑爷和过去一样关心他,他也改变了对我的冷漠,让外孙陪我一晚。晚上我带着他去买衣服、文具、玩具,每到一处,和售货员讲三退,把他们都劝退了,再送他们神韵光盘。那里出租车便宜,到哪儿都坐车,为的是三退。小外孙问我,姥姥你怎么见着每个人都讲一样的话,还给一个光碟? 我说,他们是不是都谢谢姥姥呀?他说是。我就讲大法的真相,帮他回忆起小时候陪姥姥发真相资料的过程,孩子都忘了。孩子还说,爸说你蹲过大狱。通过回忆,外孙想起了他的护身符被他爸扔了,想起师父的照片,把他跟大法的缘从新接上。

随着正法進程接近尾声,我和其他同修一起,每天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多学法,同化大法。想起当年刚走出来时悟性真是小儿科。师父讲:“他在整个四十九年的传法当中,也是在不断的提高着自己。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转法轮》)回头想一想当年走过的修炼之路,如果那时能够悟到现在的层次,所做的事情又会是另一种结果,不至于留下很多遗憾。“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

我悟到各种执著心在每一层次都要从新以不同的方式来考验和过关。层次越高,法对我们的要求越高。因为旧势力的不断干扰,在我身边不少过不去关的同修被旧势力拖走,有的为利,有的为情。今年三月开始,我的干扰陆续而来,表现在常人中是:孩子不给生活费我心里就不满,去电话老念叨为什么不给钱,孩子还说我事多。那段时间孩子来电话我就数落她们,完全成了常人,没悟到旧势力在别的地方干扰不了,就在经济上迫害我,没有经济来源用在证实法上。

还有接下来几件事,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使我窥见了自己以前意识不到的隐藏的执著。有一老年同修文化底子薄,让我带她学法。我们约定好每周一、周三来我家学法。同修周一没来,我自己学了一上午,周三又没来。晚上我去找她,问怎么没来学法,她说周一睡晚了,周三忘了。我说明天我来你家补上,订好周六八点。周六八点去她家敲了半天门也没开。心里开始不平,过几天找她问她为什么没来开门,她反让我找自己。当时没悟到是师父借她嘴让我提高的。回家后越想越来气,不想和她学法了,找理由躲着她。当时想,自己哪点儿不对劲了,发资料的事先停一停,学两天法,充实一下找出执著心。可那几天同修做的资料多,先干完再说吧,来了干事心。一天,我提了一大包《九评》光盘去一个部队单位发,发的时候很顺利,出大门时被不明真相的人看到光盘举报,被警察带到派出所,整个过程我没配合,一概否定,师父慈悲呵护,血压给我演化到二百二十,当天回家。回家后开始向内找。同修提醒说,这几天你别动了,在家好好学法。女儿怕派出所找我,买了机票让我回家,还告诉姐姐看着我,别让我出门。我理解孩子的心情,怕我再被抓去受罪,她们这些年也跟着我受牵连,担惊受怕。我在家里每天看书,看师父各地讲法,高密度发正念,晚上跟女儿说出去散步,偷着跟同修切磋,讲了我的经过。切磋中曝光了我为私的心:怨恨心、做事心、自我心、显示心、争斗心、贪心,从根子里挖出来,找出自身根本的执著心。在女儿家住了两个月。一天,外孙看到满院开了优昙婆罗花,开了好几十株,每株二三十朵。受这件事的触动,女儿从那天起开始带着儿子炼功。在我回到自己的家后,发现家里也开了优昙婆罗花,玻璃上、防护栏杆上、花盆上、墙上都有,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结语

原来总觉得自己修的不好,所以没参加法会交流。得法到今天,每走一步都是师父拽着我这个不合格的弟子,就是因为师父看到我这颗信师信法坚定的心,但是离师父要求还很远,人的观念和壳还没全去掉,因为有怕心,到现在还没有把在黑窝受迫害的过程写出来。在讲真相、证实法过程中因为人心,也错过了很多有缘人。在三件事上,有精進也有懈怠。师父讲:“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看完后我哭了,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众生,心里只有后悔,想弥补都没有机会了。

最后,我想以师父的一段话作为交流的结束吧:“这个世界的历史能够走到今天,就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留下来的,这段历史就是为了成就大法弟子和兑现你们的誓约而存在。当然了,这不只是你们的誓约和你们要兑现自己的承诺,这关系到正法、关系到宇宙无量众生,这么大一件事情。你们对自己该做的做好了,三界内那一切也就做好了,师父在正法中的干扰就少了。”(《再精進》)让我们把握住最后的不多时间,争分夺秒救人,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兑现我们的誓约!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